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刀笔吏

更新时间:2019-10-05 03:58:22

刀笔吏 已完结

刀笔吏

来源:落初 作者:沐轶 分类:历史 主角:萧家鼎森森 人气:

完结小说《刀笔吏》是沐轶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家鼎森森,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法制史研究生穿越唐高宗永徽年间,成为衙门刑房书吏,依靠善于推理的精明头脑和对《唐律疏议》的精研,运用手中一支生花妙笔,审刑名,平曲直,洗冤狱,破奇案,锄强扶弱,颠倒乾坤,坐拥美女入怀,笑傲官道风流。  但令识字者,  窃弄刀笔权。  由心书曲直,  不使当世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萧家鼎一拍脑门,自己怎么把这现代词汇说出来了,便随口道:“就是**升官提职暗中如何Cao作的办法啊。——哎呀就是怎么花钱打点,就这个!”

杜二妞哦了一声,有些不屑道:“你早说花钱打点我就懂了嘛,说那些土话做什么,谁听得懂啊?”

靠!“潜规则”这么新潮的名词,成了听不懂的土话了?萧家鼎道:“你爷爷懂行,**上的规矩都知道,让他帮忙想个什么法子,能让我进衙门当书吏,——说清楚,是书吏,不是衙役,虽然我打架也不错,但是我不想当衙役的。”

杜二妞嘻嘻一笑,道:“帮你出主意这个没有问题。你住在哪里?”

“我住在……”萧家鼎神色一暗,一付泫然欲泣的样子,“实话跟你说吧,我不是益州的人氏,我家在……,在很远的地方,我爹娘已经不在了…………就我孤苦一个人,我就到处流浪,可是出来了才知道要什么路引,我没有,只好东躲西藏的,前段时间,还想去寺庙里当和尚,因为听说当和尚不需要甚么路引。我把头发都剃光了,去了寺庙,才知道当和尚要得更多,还要什么度牒才行,没有还要打板子。这度牒我更没有了。和尚没有当成,头发已经成了这的样子了……”

萧家鼎把头上包着的幅巾取下,露出了一头短发。

杜二妞噗嗤一声笑,随即又叹了一口气,道:“你也真够可怜的,吃了很多的苦吧?你放心,你这人这么好,我一定想办法让我爷爷帮你进衙门当书吏!为了我,也为了你!对了,我再想办法给你补办一张路引,你按你的原籍情况填上就是了。没有这个当书吏是不成的,衙门不会招收来历不明的人。”

“好啊!谢谢你!”萧家鼎心想,原籍?我填什么原籍呢?当地人可都是有户口的,说不得先答应了,回去琢磨一下怎么填,道:“那这样好了,明天中午午时,我在县衙外等你。”

“好!就这么说定了!”

正说到这里,忽听得远处纪夫人高声道:“二妞,怎么样了?香快燃完了哟!”

杜二妞回头一看,只见黄诗筠已经起身,走到几案前准备落笔了。那汤荣轩却还在那里低着脑袋思索,便答应了一声,道:“马上来!”

杜二妞回头望着萧家鼎,道:“怎么样?想好诗了吗?”

萧家鼎微微一笑:“我吃鸡喝酒的时候,便已经想好了,要不然,怎么会有闲心跟你罗嗦?”

杜二妞大喜,道:“那快说啊!我听着呢!”

萧家鼎低声吟诵中唐诗人贺知章的名篇《咏柳》。

听完这诗,特别是最后一句神来之笔“二月Chun风似剪刀”,杜二妞整个人都傻了,怔怔地望着他,这哪是什么农人,整个一牛人!太牛了!以后要是有这个人相助,别说是益州第一才女,便是大唐第一才女也不在话下!杜二妞眉开眼笑站起身,正要走,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情,蹲下低声道:“他们两人的诗,可有甚么破绽?”

萧家鼎苦笑:“他们的诗都还没有念,我怎么知道写的是什么啊?你让他们念一下啊!”

“对对!”杜二妞讪讪地一拍脑门,回头望见汤荣轩也已经写好收笔了,便道:“纪夫人,我已经想好了,他们两个的诗写的什么,念来我听听,我好对比一下看看能不能胜。

纪夫人大声吟诵黄诗筠的道:

尽日寻Chun不见Chun,

芒鞋踏遍陇头云。

归来笑拈梅花嗅,

Chun在枝头已十分。

接着,纪夫人又吟诵汤荣轩的诗道:

花落长川草色青,

暮山重迭雨冥冥。

逢Chun便觉飘蓬苦,

今日分飞一涕零。

萧家鼎小时候不仅父母棍棒逼着背诵诗词,身为语文老师的他们,还一首一首的讲解,也教给了他不少的古诗的知识,他脑瓜又灵,很快就找到了这两首诗中的破绽,低声告诉了杜二妞。

杜二妞听罢大喜,起身扭着肥臀,屁颠屁颠跑回去了。看了一眼那香,已经快燃完了。不过却已经足够写下这首萧家鼎抄袭教给她七绝:

碧玉妆成一树高,

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

二月Chun风似剪刀。

她写的时候,黄诗筠和汤荣轩都非常紧张地在一旁瞧着,当最后一个字写完,两人都已经呆若木鸡!

