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天下梁山

更新时间:2021-09-08 12:33:51

天下梁山 已完结

天下梁山

来源:落初 作者:东北老坛 分类:历史 主角:忠訾 人气:

火爆新书《天下梁山》是东北老坛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忠訾,书中主要讲述了:不一样的梁山结局,不一样的梁山好汉,不一样的北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匠人这个职业在古代官府中,可以说是最低等的公职人员了,即便以大宋的富庶,同样也没逃脱这个命运,能混个温饱就不错,更别提什么待遇了。

古代人可以不拿这些匠人当回事,曹訾却深知这些古代科技工作者身上蕴藏的价值。

曹訾有着开拓海外的打算,想要拓展海外,没有强大的武力支撑怎么行,在这个时代什么武力能所向披靡,答案就是这老爷子掌握的技术、火器。

这个时代还没人提倡什么知识产权,中国人也还没意识到火药在战争中的决定性作用,不然中国人发明的火药怎么会流传到外国去。

不论是大宋官府还是眼前这个老爷子,根本就没想过被他们当做一般武器的火药,在今后的战场上,才是真正能救他们于水火的利器。

幸好曹訾来了。

说服这父女留在他府中根本不费什么劲,老爷子一年也挣不了几两银子,曹訾直接给他们父女年薪百两,怎能不让老爷子动心,另外他们也根本没地方去,之前所说的投奔亲戚,不过是还没明白曹訾的心思。

老爷子甚至心中暗喜,这曹大官人是不是看上他家小草了?如果是那样可就好了,远近谁不知道曹大官人还没娶妻,像他这样的人家,倒不敢奢望能当正妻,不过女儿能给曹大官人当个小妾,那也是相当不错的。

曹訾那知道老爷子已经在打上他的主意了,现在这种结果可谓是皆大欢喜。

这对父女姓刘,听老爷子说,他祖上唐朝的时候就开始研究制作火器,像现在军队中常用的神火飞鸭什么的,就是出自他手,只是他的手艺虽好,却因为不懂逢迎上官,所以一直都是最低等的匠户。

通过刘老爷子曹訾才知道,刚才在街上被杀的不过是朱勔管家的儿子,这确实让曹訾有些意外,一个管家的孩子就敢这么嚣张,那朱勔得什么样?

正在和刘老爷子闲聊的时候,冷大回来了,同时也带回了忠叔要曹訾回府,家里有客的消息。

“家里有客,还得要我接待?”

曹訾微觉意外,家里不是没来过客人,不过基本都是忠叔出面,很少用他,这只能说明这个客人很重要,不然忠叔不会叫他。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出来一趟,该出现的、不该出现的,都冒出来了,而最大的收获还得说是这对父女,只不过这种事却不能对外人说。

回到府上命人安置刘家父女,然后才去书房去见那位他必须见的客人。

这位重要的客人当然就是公孙胜了,梁山事物繁多,他也已经好些年没见曹訾了。

不过当曹訾大步走进来的时候,公孙老道看着龙行虎步过来的曹訾,微一愣神,随即猛地跳了起来,瞪大眼睛骇然瞪着曹訾,道:“你...你...”

一旁的忠叔见公孙胜看到曹訾跟见了鬼似的,不悦地道:“你干什么?吓到公子,我可不饶你”

曹訾也在打量着公孙胜,心说这老道看着人模狗样的,怎么跟精神不正常似的,他并不相信公孙胜能看出他是穿越者,要真能看出来,那不成神仙了?

公孙胜当然不是神仙,不过作为一个修道之人,断人生死,推演一些卦象那是必修课,一个人的面相变化根本就逃不过他的眼睛。

曹訾小时候,公孙胜就曾给他推演过,算出他长大后命中会有一劫,不过这个劫数之后的变化却不是他能算出来的了。

也难怪他惊骇,曹訾的面相明明应该是个已死之人,怎么还活蹦乱跳地出现在大白天?

也不回忠叔的话,撸起袖子,皱着眉头,掐着指头又算了起来。

曹訾看的好笑,向忠叔道:“忠叔,您这位朋友怎么了,不会是有什么毛病吧?”

忠叔沉吟一下,看了眼还在神神道道掐算的公孙胜,又下意识地看了眼书房外。

这里是内书房,没有曹訾和忠叔的话,任何人都是不许靠近的,可忠叔还是小心地看了看外边,可见心中的紧张。

“他是你父亲的一个兄弟,你得叫他一声世叔”

“我父亲的兄弟?”

