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回到明朝当太子

更新时间:2020-08-01 07:48:12

回到明朝当太子 已完结

回到明朝当太子

来源:落初 作者:淡墨青衫.QD 分类:历史 主角:小爷宫殿 人气:

主角叫小爷宫殿的小说是《回到明朝当太子》,它的作者是淡墨青衫.QD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明末题材,争霸朝堂权术种田发展灭建奴!  主角朱慈烺灵魂穿越大明深宫,成为崇祯十六年秋的皇太子,当是时,李自成围城在即,多尔衮蠢蠢欲动,他要如何逃出生天,并力挽狂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皇宫中的内Cao是在万岁山上和寿皇殿中间的地方,有很大的Cao场和空院,整个宫中内Cao有三四千人,掌握在王德化等大太监手中。

崇祯自己武艺还过的去,能骑马和射箭,所以经常亲自来校阅内Cao,有时候也表演舞剑和骑射,朱慈烺这个皇太子当然也经常被带过来阅看内Cao,自是熟捻的很。

打坤宁宫请安出来,他便带了李继业等人,也不坐肩舆,着人从御马监弄了匹温驯的白马来,皇太子就这么骑着马,穿过宫中永巷,慢慢儿的赶至内Cao所在。

他的身手箭术都很不坏,这骑术么,就马马虎虎了……

留守在场院里有有三四百个小太监,几十个穿绿袍红袍的大太监,还有百来个京营禁卫的武官,远远见了皇太子过来,数百人如风吹倒伏的稻子一般,整整齐齐的弯下腰去!

虽是趴着,仍是有不少禁官武官在窃窃私语:“原来不是皇上来,是小主儿过来了。”

“这位小爷可很少自己到内Cao来,每次皇爷强他过来,都是一脸不乐意的样子,怎么今儿太阳从西头起?”

“这谁知道……这谁去管他?”

“当兵吃粮,咱们哪,少管闲事。”

“就是,我看你们都是咸吃萝卜淡Cao心。”

和衣着光鲜精神抖擞的内Cao太监不同,打京营各部调来的武官都懒洋洋的应付差事,适才朱慈烺过来之前,他们正三五成群,说笑话聊闲天,浑不把眼前的差事当正经事情。

也不怪他们,内Cao内Cao,Cao练的是太监。他们不过是会些武艺的京营武官,姥姥不疼,舅舅不爱。

平时皇上不在,他们就教太监中一些年轻力壮肯学的,好歹不拘教一点儿,为的是皇上亲自校阅时能稍微象个样子。

平时无事,太监们也不拿他们当人看,随意作践使唤,现在皇朝末世,饷银俸禄已经断了两个月没发,好事轮不着,当差还指望他们勤勉?

姥姥!

“叩见太子殿下!”

等朱慈烺近前,内Cao太监扯着公鸭嗓门叫唤起来,所有人都是一碰头,但听得“轰隆”一声响,原来几百号人一起碰头,居然还有如此威势!

“都起来,起来。”

朱慈烺笑的很谦和,拿捏着尺寸的平易近人,等他跨下马来,所有的内Cao太监并武官才都站起身来。

等他在太监搬来的椅子上坐定了,才又有人上前来问:“启奏小爷,是否要阅看内Cao?”

内Cao是怎么回事,朱慈烺心里还不跟明镜似的?

也就崇祯这棒槌才相信内Cao有用,不过说来也是凄凉,李自成破城之后,崇祯四顾彷徨,手提三眼枪到处想辙想出城的当口,跟在他身边的,也就是几百内Cao宦官了。

“不必。”朱慈烺笑说道:“今儿过来,我是来挑骑射武艺的教习。”

“哦,原来是小爷要请武教习,这事儿好办。”管内Cao的太监年纪大了,笑的跟没牙老太太似的,一边答应着弯下腰来,一边就冲着身后道:“老段,老任,你们几个过来。”

“是……臣等叩见太子殿下。”

太子要武教习,那岂不是一声叱咤立办的事儿?

一声吆喝,几个锦袍玉带的武官便赶了上来,先碰头行礼,然后起身站立,虽不是赳赳武夫,好歹也是顾盼自雄。

小爷最近每天打熬身体,苦练武艺,这事儿已经传遍内廷,看着座中少年,众武官都是心中一团火热。

大明再倒霉也缺不得小爷的供奉,不拘怎么教他几手,糊弄了差事,好歹多弄点赏赐回家养活老婆孩子是正经!

要说这大明已经确实是末世,京营武官向来是皇家供给俸禄,短了谁的也不会短他们的,一百万的金花银就是干这个使的,二百多年下来,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连京官武官的俸禄也发不上了。

这会儿上来的这几个,已经是会巴结差事,奉迎太监的武职官了,但头上幞头,身上锦袍,都是穿的磨出了毛边,腰间带扣,也是黯淡无光,其中有一人,甚至是穿的开了口的棉靴!

国家无力,形迹昭然!

朱慈烺眼盯着他们,却只是摇头。

这些人,年老不说,笑容也太过谄媚,这且也罢了,站立之姿,也是软弱无力……腰身都软了下去,这样的武官说是骁勇能战,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他现在要挑的不止是武教习,实在是将来缓急可用的心腹伴当,是未来武力的基础!

