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醉枕大明

更新时间:2021-06-07 13:39:28

醉枕大明 连载中

醉枕大明

来源:落初 作者:会元 分类:历史 主角:纪浩浩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会元的原创小说《醉枕大明》,主角纪浩浩,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阳春三月,春暖花开,桃红柳绿,流水潺潺春意浓。在这如诗如画的春光里,纪浩从登州画河边开始了他在大明的传奇。平倭寇,斗严贼,驱鞑靼,他在大明的日子真得很精彩!…………书友交流群:17618222,欢迎各位书友进群摆龙门、侃大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白马被勒的人立起来,再到轰然倒地之前,有一瞬的停顿。

纪浩就在这短短的一瞬时间下意识的往后退开一步,这才免于被砸到马下的厄运。

那白马上的骑士骑术也非常高明,在白马倒地的过程中那骑士双脚及时抽离马镫,在白马倒地的一瞬,那骑士双脚发力猛地马身,顺势一个就地翻滚,随即站了起来。

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几乎都是一瞬之间,纪浩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情景……

那骑士似乎一时也懵了,站在尘埃中发呆……

纪浩发呆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随即他便想到自己好像摊上事儿了。

这年代能骑马的一般非富即贵,自己废了人家的白马,怕是人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啊。

虽然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很无辜,明明那人骑马先要撞自己,但是显然这时候不是说理的时候。

纪浩一念及此,撒腿便跑。

第一时间远离是非之地,从来都是他遇到危险时的第一反应。

好汉不吃眼前亏,识时务者为俊杰,至于别的……管不了那么多了,以后再说。

那骑士本来站在那看着地下那匹嘶鸣的白马发愣,一见纪浩逃跑,先是一怔,随即便发力追赶。

纪浩刚跑出去五六步,便觉得后衣领一紧,然后……他就被拽了回来。那白马骑士速度实在太快了,轻松的后发先至。

“咦,是你这个登徒子!”白马骑士看到纪浩面目,不禁微微一讶。

纪浩闻言,不禁回头看那个薅着自己后领的人。这一回头,纪浩不禁暗呼一声“冤家路窄”。

这白马骑士不是别人,正是前天在“圆滚滚”包子铺门前,表演手刀劈擀面杖绝活儿的那位女侠。

纪浩努力挤出一副笑脸:“哎呀,原来是女侠你啊,哈哈,既然是熟人,那就好办了。俗话说的好: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在下实在是无心之过,不小失手才伤了你白马的,女侠你就放了我吧。”

那女侠冷笑一声,道:“好一个‘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如今,我的白马确实是失去了两只前蹄,可你的手却好好的长在身上!”

那女侠说着,突然探身上前,左手一个小擒拿刁住了纪浩拿刀的右手手腕,随即反关节猛一发力。

纪浩手腕吃痛,“哎呦”一声,那把倭刀已经到了那女侠右手手中。

纪浩眼见那女侠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双手,不禁吓得连忙往后跳开几步,把手放在背后:“女侠,咱们有话好好说,砍人手可是犯法的。”

那女侠没理纪浩,转身看着那匹白马。

那白马似乎已经没了力气,此时已经停止了嘶鸣。

那女侠微微迟疑了片刻,随即一狠心,倭刀从白马脖子下面抹过。

白马眼中渐渐失去了光彩,慢慢闭了起来。

女侠转过身,望着纪浩,脸色难看至极。

“你……你别过来,你可是知道的,我脑袋磕坏了,可不好使,杀人可是不用抵命的。”

“那你试试。”

恐吓貌似不行,纪浩决定跟女侠讲道理。

“女侠,咱得讲理啊,这可是你骑马撞我在先,我才无意之中砍了你马腿的。”

“我是为了避让大街上那个突然跑出来的小女孩。”

“那也是你先要撞我的。”

“可我没撞到你,我已经控制住马了!”

纪浩不禁郁闷,讲道理貌似讲不通。

眼见女侠提着倭刀虎视眈眈,纪浩最后晓之以法道:“女侠,砍人手真的是犯法的,这跟砍马腿是不一样的。”

“我不管。”

“在下赔钱可以吗?”

