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铁血遂明

更新时间:2020-07-30 06:49:12

铁血遂明 已完结

铁血遂明

来源:落初 作者:黑心西瓜子 分类:历史 主角:李赵 人气:

《铁血遂明》为黑心西瓜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新书‘仙宝医’发布,请大家支持,谢谢!李自成听到李开国的名字便觉得腿有些抖,对高迎祥道:“闯王,听说河北的驴肉火烧不错,咱们先去吃了火烧,再去山东如何。”多尔衮望着地图,刚要指到山东,皇太极摇了摇头,说道:“那里不能去,李开国在那里。”多尔衮手指头一颤,随即手一划,指向京城。崇祯在城楼上望着下面那威武雄壮的数十万大军,只感到口干舌燥,心中说不出的惧怕,勉强咽了口吐沫,叫道:“请勤王李开国来见。”李开国坐在大帐中,望着那巍峨的京城,淡淡的道:“将本官的封号举起来吧。”倾刻间,一杆数丈高的大旗便展现在城楼上文武百官的面前‘镇国公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李开国’崇祯只觉得眼前一黑,仰头便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整理停当,李开国来到后衙,后衙门口早有一名丫环等在那里,见到威风凛凛的李捕头过来,她头也不敢抬,低声道:“来的可是李捕头?李捕头请随奴来,大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跟着丫环来到书房,张县令已经换下一身官衣,着了一袭便装,脸色也不再惨白。见到李开国,便道:“李捕头请坐。”

李开国拱手道:“见过大人,属下怎么敢当大人一个请字。”嘴上这么说,却早已大大咧咧的坐下。

张县令见他如此猖狂,倒也不生气,待得丫环给李开国上了一杯茶,摆手让丫环退下,书房中就只剩下他二人。

张县令凝视着李开国,一言不发。李开国也沉得住气,端起茶杯品起香茗来。一时间书房内静得可听到针落地的声音。

沉默良久,张县令脸色数变,终于还是先开了口:“李捕头祖籍何处?”

李开国心中一笑,这张县令在他面前玩**上那一套根本就没有用。孰不知李开国有异能强化的身体做后盾,其心理优势怎是张县令所能比的?

“蒙大人见问,属下祖籍徐州。”

张县令点了点头,心念急转,口中却继续问道:“李捕头是何时来到本县的?”

李开国有问必答:“回大人话,属下三日前才来到高密县。”

张县令嘿嘿一笑,道:“既是三日前才至本县,为何一至本县李捕头就潜入我县衙之中偷听?可是有人指使?”他知道和李开国绕圈子没用,索Xing摊开来问。

李开国叹了一口气,道:“想必大人不信,属下并非有意偷听。只是初至这高密县,属下人生地不熟,一不小心就进了后衙,看到了不该看的,听到了不该听的。”

他说的是真话,三日前他刚刚穿越到此,心中惊慌失措,为了确定身处何地,他随便找了一堵墙翻了进来。可巧的是,张县令为了接待贵客,将后衙中的下人都撵到别处去了。李开国一路畅通无阻的寻到了后衙的书房,听到了不该听的。他之所以知道今年是大明崇祯六年,也是张县令和人密谈时听到的。

张县令那里肯信李开国的话,只道他不肯说实话,再问下去又有什么用。他心中千百个念头急转,眼前这个李开国,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个天大的祸害,可偏偏却没有法子能对付他。

李开国拿起茶杯嗅了嗅,茶香很纯正,可他却不敢喝,这里面有没有毒鬼才知道。张县令手捻着长须,想要再问,确实在是想不到如何张口。

李开国放下茶杯,淡淡的道:“大人的顾虑,属下知道。请大人放心,属下做了这个捕头,定会保护大人安全。”

张县令手中一紧,一根胡须被他揪掉一半,他叹了口气,以他的城府又怎会相信李开国空口白牙的保证。但奈何现在的形势却是全不由心。

想到此处,张县令心知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他摆了摆手,说道:“既然如此,那李捕头就好生当差罢。”

李开国站起身,拱手道:“告辞。”转身出了后衙。

闹了这一通,此时天已近晚,前堂赵捕头的尸体已经不见了,想是家人收了去。但却没有见到朱武杨Chun前来回事,就连张进等也都不见踪影。

他也不在乎,此时腹中饥饿,他出了县衙,随便找个酒楼,吃了顿霸王餐,转回县衙已是天黑,衙役们的衙房里漆黑一片,他也不去寻灯,随意找个房间,倒头就睡,也不怕半夜有人把他的脑袋砍了去。

“嗵、嗵、嗵”三声鼓响。

李开国睁开眼睛,天光已经大亮,他翻身起来,将睡皱的皂衣整了整,刚拉开门,朱武杨Chun两个人就立在门口,一见到李开国立时陪笑道:“李头早。”

李开国伸指在眼角一抹,将眼屎弹了出去,淡淡的道:“我吩咐的事情都办好了?”

