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死神的哈士奇

更新时间:2020-05-21 09:32:50

死神的哈士奇 已完结

死神的哈士奇

来源:掌中云 作者:君不贱 分类:灵异 主角:秦文彬苏锦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死神的哈士奇》是君不贱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文彬苏锦,书中主要讲述了:你即使是收获了全世界,如果没有人与你分享,你将倍感凄凉。有些人喜欢分享成功,有些人喜欢分享心情,可我认识一个人,他分享的是死亡!我追查了他七年,甚至连他名字都不知道,亦如他在笔记中写下的独白。我是暗夜的行者,拿着死神的镰刀,收割灵魂是我的荣耀,我在黑暗中窥探光明,嘲讽着那些追逐我足记的凡人。我来,我见,我征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在窗前足足站了一天,夜幕降临时我又收到一条短信,告之在床头柜的抽屉中有新的证件和一把摩托车钥匙。 我打开抽屉看见一本警官证,上面除了我的照片之外,其他的信息都是伪造,单位隶属于省公安厅刑事侦查科。 抽屉里还有一块电子表,上面显示着倒计时的时间,我还剩下156小时救回那个命悬一线的女生以及为自己洗脱罪名。 我骑车赶到歌山镇矿坡51号,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座精神病医院,我到前台咨询411室的情况,女护士上下打量我,然后示意我先坐在旁边稍等,我看见她拨打电话顿时紧张的环顾四周。 医院进出的大多病患都神情呆滞,长廊上挂着的电视正在播放警方协查通告上面有我的照片,如今我已经成为被通缉的逃犯,我下意识把警帽下压,幸好这里的人根本不会去关注电视新闻。 没过多久一个中年女护士长站到我面前:“是你要见411的病人?” 我起身迟疑了一下,拿出那本伪造的证件:“是的,有些事想找病人了解情况。” “哦,我记起来了,我们通过电话,约的就是今天。”女护士把证件递还给我,看起来事情早被那人安排好。“病人情况稳定,但见面的时间不宜过长,我给你安排了1个小时。” 我茫然的点头,到现在我也不清楚要见的到底是谁,女护士带我穿过住院部一直往医院最里面走,我看见一处被隔离的病区,四周的墙上布满了铁丝网,怎么看都像是监狱还有人来回巡逻。 里面是一间间被单独隔离的房间,我看不见房间中的人,只有一双双从狭小铁窗伸出来的手,伴随着歇斯底里狂躁的吼叫,这些应该是重症精神病患者被单独隔离治疗。 411病房在走廊的尽头,女护士打开门口的铁窗,里面出奇的安静,我透过缝隙望进去,一个人坐在床边,手里的书遮挡了那人的面容,我看见那本书的名字。 权力意志! 女护长安排我去会客区等待,那是一个上下两层的正方形房间,第一层是塑料桌椅,估计是为了防止病人自残,第二层是佩戴警棍来回巡逻的安保人员,正对面的墙上挂着电视,滚动播放的依旧是警方通缉我的协查通报。 我心虚的把头埋下,那个人就是在这个时候坐到我对面,长时间没有修剪的头发随意的垂落,或许是许久没见阳光的原因,在他那身白色的病服衬托下,面色显得有些神经质的苍白,倒是那双眼睛干净而纯粹,目光敏锐锋利却透着冷漠的消极。 他把手里的书放在桌上,尼采的《权力意志》,在警校时我曾经翻阅过这本书,或许是太浮躁的原因,实在看不进去诸如此类的哲学书籍。 他把低垂的长发拨到耳后,然后一言不发看着我,看年龄他应该和我差不多,很难把他和杀人凶犯联系在一起,事实上到现在我也不清楚,电话里那个人叫我来这里的目的。 我低头看看那部手机一直没有短信提示,我和他四目相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是……” 我试图打破和他之间的沉默,却被他漫不经心的打断,他的声音和他眼睛一样干净,有一种与世无争云淡风轻的从容。 “肩章上的警衔说明你只是一个低阶警员,以你现在的职务和权力,你是不可能知道我的存在,而且省厅刑事侦查科不会用低阶警员,要么你穿错了制服,要么你的证件就是假的,不过在我看来,我更相信后者。” 我一怔,手指不经意抖动一下,半天没反应过来该说什么。 “我坐到这里一共8分钟,在这段时间内,你已经换了4次坐姿,可见你现在很慌乱,你看我的眼神很迷茫,就意味着你并不知道我是谁,同时你无意识看我身后电视的时间,远比看我要多,说明你更在乎电视新闻的内容。”那人目不转睛直视着我。“电视里一直在播放一名在逃的凶案嫌疑犯,而且还是一名警察。” 