“不行!”

“你说个数,在下砸锅卖铁也给你凑。”

“你有锅吗?你昨天不是说你无家可归,迫不得已才偷包子吗?”

“呃……”貌似自己昨天确实是这样说的。

“昨天确实是这样的,但是今天我发财了啊,你没看见我这身袍子都是缎子面儿的吗?!”

“我不要钱,就要你‘失手’!”

“这真的是犯法的啊,你砍了我手,官府也饶不了你啊!还有,我可是有功名的秀才,那要罪加一等的,何必两败俱伤。”

“我就喜欢两败俱伤。”

这就没法聊了,恐吓、讲道理、晓之以法、动之以利,一概没用。

“老天啊,这女人是你派来惩罚我的吗?”

…………

女侠把纪浩挤兑的有些抓狂之后,得意的一笑,似乎能挤兑的一个秀才无话可说,能证明她比秀才聪明似的。

最后,女侠并没有砍他的手,看来她也知道这事是犯法的,喜欢两败俱伤只是她吓唬纪浩的。

不过女侠并没有放过纪浩,她决定把他扭送衙门。她要通过合法的、不用两败俱伤的方式,让纪浩付出代价。

自古以来,官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纪浩虽然觉得有理,但好像真得没钱,是以实在是不想去县衙。

不过,去不去似乎由不得他,因为那女侠在他身后边提着倭刀跟着呢。

女侠认为这倭刀是砍马蹄的凶器,自然得带去县衙。不过这女侠做事虽然霸道,但是做事一直很公道:当那古玩店店掌柜山羊胡子说是这刀纪浩还没付银子时,女侠让纪浩掏出钱把这刀买了。

但可恶的是这山羊胡子说这刀要二十两银子,纪浩刚才本来想还价五两的,而且五两他都不打算买。

纪浩心中忍不住问候那趁火打劫的山羊胡子全家无数遍,暗暗心道:等小爷翻身了,第一个就是收拾你这老小子。

虽然心中万马奔腾,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低头就得“失手”啊。

当下纪浩只得掏出身上全部十几两银子给了那店掌柜,外加那身织缎长袍和那把紫竹骨柄的描金折扇,这才算抵了刀钱。

如今纪浩又是只穿着里衣走在街上,貌似这场景前天演过一遍了……

纪浩在前,女侠持刀在后,在女侠的指挥下,两人一路往蓬莱县衙而去。

…………

登州城府县同城,蓬莱县是登州府的附墎县,像纪浩跟女侠这种磕磕碰碰的民事纠纷,自然是没有资格麻烦知府衙门。

当然,按常理说也不至于去县衙。像这种民事纠纷,正常情况下一般由各坊的坊长们出面调解一下,双方协商下赔偿,私下了解就完事儿了。

但那女侠显然不打算按常理出牌。

女侠在后面手持倭刀,指挥着纪浩一会儿左拐,一会右拐,很快来到蓬莱县衙所在县衙前街。

县衙前街,顾名思义,便是县衙前的街道。

纪浩本以为县衙前街挨着官府,必定气氛森严,应该很清静呢,结果来到这里后,发现这里竟然非常繁华。

县衙前街的两旁竟然开满了客栈、医馆、药房、酒楼、纸烛店、古玩店、文房铺、车马行等林林总总的各式店铺,街道上人流也是熙熙攘攘的。

当纪浩再看过县衙前街上的店铺招牌幌子之后,便明白这条街为什么这么繁华了!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县衙前街之所以如此繁华,便属于靠衙吃衙了。

这条街上几乎所有的生意,都跟纪浩将要去的地方——蓬莱县衙有关。

药房、医馆做得是在县衙挨了板子的那些人的生意;酒楼、古玩店是做那些想要请客和送礼请托的那些人生意;客栈、车马行是做乡下来的打官司的人的生意;文房铺是做那些想写状纸的人的生意;至于香烛店自然是做死人生意的。

