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明极品书生

更新时间:2020-06-30 06:22:44

大明极品书生 连载中

大明极品书生

来源:落初 作者:梦半仙 分类:历史 主角:沈吕氏 人气:

《大明极品书生》是梦半仙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大明极品书生》精彩章节节选:醉卧美人膝,醒握杀人剑;不求连城璧,但求杀人权!当沈无言来到大明嘉靖年间,成为一名白痴书生之际,如何能在这人才辈出的年代脱颖而出。南倭北虏之际,又能如何谈笑间执掌杀人剑、杀人权。替君王死社稷,为天子守国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对于那间胡家酒楼,沈无言之前的确有些打算,毕竟这是胡总督亲戚开的铺子,就算他们不过来找事抢生意,这边的生意也将会越来越难做的。

不过此时说这个还尚早,不买胡宗宪的帐的人也有很多,说不得就会有与胡宗宪有过节之人,又不敢直接当面去对着干,就过来在沈家酒楼豪奢一把,也算解了心头之气。

当然这些事情都还未成型,对于沈无言来说也都不在计划之内,若真的有那个偏差,让沈无良得罪了胡家酒楼那边,也只能怪他不开眼自己倒霉。

王少卿的家宴虽说简单,但却依旧让沈无言感受到了其中的不简单,一个看起来寻常的厨娘,竟然能将苏州这边的名菜都做全了。

这些个曾经只在菜谱上看到的苏南菜如今却就在眼前,只是吃起来还是有些不习惯。

苏南菜偏甜,而沈无言之前在北方居住多年,吃起来着实有些难受。只是厨子好,终究吃起来不会太差,渐渐也习惯这样的风味。

“其实不瞒无言兄,我每个月都会从绍兴过来这边一趟,说是来看少卿兄,其实还是为了李婶做的菜……”

徐文长住在绍兴,他与王少卿是多年老友了,二人也十分了解。此时开开玩笑,气氛顿时也起来了。

席间三人又谈论一些关于字画诗词上的事,足见徐文长精于此道,他口中的书法第一,诗第二,文第三,画第四常人听来兴许觉得张狂,然而王少卿表现的却是完全认可。王少卿为人谨慎,既然他都能认可,那么可见一斑。

当然沈无言此时也未能见到徐文长的字画诗词,所以也不能妄加评论,只是听其言谈却足见他在这一行上的造诣,称其为当世奇才也不为过。

若是论起来,沈无言更喜欢王少卿这样的人,他寡言少语,为人中规中矩,丝毫没有不和礼法之处。即便遇到不合的言谈,也多是闭口不理,自然就避免很多冲突,相处起来也舒服一些。

徐文长则稍显疏狂,虽说名至所归,却又显得放荡。

三人的第一次相聚就在嘉靖四十年三月某天开始结束,也不知道下一次又是何时。这样的相聚大抵如此,至少在沈无言心中这般想着,无非是萍水相逢罢了。

二人将徐文长送到巷口之事,又有一个小插曲,昨日订的牌匾已经送了过来。

望着牌匾上那“醒八客”三个字时,沈无言简直要哭了,这足足花了十两银子做的牌匾竟然是“醒八客”,而不是自己要的“星巴克”顿时士气就散了一半。

只是徐文长却立刻上前,惊叹道:“这‘醒八客’与那饮中八仙有相对之感,却似对那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诠释。想来无言兄也是积极之态,而少卿兄……罢了罢了。”

王少卿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无非对自己在入仕这件事上消极总觉得有些偏执,然而却也是一片好心,所以也就没在说什么。

经过徐文长这般一说,沈无言顿时也觉得这名字有点意思,之前怕是月儿领会错了自己的意思,此时想来当时那句明白了,原来是这样明白的。

“‘醒八客’倒也不错。”

回到铺子之后简单的收拾一番,便开始着手铺子的事,毕竟不能总花钱不挣钱。此时装修还未成,所以只能从另外一些方面入手,比如沈无言即将准备进行的某些宣传活动。

午休之后。

月儿带着五名十四五岁的少年来到茶楼内,这些孩子无一例外脸上都是脏兮兮的,身上的衣服也是又破又旧,看样子像是沿街乞讨的小乞丐。

月儿无奈的摇摇头,接着指了指后院,向这些小乞丐大声道:“后院有口井,你们现在就去洗干净了。”

中午从王少卿加出来,沈无言便要他去街边找些年纪十四五岁的孩子,并且还规定了身高体重。女孩子爱干净,转悠了一中午,才找到了这么几个稍微看的过眼的。

就在说话间,沈无言也从门外走进,他拖着两只大布袋,仰头道:“月儿先去做饭,这边我来安排,孩子们怕是饿了,吃饱了再说。”

月儿原本是嫌弃这些小乞丐脏兮兮的,但她自幼出身贫苦,此时看到他们削瘦的小脸,只得无奈的叹息一声道:“都问过了,他们愿意过来帮忙。”

