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玩唐

更新时间:2020-10-13 09:40:59

玩唐 已完结

玩唐

来源:落初 作者:午后方晴 分类:历史 主角:连王 人气:

《玩唐》为午后方晴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莫问青云寻何处,  云逸青山碧波外。  闲来独自钓垂柳,  坐看卷舒云自在。  玩诗、玩文、玩字、玩画、玩瓷、玩漆、玩玉、玩铜器。  才子一号群:87768456(满)  才子二号群:32748800(少量车位)  才妹一号群:87280020(只准妹妹加入。如男同志进入,发现一律踢出)(满)  才妹二号群:108471690(同才妹一号群)  玩唐书友群:119230533(起点用户专群)  青山沟村民群:37713135(起点用户专群)  (本书中有许多专业知识,如果疏漏之处,敬请专业人士原谅,也请各位朋友勿当作资料参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画不知道端茶送客这个来历是出自清朝。

杜鹏父女加上于家三郎看到他这个动作,自然无动于衷。

王画更加恼怒了,他再次端起茶杯说道:“你们都是出自于名门望族,难道我这个动作,你们不明白什么意思吗?或者非要我喊一声,你们滚!才离开我的家?”

这三个人明白他这个动作意思才怪。

但王画后面让他们滚,可明白啊。

于家三郎脸上一白,在周围乡里,他家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拥有良田无数。自己也从小刻苦学习,“精通”六经,到了京城连全国的才子,他都参加进去,与他们唱和,更不要说在乡里,他被当作才子。可今天却受到这个放牛郎的羞辱。

他站了起来,咬牙切齿地说道:“你有没有听过夜郎自大的故事!”

王画点头,但他在冷肃的面容中带着一点玩味,他说道:“当然听过,可不知道这个夜郎是你还是我?”

不是我是夜郎,不知天高地厚,而是你是夜郎,有眼不识泰山。

“好,走着瞧!”于家三郎气坏了,说了一声。一挥衣袖,走出了王家大门。

杜鹏叹息一声。虽然刚才王画引用的覆水难收的典故实际上出自明朝的故事,真正的朱买臣后来还是收留了他的妻子,只是他这个嫌穷爱富的妻子在羞愧之下不久病故了。这让杜鹏感到有些困惹。但少年出口成章,引经据典,让杜鹏知道这少年并没有沉沦,只是象一龙潜伏于地下,只等着冲天之时。

可同样他也看出这个王画Xing格刚烈。

这样的Xing格,就是他以后有出息,也未必是好事啊。想当初太原王勃才华是多么的横溢,可因为写了一篇《檄英王鸡》,被高宗赶出沛王府,从此仕途断送。无论是轻佻,还是刚烈,前途都让人堪忧啊。

这样的女婿再有才华,不要也罢。

三个很不友好的客人离开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王画心里想道:走着瞧?你们也太小看我了!那么我们就走着瞧吧!

王迤才反应过来,这个逆子!绝亲也罢,今天杜鹏话说得客气,可他知道今天这门亲事断也是断,不断也是断。可这个逆子不应当口出狂言。现在家境中落,而杜于两家都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家族,甚至在整个巩县也能数得过来。无论这两家那一家,只要伸伸一个手指头,都能将现在的王家压死。

他愤怒地拿起了竹条。

对于这个儿子,他已经很失望了。当这个儿子出世时,他还很高兴,毕竟王家有后了。然而不久后,他就发现了一件事,那时他这个儿子还很小,甚至连一周也不到,可看自己的眼神十分地鄙视。就连他想抱一下,这个小家伙在他怀中不停地扭动,似乎他身上很肮脏一样。

渐渐这个儿子长大了,这种现象更加炽烈。有时候他气不过狠揍一顿。但这个儿子站在哪里一动不动,自己将他身上抽得一条条血痕,他都一声不响。

今天这个逆子口出狂言,是想把自己一家往死路上推啊。

这根竹条“嗖”地一声,抽下去都带着风声,可见力量是多大。

王画只是轻蔑地一笑,伸手将这根竹条截了下来。

他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后,通过分辨,断定这是唐朝,他就开始煅练身体。这一切都是偷偷摸摸地进行的。事实上他前世也煅练身体,不但是写字作画,主要他的工作是以雕刻为主,尽管是浮雕,可对手臂的力量要求很严格。

当然,如果他不精益求精,只是烧制一般的瓷器倒也无所谓。

况且唐朝以武立国,武风兴盛,有了一个好身体,到了关健时,也可以自保。还有一个原因,唐朝的兵制是募兵制,只要自己的父亲那一天再为自己增添两个弟弟的话,那么按照律令,“六户中等以上,家有三丁者,选材力一人,免其身租庸调”。那么以王家的财力与王迤的人缘,王家就必须抽去一丁。最可怕的是因为均田制的破坏,以及薛仁贵吐蕃与王孝杰的契丹大败造成兵源紧张,还有府兵地位开始变得低下造成逃兵,开始了一种新的征兵方法——”征人“,实际上就是募兵制的开始。这更使自家容易被选丁。那么厌恶自己的父亲一定会将自己送上战场。因此他煅练更加勤奋。

