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回唐

更新时间:2021-10-14 02:11:25

回唐 连载中

回唐

来源:落初 作者:召白 分类:历史 主角:叶李白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召白原创的历史小说《回唐》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叶李白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  。。  回到开元盛世,看尽物华天宝,一切可能尽在《回唐》  沿着掌纹烙着宿命  今宵梦醒无酒  沿着宿命走入迷思  梦里回到唐朝  ——《梦回唐朝》  新建了个创世回唐群,群号:327815017,有兴趣的请加一下,刚建的,进去的都是元老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实话,这首《好了歌》应情应景,近乎白话似的道出现实社会中的种种人物百态。其实仔细想想,每一句却是警示名言。前一句说的是人活在世上,建功立业,发财致富,贪恋妻妾,顾念儿孙,后一句紧接着就是功名利禄如烟云散去,妻子儿女在岁月中消失。

细细品味,整首诗营造了一种“忽荣忽枯、忽丽忽朽“的人世无常、虚幻飘渺的气氛。它处处作鲜明、形象的对比,忽阴忽晴,骤热骤冷,时笑时骂,有歌有哭,加上通俗流畅,迭富有致,简洁而层次丰富的句子具有强烈的感染力。

其实,这种表现出来的意境跟道家的思想还是有一定的吻合的。那道人在李清身后细品这首诗词,这些年道人身处世外,看惯人世间红尘种种,期间有悲欢离合,生老病死、善恶美丑……今猛然听到李清吟出这首诗,正契合自己坚持这么多年的信仰。自己是在多年以后才明白这些,而小小的五六岁的孩童又如何就对这人世看的如此透彻?

“说的好。”

那道人赞道。然后看到吟诗的孩童扭过头来,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孩子,脸上有些许的惊讶,随后他旁边的那女子转过身来,看到一老一中年两位道士,没有说话,只是下意识的把小孩子拉到自己身边。

李清听到有人叫好的声音,确实有一点点的惊讶,他只是随口说出来这首诗词,没有想到被身后的人听了去,好像还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回头看是两位道士,赞赏的话是那位老道士说的。

“当不得道长夸赞。”李清道。

“确实是好诗,可有名字?”老道长问。

“好了歌。”

“好了歌,好了歌,好一个好了歌。好即是了,了即是好。”道家宣扬的清静无为、主静去欲、修心得道的道教修炼思想与这首诗暗合。道长略微停顿了一下又问道:

“请问……这是诗词为何人所作?”

在道长心中自然是不相信是李清随口而作的诗词。但谁知道呢,大唐可是盛产“神童”的年代。

“去年有位道士从我家门前经过,看小子有缘,顺便教会了我这首诗。”被用了无数次的理由依旧是最好的理由,李清没有犹豫就把它搬了出来。

“那位道兄可有名号?”

“当时没有问,我也只是见过一面,但据说是一位游吟道长。”李清道。

“吝悭一面,实在可惜。那位道兄没有说过其他的?”看来老道长确实好奇。

“不曾说过什么。教会我这首诗后,曾对此诗做了一番解注。可惜那时候我太小忘记了。”李清说道。

那道人露出惋惜的神情,没有说什么。

“不过我听过别人讲的一个故事,不如说与道长听?”李清看了看那道人,突然说道。

“哦,不知是什么故事?”老道长问。

“讲的是一位书生,从小聪慧,被无数人赞为神童。这位书生也确实不凡,很小的时候就熟读经史典籍,自诩才富五车,将来定能扬名于世。于是书生更加刻苦的用功读书,苦读寒窗十余年,终于在一次科考中得中状元,一举成名天下知。但是……”李清声音顿了一下。然后说道:

“扬名于世又怎样?”

“嗯?”老道长楞了下,随即若有所思。

“那位书生得中状元后,跨马夸街,随后官途一路高升,身旁也常围绕着诗人、名士,自己小时候的梦想得以实现。但是……”李清又顿了一顿,道:

“实现了又怎样?”那道士插话道。

“不错。在后来的数十年,书生功名利禄在手,贤妻美妾,儿女成群,他所想要的一切都已经得到,别人都羡慕书生人生圆满。但是……

“圆满之后又怎样?”李清和那道士同时说了出来。

“哈哈哈哈,好一个又怎样。”那道士大笑道,

“没想到你这个故事倒是解的切。贫道白云子,师承潘师,对道术有些研究。今晚能够见到小友,确是机缘。贫道有个不情之请,不知你是否有兴趣随贫道一起寻仙问道?”

