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宋之无敌武僧

更新时间:2021-05-04 14:41:35

大宋之无敌武僧 连载中

大宋之无敌武僧

来源:落初 作者:望冬问雪 分类:历史 主角:智远李峰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大宋之无敌武僧》是望冬问雪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智远李峰,书中主要讲述了:金钟罩!罗汉拳!少林绝学!穿越了才知道,原来鲁智深是个帅到爆的小沙弥,天天在寺院里被人欺负,这可不行!什么?武僧系统?轻功内功蛤蟆功?唔……还有降龙十八掌?“那有没有蓉妹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早,智深出了房门,便觉寺内气氛有些不对。

院中的木桌上已经摆上了早饭,凶气十足的执事师兄智广敞怀坐在桌边,随手拿起一个馒头,大口吃下。桌子四周围着其他几个家伙,个个手持棍棒,满面杀气,目光齐刷刷集中在智广正前方空地上。

这空地上五花大绑跪着一人,这人白须白眉,慈眉善目,此刻被捆的犹如粽子一般,绳紧紧勒进肉里,动弹不得。

智广吃完口中东西哈哈一笑,他慢慢站起身来,低头瞥了瞥那老头,恨恨地说道:“老东西,活这么久也够了,也是时候将这云果寺交给我了吧。”

智广扬起下巴,瞅着方丈足足一炷香的功夫,其他几个恶和尚便按住了地上的方丈,

见智广拿出刀来,智深心中大急,万万没想到会是这般场景,他们昨天不是说要害自己的吗,为何是方丈,听智远说,这方丈待他极好,处处照顾他,当年收下他二人,乃是再生父母之大恩,眼见方丈就要被这恶弟子杀害,他怎能不阻止。

却是智远首先蹦了出来:“你敢对方丈下手?!方丈平日待你们差了?你们眼里还有没有官府,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佛祖!”

智广听罢他的话,嘿嘿一笑,朝身后的一伙瞄了两眼,嚣张地说道:“哼!在这里,我就是官府,我就是王法,给我把他也绑了!”说完身子随着头一起扭过,手中的刀猛地砍在了方丈的脖间……

一切都来的太快!鲁智深带着不可置信的震惊,失声悲呼。

“方丈!方丈!”智远凄厉一声哀嚎,双眼死死盯住凶手,血灌瞳仁,“你不得好死!”

他恨不得咬碎银牙,却是智广手起刀落,竟也结果了他!

鲁智深见到此情此景,双手抖个不停。

他眼睁睁看着恩师和好友在他面前倒下,鲜血在地上拉成一个半弧,脸色惨白,眼眶瞪的快要撑破,久久闭不上嘴。

失声喊了一句:“师父,智深……”

声音刚从口出,智广和其他几人便反应过来,智广立即吼道:“谁喊呢?”

“肯定是智深!除了智深没有别人了!”

“你们快把这崽子给我抓来!”

“是!”几人便如饿狼一般,个个从凳上跃起,齐奔里屋。

鲁智深见几人寻将过来,暗暗压下撕心裂肺的丧师之痛,告诫自己此时若不冷静,可能也是死路一条。

脑瓜子转动起来,突然瞥见不远处一处山洞,鲁智深也顾不上其它,三步两步跃了出去,将脑袋伸了进去,头虽然进去了,肩膀却卡在外边。

他挣了两挣,仍然钻不进去,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知是他们追来了,心想自己可千千万万不能让他们拿住。

“叮咚!缩骨功法两百金,宿主是否购买?”

“啥?买啊!不过我没什么金啊,能挂账不?!”鲁智深慌忙道。

“叮咚!鉴于宿主处境特殊,本系统就破例了。”

紧接着,智深便觉丹田运上了气,两膀一晃,楞将肩头缩窄了几寸,钻进洞中。

……

“智空,你试试钻这个洞,看能不能钻进去?”智广看智深钻进去的,便冲智空说道。

“这洞这么小,能钻进去么?”智空一脸懵。

“师兄,这洞这么小,顶多能钻进个人头,而且这人头还不能大,也就三四斤,超过五六斤就钻不进去了。”智章说。

“智空,你就试试看,有什么情况,你喊我们一声!”智广叮嘱说。

智空把身子靠了过去,把头伸进洞里,可刚伸了一半马上又缩了回来。

“你怎么把头又缩回来了?”智广忙问。

“我是想,他如果已经钻进去了,在旁边候着,我的头一钻进去,他刚好用刀砍我,我岂不是滴溜溜脑袋滚蛋了么。所以这脑袋我不能往里伸!”

“对啊,如果他在里面,师兄把头伸进去,不是等着人家往下切吗?”智无大声说。

“那你拿火炬照照,看看里面有没有人?”火炬拿过来,四虎伸手先把火炬伸进去,看没人才把头探进去,又看了看,左右无人,才把头和火炬退出来,将火炬交给智空,横过头来准备往里钻。

头很快就伸了进去,但两个肩膀仍然被卡在洞口,钻不进,出不来。

“使劲,往里钻!”智广一边说,一边推他的屁股。

“哎呦,不成了,我肩膀卡烂了!”