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号称是十五万八千的京营武装,难道就挑不出几个可用的武官?

看着眼前众人,朱慈烺缓缓摇头,他向着姓段的武官问道:“你能开得几石弓?”

此人身形瘦高,面黄肌瘦,若不是一身熊罴补服,乌纱团领,腰间佩有宝剑,还真的叫人不敢相信是一个武官。

段姓武官陪笑道:“臣能开硬弓,马上骑射无碍。”

“好,开来我看!”

朱慈烺冷笑一声,叫人取来一柄三石铁弓,递给那姓段的,道:“快拉十下,再慢射五箭,快射五箭,却看你能中靶几箭。”

这厮明明手软脚软,却还敢当面吹牛!

内Cao向来就是如此,糊弄和稀泥,没有几个用真功夫。大约崇祯也从未当面考较过,朱慈烺更是很少在内Cao这儿露面,大约从上到下,就是没有人想到这位年轻的皇太子居然会当面考较,而且还如此内行!

“这……”

段姓武官已经面色大变,他想说什么,管内Cao的太监已经别转过脸,根本不敢与他对视,再看朱慈烺时,这位小爷却是冷然而笑,一点商量通融的余地也是没有。

无可奈何之下,他唯有奋力拉弓,那三石弓虽是强弓,倒也没有强到叫人拉不动的地步,只是这段某人慢拉三下便喘的不成,拉到第四下时,全身颤抖,再也撑持不住。

当下只得面若死灰,将弓放下,然后跪下请罪,只道:“臣这两天跑肚拉稀,不合没了力气,拉不动弓,请太子爷恕罪。”

朱慈烺尚未言语,内Cao太监却是暗中向李继业使了个眼色……李继业会意,略微颔首,然后他闪身出来,躬身道:“此人向来骁勇,今日想来是身子不适,小爷便恕了他吧?”

“哦,既然如此,”朱慈烺似笑非笑,向着段某人身后的几个武官笑道:“叫他们上来拉弓,如何?”

“这……”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半会的却不知道怎么答话是好。

朱慈烺长身而起,面对着诸多武官,神色淡然,语气却只是凌厉非常:“我大明养士三百年,现在文官每**的多,办事的少。但武职官吃了二百多年的供奉,不能临阵杀贼,连个能拉强弓的也没有了么?”

要说拉弓射箭,在场武官都是可以,骑马中靶,也是没有什么难的。

毕竟是京营中挑出来的,好歹还有几分功夫在身上,不然的话,皇上校阅时全都不成模样,岂不是作死?

但朱慈烺的考较法是正经的军中临阵的射法,被挑出来的全是人精子,武官中会来事的,此辈奉承小意可以,要说真实功夫,怕是十CD抛荒了九成,如何能支应的来?

“嘿嘿,果然现今京营也无人可用了。外头大臣一听说派京兵,就连忙劝阻不要,现在看来,外臣所说,俱都是实!”

言语刺激无用,朱慈烺心中当真失望,此时此刻,也唯有放声冷笑了。

京营崩坏,他心中有数的很。但委实没有想到,居然到这种地步。如果真的一个血气之勇的也没有,他的大事又如何进行?

他这般做态,当头对脸的嘲笑人,在场的京营将士无不色变。但京营确实已经崩坏,武官混事的多,开得几弓中靶不是难事,但如朱慈烺所要求的那样,在场的人有把握的也是不多。而人群之中,朱慈烺只眼看那几个人之中,却果然有一个高长大汉慢慢站了出来。

在场武官,多半是一脸阿谀模样,要么也是神色木然,如在梦中。

唯有寥寥数人,神情虽淡,但眼神中却是藏不住的桀骜凌厉,看身形,也是肩宽体壮,蜂腰猿臂,一看便是知道是从小习武的捶打锻炼出来的武人身形。

他拼命激将,以太子之尊亲口挪揄,那几个武官虽神色淡淡的,但眼神中已经分明有怒火燃起。

那人一起身,朱慈烺眼神中便已经是有藏不住的笑意,这一番老子唱念作打样样都来,到底激起一个起身!

“姓魏的,谁叫你出来的?”

未等朱慈烺说什么,内Cao太监已经上前喝斥道:“未得允准,谁叫你擅自上前来?太子驾前,岂是你胡来的所在?退下!”

这厮虽是阉人,中气倒还十足,姓魏的吃他一喝,眼神中怒气盈漫,双手骨手俱是捏的咯嗒咯嗒的直响。

“石老爷叫你退下,还不赶紧退下!”

魏姓武官身形长大,就是朱慈烺看着也吃惊的很,怒火迸发站在那姓石的内Cao太监跟前,饶是对方位高权重,可也经不起这山峦一般的汉子逼将过来。

脸上色变之际,两个武官抢上前来,一左一右,却是将魏姓武官拉下,嘴里也是连声劝说。

“站住。”

朱慈烺声音虽不大,神色也是淡淡的,但以皇太子之尊,一语既出,姓石的太监面色一变,几个武官却也是只能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皇太子之威,宁是耶?”一时之间,朱慈烺才略有领悟,什么是权力带来的凛然之威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