虽说已经逐渐适应了这万恶的旧社会,但沈无言依旧秉承着前世的某些优良习惯,比如希望这些小乞丐过来帮忙,也要征求他们的意见。

只是旧社会就是旧社会,这些孩子们听到每天都能吃饱,而且还能拿钱,只用去干一些简单的活之后,都欣然接受。

对于这一现状,沈无言也只得感慨,却也没有一点办法,他不能改变这个世界的观念,能做的只是多给这些孩子们一些帮助,至少不用乞讨这般低下。

看着这些睁着双圆溜溜的双眼的孩子们,沈无言没有在说什么,只是招呼了一声月儿过去做饭。

月儿应了一声,却被沈无言手中布袋吸引,忙上前解开看,却又是一愣,好奇道:“少爷难道想教他们读书?他们怕是也无心读书呀。”

沈无言的包袱里是昨日晨练之时,经过裁缝铺时订的一些小一号的儒袍,正适合这样年纪的孩子们穿。

事实也是如此,这些孩子们平日里都是为了吃饱,哪有心情来读书,书本在他们眼里只是考虑留在哪天没讨到东西在吃,又或者吃这些纸改天会不会肚子疼。

他没有解释太多,只是以宣传需要为由敷衍而过,便回到后院书房进行一番记账预算。

经过一番狼吞虎咽之后,孩子们梳洗打扮且换上了新做的儒袍,此时看来全然没有小乞丐的样子,却像是在学堂里念书的孩子模样。

沈无言看出他们许是还有些胆怯,所以他们脸上依旧还有防备之色,只是向着这些少年温和的笑了笑,转而去忙别的事。

直到他们全部吃完饭,才让他们过来,缓缓道:“我叫沈无言,找你们过来其实是想给你们一份工作,这份工作完全遵守大明律法,只是可能有些辛苦,每个月给你们三两银子。”

“三两。”几名年纪稍小一些的少年发出惊讶的声音:“三两银子我们要乞讨三个月的。”

沈无言之前粗略算过,大明的一两银子大概等于前世的一千块钱,三两银子,其实已经算是比较高的了,特别是对于这些一无所长的孩子们来说。

而给出三两银子之前也和月儿商量了很久,之所以这般纠结,其实还是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前世无论何种兼职,也不会让一群十四五岁的孩子去做,这对于儿童来说还是有些不公平,即便给出了高额的报酬,以及十分优待的福利,心里总是有个坎。

终究还是圣母情节,沈无言订下三两银子之后无数次的这样骂自己,然而却也没办法改,三两便三两,大不了想办法多挣一些就是了。

此时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月儿早就知道,她不明白的是少爷为什么要找来这些小乞丐,又为什么将他自己写的一份告示拿去书坊,让帮忙印几千份。

此时那几千张被称为传单的纸就堆在房间角落里,一旁还横着一张巨幅画作,上面是沈无言亲自用纯色染料画的一些花草,以及几句诗词和端端正正的‘醒八客’三个字。

月儿跟着沈无言多年,自然也懂一些书画之类,但沈无言这般的画作却第一次见到,这完全不合古韵的书画她竟然怎么都看不懂。

后来沈无言又解释了一番,什么西洋画风,突出主题,这样能让顾客眼前一亮,总之都是些稀奇古怪的词语,很难理解,也就没有在意。

“其实第一个月的任务并不难,只用你们把这几千张传单发完,尽量发到每一个读书人的手里,让十全街的读书人都知道,在大儒巷这边有‘醒八客’这样一间茶楼就好。”

沈无言要的就是前期宣传工作,无论是用这些鲜亮的格调做广告牌,还是派发传单,都是为了先将茶楼名声打出去。

少年们经过安排任务之后,都纷纷将分配好的传单装好。

说到底不是那些整日被家里娇生惯养的孩子,这些孩子们苦惯了,所以做起这些事来也并不觉得有多么辛苦,反正要在街上转悠,做这些事也只是顺手的事。

简单的安排了任务地点之后,五个孩子就出了门,各自往各自的方向走去。

这一幕却被路过的王少卿看到,他本就是教书的先生,如今看到这些穿着儒袍的孩子,心中暗想着,难道这沈公子也教起了书?只是听他言谈之间,似乎对于儒道并不感兴趣。

也是正巧无事,他便走进正在装修的茶楼。

沈无言正在给月儿解释一些疑问,看了看一脸疑惑的王少卿走进来,已然猜到了他想问些什么,却依旧打趣道:“少卿先生可是这‘醒八客’的第一位客人,却要点些什么呢。”

王少卿为人严肃,此时听沈无言开起玩笑,倒也笑道:“在苏州地界上,若是不点壶碧螺春倒是有辱斯文了,不过说是龙井也不错,贵店可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