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为上头驱邪的那些日子

更新时间:2020-05-22 13:58:28

我为上头驱邪的那些日子 已完结

我为上头驱邪的那些日子

来源:落初 作者:钧墨 分类:灵异 主角:阿鲁托阴灵 人气:

钧墨新书《我为上头驱邪的那些日子》由钧墨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阿鲁托阴灵,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是一名注册驱邪师,为我神秘的上头打工。阴暗的角落聚集煞气产生邪物,而我的工作便是送它们见上帝。(本书已完结,新书《罚罪之血》已开始连载,还请各位读者多多支持!谢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这种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工作无疑是很无聊的,尤其是夜班,漫漫长夜,顾客却是极少,想睡却不能睡,害怕店里东西被盗,有时候运气不好,还会遇到一些不入流的小流氓来店里闹事,那就更别提多倒霉了。

所以在这里工作的店员大多都非常的孤单,比如我面前的这位大姐,与那老头相比,她真可谓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看到啥就说啥,没看到的脑补了也要说。

在她的叙述下我更加细致的明白了那阴魂车的状况。那辆车是一辆黑色的M6模样,车身扭曲,有些像是遭受过车祸的样子,轮胎很大,跑起来速度很快,却是无声无息,用大姐说的话就是。

“刚开始那车开过去我还以为看见幻觉了,怎么有车跑那么快还不带响的啊,后来又看到几次,我一个同事也看到了,这才发现不是幻觉。”

“我们觉得这事有些古怪,为啥有车能跑那么快还那么安静呢,刚开始以为是哪家的有钱小子乱改车玩,直到后来……”说道这里时,那大姐的语气一下子就变得阴森。

“直到三天前的晚上,我本来靠在这柜台上休息,就听到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好像在喊些什么。然后我走出去一看,就看到一个男人好像发了疯一样,跑在马路中央,当时心想,哪来的疯子啊,这不是找撞吗,结果……”

她的瞳孔畏缩,好似看到了最为恐怖的一幕。“就看见那辆黑色M6,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的,咻的一下,然后嘭。”她说话时,手中动作还生动的诠释了事情发生的过程。

“那人被撞飞了,那车却一点都没放慢,直接开走了,那时街上还有两个人,看到这一幕赶紧跑过去,报警啊,救人之类的。我却盯着那车离开的方向,一直看,一直看,小伙子,你知道吗……我感觉那车是凭空出现的……”

她见我脸上表情平静,好像不相信她,又加重了语气,手舞足蹈的强调说:“真不骗你!我的眼力可好了,可愣是没看到那车从什么地方出现的,你说,哪有这种事,而且……”

她语气一转,压低声音,眼睛还望了望店外,好似是怕被人听到一般。“而且…我没有看到那车上有人……”她一字一顿的说出这句话,脸上透着股古怪。在这寂静的深夜中,显得格**森。

如果换一个人听到这话,或许会觉得这大姐吃饱了事没事做,编故事逗我玩呢,但我知道,这世上真有这样的事情。

“大姐,我相信你。”

她听到这话,顿时激动万分,看那样子,险些要抓着我的手一阵猛摇,嘴上说些类似“你是个好同志啊,小伙子不错啊,有没有对象啊,要不要阿姨给你介绍姑娘啊。”之类的话语。

我赶忙开口阻止了对方。“我就是觉得这事有蹊跷,所以才特意打听一下,哦,对了,大姐,你还记得那车是几点出现的吗?”

便利店大姐听我这么一说,连忙一回头,看向后面墙上悬挂着的时钟,时钟指向了一点四十二分,她“啊”了一声,接着转过头,一脸神经兮兮的表情。压低声音说:“还有两分钟……”

“还有两分钟……”我不禁有些哭笑不得,敢情先前那几个小时我是白等了,对此我更加鄙视给我提供委托的那些家伙,如果委托更加详细些,我不是可以省下很多功夫。

我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对大姐说:“哦,是嘛,好的,那今天就麻烦大姐你了。”说话间便往外走去。

那女人见我要出来,连忙跑到门口,对着我离开的背影喊道:“小伙子,我说的都是真的啊,那东西都压死两个人了,你可千万别出去啊。”

我没有回头,只是扬了扬手,示意她没事,接着便来到了十字路口那路灯之下。

红绿灯依旧在机械化的闪动着,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路上有醉汉呕吐的痕迹,那味道顺着风传了过来,让我一阵恶心。

“时间到了。”阿鲁托开口提醒道。

随着它话音落下,那东南方向的大路上隐隐出现了一些变化,好似空气受到折射般,接着一辆外形暴戾的黑色M6便凭空出现了。它以一百码以上的速度,直冲而去,向着西北方向驶去,五秒后便消失在我视野之中。

