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皇宋

更新时间:2020-09-16 08:38:17

皇宋 已完结

皇宋

来源:落初 作者:巨人肩膀上的木木 分类:历史 主角:赵小白木棉树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巨人肩膀上的木木原创的历史小说《皇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赵小白木棉树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他是一个王爷,但尊贵的宗室身份却束缚了他。  朝廷党争不断,小人党与君子党、太后党和皇帝党、宗室和士大夫、文官和武将、东军和西军。  外面有西夏、辽国虎视眈眈。  看他如何打破枷锁,拔剑而起!  赵禳:“历史不仅仅有皇汉!还有皇宋!”  ——  木木新作!让我们去重温繁华的大宋,感受不一样的铁血大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突如其来的弹劾

在选好大小干部后,赵禳得意洋洋的定下三条党规。第一条,称霸汴梁城。第二条,替天行道,劫富济贫。第三条,非宗室子弟不可加入!

一个很幼稚的团体就出现了,赵禳还没有把这事情当一回事,把这宗社党的事情交给赵宗悌处理后,自己就小步跑的回到皇宫。这是赵禳三岁起的习惯,都不坐车,就跑步,出来跑步,回去跑步。

为此朝野上下都知道,宋朝出了个怪王爷。不喜欢坐马车、轿子、骑马,喜欢跑步。还喜欢扎入工匠堆那里,给出一些古怪的建议。不喜欢去青楼那里逛,就喜欢到大相国寺那里玩耍。不喜欢诗文,最喜欢的是带着一帮宗室子弟到处惹祸害勋贵子弟,和他们玩打仗。

还不喜欢留着长头发,经常偷偷自己剪头发,为此不少学道夫子对此捶胸顿足,一副国之将亡的样子。

更叫一帮文官哭笑不得和无奈的是,赵禳不喜欢穿贵人的服饰,只是穿下层百姓才穿的短打衣服。

其实赵禳对于衣服上的事情也很是郁闷。估计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显贵,贵人穿的衣服很复杂,当然也很豪华。为了凸显出贵人的高贵,用料自然不能够少了,在当时布料可是可以当银子来用的。比如澶渊之盟里面是岁币三十万,并非是指送三十万两,而是分别十万两白银和二十万匹绢帛。

正因为如此,当时明明是两件衣服的衣料,硬生生的制成一件衣料。衣服宽大,习惯了后世简洁衣服的赵禳怎么能够接受得了,自然得要离经叛道。

为此赵禳没有少给御史弹劾,也亏宋仁宗和杨淑妃重情亲,再加上刘娥自己想当女皇帝,刚刚开始的时候便是存了几分趁机拿赵禳试探士大夫的味道。

到了后来,刘娥已经习惯了,对于这些弹劾都无视了。反而感觉安心,这些年来,刘娥以女子之身,宋朝立国以来第一起垂帘听政,受到的压力可不少。

虽然鉴于祖制,没有杀士大夫,但流放的也有不少。流放了,自然不是什么好地方,因此而郁郁而终,或者在当地水土不服病死的可不在少数。

刘娥也怕有人会铤而走险,用力赵禳。不过赵禳这是在自毁名声,就算有人想铤而走险,恐怕朝野上下也不怎么欣赏这怪王爷。刘娥自然对此护着赵禳了,北宋的上大夫可是打不死的小强,你护着,可就激起了士大夫的逆反心理了。

为此一众清流,可是憋着劲儿准备给赵禳来一个狠的。赵禳对此虽然有所接触,但并没有什么,因为这些清流都讲究名声的。这名声怎么来?自然是要不畏权贵了,不怕贬官,弹劾官家的弟弟,这不是刚正不阿吗?

正所谓无欲则刚,赵禳知道自己当不了官,这一生估计也就当是太平王爷,对于这些弹劾自然是直接无视了。难不成这些清流的家伙,还能够把自己弹劾的杀头不成?甭提自己没有造反,就算真的造反,以宋仁宗那软绵绵、重亲情的Xing格,恐怕都不大可能真的砍了和自己的弟弟。

要不然换了宋太宗、明成祖朱棣这等心狠手辣的杀神来,你道赵禳还敢如此嚣张放肆不成?