两人穿过县衙前街熙熙攘攘的人流,来到蓬莱县衙门口。

蓬莱县衙的门脸有些破旧,衙门口是标准的官衙八字墙,大门紧闭,两侧生门敞开。不到三六九放告的日子,县衙大门是轻易不开的。

纪浩看着县衙大门上“蓬莱县衙”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忽然想起一句诗来,“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若是自己此时能两腋生风,逃离这里就好了。

县衙门脸旁边是一座专门曝光恶人坏事的“申明亭”。大明各地县衙的建制基本上都是一样的,这“申明亭”都是必须有的。爱好面子、珍惜名声的士绅学子,最怕看到“申明亭”上出现自己的名字,因为一旦出现在上面,自己的名声基本就臭了。

县衙大门口的八字墙上贴满了告示、判书之类县衙文书。墙根下还蹲着几个戴着枷锁的犯人,这就是枷号示众了。

看着八字墙下那几个犯了事儿被枷号示众的人,纪浩没来由的脖子一紧,似乎有些感同身受。

县衙大门口旁边,还架着一只落满灰尘牛皮大鼓,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鸣冤鼓了。

这鸣冤鼓是不能随便敲。动不动就去县衙敲鸣冤鼓,只有那种各种神坑的影视剧中才能见到,在大明但凡是脑子正常点的人,是没有敢这么做的。

因为那鼓一旦敲响,就表示苦主不准备善了了,是铁了心要把事情弄大了,这就是大案要案了。

一县之中,若是一旦出现敲鸣冤鼓的案子,这就要影响县太爷的政绩了。

县太爷大概最烦的就是有人敲鸣冤鼓。

本来三年任期内,若是没有人敲鸣冤鼓,本县县太爷便可心安理得的上报一条“任期治内平靖无讼”的政绩。可是一有人敲鸣冤鼓,这一条便不能用了!

在大明,若是有人敢拿一件磕磕碰碰的小事,去敲响鸣冤鼓,管你有理没理,打板子、坐牢算轻的,是不是刺配流放,那要看县太爷的心情好坏了。

好在这位女侠虽然有些霸道且不讲道理,但显然还懂的些规矩,并没有做出怒敲鸣冤鼓,来状告纪浩砍他马蹄的举动。

女侠只是推搡着纪浩很低调的从大门侧旁敞开的生门进入县衙内。

县衙生门旁,站着两名穿着皂服快靴的衙役,见到女侠推搡着纪浩进来,不由一怔,随即朝纪浩露出无比同情的表情。

“两位来县衙有何贵干?”两个衙役很是客气的问道。

不过纪浩看到那两个衙役看向自己的目光,他随即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两个衙役的客气,显然是针对身后这位女侠的。

这让纪浩心中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

“告状,我要找县尊大人告状!”女侠很是有恃无恐的大声说道。

纪浩觉得正常情况下,这两个衙役肯定会拒绝女侠找县尊大人告状的无力要求。

毕竟县尊大人很忙的,像他跟女侠这种磕磕碰碰的小事,实在是没有必要去麻烦他。

这种小事情由县衙刑房的司吏出面调解一下,就算很非常给面子了。再说,刑房司吏调节不了,往上还有县衙主管治安的典史呢。

但纪浩显然低估了女侠的实力,人家敢这么霸气,显然是有底气的。

门口的两个衙役听了女侠的话,一句话也没有多说,其中的一个扭头便朝县衙的后院走去。

另一个衙役很是恭敬的站在一旁,只是看向纪浩的眼神很是有些内容,好似在说:小子你要倒霉了,自求多福吧!

这让纪浩的不详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女侠能在县衙如此趾高气昂,显然不是她家世很牛比,就是这位女侠自己很牛比。

当然,这对于纪浩这都没区别,自己无论如何怕是在县衙讨不了好。

纪浩双眼充满无尽的哀怨,一脸凄楚的望向女侠。

“女侠,我脑袋磕坏了,连我家在哪都记不起来了,还不够惨吗?你竟然还要告我,你……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女侠娇斥的道:“不会痛。本姑娘向来嫉恶如仇,对待坏人从不手软。昨天抓到你偷包子,本姑娘已经破例放你一次了,没想到你今天却恩将仇报,砍我马蹄,是可忍孰不可忍。到底谁没有良心,自有县尊公断。”

……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