我愣愣的看着那已然空无一物的马路,便利店门口,依旧可以看见那女店员探头探脑的模样,看来她也看到了。

“呼,看来今晚也并不算是毫无收获,走吧,回家睡觉去。”我伸了个懒腰,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此刻我更是怀念起那心爱的小电驴,若是它还在的话,我根本不需要走上一个半小时才能爬回我的狗窝。

当我再次返回那软床的拥抱时,我唯一的想法便是,希望明天看到的新车真的令我满意。

次日早晨八点,我便自己醒了,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穿上裤子拖鞋便往外走,洗脸刷牙,然后在地上做了一百个俯卧撑,直到身子恢复状态,这才慢悠悠的穿好衣服,关上门,向楼下走去。

一出门便遭遇了尴尬的一幕,对面的那个姑娘也正好这个点出门,当她看到我时,我可以明显察觉到她目光中的鄙夷与轻视,我正想打声招呼解释些什么,便听她冷哼了一声,接着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便往楼下走去。

直到对方走出楼,我这才慢悠悠的外下走去。

阿鲁托有些不解:“你为什么不上去解释一下?”

我摇了摇头。“你不懂,这时候解释根本没用,要是我追上去拉住她,嘴上说什么‘等等,你听我解释’那么你觉得她会怎么做?”

阿鲁托沉默了一会,答道:“转过身给你一拳?”

我干笑道:“有那个可能,不过我觉得更可能是她高喊着‘色狼啊,变态啊’。然后一路往下跑,要知道她穿的可是高跟鞋,若是不小心扭到脚,那么又是我的错了。”其实我心里想的却是别的场景,要是那姑娘恰好懂得什么叫做踢裆,再加上那双颇具杀伤力的尖头皮鞋,我估摸着要真来一下我肯定不好受。

“嗯……原来如此。”阿鲁托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做变态其实对你的身份挺好的,起码没人搭理你。”

来到楼下,却并没有看到什么一见倾心,再见钟情的豪车,路上上班的人群熙熙攘攘的,有老人在遛鸟,也有买菜的,远处还有几个大妈大婶在开心的跳着广场舞,肆意宣泄着她们过剩的精力。

“车呢?”我看了一圈,只见到路灯旁似乎斜靠着一辆破车,其余的车却完全没有任何踪影。

“难道是那一辆?”阿鲁托打趣道。

“怎么可能,那辆那么破。”我不屑的白了那破车一眼,那车似乎连插脚都没有,只能靠在路灯旁,才没有倒下。

“肯定是还没送来,这群家伙真不靠谱。”我摆了摆手,自顾自去吃早饭了。

结果一个上午,我都没有看到有人送来车,我老是跑到阳台往下看,却每每都是失望的结果。

直到等不及,这才打了个电话给陈姐,让她帮我问下,结果她告诉我早就送到了,直到这时,一股不祥的阴云占据了我的心头。

我失魂落魄的,一脚深一脚浅的慢慢走下楼,到二楼时险些崴了脚。走到楼下,我依旧不甘心的四处望了一圈。

望的很仔细,双眼睁的大大的,生怕错过任何一个踪影。路人看到我那幅古怪的模样,都以为我是神经病,一个个都绕道而行。直到我瞧了一圈发现真的没有发现,这才缓慢的,如同蜗牛爬般走向那路灯旁停靠着的破车,这短短八米距离,我却感觉两只腿都灌了铅,死沉死沉……

望着面前这辆锈迹斑斑,连车座都破损的电动车,我的心已经沉入了深深的海底……

我伸出了左手,将阿鲁托在那车把上一晃。

只听咔哒一声,那车锁开了。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这破车,阿鲁托还恰到好处的在我心窝上补了一刀:“哇塞,还是晃动解锁,高科技啊。”

“尼玛!说好的豪车呢!!?”我愤怒的瞪视着面前这辆除了两个轮胎还是圆的,其余地方都能让人不忍直视的破车,心里已经将小蓝那小妮子的祖上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说好的全景天窗呢,额,这车倒还真是“全景天窗”,压根就没有外壳。说好的真皮坐垫呢,额,这坐垫似乎还真的是皮缝的,只是破的厉害,还带着股霉味,难不成是老鼠皮?还有什么百公里0油耗,见鬼,这玩意真的能跑百公里?

“帅哥,不试试我们的新车吗?”阿鲁托打趣道。

我怒瞪了它一眼,然后一脚踹在那破车上,怒吼道:“见鬼去吧!我情愿自己花钱买一辆!”说着,便啪嗒啪嗒拖着拖鞋走回家去。

早知道那丫头抠门,也没想到会这么抠门,没有就没有,为啥要给我一辆这样的破车!***,白让我期待了!

受了这气,我更是没了好心情,抱着枕头便躺在床上,嘴上嘟嘟囔囔,骂个不停,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等到我再次醒来时,时钟已过了十二点。

“不好!该死的阿鲁托,你怎么不叫我!”我一轱辘爬了起来,连忙穿衣服。

阿鲁托无辜的张了张嘴:“抱歉,我可不是闹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