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赝品

更新时间:2021-04-25 14:37:33

赝品 已完结

赝品

来源:落初 作者:叨狼 分类:历史 主角:立德小雨 人气:

主角叫立德小雨的小说是《赝品》,它的作者是叨狼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起点第二编辑组签约作品】  一个制假贩假的家伙穿越了,接着在北宋开始了胡天胡地的生活。文采风流声名鹊起,勇武传家战场横行。结交权贵,为的是自保,拉拢神仙,图的是平安。当一朝大权在握,麾下百万雄师的时候,我又应该干点儿什么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曹彬口中应承,心中却想到,早就知道你是不肯吃一点儿亏的主子,看来这个鲁国公也不是好做的啊!

“卿须得如此如此——方才能够安朕之心啊!”太宗在曹彬的耳边嘀咕了半天后,好似放下了一件心上的大石头,长长地吁了口气道。

“这个——怕是有些不妥当吧?朝野上下,恐怕在言论上有些交代不过去。”曹彬有些为难地看着太宗皇帝,不知道该如何启齿。

“你只要把这件事办好就行,其他的无须担心,朕会叫王继恩与你同去。”太宗有些疲惫地摆了摆手。

“是,皇上万安,微臣告退。”曹彬见事情已然无可更改,只得苦着一张脸出宫而去。

太宗皇帝走出大殿,来到清冷的广场上,默然站立在那里,任由微微带着些水气的夜风轻轻地吹过,沾湿了自己的袍袖。半轮弯月高高地挂在空中,将白霜一般的清辉洒在大地之上,仿佛给寂寥的万物镀上了一层白银。

“李重光啊李重光,不是朕想要赶尽杀绝,实在是你无法安朕之心啊!事情走到了这一步,你也就不要埋怨我不顾及当日的旧情了!”良久之后,太宗口中自语道,表情也渐渐变得漠然起来,看来是决心已下,不再犹豫。

宋,太平兴国四年正月,太宗赵光义命大军北渡,拉开了灭亡北汉的战役。

鉴于太祖皇帝曾三次率军往攻北汉,皆因辽军南援而败,遂制定围城打援、先退辽军、后取太原的方略。继而组建飞山军,加紧练兵,并命晋、潞、邢、洺、镇、冀等州,制造兵器及攻城战具,储备粮草,为大军北伐做战前准备。

次日上谕命宣徽南院使潘美为北路都招讨制置使,统领河阳节度使崔彦进、彰德节度使李汉琼、桂州观察使曹翰、彰信节度使刘遇等,分别从四面进围太原。又命云州观察使郭进为石岭关都部署,扼守石岭关;命孟玄喆为镇州驻泊兵马都钤辖,守镇州,分别待击从北、东两面救援北汉之辽军。命河北转运使侯陟、陕西北路转运使雷德骧分掌太原东、西路转运事。同时遣将分兵进攻隆、盂、汾、沁、岚等州,割裂北汉军,以孤立太原。

初时太宗拟命齐王赵廷美执掌东京留务,廷美倒也惬意,惟开封府通判吕端,入白廷美道:“主上栉风沐雨,往申吊伐,王地处亲贤,当表率扈从,若职掌留务,恐非所宜,应请裁夺为是。”廷美乃请扈驾同行,太宗改命沈伦为东京留守,王仁赡为大内都部署,自率廷美等北征。

十五日,太宗从东京汴梁出发,主力经镇州、承天寨分兵西进,直趋太原。北汉主刘继元闻讯,急遣使赴辽求援。辽景宗耶律贤即命南府宰相耶律沙为都统,冀王耶律敌烈为监军,偕南院大王耶律斜轸率兵驰援。又命左千牛卫大将军韩悖、大同军节度使耶律善补以本路兵南下增援。

十六日,辽东路援军日夜兼程至石岭关,阻于大涧,时大宋郭进部已布阵待战。耶律敌烈不待后军至,即领前锋军渡涧水,末及过半,郭进率骑兵突然杀至,斩杀耶律敌烈等五将,歼敌万余人。及耶律斜轸率后军至,**齐放,救耶律沙脱身,领余众仓皇退走。未几,辽北路援军亦被宋军击退。