“坚持住,再使一下劲,你就进去了!”

“坚持不住了,我的肩膀都脱臼了。。。。。。”

没办法,智广只得往出拽,拽了两下智空,肩膀拽出,一下松顺了,但腮帮子靠了洞壁,几人拉的力气又大,把他左耳朵一下挂掉了半边,疼的他“嗷嗷”鬼叫半天。

“智空不行,智了上!”智广又发出命令。

智了才刚十六七岁,但是人长的结实,身材也高,几乎和智空一般个头,且比智空身材好像还粗壮些。

却是脑子里也没那多鬼心眼,见大哥让自己往洞里钻,应答一声,便把头向洞中伸去。

借着劲,头一下钻进去,肩膀却圆滚滚的死也钻不进去,连像他四哥把肩钻进一半卡住都不可能,他使了两下劲,肉坨坨的肩头却始终被卡在洞口外。

“钻不进去就出来吧!”

智了听了便想把头从洞中退出,怎奈像渔网粘鱼一样,鱼一但撞进网眼,要想退出难上加难。

他的腮帮子虽没有鱼腮张的那么大,但腮帮子上两坨肉也不小,退了半天也退不出来。

后来还是智广几人抱住他两条腿,像拔葱一样,把他的头从洞中拔出,但鼻子仍然刮的鲜血淋漓。

琢磨了一会儿,智广见无效果,只得说:“算了,把这洞封死,如果那小子在这洞里,也别想出来,憋死他,饿死他!”

鲁智深钻进这石洞中,只在洞口边两丈远能看清些,再往深处走,便黑的不见五指,什么也看不见了。他摸黑往前走,感觉坡是斜的,越走越向下,越走越低。走了一柱香的功夫,这洞竟还没有到尽头。

怎么出去啊?鲁智深心里着了急,心里埋怨着,头忽然碰到前面的石壁,原来这石洞竟然也有尽头,只不过尽头不是出口,而是个死膛。

完了,退又退不出去,前边又是死路。这岂不是要活活憋闷死在这个黑乎乎的洞里?

鲁智深在洞底坐下,地面湿漉漉的,他心慌气促,静下来听了听,听不到追赶的脚步声,便从慌乱中沉静下来。

一沉静,面前便出现师父和智远被杀的情景,悲从中来,泪涌双眼外,悲痛良久。

他才想到师父和智远已去,得送送他们的亡灵。

可是洞内漆黑,无火无香,怎么送他们上路呢,连个纸钱都没法给他们烧。他便从地上摸索出三根草棍,摸黑插在地面,自当是三柱点燃的香,然后对着这三根草棍,跪倒磕头。

磕了三个,又磕三个,悲伤的他不停地磕着,也不记得为父母磕了多少次,直磕得脑起大包。

磕头磕的累了,他便仰面朝天躺倒,黑暗中,昏昏沉沉便睡了过去。

鲁智深整整跟洞里呆了两三天的时间,他又渴又饿,这期间没沾上一滴水,也未吃一粒米。

他的眼睛逐渐适应黑暗,能模模糊糊地看清些事物了,他发现这洞的尽头竟然挺大,约有自个睡觉的那间屋子般大小,四面空荡,只有一面有张五尺长一尺多宽的木板放在地上,大概是以前进洞的人在上面休息时用的。

他暗中搜索了良久,又转着圈用手在洞里摸索了两遍,终究是没有发现吃食。他饥饿难忍,好像已在消化自己的肠子和胃,便抓起地上的湿土,往嘴里填了一把,本以为这土放进嘴里会咯的牙沙沙,但合上嘴用牙齿一碰,竟然感到面面的,仿佛吃了活好的面团一般,还带着一股麦子的香味。

这土竟然也这般好吃,看来老天饿不死我!

鲁智深大喜,便又抓了两把地上湿土吃了起来。

吃过湿土,浑身似长了力气,鲁智深想:自己老在这洞中窝着,也不是个事,自己还要为师父报仇,还要手刃仇家,学本事,习武艺,自己得瞅个机会钻出洞,逃将出去。

想罢,他便摸索到原先进来那个洞口处,寻了半天,竟然没有寻到,心中好生奇怪。记得洞口就在这里,怎么会寻不到?

好在这两天,他适应了洞中的黑暗,神奇的是在暗中也能渐渐看些事物。鲁智深仔细摸索,终于找到了那个洞口,但是,这原本就不大的洞口早已被人堵得死死。

鲁智深用力去推那块堵在洞口的石头,但是,推了几次,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那块嵌在洞口的石头去仍旧巍然不动,好似和洞口长在了一起。

他不由得倒退几步,猛地对准洞口的石头撞了过去。

只听“啪”的一声响,岩石丝毫未动,他反倒被弹飞在身后的石壁上,后脑勺碰了个大包,两只掌心和十根手指钻心地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