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之墨香

更新时间:2020-06-25 07:01:11

三国之墨香 连载中

三国之墨香

来源:落初 作者:徐三问 分类:历史 主角:曹植伽蓝 人气:

《三国之墨香》作者:徐三问,历史类型小说,主角:曹植伽蓝,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方天戟、伏魔槊、断浪刀、羽翎扇、诸葛弩、无奏剑,钜子令!----------墨家传人陆翊入世,引出吕布、公孙瓒、甘宁、周瑜、诸葛亮、曹丕等英杰被史书、演义略过的早期事迹,以及他们那看似熟悉却很不一样的戎马生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场上除了槐枞、贺兰瀚海两人,唯有张角不为所动。

他所习黄天大法涉及道家双修之术,太平道信徒百万,其中不乏门阀权贵府上的娇妻美妾,与他有染者不知凡几,这般西域舞女虽有几分动人颜色,落在他的眼里,却算不得如何惊艳。

“报!”正在此时,一名守卫入帐禀告,“东部慕容大人到!”

“呵呵!看来长河来得正是时候!”不待槐枞张口,帐外传来一声长笑。

长笑声未落,一名面如冠玉、身材颀长的青年男子背负长刀步入帐中,正是鲜卑东部大人、“迦楼罗”慕容长河,与“战修罗”贺兰瀚海齐名于世,在西北有大漠孤烟、长河落日之誉。

位于上座的槐枞眼中精光一闪,却不说话。

“长河,你却来得迟了!”一直端坐的贺兰瀚海猛地站起,沉声道,“当罚酒一袋!”随手拎起一袋美酒,隔空数丈,抛向慕容长河。

酒袋至途中忽然一顿,慕容长河五指成爪,凌空一摄,酒袋在空中蓦地加速,落入其掌中,内劲勃发,酒塞顿时弹开,在空中化为齑粉。

张角目光一凛,虽早知慕容长河亦为绝顶强者,但见其出手挥洒自如,游刃有余,一身修为未必在自己之下。

贺兰瀚海此番引慕容长河出手,固然有替槐枞责备对方之意,又何尝不是在张角面前,为鲜卑找回几分颜面。

慕容长河一扬手,整袋美酒一饮而尽,随手将空酒袋扔给场中力士,右手反搭前胸,冲众人略一行礼,“各位大人,别来无恙!”

鲜卑人与大汉、匈奴官制均不相同,自檀石槐一统漠北,定都龙城,被尊为鲜卑大王,其下分为中、东、西三部,每部各设大人若干,授予大部落首领;大人下设小帅若干,为依附其下的小部落首领;小帅下设千骑、百骑、十骑之职,以各部落中的勇士担任。

此时大帐之中,计有鲜卑中部大人槐枞、阙居、拓跋盖,西部大人贺兰瀚海、独孤浑、乞伏佑邻,东部大人慕容长河、弥加、宇文赤峰。

除随鲜卑大王檀石槐坐镇王庭龙城的和连之外,鲜卑各部大人均已到场,另有各部大人麾下小帅数十人。

在场的九位鲜卑大人,论地位自是以中部大人槐枞为首,贺兰瀚海、慕容长河次之。慕容长河这一行礼,本着漠北强者为尊的习俗,除槐枞、贺兰瀚海及外来做客的张角外,其他人纷纷还礼。

“诸位大人相约会猎于此间,长河为何姗姗来迟?”槐枞面上不动声色,眼底却掠过一道寒光。

“长河来此途中,得国师玉雕传讯,提及汉人吕布,一时好奇,前去五原探究,故此来迟,槐枞大人必不会怪某!”慕容长河洒然一笑。

鲜卑国师慕容轩,乃天下三大武道宗师之“邪尊”,与汉廷“剑宗”王越、诸羌“石帅”北宫泰齐名,地位超然,对自檀石槐以下的鲜卑人来说,乃是神魔一般的存在,与槐枞亦有半师之谊。

与其他游牧民族一样,鲜卑素来以强者为尊。

檀石槐雄才大略、一统漠北,于弹汗山下筑龙城,立鲜卑王庭,被鲜卑人尊为一代天骄,鲜卑最精锐的中部人马被其牢牢掌握,虽正当壮年,但长子槐枞、次子和连均已成年,各有势力。