朱武从背后解下一个包袱,恭恭敬敬的递给李开国,道:“李头的吩咐,小的办的妥妥当当的。这是赵贼家人给李头的谢罪银,一共是三百两,万望李头饶过他们家人。”

李开国接过银子,看向杨Chun,杨Chun点了点头,示意朱武说的没错。

李开国满意的一笑,从包袱里摸出二十两银子,一人丢给他们十两,说道:“做的不错,拿去吃酒罢。”

朱武杨Chun大喜,连忙千恩万谢。他们两个月例银子只有八钱,这下一次得了十两,登时喜翻了心。两人都觉得李头为人大方,跟着李头干倒也不错。

李开国掂了掂剩下的银子,这银子还真压手,只是二百八十两的银子便有二十斤左右。以他的力量这点银子当然不算什么。只是张进他们到现在还是踪影不见,李开国忍不住怒气上升,正要开口问询,忽得“嗵、嗵、嗵”又是三声鼓响。

李开国大奇,这鼓怎么隔一阵就敲三声?便道:“这鼓敲的是什么意思。”

杨Chun陪笑道:“回李头的话,这是第二遍升堂鼓,想是有人告状,适才张进他们已经去大堂准备了。他们让我给李头回一声,事情都按李头的意思办好了。有七个捕快只是受了轻伤,没大碍的,只有两个是重伤,放在医馆里了。赵一霸他们都送到死牢里去了。”

李开国点了点头,昨天对那帮捕快他的确没有下重手,像赵一霸那一伙十个只怕有九个都是重伤,但死人肯定是没有的,他虽然满心的杀意,却也不是滥杀之人。

李开国道:“既是升堂,咱们也去看看罢。”朱武杨Chun诺诺应是,带他前往大堂。

一进大堂,张进正拿着鼓槌,要敲第三遍鼓。一见到他到来,立时躬下身体道:“李头早。”

堂上另有八名手执杀威棒捕快都是昨天见过他厉害的,个个陪笑问好。

李开国摆了摆手,说道:“各位兄弟,今后咱们就是自己人,不用这么拘谨,来来来,都过来,今天本捕头第一天上任,每人十两银子,就当是见面礼罢。”

众捕快俱都大喜,一个个上前从李开国手中接过银子,各各喜笑颜开,就连那几个被李开国打过的捕快明知是收买人心之举,也忍不住从心底里高兴,每个人都是千恩万谢。

他们这些做普通捕快的收入并没有那么高,每月的月例和灰色收入也不过刚刚够养家糊口的。这次一下就摸到了十两白花花的雪丝银,有几个平日甚苦的捕快差点都要落下泪来。

这时一名身着八品服色的官员从堂后走出,怒道:“这三通鼓为何还不敲?赵四呢,我看你这捕头是不想当了,升堂这种大事也是能延误的?”

说这话的正是高密县丞陶惟谦,他因为押解一批支援河南剿匪的粮草,刚刚从府城回来。他回来的晚,今天一早起来,因急于向张县令回复,他竟然不知道高密县里刚刚发生的重大变故,他所要训斥的赵捕头早已下了地府了。

他这一喝问,捕快们面面相觑,竟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终有一名平日里受过陶县丞恩惠的捕快过去附耳将昨天的事情快速说了一遍。饶是陶惟谦久历**,碰上了这种想都没想过之事,还是禁不住为之色变。

当下嘴脸就是一变,看向李开国,强笑道:“原来是新来了李捕头,李捕头新任,不熟悉公务,也是常理。张进,你这狗才,还不快击鼓升堂,本老爷要升堂问案。”说着也不敢去看李开国,居然又回来到后堂,等这第三通鼓敲响,他再出来。

张进看向李开国,李开国奇道:“这升堂问案不是张县令的职责吗?这位是谁?”他适才并没有理会陶县丞,因此竟然不知道刚才发火的是高密县的二把手。他还以为只有县官才能升堂问案,其实并非如此,一般鸡毛蒜皮的小案子,都是县丞处理的,只有恶Xing或风化等大案,知县大老爷才会出面。

张进小心的给李开国解释一遍,李开国这才明白。他也不去理会这个什么狗屁县丞,就连张县令,他也只是虚与委蛇,只不过是借他们上位而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