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少年从风下山记

更新时间:2020-06-23 07:40:37

少年从风下山记 已完结

少年从风下山记

来源:落初 作者:不系舟 分类:历史 主角:曾皋秦 人气:

经典小说《少年从风下山记》由不系舟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曾皋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深山密洞封闭了近二十年的夏从风,秉承父命携带神秘信物下山,陌生险恶的江湖尘世,于他一片懵懂茫然,而等着他的是莫名其妙的暗杀、迫害。他本欲寻找失散年深的生母,不想卷入逆天谋反的惊天大案,官府衙门、民间秘密组织、父辈仇人,种种危机纷至沓来,死亡陷阱接踵而至,外愚内秀的苦逼青年如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化解危局?这是一个情节曲折的惊悚、悬疑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风懵懵懂懂疾行了一宿,山区夜露欲滴,两条裤腿都打湿了。天明时来到一处偏僻山谷,地势宽敞,绿草如茵,环顾四周,荒无人烟。肚子跑空了,人也疲乏,于是寻一些能食的野果充了饥,捧了些山边的泉水解了渴,倚靠山崖石壁席地坐下歇息。刚欲打盹,忽听似有叮铃之声传来,自远而近。不大工夫,一支队伍从峡谷中转出来——是一个十来人的马帮。

马帮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停下,赶马人卸下马背上的货物,任由马匹在草地上肆口而食。从风不曾见过马,心中好奇,想过去搭讪,因见赶马人无不形貌彪悍怪异,畏缩不前。

正在迟疑,祸殃骤至,一块巨大的山石从他身后的山头上滚下来,恰似从天而降,飞沙走石如山洪倾泻,隆隆之声地裂天崩。他惊慌一跃,蹦出数丈远,山石不偏不倚砸在他刚才歇息的地方,回头一望,惊得直咋舌。

突如其来的险象使群马受到惊吓,纷纷咆哮狂奔。赶马人顿时慌心乱意,又怕失了马匹,又不敢离开货物,只有两三条汉子追南顾北,奔东虑西。怎奈马群惊魂难收,周遭乱窜,压根就不听使唤了。

从风缓过神来,因打小在山上见识过各种禽兽,了解些禽兽Xing情,能把兽鸟的声音学得惟妙惟肖。他瞅着眼前的情景,从惊马的嘶鸣声中听出了它们的恐惧,便学其鸣叫,以和爱之声抚慰召唤。群马听了,竟渐渐安静,纷纷向他掉过头来,又慢慢的向他靠近。

赶马人满腹狐疑,不知道他是不是准备枪夺马匹的强人,其中的几个壮汉对他拔刀相向,倒是没有动手,只把马匹急忙牵走,手忙脚乱重新把货物装上马鞍,驱赶起行。

从风傻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想起刚才马匹被自己顺从召唤特好玩,情不自禁又嘶嚎了几声,马群竟然停下来不走了,马帮的人立马紧张起来。

一个刀疤脸汉子对头人说:“这小子是个祸害,趁早把他宰了。”

头人抬头张望滚落山石的山头,脸上的表情一惊一乍。从风还在傻愣愣地偷着乐,也跟着抬头观望,只见一个人影往后缩,隐身不见了;树上跳下两只猴子,也不见了。刚才那个人影虽然没看真切,但从他的穿着,感觉有点像姚大叔。

头人把目光转到从风身上,略一思量,对刀疤脸说:“恐怕其中有诈,拿住这小子当人质。”

话音刚落,便有几个大汉冲过来擒拿从风。从风心里还在猜想那人到底是不是姚大叔,姚大叔怎么跟猴子在一起,对马帮的人不怀好意没防备,被他们七手八脚摁倒在地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头人响了一马鞭,下令说:“把他绑起来,带走。”

从风慌了神,大喊大叫:“我帮了你们,你们反倒这样对我,白眼狼啊?”

刀疤脸拿刀尖抵住他的喉咙,嘿嘿笑道:“小子哎,再叫我割了你舌头,信不信?”

头人呵斥了一句:“别废话,此地不可久留,赶紧走!”

从风忽然感觉头人说话和爹的腔调差不多,年纪也比爹小不了多少,这会不会就是爹要找的人?于是急忙伸出三根指头乱晃。头人瞪圆了眼睛,喝问:“你是干什么的?”

从风见他不说暗语,赶紧缩回手,回答说:“我是出来找我娘的,我娘等着见我,我不能跟你们走。”

马帮忒忌讳这种荒山野岭冒出来的人,须防着他是打前阵探路的强盗,把他的双手齐腰捆住,绳头拴在刀疤脸坐骑的马鞍上,夹在队伍中间,逼他跟着一块走。从风挣扎着大叫大嚷:“你们要去哪?别耽误了我的事儿。”

刀疤脸横他一眼:“由不得你,留着你的小命已经便宜你了!”

从风身不由己,只好跟着。望一眼日出的方向,不是朝西南走,而是往北的方向,心里着急,我要去西南,他们强迫我反着方向走,要这样哪里还容我去找爹要找的人?到后头还不知怎么对我呢,我得想法子逃跑。于是暗中起了一份掉歪之心:你们挟持我,别得意,我叫你们闹心。他在山里长大,成天攀爬,练出一身好力气,走了几里路,便暗地里拽住绳索往后拉。刀疤脸的马虽是健壮,但背上载着货物,不堪负重,被他使倒劲,蹄子迈不开了。

刀疤脸开始不明就里,但很快看出了端倪,推他一把,呵斥道:“捣什么鬼,找抽你!”