但这一切都是偷偷摸摸地进行的。自一曲隋唐演义过后,天下人口萧条。在六十几年前,李世民想要封禅,魏征进谏阻拦,就曾说过一句话:“且陛下封禅,则万国咸集,远夷君长,皆当扈从,今自伊、洛以东至于海岱,烟火尚稀,灌莽极目,此乃引戎狄入腹中,示之以虚弱也。”

经过六十年的休生养息,天下人口还没有恢复到隋朝鼎峰时期。许多地方还是人烟稀少。虽然武则天以洛阳为大周首都,迁秦同关外七州近十万户以塞洛阳,可因为巩县多山少地,许多地方还是荒无人烟。

王画做得又极其巧妙,这些年来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

他从容地伸手一抓,就将这根竹条抓在手中。

王迤想要夺下,虽然他是一个成年人,但没有煅练过,怎可能从王画手中将竹条夺回来?

王画说道:“耶耶,今天之辱,因为何故!如果不是你将当年王家历代祖先留下的家产倾败一空,怎么有今天这样让两个无知少年羞辱之耻!”

只是一句,就问得王迤哑口无言。

这时候,躲藏在房间后面偷听的母亲与大姐也跑了出来,他母亲惊慌地说道:“画儿,你要做什么?他是你的大人啊。”

王画冷冷道:“放心,虽然耶耶残暴,可我也不是逆子,只是现在我想与他谈几句话。”

转过头看着他的父亲,再次说道:“耶耶,什么叫丈夫!如果连妻儿老小都养不活,算什么丈夫!可你都好,非但养不活一家老小,而且还要妻子与年幼的女儿辛勤劳动,来养活你!你有什么资格狐假虎威?”

“顺便我告诉你一件事,几天后我就要离开这个家了,继续用劳动来养活这一大家老小。你既然作为一个废物,就有做废物的自觉吧!权当,”说到这里,他差点将权当养了一头猪说了出来。最终还是忍着没有说,毕竟从**或者是血缘来说,这个便宜老子可是货真价实。他说道:“请你不要再伤害母亲与我的大姐和两个妹妹。”

他母亲听一愣,然后慌里慌张地说:“你这个痴儿,说什么痴话?你才多大,离开家乡,你能去哪儿?你又能做什么?”

王画答道:“请母亲大人放心,*,我自有打算。”

说着将手一松,竹条这一端也落在地上。

看来王画这番话,对他这个父亲打击也很重。一刹那间,他这个父亲似乎苍老了很多年。

王画叹口气,说道:“浪子回头金不换。就是周处那样的恶霸,最后番然回悔,还成了著名的烈士忠臣。现在母亲勤俭持家,大姐为了这个家庭,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婆家,希望你好好想想,不要这样稀里糊涂地过日子了。”

说完,走出大门。

他要让他父亲反省,同时自己也要好好想一想,几天后进入洛阳做什么。

这时候天色已暮,东边的天际开始出现青褐色,就象他家屋檐上沉年老瓦一样。在西边天际,还隐隐带着一片绛红,如同一滩正在融化的凝脂。

无数的雀鸟正在归巢,他极目看去,有麻雀,还有山喜鹊,以及灰头白,甚至还能看到从更寒冷的北方飞过来渡冬的大鹅。它们在天空中或是笨拙地起舞,或者舞动着曼妙的身姿。

他的大姐以及两个妹妹也跑了出来,惊恐万状地看着他。她们在为今天哥哥“胆大妄为”担心。

他的大姐抽泣地说道:“二弟,你现在还小,不能赌这口气啊。”

王画将她的手拉着,才十四岁的年龄,正是如花似玉的时候,可现在他大姐大凤手上却长得厚厚的老茧,摸上去更是粗糙无比。这是多年辛苦劳作,留下的痕迹。

王画说道:“大姊,这些年我让你们都苦了。”

“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啊?”大凤都急得要哭出来了。

她不明白王画发出这感概,是因为他怕别人怀疑,所以才隐忍了这么多年,否则大凤与他母亲都不必吃这么多年苦。她还以为他被杜家前来退亲,将脑子气坏了。

她又说道:“放心,大姐宁肯不嫁人,以后也为你找一户好人家的子女。”

王画微微一笑,说:“我的事你不用烦神。不过大姊,这话应当是我说的,放心,你的苦日子到头了。”

说完后,在三凤四凤头上***了一把,朗声道:“你们苦日子都到头了。”

听了他的话,大凤更加担心。

王画却没有再说话,他转头看向远处的青山。青山在暮色里格外地苍茫,大片大片的蔼气从藤萝上生起来,很快茫茫地群山崇岭,渐渐变得模糊一片。

王画心里想到:大唐,也许不久后,我才算是真正来到了,让我为你掀起巨大的风暴吧!

夜色渐渐降临,天空繁星似雪。

王画脸上出现一片笑容,如果按照这时候的迷信说法,这还是一个好兆头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