我不由自主舔舐嘴唇,突然发现对面这个人让我感觉到害怕,我第一次见到这个人,甚至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可他好像知道很多事。 “你一直把右手放在胸前,因为你想遮挡制服上的警员编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警员编号应该是504857。”他停顿了一下,电视新闻中女主播正字正腔圆播报着。 在逃嫌犯身穿警察制服,编号为504857…… “一般情况下,正常人现在应该大声喊叫。”那人一边说一边抬头看看二楼上正在巡逻的安保人员。 我心里暗暗一惊有一种自投罗网的惶恐,可就在这时他笑了,笑起来的样子很优雅,依旧透着淡淡的神经质:“可惜我是一个疯子……” 我有些琢磨不透对面的这个人,感觉他那双眼睛似乎能轻易的看穿一切,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人的确有些不正常,面对新闻中正在通缉穷凶极恶的杀人凶犯他居然还能笑的这么自然。 “杀了人不躲起来,跑来找我干什么?” 我压低声音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他,对面的人脸上始终没有多余的表情,好像是在听我讲故事。 “真正的凶手现在还逍遥法外,而你就是抓到凶手的关键。”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看起来你没打算遵守那人给你制定的游戏规则。”他淡淡一笑望着我。 “凶手残杀了两名无辜的受害者,还挟持唯一幸存的女生并且栽赃嫁祸给我,这个人什么要求都没有,唯独让我来这里带你出去,我至少可以肯定,你和凶手之间是有关联的,凶手不惜杀人犯案也要救你出去,可见你对凶手有多重要。”我盯着对面的人义正言辞说。“我只要抓到你,就能和凶手交换那个女生。” 他又笑了,透着傲慢的鄙视。 “你笑什么?”我茫然的问。 “我知道为什么会选择你了。” “选择我?”我眉头一皱,感觉快要被他逼成神经病。“对啊,为什么会选择我?” “因为你认识客观事物并运用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不足以掌控全局的变化,所以你这样的人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我听的一头雾水,半天没反应过来。“什,什么意思。” “意思是说你智商不足,我说直白点你千万不要生气,让你来找我就是为了拉低我智商的平均值。” “你……” 我还没发作,就被对面的人打断,从容不迫告诉我。 出现在凶案现场的血字是凯撒大帝的名言,凯撒在泽拉城彻底击溃法尔纳克二世,从而完全主宰强大的罗马帝国,而随即驰书元老院宣告了他的胜利与不可抵抗的力量,凯撒仅仅用了三个词。 我来,我见,我征服。 “这是凯撒在向整个罗马宣示自己的权力,你知道最大的权力是什么吗?”他看着我,指尖在桌上那本《权力意志》上敲击几下。“生命是衡量权力价值的标准,当一个人能掌握生命的时候,便掌握了最大的权力。” “凶手为什么要留下这句话?”我感觉对面的人并不像是神经病,至少也是一个不寻常的神经病。 “给你打电话的人说过一句话,我不在乎别人骂我,只要他们怕我……这句话同样是出自凯撒的口中,凯撒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在召集军队,攻打庞培余党,这是他向庞培下达的战书。”对面的人不慌不忙回答。“你以为用我就可以交换那名唯一幸存的女生?我想你一直弄错了一件事。” “什么事?”我突然有些慌乱。 “凯撒下达战书后,身边的参谋劝阻以怀柔为主,大开杀戒只会导致叛军破釜沉舟,可凯撒的回答更简短。” “怎么回答的?” “杀1个人,那是凶手,杀100个人,就是英雄!” 我发现完全跟不上他的思维:“什,什么意思?” “女生不是结束而是开始,如果在限定的时间内你抓不到凶手,那女生只会是屠杀的开始,还有……”他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凶手让你带我离开这里,并不是为了救我。” “那是为什么?” “因为我是唯一能抓到凶手的人。” “……”我眉头皱的更紧望着对面的人,迟疑了半天。“我,我凭什么要相信你说的话?” “因为凶手是一个疯子,而且还是一个智商极高的疯子,以你的能力,这是一场注定你会输的游戏,不过……”那人嘴角缓缓翘起,又露出神经质的微笑。“对付疯子最好的办法,就是另一个疯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