从风不认:“谁捣鬼?没看我走不动吗?”

刀疤脸拔出腰间的短刀,对头人说:“当家的,这小子不是善茬,宰了省心!”

头人对从风打出的手势心存迷疑,又想之前山上滚落的巨石不像是冲马帮来的,倒像是害他,假若如此,便是错杀了无辜;而且他安抚惊马有功,杀之不义,便喝停马帮,揪住他问:“我再问你,你小子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说了,我找我娘。你们真不识好歹,今儿要不是遇上我,你们的马早跑没影了,这会儿还能轻松赶路?”

头人从他的言语进一步相信了自己的判断,便缓和了口气问他:“你别老鼠爬秤钩自称自了,你娘在哪儿?”

“我要知道就不用找了。”

“你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我也不跟你计较,现在放开你,你别跑,这一路穷山僻壤,四处不见人烟,你要瞎跑没准遇上豺狼虎豹真把小命丢了,跟着我们走,管吃管喝,到了人多的地方你爱往哪往哪。”

“你有那么好吗?”

“大丈夫一言九鼎。瞧你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可怜你。”

从风冷不丁一转身,撑开半截手掌夹住刀疤脸的短刀,冲刀刃一划拉,也是短刀锋利,也是他劲狠,刺啦一声绳索齐刷刷断了,倒把刀疤脸惊得猴脸不像猪脸。

从风听头人口气没什么恶意,心想我不认路,两眼一抹黑,也不知道往哪儿走,管他三七二十一,跟着就跟着。

马帮风餐露宿,倍道兼行,走了四五天,途经一处山口,冒出一个耍猴的,自称害怕孤行,请求搭个伴。

马帮的人怒目相对,一齐挥斥。

从风一眼觑见他腰间别着一个精致异样的锣槌:槌头嵌着一块球石,剔透晶莹;槌尾垂着三颗猴脸桃核,雕工细腻。不觉好奇,挨过去伸手把核桃捏了一捏,情不自禁感叹:“哎,好玩,你有三个,给我一个。”

耍猴人冲从风拍了拍锣槌,说:“各位仁兄,你们不肯我随行,让这位小兄弟跟着我吧,就让他和我做个伴。”

从风说:“好啊好啊,你送我一个玩儿,我跟你做伴。”

头人拽住从风,挥起马鞭威胁耍猴人:“识相的快滚,别自找难看没事找抽。”

耍猴人满脸无奈,转身牵着两只猴儿一步三回头踟蹰而去。

从风还在想着他那锣槌,迟疑追望,头人厉声喝道:“还不快走!”

从风一脸不满:“你拉着我干什么,我愿意跟他做伴。”

“你小子没心没肺,不知道人家根底儿敢跟他走?没准把你弄残废了给他当猴耍。”

从风拗不过,耍猴人已经拐过山坳不见了,只好继续跟着马帮。

又赶了老长一程,这一日,马帮转出山谷,上了大路,不久来到一个小镇。

刀疤脸悄悄问头人:“这小子怎么办?”

头人心里有一个疑团,但他不想去解开,犹豫了一下,说:“井水不犯河水。”

刀疤脸说:“就怕留着是个后患。”

头人说:“咱们不知道他的根底儿,放了他吧,万一弄错了人,错杀了无辜。”

刀疤脸还想坚持,头人走到从风跟前说:“此处名唤虹城,本帮已达交货之地,不再往前走了,你自个儿去吧。”

从风见他俩刚才在嘀咕,有些不放心,怀疑说:“你们真肯放我走?”

刀疤脸说:“混小子哎,我们又没有拘押你,啥叫放你走?一路管吃管喝把你带过来,咋不知好歹?”

从风说:“好歹?是你们自愿让我白吃的,我可没带山货抵账。”

头人说:“我们是靠脚力赚生计的,没有害人之心。也不用你记好,从此各走各路,你留个名儿吧,如果日后再碰上,也好有个招呼。”

从风说:“我叫从风,你们不像是坏人,是坏人告诉你名儿也不要紧。”

刀疤脸说:“坏人还能写在脸上?我还说你是坏人呢。”

头人拿出些银两给他,说:“瞧你没带,拿着吧。”

从风迟疑说:“要这个干什么?”

刀疤脸说:“你傻啊,送佛送到西,给你做盘缠,路上要吃要喝,你以为还有人让你白吃?”

从风觉得这些人挺够意思的,他没说谢,却随口冒了一句:“旧袍在外,锦袍在内。”

刀疤脸脸上那道趴着蜈蚣似的刀疤抽搐了一下,厉声喝问:“你小子老拿哥老会的路数招惹人,莫非是官府的Jian细?”

从风对刀疤脸说的“哥老会”***细”一概不懂,一个劲的茫然摇头。

头人蹙了蹙眉,说:“别扯淡了,这小子不是Jian细的料。小子哎,你之前打的手势和刚才说那两句话,落在官府手上可就没命了。按你这个年纪不应该懂这些路数,你是什么来历我管不着,寻你娘就寻你娘,别整些不靠谱的事儿。”

从风似懂非懂地把头点了一点。

头人挥了挥手,马帮扬尘而去。

从风此时倒有些不舍,望着马帮渐走渐远,直到从视野中消失,他的心里也随之空荡荡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