纪夫人拊掌道:“好诗!又是一首绝妙的好诗!这第一句,将依依杨柳比作晋代汝南王司马义的倾城美妾碧玉,亭亭玉立,纤细可人,果真比得妙极。那万条垂下的柳枝,可不就像碧玉姑娘那迎风款摆的丝绦吗?这两句,便把活脱脱一个美人儿般的柳树描绘在了面前。更绝妙的,却是后面两句,用了一个问句,问出这纤美的丝绦柳叶是哪位巧手女儿剪出?引人凝思,最后一句道出的谜底,却是那化作剪刀的Chun风,Chun风过处,嫩绿鲜红,山花烂漫,世间还有比Chun风巧手更巧的吗?”

纪夫人点评之后,围观众人都连声赞叹。

纪夫人满面含笑转头望向杜二妞,眼中满是钦佩:“二妞,你连做两首神妙好诗,照我看来,这次诗会,你要自认第二,便无人厚颜敢认第一了。”

众人都抚掌连连点头称是。

杜二妞大乐,咧着嘴憨憨地笑了起来。

“不可能!”汤荣轩简直要发疯了,红着眼睛盯着杜二妞,似乎要从她身上看出什么名堂来,“你以前的诗词狗屁不通,怎么一下子就作出如此妙句?你是抄袭别人来的吧!”

杜二妞心里咯噔一下,却毫不示弱,双手叉腰道:“姓汤的,你胡说什么?你说我抄袭,那你说说看,我抄袭了谁人的?说清楚!不然我跟你没完!”

黄诗筠原本涨红的俏脸此刻煞白得没有一点血色,摇头道:“不是抄袭,若是有人能写出这样的诗词,只怕转眼间就要传遍大江南北,我等又如何不知道?”

汤荣轩顿时语塞,黄诗筠这话说得他哑口无言,他们都是爱诗之人,前朝当世的诗词歌赋无不烂熟于胸,而杜二妞的这两首诗如此绝妙,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写得出来的,能写出这样诗词的人,就绝对不是默默无闻的人。可见杜二妞无从抄袭去。

他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两首诗的确是抄袭的,只不过是抄袭的百余年之后中晚唐的传世名句,是来自一千五百年之后的现代社会的穿越者萧家鼎抄袭而来。

纪夫人微笑道:“就凭这两首诗,杜二妞的名头,只怕很快就会响遍大江南北了!想遍当世知名诗人,以我拙见,无人能出二妞其右的!”

杜二妞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当得这样的赞誉,胖乎乎的脸蛋有些潮红,讪讪笑着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黄诗筠惨然摇头:“我输了,我认罚!”走过去拿起酒樽倒酒。

汤荣轩却红着眼睛吼道:“我不服!她这诗虽然很好,可我的也不错啊,凭什么就把我的比下去了?就算我超不过她,再不济也应该是并列第一!”

纪夫人等愕然,想不到汤荣轩如此厚颜无耻,这明摆着的事情却要强词夺理。只不过,所为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真要说这一首诗比那一首更好,还真的就说不出个让人绝对信服的理由来。只能是人的一种感觉而已。

杜二妞眼见他赖皮,幸亏萧家鼎已经说了他们诗中的问题,暗自庆幸,叉腰怒道:“你诗中有偌大破绽,如何能称第一?”

汤荣轩道:“好好好!你倒说说看,我诗中有什么破绽?搞清楚了,这次可不是要求眼前景色,只要切合Chun意便好。咱们可说明白了,你要是说出我诗中破绽来,我就口服心服认输!说不出来,就不能算我输!咱们两并列第一,谁也不喝!”

纪夫人等见他厚颜到如此地步,不由皱眉摇头。

杜二妞哼了一声,拿起他的诗稿,念诵道:“你这首诗的后面两句:逢Chun便觉飘蓬苦,今日分飞一涕零。说的是你到了Chun天便觉得自己象飘零的蓬草一样的可怜,想起来便落泪,对吧?”

“是啊。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汤荣轩瞪眼道。

“当然不对!”杜二妞笑嘻嘻道:“你从小到大,可曾离开过益州?”

其实这个破绽是萧家鼎心中揣测,他这样纨绔子弟,一般不会外出游历天下饱受风霜之苦的,这一猜还真的就猜对了。

汤荣轩讪讪道:“是没有,家父说我年纪还小,过些时日再去游历。”

“既然你都没有离开过益州,你哪里来的飘蓬苦?又何曾分飞过?”

“这个……,没有经历过就不能写吗?”

“你写的是心情,可是你并没有这种经历,哪里来的这种心情?你这样写,说得好听一点,叫做‘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诗强说愁!’说的不好听,那就是无病呻吟!你这样的诗也能夺魁?”

纪夫人赞叹道:“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诗强说愁!——二妞!你这两句很好啊!当真是出口成章。”

这两句是萧家鼎抄袭宋朝词人辛弃疾的词告诉她的,是指出他破绽的用语,唐朝的这些人自然是不可能知道宋朝的词。听她随口说出,都是妙语,不由得又是啧啧称道。

汤荣轩见以往打油诗女此刻却出口便是妙句,更是气馁,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不知如何反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