槐枞得贺兰瀚海支持,和连有慕容长河撑腰,其余各部大人亦纷纷站队,互不相让。

慕容轩地位超然,与檀石槐对二者的竞争不作干涉,只要双方行事不越底线即可,摆明了任群狼争斗,以决出草原上的下一任狼王。

张角一听五原吕布之名,眼中精芒闪动,似有所思,对场上鲜卑人之间的矛盾佯装不见,自斟自饮。

事涉国师,兼有外人在场,槐枞强自压下心底的不满,让慕容长河入座,并为张角一一引见鲜卑各部大人。

酒过三巡,槐枞将对话引入正题。

“十年来大家多番合作,一向只是神交,大贤良师此次北来,究竟所为何事?”槐枞放下酒杯,注视张角。

“苍天将死,黄天当立!”张角神秘一笑,语出惊人。

华夏五德始终之说,起源于先秦,有汉以来因汉天子之故逐渐盛行。沛公刘邦以“炎汉”立国,西汉史官司马迁在《史记》中载有刘邦“斩蛇起义”的轶事,称其为“赤帝之子”。

至西汉末年,外戚王莽当权,为篡夺刘氏江山,暗地里授意一班经学大儒编纂古书《春秋谶》,系统阐述五德学说,并借汉武帝刘彻金口,言“代汉者,当涂高也”,为自己造势。

后光武帝刘秀为了力证对手公孙述并无资格取代炎汉,大力宣扬《春秋谶》,致使“五德始终说”在中原流传甚广,尤以江淮一带为甚。

按照“五德始终学”的正五行理论,五德更换顺序为:金,木,水,火,土。秦尚黑,为水;汉尚赤,属火。火代水,赤代黑;土代火,黄代赤。

张角年轻时得神秘道人于吉传授《太平经》三卷,立太平道,以黄巾为信徒标志,正是源于此故。

张角又根据《太平经》“众星亿亿,不若一日之明也;柱天群行之言,不若国一贤良也”,自称大贤良师,为太平道的总首领;他的两个弟弟,张梁、张宝则自称“大医”,均为太平道的首领。

十数年来,张角兄弟三人在神秘道人于吉的指引下,广收信徒,结交官宦,积蓄实力,同时示好鲜卑,引为外援,不断消耗炎汉剩余不多的元气。

此番北上,乃是于吉、张角师徒深谋远虑中的关键一环,为此不仅计划牺牲己方在朝中的一枚重要棋子,张角本人更不惜奔赴千里,与鲜卑虎狼之辈当面密议,欲给汉廷致命一击。

为示诚意,张角就五德始终说给鲜卑众人解说一番。

鲜卑众人听罢,大多神色困惑。

在他们的信念中,天下的规矩,不就是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么?汉人总是把简单的事情弄得很复杂,忒不爽利!

也有少数几人眼前似乎打开了一扇新的门窗,心有所得。

“汉廷虽已衰落,但军中统帅有凉州三明、悍将有三边十杰,虽然皇甫规老死、张奂罢官,但最为棘手的段颎却仍居高位,十杰中亦不乏其门生故吏。”

槐枞身为檀石槐长子,对局势自有全盘了解,“与汉廷边军交战多年,某等虽然略占上风,却难以动摇其根本!”

槐枞说的乃是事实,张角自然不能否认,其实双方还有一点均心知肚明:若无诸羌牵制国力数十年,汉廷可举大军北上决战鲜卑,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从十数年间的战况来看,鲜卑的胜算,显然不大。

“张奂年过七旬,离死不远;段颎结交中常侍王甫,早已结怨关东门阀,厝火积薪,欠缺的不过是一场东风。”张角谋划已久,自是考虑到了各方面的情况,“如今,这场东风即将到来!”

若段颎倒下,汉廷三边十杰虽然强悍,却再无具备足够威望的统帅,犹如群狼失去了狼王,不过一盘散沙罢了!鲜卑众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秋八月,夏育、田晏、臧旻将率大军取道高柳、云中、雁门,分三路出塞。”张角脸上再次露出神秘的笑容,“夏育、田晏两人,正是段颎在凉州统军作战时的门生故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