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汉末氪命

更新时间:2020-10-11 09:18:54

汉末氪命 连载中

汉末氪命

来源:落初 作者:金印紫绶 分类:历史 主角:徐峥徐达 人气:

主角叫徐峥徐达的小说是《汉末氪命》,它的作者是金印紫绶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汉的荣耀绝非一家一姓之功,既然他刘氏担不起,那就换我来”,让我们追寻民族的源头,在华夏古典浪漫主义的余晖中恣意妄为的活一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公孙昭一脸的殷切相邀,可是徐峥领兵出征多日,如今好不容易回到家门口

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神经也逐渐放松了下来,只感觉身心已是疲惫不堪,就想好好梳洗一下,再来张软榻昏天黑地的睡上一觉

于是只能强打着精神委婉拒绝道:

“多谢县令美意,可是峥厮杀而回,仪容不整、这一身的血腥风尘,贸然登门拜访实在是无礼至极,只能辜负县令的一番好意,来日一定亲自赴县令府上好好喝上一回”

不甘心被拒绝的公孙昭正要开口再邀,却被徐峥身上扎甲甲片反射的火光晃了晃眼睛,分心细看了一下就在也挪不开目光了

原来是因为不少的扎甲甲片受到攻击,破损脱落露出了内衬的黑色皮革,在周围火光的照明下,因为光线的闪烁徐峥的一身披挂显得忽明忽暗,惹人注目

不仅如此,在铠甲下的红色戎服还有数处切口整齐,一看就是金属锐器造成的破损

氧化发黑的血迹斑块更是布满全身上下。“仪容不整一身血腥”什么的可真不是什么客套话

看着徐峥这么一身铁血沙场游走,在生死之间的模样。公孙昭不由自主的想到家中与徐峥同岁的幼子。同样是舞象之年,幼子尚在学乐、诵诗。而这徐峥却已是征战经年的军中宿将,官拜都尉亲帅大军镇守一方了

一时愣神的公孙昭就这样被徐峥牵着手走出数丈,待其回过神后却见时机以过,也只能作罢默默前行不在出声相邀了

其实关于徐峥年岁多少,在辽东一直是一件非常微妙的话题,毕竟徐峥在成名前只是一个小家庭的独子除了至亲好友外没人挂念,而同姓族人又大多分开居住没能聚集在一起不成气候

待等到鲜卑入寇时,徐峥好似横空出世一般定鼎辽东,但是当时天下人的眼光都在关注着席卷中原的黄巾之祸,这发生在边塞辽东的鲜卑入寇反击战,实在是让朝中高官和中原仕族们提不起兴趣来关注

而因此战崛起的徐峥也不屑拿自己年龄说事四处刷名望

所以在不知情的外人看来,徐峥本人体态健硕颀长,面容虽然青涩但是棱角分明,没有黄口幼齿之态。再加上两世为人心性成熟,统帅大军官拜辽东都尉。一言一行自带威严,让人不敢轻慢

可是无论东西两汉,任何时期的一县地方官,最重要任务就是知晓并管理治下的豪强望族,公孙昭任襄平县令多年,虽然与徐峥的父亲没什么交情,但是至少是知道有这么一个族人散居,没什么显贵人物,且人丁不旺,唯一的独子还与自己幼子同岁的小家族

如此一来公孙昭意外的成了为数不多,确切知晓徐峥真实年龄的外人之一

穿过城中北市,在路口与公孙昭各自道别后,徐峥终于踏入了久别的家门,嘱咐随行的骑士在别院休息后,径直穿过中庭到了内院

彻底放松下来的徐峥,此时早已没有在人前的都尉威严,如同归家懒汉一般,在屋前廊下脱了鞋袜后。一面把卸下的铠甲部件随手扔了一地,一面走向案几

待盘腿坐下后,倚着垫有软垫的靠几,长长的舒一口气后,安逸的闭上眼睛假寐

可是没过多久就因为腹中饥渴,不得不又睁开眼睛,见周围仍然没什么动静。重生以来早已习惯在家里,被人伺候的徐峥耍脾气似得大声嚷嚷起来

“酒儿~~酒儿~~再不出来~你家公子就要被饿死了”

徐峥的父亲徐志当年不仅买了官还捐粟鬻爵有了列侯之名,虽然只是最次的亭侯且没有食邑,但徐峥也算是根红苗正的公候之子,能够自称公子的

一阵叫唤末了还嫌不够,徐峥将案几上的竹简书册随手翻看一番后移开,拍着案几继续嚷嚷,反正是在内院,也不怕有外人听见,闹出笑话流传到市井去

“来了~来了~大郎莫急,堂堂的大汉都尉呢,也不怕外人听了有损威严”

随着一阵带着笑意的软糯女音传来、一身汉服仕女打扮的窈窕少女,挎着一个漆器食盒,笑盈盈的出现在门外

看着散落在屋里屋外一地的铠甲外袍,一脸早料到会如此的无奈模样

叹了口气的酒儿转身将食盒搁在一旁,放着任然嚷嚷个不停的徐峥不管招来侍女,将散落了一地的披风外袍和甲胄部件一一整理搬走后,才满意的点点头

提起放在门外一旁的漆器食盒如随风拂柳一般,左一下右一下的慢慢踱步走了进来。一面走一面笑盈盈的对徐峥调笑道:“大郎是饿了吧,莫急、莫急,手揉的鸡肉面饼,煲了老久的老火鸡汤,还有时令酱菜,都是自家酒食店老橱役的手艺,知道大郎今天回来,算着时间准备好的,大郎你说酒儿好不好?”

看着拖够了时间,才慢慢走自己到身边的青梅竹马,徐峥胃痛似的扶着额头说道“明明知道我听见“大郎”两个字就瘆的慌,徐酒儿你是故意来气我的吧”

不可能读过水浒传的酒儿自然不知道“大郎”代表着什么意思,但是丝毫不妨碍她用来调戏自家小哥哥

“是~是~酒儿怎么敢啊。叫公子~叫徐郎~对了吧”

说完将食盒搁在案几上放好后,酒儿一边讨好似的敷衍着,一边挨着徐峥身侧跪坐下来,半响又觉得已经跪坐了一天的双腿,麻痒不止不甚舒服,斜着身子往徐峥肩膀上蹭了蹭,见没有动静,又用力挤了挤。嘴里故意还发出呼呼的喘气声来

已经饿得有些发昏的徐峥只觉得少女身上一阵茉莉花香的胭脂味窜进鼻子里,挠的人心里直痒痒,无奈只得挪动位子让出半个靠几来

“徐郎最好了”

见目的达成,酒儿借着靠几使力,变跪坐为曲腿斜坐,解放了双腿后,开心打开食盒的盖子,一边端出菜肴,一边抱怨道:

“还是家里好没人管着想怎么坐就怎么坐,徐郎你出去打仗没在家,可害苦酒儿了,每次代你去问候老师,老师都好凶的,不仅一言一行都要合乎礼仪还要背诗啦~默义啦,自从按你的吩咐,让自家名下的造纸作坊送了大量新制白纸装订的空白书册后,老师放着好好的活字印刷不用,非要酒儿手写汉隶抄古书,抄不好还要用藤条打酒儿手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