花解语在一旁听着两人对话。之前李清随口吟诵那首诗词的时候,花解语并没有在意,倒是后来两位道士说诗很好的时候感觉吓了一跳。诗词听起来很好懂啊,意思也不难懂,不知道那道士为什么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再后来李清和老道士说的话倒是让人疑惑,有些难懂了,不过老道长最后说的一句却是明白了。不是又想拐走我们小郎君吧。

“道长,我家小郎君是不会学你那些道术的。我们老太太是不会同意的。”花解语说的颇为斩钉截铁。

“谢过道长了,小子即便有心问道,但家中祖母却是要坚决反对的。”在那道士自我介绍白云子的时候,李清就已经知道了眼前的人是谁,没想到还碰到了一位名人。司马承祯,上清派宗师,在道教史上是有着极高地位的人物,居然见的第一面就想收自己为徒,呵,难道穿越的人容易吸引异人的注意?

“观你之心Xing,颇对贫道的脾气,跟我一起修道总不会埋没了你。”司马承祯说道。

“仙师缘何执着于此,碰到即是机缘,又何必强求。”李清道,怎么可能去做道士,在这繁华烟巷,盛世神都,自己还要好好品味一下大唐的风情。

“你看这台上,刚才演神仙的已经下去了,现在有别人上场,你方唱罢我登场,在这台上也不过是一过客。没必要执着这些吧。”李清说道。舞台上演仙女下凡的一人已经下去了,换上来一群跳胡旋舞的人。

“更何况,呵呵,寻仙问道又怎样?”

“哈哈,好一个寻仙问道又怎样。”司马承祯看着李清停顿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转过身不顾身边拥挤的人群,飘然远去。

那位中年道人楞了下,连忙紧跟着司马承祯去了。

李含光快步跟上司马承祯,说道:

“师父,看刚才那孩童心Xing沉稳、成熟,谈吐从容、机敏,根本就不想五六岁的孩子。”

司马承祯道:“这世上是有些人是有宿慧的,大概这孩子就属于这种。”

“那师父真打算收他为徒吗?“

“以后再看机缘。我上清一派说不定会在其手发扬光大。”

坐在回去的马车上,李清透过厚厚的帘缝不舍的看着外面热闹的夜和美丽的夜景,花解语坐在旁边,扶着李清,没有说话,但是看李清的眼神有些奇怪。倒是两个小丫鬟叽叽喳喳的数着一晚上猜了几个灯谜,赢了多少文钱。

待李清回过头来时,看到花解语的眼神问道:

“怎么了?”

“小郎君之前什么时候碰到的教你诗词的道士?”花解语问。

“哦,一年前的事,记不太清楚了。那时候你又没有伺候我,你那里知道。”李清笑了笑。

“我知道哦,小郎君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什么道士,嘻嘻。”旁边的一个叫蓉儿的小丫鬟说道。蓉儿是一直伺候李清的,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

被揭穿了。

李清道:“好吧,我承认,刚才是骗那两个道士的。谁让他们想让我当道士来的。”

“那诗词又是怎么回事?”花解语又问。

“书上看到的,虽说我还没有正式开始读书,但是些许还是认得几个字的。”李清有点无奈,机会主义要不得啊。

“我可以作证哦,以前大郎君经常抱着小郎君教他认字的。”叫做蓉儿的小丫鬟又插话。

“刚才叫做白云子的道长看起来很厉害的,想收小郎君为徒呢。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碰见,如果碰见的我们就躲开,因为老太太是不会同意小郎君去做道士的。”花解语随口说道。

“嗯,当然厉害了。听说当今圣上还他请教长生道术呢。”李清说道。

“啊,他难道是大唐国师吗?这么厉害的人想收小郎君为徒呢。”花解语刚才还是拒绝的语气现在变得有些骄傲的味道了。

“那老太太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同意呢。”这时候的花解语又有些不太肯定了,毕竟司马承祯的身份摆在那里,老太太又一生信奉道家,说不定会同意。

“哪里可能,再说我也不会去做什么道士。”李清说道。

几人边走边聊,马车慢慢的沿着大街驶向修文坊。身后是开始静下来的洛阳的夜晚。出去了半天,受了一场惊吓,看了几场歌舞,猜了几个灯谜,认识了一位名人。简简单单,平平淡淡,这属于开元二十三年的上元佳节就这样过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