原本已经坐下的曹訾,听到这话,猛地又站起身来,今天的惊喜实在太多了,万万没想到转了一圈回来,家里冒出个世叔来,而且还是个老道,难道那个从未见过面的便宜老爸也是道士。

心中虽有疑惑,但忠叔显然不会骗他,看了眼忠叔,随即又把目光落在公孙胜身上,曹訾知道,他的身世之迷很快就要解开了,对此,他心中充满期待。

这边公孙胜手指头都快掐秃噜皮了也没算明白怎么回事,不由苦笑一声,还是自己道行不够啊!只能以后有机会回去请教师父了。

收拾一下情绪,微笑道:“看到公子长大成人,贫道真替大哥高兴,公子心里对自己的身世也一定很疑惑吧?钟兄弟之前一直没对你说,你不要怪他,要不是有人要对你不利,我们这些老兄弟秉承大哥的心意,也想让这个秘密永远埋藏的”

“你的姓氏并非现在这个曹,而是这个晁”

公孙胜没有太多废话,直接进入了主题,说着用手沾着茶水,在桌上把晁字写了出来。

看到这个“晁”字,曹訾的心跳一下加速起来,想着刚刚在酒楼遇到的人,隐约间他已经感觉到什么,却又不敢说。

看着曹訾不动声色的表情,公孙胜暗暗点头,能藏住自己的心思,才是做大事的人。

“贫道公孙胜,来自梁山,公子现在能猜到你的父亲是谁了吧?”

“我了个去,这都那跟那啊?晁盖什么时候有个儿子的?小说上也没这段啊!”

曹訾现在心中可谓是有一万只CNM在奔腾,对,他现在应该叫晁訾了,晁訾,字文远。

晁盖是怎么死的?看过水浒的应该都明白,晁盖的死跟宋江绝对脱不了干系,甚至可以说就是宋江派人暗杀的,不然晁盖死的时候,为什么留下一段那么耐人寻味的遗言?

在反观宋江上山之后都干了什么,利用不断外出征战的机会,逐步掌控梁山大权,架空了晁盖一干元老,要不是晁盖感觉到被边缘化,又怎会亲自带兵去打曾头市?

晁盖从中箭到死,可谓疑点重重,可为什么没一个人提出来?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宋江已经掌控了梁山的绝对权利,没人再敢对他指手画脚。

中国人从古到今都讲究一句话,叫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从感情上说,晁盖也不是晁訾的亲爹,他可以不管,可毕竟他现在用的是人家晁盖儿子的身体,怎么可能放下这段仇恨?而公孙胜这时候出现在这,显然是有备而来,如果他不主张给晁盖报仇,估计他也不用混了。

晁訾有点明白这具身体之前遭遇的暗杀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宋江得到了他的消息,从而想要斩草除根,本来目的已经达到,只是谁也没想到会有穿越这个戏码。

宋江能派一次杀手就能派第二次,现在能对他梁山老大宝座位置构成威胁的,只有晁訾这个前任老大的儿子。

所以说现在已是箭在弦上,由不得晁訾想得过且过了。

只是说的容易,晁盖都奈何不了宋江,他晁訾就能了?在外人眼中,宋江可是根正苗红的极品仁义大哥,晁訾小白人一个,凭什么跟人家斗?

记得晁盖刚起事的时候,除了公孙胜还有阮家兄弟,吴用以及刘唐,刚好七个人,吴用后来是跟宋江穿一条裤子的,直接可以省略,剩下这五个人应该是晁盖的绝对铁杆,不过凭这几个人就想翻宋江的盘子吗?太想当然了吧!

好吧!既然躲不掉,那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看老子能不能揭掉你宋江伪善的嘴脸。

看着晁訾不断变幻的脸色,公孙胜扭头看了眼忠叔,心说怪不得钟老鬼说公子城府很深,果然不假。

“我母亲是谁?”

稳住心神后,晁訾突然问道。

公孙胜和忠叔都没想到晁訾会有此一问,彼此看了一眼,表情都有些尴尬。

片刻后,忠叔干咳一声道:“另堂原本是名歌姬,大哥年轻时来京城与令堂相遇,一夕之后就回东溪村了,却不曾想令堂珠胎暗结,待大哥得到消息赶到京城,却为时已晚,令堂生下你后,就重病离世了,这也是大哥为何再未娶妻的原因”

这段话忠叔说的磕磕巴巴,显然还有很多未尽之处,不过却也给晁訾解了疑惑。

小说中介绍晁盖的时候,曾说东溪村晁保正,爱结交英豪,喜好刀剑拳脚,却从不曾娶妻,却原来是受了情伤,看来这晁盖也是个情种,歌姬是干什么的,晁訾当然明白,只能说这种狗血剧情从古到今都一个模式。

“看来这个便宜老***出身有些拿不出手啊!”

点点头道:“两位叔叔,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给父亲上香?”

公孙胜和忠叔原本想好了一大堆说词,却没想到晁訾更加直接,二人不由老怀大慰,尤其是忠叔,深感这么多年心血没有白费。

公孙胜捋须微笑道:“先不急,待我先回山安排一下,大哥的后人可不能偷偷摸摸的上山”

晁訾却摇摇头道:“上山的事不急,宋江正忙着诏安,今天我还看到柴进和燕青了,决不能让朝廷诏安成功”

公孙胜和忠叔显然没想到晁訾这么快就进入角色,听晁訾说完,都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