宋军打援获胜,继乘势攻取外围。至二月,相继攻克盂县、隆州、岚州等地,又破北汉鹰扬军及岢岚军,使太原陷于孤立。北汉主惊惧,复遣使赴辽请援,结果被宋军俘杀,潜师出击,亦被宋军击败,遂固守孤城,不敢出战。二十二日,宋太宗亲至太原,集兵四面围城。二十四日凌晨,太宗亲临城西督战,数十万将士以**轮番向城内发射矢石。三月初一,攻破城西南护围羊马城,北汉宣徽使范超、马步军都指挥使郭万超等先后出降。刘继元在外无援军,内无兵力抵抗的困境中,终于在三月初六投降。

攻城之时,北汉建雄军节度使刘继业甚是英勇,将宋军攻破太原的日子硬是拖延了数日,太宗在将赐封北汉降主刘继元为检校太师右卫上将军,授爵彭城郡公之后,立刻召见继业,授右领军卫大将军,并加厚赐。继业原姓杨,太原人氏,因入事刘崇,赐姓为刘。降宋后仍复原姓,以业字为名,后人称为杨令公,便是此人,自是北汉遂亡。

北汉恃辽为援,固守坚城,至于饷尽援绝,方出降宋,顾视军民,伤亡已不少。宋军以数十万锐卒,攻一太原,数月始下,元气也是大伤,宋伐北汉之役可以说是一场惨胜。

“主人,北汉刘继元已经投降了,整个汴梁城中都在庆贺呢。”老仆在身后闷声说道。

李煜正在提着毛笔填一首新词,闻言肩头微震,一滴墨汁掉落在纸上,溅出一个圆点来。

“知道了——汉室江山天不佑啊——”李煜沉寂了片刻后,手中的毛笔重新走动起来,在一片郁悒的心情中,完成了这首词。

“检校太师、侍中、枢密使、鲁国公曹大人到——”随着一连串长长的官衔名字报出,曹彬同一个白面无须的宦官来到了李煜的宅子里。

双方见了面,李煜问道,“曹大人一向事忙,怎么会有空来到在下的蜗居?”

曹彬为人比较仁厚,虽然是奉了太宗的密旨,但终究是觉得这件事有些龌龊,侧面看了看陪同他前来的内侍总管王继恩,却发现继恩双眼朝天,只露出两个鼻孔示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心中颇为恼怒,只得对李煜说道,“皇上赐酒给李大人,下官是来送酒的。”

李煜的目光落到了由一名宦官捧着的乌木盘子上,一把小小的银壶,一只小小的酒杯,是那样的熟悉,呵呵,自己以前用来赐死大臣们,用的不就是这种东西么?心中不由得苦笑道,这一天终究还是到来了,只是来得毫无一点儿征兆。

当下也不多说,两指捏起小酒壶,也不用杯子,直接将酒水饮了下去,然后摇了摇空酒壶,朗声对曹彬说道,“多谢陛下的美酒,诸公请回吧!就说李煜请他放心,江南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

曹彬同王继恩两人面面相觑,没有想到事情竟会如此顺利,眼见李煜已经将毒酒喝下,皇上交代的事情算是办完了,再者也不愿意见到李煜毒发身死的场面,就双双告辞而去。

“主人——”老仆双手扶住脸色有些苍白的李煜,沉声说道,“待小人用内力为你将毒气逼出体外!”

“不用了——李安——”李煜的额头上冷汗冒出,颤抖着说道,“牵机之毒,无可救药,不用枉费真力了。此时我即刻将死,却也没有什么牵挂了,惟有如月那孩子始终放心不下,你多费心了——你跟随我父子多年,想来是不会厌弃的——”

“属下一定保护好公主!”老仆用力握着李煜的手沉声答道。

“如此甚好——”李煜的眼神开始涣散,口中无力地吟诵道,“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口鼻七窍中黑血四溢,内脏伴着血块儿从口中大口大口地喷出,一代国主,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啊——”老仆李安双目中精光四射,不可抑制地发出一声长啸,声音高昂,似乎可穿金透石,一道无形的音波以李宅为中心迅速地扩散出去。

“京城繁华之地,难道也有虎豹出没?”睡梦中的人们被一声怪啸惊醒后,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不无埋怨地嘟囔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