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明朝小公爷

更新时间:2020-09-13 11:22:06

明朝小公爷 连载中

明朝小公爷

来源:落初 作者:贪狼独坐 分类:历史 主角:杨泽宇张仑 人气:

完结小说《明朝小公爷》是贪狼独坐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杨泽宇张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好容易白板熬到高级神装的大号,就这么没了被丢到明朝白板重练张仑很森气。好扑腾的性子,让他闲不住终究把大明扑腾成了一个他自己也不知道会驶向何方的世界……读者群:27477404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儿莫逞口舌之利!你方才自夸可为人师……”左边的那儒生却是忍不住了,但随即被张仑打断。

“尔等自称名教子弟,岂不闻夫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张仑一句话,让那儒生的话直接被堵在了喉咙里。

这个时候渐渐的开始有人围上来了,一个颇为俊俏的少年郎当街跟几个儒生争论。

这自然是会引发旁人的围观的。

“我一行不止三人罢?却不可做你师?!你当自己才学高于夫子么?!”

这三人顿时冷汗直冒,这句话可是太重了啊!天下儒生皆名教弟子,这帽子扣下来得要人命的。

“口乎小儿,你不知项橐七岁未入学而教夫子,如今尊为圣公么?!我今十三如何教不得你们?!”

一番话说的几人冷汗淋漓,他们是没想到这骑马的俊俏少年竟然也是满腹才学的。

说话间,便把《论语·述而》和《战国策·秦策五》的典故给说了一番。

这个时候,一众围观的儒生们不仅没帮忙还高声起哄闹了起来。

文人自古总相轻,看到他们三人被一个黄口小儿戏耍他们自然乐于看戏。

“若说才学自然不及夫子,但小儿自谕可为人师总需拿出些许才情吧?!”

那三名儒生被问住呐呐无言之时,这客栈里再次走出来两人。

相比起三名儒生,这两人却是一身豪遮。

却见他们身着锦缎,头顶玉冠。昂首而立,身后跟着三五小厮更有优伶静立身后。

“唐解元、衡父兄……”在场儒生们,竟是不约而同的向那两人行礼。

那左边一人见状赶紧做了一个深深的长揖回礼:“诸兄抬爱了,衡父愧受……”

而右边那位面胖有须者却是据傲的紧,只是轻笑拱手便算是给这些儒生回礼了。

张仑见状,不由得笑了笑。

他一看便知道来人是谁了,弘治年间进京赶考还能被叫“唐解元”的自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唐伯虎了。

史说唐伯虎此时狂傲的紧,现在一看还真是这副德行。

何良俊在自己的书里面说他们:

“至京,六如文誉籍甚,公卿造请者阗咽街巷。徐有戏子数人,随从六如日驰骋于都市中。”

意思是,他俩在京师里大白天的带着戏子打马而行,经常出入公卿所住的街巷无比嚣张。

张仑展颜一笑,却是让唐伯虎有些恍惚。这少年,却是真的俊俏的紧呢!

但接下来张仑的话却让唐伯虎一下子觉着,这张脸的主人着实可恶。

“可是被苏州提学斥了的唐伯虎?!”

唐伯虎脸色发黑,却不搭话。这事儿算是他的黑历史了。

弘治十年他参加录科的时候,和好友张灵宿见天儿的在青楼里面浪,而且是大浪特浪。

比洪湖水还要浪打浪,总而言之就是浪的飞起。

当时的提学御史方志方信之因此对他很是厌恶,于是唐寅在录科的时候直接名落孙山。

如果不是苏州知府曹凤爱、名士文徵明的父亲文林、沈周、吴宽……等人为他求情。

老方也给了几分面子,让他“补遗”的话他连乡试的机会都没有了。还有个屁的解元名头啊!

“小儿无状!既是想为人师,总得拿出些许本事来!否则某却要到顺天府去告你一状!”

在老唐看来,这俊俏小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真真就是个来找茬儿的。

但他决计不会认为,自己刚才对着张仑说一句“小儿”有错。

也不会觉得,张仑跟孙茂才那三人对阵他跑出来横架梁子有什么错。

这就是读书人的宽以待己,严于律人。双标玩的不溜,你敢说自己是大明朝的读书人?!

唐伯虎这个时候尤其张狂,文徽名的父亲帮他求了情让他补遗最后中举考了解元。

但唐伯虎非但没有收敛,中举后依旧放浪形骸。

甚至好友文徽名写信规劝他,他还要回信叫嚷:我就是这德行,不喜欢别跟我做朋友。

“你与我非亲非故,又非我门生。我要向你展示才情作甚?!”

却见张仑一挑眉,背着手笑了笑:“江南才子唐解元,很是威风了不得么?!”

“莫呈口齿利,若有本事便亮上一亮!”

那徐经也是忍不住了,边上的儒生们更是跟着起哄叫嚷着让张仑显露显露本事。

“黄口小儿莫不是怕了?!若是怕了便说,寻你家大人来给我磕头认错便饶了你这一回……”

那孙茂才此时阴测测的凑了上来,但唐伯虎看着张仑身上衣衫华丽还跟有家仆。

那两个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护院,更是衣着显贵甚为膘壮的汉子。能在这京师纵马,已经说明这孩子不简单。

于是,唐伯虎道:“若是不济,便道歉罢了。吾等也非为难小儿之人,不予你计较。”

围观们儒生们顿时哄笑,毕竟张仑看起来脸嫩却能有什么才情去难住唐解元?!

“孙茂才,最好管住你自己的嘴……”周管家本见孙茂才说让张仑家大人来磕头,便要发作。

但却被张仑拦住了,闹到这个时候他也不耐烦了。

唐伯虎说的还算人话,想到之后这位大才子的遭遇张仑心中一动!

“既是要比,那便比比。”

张仑淡淡的扫了一眼那些起哄的儒生,在他那双丹凤桃花之下这些儒生竟然一下子静下来了。

“经史子集太庞杂,考起来花费时间。不若我就出一副上联,你唐解元与他们三人来对。”

却见他眯起那双丹凤桃花,清淡的道:“若是对上了,我给几位每人磕仨响头,奉上纹银五百两致歉。”

“但,若是对不上……”张仑的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指着唐伯虎与孙茂才身边的两名儒生道。

“你们则奉我为师,如何?!”

“竖子无礼!!”一众儒生脸色“刷~”一下就变了,你才多大啊!

而且这里最低的也是个秀才,拜你个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为师?!名教子弟的脸面往哪儿放啊!

张仑却好整以暇,耸了耸肩道:“此事因起,是我说我才学足以为师你们不信非要我展露一番。”

“而今我划下道儿来,你们却推三阻四莫不是不敢接了?!”

说着,张仑笑吟吟的看着唐伯虎和另外两名孺子:“若是不敢,你们三人道歉即可。”

“那孙茂才五百两我不收他的,输了也不要他做徒弟。”

张仑冷哼道:“此等獐头鼠目之人,从今往后见我避让就是了。”

他是真看不上这孙茂才,虽然张仑不知道孙茂才对周管家说了什么。

但就刚才孙茂才的表现,这货肯定没给周管家说什么好话。

是以,张仑不介意在这儿抽他一耳光。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