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冥婚咒

更新时间:2020-05-25 12:19:19

冥婚咒 已完结

冥婚咒

来源:落初 作者:讲古书生 分类:灵异 主角:李姐宝马车 人气:

主角是李姐宝马车的小说《冥婚咒》此文是讲古书生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新书《都市最强灵皇》已经发布!】因为祖上的一场冥婚,导致我老王家的男人都活不过三十岁,然而机缘巧合下,我发现,原来种种原因竟然是当年冥婚时那女子遗留下的诅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去的路上,我问张潜,他是怎么将我从水精鬼那口水缸里救出来的,因为很好奇,那种诡异的水缸,究竟是怎么打碎的。

张潜告诉我说,其实没什么,他不过是把那块黑驴蹄砸了过去,因为黑驴蹄子有驱邪的作用,不但对付恶灵有效,甚至连一些发生尸变的怪物都有一定的克制作用,这是风水师必备的一种道具。

我一听,心里立刻将这黑驴蹄子的作用牢牢记在心里,以后再要出差驱邪什么的,身上必须带足黑驴蹄子才能安心。

闷油瓶告诉我,那口水缸是水精鬼的本源,一旦被他装够了替死鬼,那他就会从恶灵升级到厉鬼,后果不堪设想。

他的水缸被打碎,主要还是因为水精鬼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头上,这才让闷油瓶找到机会,不然后面真要斗起来,我们未必能这样轻松。

水精鬼已经被除掉,李淋那边就没有什么大碍,现在我们回去交代一些事情,就可以撤了。

我忽然想起自己被水精鬼追赶的时候,还跑丢了一只鞋子,赶紧问道:“师兄,我那只鞋子丢了,师父给报销吧?”

张潜白了我一眼,反问道:“你说呢?”

听到这话,我的脸色顿时没有表情,不用想了,以林玲那种抠门的Xing格,这只鞋子怎么可能会给我报销?

我们一到李淋家,连口热水都没来得及喝,就被李炎拉到房间焦急的问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张潜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说道:“放心吧,你儿子明天就能醒来。”

李炎一听,激动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对我们道谢。

张潜说道:“我们明天就会离开,在这之前,我有个建议,希望你能听进去。”

得知儿子没有事了,李炎很高兴,见张潜有建议要说,自然是立刻点头,请他只管说。

“你儿子五行犯水,现在名字居然还带水,他能活到现在都是上天保佑你家了,所以为了以后不再遇到同样的祸事,你最好给他改个名字,名字中像你一样,带火才能化解。”张潜沉着声音说道。

“原来如此,难怪我儿子从小就经常落水,都是名字惹的祸!”李炎的声音带着一丝恐惧,他是真的被吓到了。

“多谢大师解惑,您就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啊!”李炎朝着张潜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表情无比诚恳。

我在一边羡慕的要死,其实这次的驱鬼行动,我的付出一点都不比闷油瓶低,结果我却跟个没事人一样,被人忽略,真是心里很不爽。

晚上睡觉前,我问张潜:“师兄,我只听说过五行缺土、缺木什么的,却没听过五行还能犯水,是不是李家小子五行过多才导致他犯水?”

结果该死的闷油瓶又变回那副面瘫的样子,没有理我。

我算是知道了,闷油瓶只有在工作的时候话才会比较多,平时真是一点都不爱说话,真是无聊透顶的一个人。

第二天一早,我们还没起床就听到李炎又大哭又大笑的声音,我闭着眼睛都能猜到,他的儿子应该醒了。

果然,没多久,李炎就跑来告诉我们说他的儿子刚刚醒来,还会叫爸爸了,一张脸激动的无比通红。

看到他这么高兴,我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感到帮助别人所带来的乐趣。

乡下人一遇到高兴的事情就喜欢摆流水席,李炎非要请我们在他家里吃上三天三夜才肯让我们离去。

我虽然想吃,但看到闷油瓶那张面瘫的脸,我就知道,这饭肯定是吃不了的,于是婉言拒绝了李炎的热情。

将余款结清,我和张潜便收拾好包袱,准备离开。

而这时,门外进来一个中年人,大约四十来岁,个子很高,脸很瘦,穿着一身老旧的中山装,颇有几分江湖术师的味道。

他一进到房间,看了我们一眼,便皱起了眉头,脸色也变得无比严肃。

“李炎,我这次从师父那求来了开过光的护身符,把它戴在你儿子身上,就能保他平安。”中年人看着李炎开口说道。

李炎有些尴尬,他搔了搔脑袋,笑着道:“钱大师,那个,我儿子已经没事了,您的好意我心领了。”

中年人不悦道:“李炎,你这是什么意思?既然请了我钱麻子,怎么又找别人?”

李炎只能干笑着向他赔不是。

我本来想继续看热闹,却听闷油瓶说了一声‘咱们走’,只好背好东西准备离开。

我们的工作就是驱邪,既然工作完成,剩下的事情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可惜我们是这样想的,但对方却不这样想。

钱麻子对着我们大声喝道:“站住,你们是混哪里的,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

李炎怕我们起冲突,赶紧跑上来和我们说道:“那钱大师之前是我请来给儿子驱邪的,可是驱了好多天都没有成功,我着急之下才又找到你们,给你们添麻烦了。”

李炎还算是个好客户,在他的调解下,我们成功离开了下关村,可是那钱麻子却不依不饶,一路跟着我们。

我顿时脾气上来了,骂道:“你丫有病吧,自己没本事救不了人,跟着我们做什么?”

钱麻子恶狠狠的盯着我说道:“你们把所得的钱交出一半,这事我就不追究了。”

听完这话,我愣住了,不敢相信的道:“你说什么?让我们把钱交出一半?你这样算是抢劫吗?”

钱麻子冷声喝道:“这一带是我们的地盘,你们捞过界了,现在只要你们交出一半的钱来,已经便宜你们了!”

原来那些走乡蹿户的江湖术士就跟大城市的乞丐一样,都有各自的地盘,别的江湖术士想要跨界赚钱,就要先拜码头。

当然了,这些我都不懂,林玲虽然风水术很强,毕竟年轻,也不太懂这些个门门道道,所以我根本没把钱麻子的话放在心上。

“赶紧滚,再啰嗦,小心我揍你。”

钱麻子的脸皮一阵抽动,见我话说的绝,便阴冷的问道:“小子,你够狂,敢把名字报出来吗?”

我无所谓的道:“那有什么不敢,记清了,我叫王宇,不服的话尽管来找我。”

别的我不敢夸,想当年我在村里可是打架的孩子王,就钱麻子这种体格的家伙,我一个能打三个。

“王宇,我钱麻子记住了,希望你别为今天的举动而后悔。”

钱麻子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我‘切’了一声,根本没在意,然而张潜的脸色却有些严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