只是终日打雁,不想被雁啄了眼睛。

赵禳肆无忌惮惯了,但那些官员却不是这么想了。特别是刚刚在**上有所成就的官员。这些官员基本都是天圣五年、八年的进士。

这些新科官员说好听一些,便是锐意进取,说难听的,便是愣头青,想出名。

以十七岁之身,得进士第一的王拱辰等一帮牛人,知道了赵禳的所作所为后。那叫一个兴奋啊!当然,他们并不认为是兴奋,而是愤怒。以王拱辰为首的几人,立刻联合几名相熟的同科进士,其中包括石介、李之才等官员。

经过一番激昂的讨伐后,他们决定联名上奏,弹劾赵禳!

几个人不愧大才子,洋洋几千字,不怕夸张,就怕不够夸张。直接把才十一岁的赵禳打到千古Jian佞那里,仿佛不杀之,这宋朝要灭亡了。

开篇就看得出一众愣头青的心气了。

太宗皇帝定令,宗室不许干预政事,赋以重禄,别无职业,违法者无赦!

圣明在御,乃有肆无忌惮,浊乱朝常,如会稽郡王禳者。敢列其罪状,为陛下言之。

禳本遗腹子,得天之幸。现今不以恩,诚之。不以孝,待之。

敢为大Jian、大恶以乱政!

大罪一,祖制,不得结党营私。禳罔顾祖制,立宗社党,以宗室子弟,欲控国都,控国都则控朝廷,控朝廷则控天下,坏祖宗七十余年之政体也。

大罪二,不孝也!圣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至始也。立身行道,扬名於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

又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复坐,吾语汝。”

…………

林林总总下来,给赵禳找了八条大罪,从乱祖制到不孝、不自爱、幼自以军阵训小童,自小就脑后有反骨,不忠国家,不忠社稷等等。

总而言之,赵禳看了这奏折后,都有种自己不死,地球要被毁灭的错觉。

朝野上下也为之哗然,不少士大夫都对此大赞痛快,特别是那些传统的老夫子,他们对于离经叛道的赵禳,实在是痛恨。你喜欢扎到工匠那里掉身份也就罢了,你喜欢穿穷人的衣裳也就算了,你不喜欢读书,也就罢了,你喜欢练武,这个不大好。但你妹的,为什么你喜欢剪发?这不是藐视孔圣人吗?

这一次就连一众宰相都沉默不语,这几乎等同于默认了这些王拱辰等人对赵禳指控。

赵禳的目前小娘娘杨淑妃大为惊恐,她可是知道刘娥虽然不是什么嗜杀的人,但如果关系到赵禳真的想造反,做事果断的刘娥也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御史台的一帮清流,可是痛并着快了,为什么这样说呢?痛自然是不爽小辈居然抢了他们的风头,快就不用说了。

一众御史台的清流连夜写上疏,为了引经据典,在那一夜,更是有不知道多少书籍被太过激动的老夫子翻裂了书页。

不过让赵禳首先倒霉的不是这些御史,而是杨淑妃。得到消息的杨淑妃,这一回真的怒了!

赵禳被杨淑妃派去的人,迅速唤到保圣宫。

“逆子!你给娘过来!”见赵禳跨过门槛,一向Xing情温和的杨淑妃禁不住怒火中烧,失态的怒斥道。

老实人虽然不容易发怒,但老实人一发怒,可是比Xing情暴戾的人发怒更加恐怖。一向无法无天的赵禳也有些傻了眼,悻悻然的走到杨淑妃那里。“娘!你这是怎么了?别气坏了身子啊!”

“逆子,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想气死娘不成?”杨淑妃就差捶胸顿足了,慈祥的脸容上,尽是懊恼。“你为什么要结党营私啊!你为什么啊!你是不是真的像王通判说的,想造反了!你喜欢剪发,娘从了你。你喜欢穿那窄衣,娘让人都给你做。你喜欢学武,娘也认了!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想当皇帝啊!阿攘,这是你哥哥的,知道不!是谋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