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时代1900

更新时间:2020-05-16 09:22:25

大时代1900 连载中

大时代1900

来源:落初 作者:没落皇朝 分类:历史 主角:师爷李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没落皇朝的原创小说《大时代1900》,主角师爷李,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袁、以权篡国,死于权!  孙、以势篡国,败于势!  军、权之依仗;民、势之根本;钱、军之命脉;粮、民之生计!  这是一个妖魔鬼怪横行无忌的年代,多我一只又何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了李大成的准话儿,孙守业这边也给李诚有交代了开启地道的方法,以及各种备用工具存放的地方,马骝山这宅子,孙守业在设计的时候,是照着军寨的样子来的,一旦世道乱了组个团练这里就是现成的老营。

谷仓的大地道,就是秘密的钱库、粮库,这谷仓和大地道是可以走骡马车的,这样的设计,孙守业是给儿子孙本武准备的,送儿子进武行也是为了防着乱世的,他这一辈子估摸着也快到头了,一辈子置下的家业不留给儿子留给谁?

可谁曾想老了老了乱子突然就来了,现在看来李中堂还是不如曾大帅、左大帅的,直隶可是李中堂淮军的老营啊!可还不是说乱就乱,早知道这样,甲午兵败的时候,他就该招呼些庄稼汉来护院了,人谁也没有前后眼,甲午年没赶上机会,就只能看庚子年的这个山东小子了。

李大成心里有不为人知的想法,孙守业何尝不是呢?自个虽然看好这山东小子,但对儿子来说,山东小子也是个机会,若是李大成真能在京津一带混的风生水起,将来也是乱匪的一个大头头,自己这边是熟知李大成底细的,透给儿子一些,管保儿子能借着李大成往上走一走,不过这事儿该怎么办,还要看儿子那边的意思,他现在也就有个想法而已。

“大伯,咱们上山,您给俺指指马骝山的地形?”

见侄子李诚有记住了孙守业交代的事儿,李大成又提出了条件,有了地道孙家大院就能用,但怎么用用来干什么,还要看看地形的。

“成!跟上喽!”

出了谷仓,打开了后院的一个侧门,孙守业按住挂在腰间的刀柄,脚下一溜小跑,沿着高出地面的蜿蜒小路,就奔不高的山顶而去。

孙守业的步伐短促,这是正经战场上杀敌的步法,战场动作越大死的越快,动作越快活的越久,撩开步子跑那就是找死,小步快挪、动作轻巧、速度飞快,这就是孙守业这个老兵的战场求生之法,但这样的步伐,消耗的体力却比大步快跑多得多,一般人走一里地就会上气不接下气,喘气都难更别说打仗了。

这是比刀诀更为实用的技法,孙守业不太想交给李大成,能不能学会,就全看他的悟Xing如何了。

马骝山不高、也就三十多米的样子,马骝山也不大、方圆不过里许,但孙老头子设计的小路,却很费心思,弯弯曲曲的小路之外,尽是些带着硬刺儿的低矮酸枣树,想上山就得走小路,这一弯一曲,直接就会把上山的队伍拉成一字长蛇阵,只要在山顶架上几条快枪,几个人就能放倒几十个人,占了这个棘手的制高点,完全可以俯瞰孙家大院,只要山顶不丢,占了孙家大院也是白占。

“竞走么?”

看着前面的孙守业,李大成的嘴角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弧度,这孙老头子有些意思,竞走的目的何在,这又要传艺吗?

仔细看了看孙老头子的动作,李大成不由的点了点头,反手握刀一个急停一挥刀,划得就是脖颈子啊!

看明白了孙老头子的目的,李大成用双手握住了扁圆的朴刀柄,将大刀横握在胸口的位置,也学着孙守业的样子,快速的向山顶走去。

“好!呼呼呼……”

走到半山腰的孙守业,回头看了一眼不由的给李大成喝了个采,之后就是急促的喘息了,本想着能一气儿上山的,但刚走了不到一半肺腔子就炸了,眼前也满是金星,老了终是老了年轻的时候,就这样的小土堆,他一气儿能跑三个来回。

再看山下带起一溜尘灰的李大成,这脚力比自己年轻的时候还厉害,不服不成了,只是这小子还是年岁不够,悟Xing有了但没有真正的打过仗,这短朴刀扛在肩上最好,遇着大枪能挡,遇着倒霉的能砍,近战这尾巴上刀环还能打脸。

横刀在胸前架势有了,可招数就少了,遇着大枪只能横推,这刀抡不起大圈怎么能挡得住大枪?遇着到嘴的肥肉,这横刀一斩倒是不错,可战场上的老油子太多,哪个会傻乎乎的扑上来?一旦近战,这架势就要挨打了,对面手一推,大刀就没有章法了。

“大伯,如何?”

孙守业的气儿还没喘匀和,李大成就上来了,大刀虽然好上手,但他离着会用还远,孙老头子这个老军,现在就是他的教师爷,每多学一招就多了一个保命的手段。

“呼……不如何!

大刀横腹看着是吓人,但那是假把式,呼……这刀要是搁在肩头,抬手就能劈出去,劈空了进一步就能反撩胯下,撩空了反手又是一劈,劈空了再撩。

人是活物会躲,你一记横斩,人家一蹲就闪过去了,刀子一送就能钻你肚皮,你侧身、人家斩脚,你抬腿、人家撩你胯下,你往后蹦、人家起身就是一撩一劈,不死都难!

呼呼……可憋死我了!”

传授完了实战经验,孙守业就喘成了一团,老不以筋骨为能,这话实在,以后再也不干这傻事儿了。

“哦……”

自以为杀伤力很大的架势,被孙老头子批了个狗血淋头,李大成在心里推演了一下孙老头子刚刚说的动作,可不是吗?这刀玩坏了,真是要命!

“搀我上去!”

本想着显摆一下本事,可老骨头不给力玩砸了,又见李大成不管不顾的揣摩刀招,孙守业不乐意了,这傻小子!有老汉在,多少**东西,就够你纵横沙场了。

“哦……”

不太情愿的反手提刀搀起了孙守业,李大成还沉醉在刚刚的实战经验之中呢!这些都是救命的东西,学不会,遇上了使不出来就会死!

蜿蜒的山路不长,也就一里多点,上了山顶,李大成就看出了孙家大院的虚实,对付百八十个土匪还成,有一个营的正规军,这地方就是死地。

不是孙守业设计的不好,而是马骝山太小、缺了纵深,绕个圈吃些酸枣刺的苦,就能包围马骝山,山顶的面积太小,根本站不下几个人,面对四面八方来的敌人,能守上俩小时就算走了大运,要是对方有门炮,一炮基本就完事儿了,这里只能当做一个秘密仓库,做基地那就是找死。

沧州附近没什么高山,一般就是些土岭子之类,一眼能看百十里,扫了几眼之后,李大成对于马骝山的兴趣就没上山时那么大了。

“大成,底下乱了。”

孙守业老了但眼神还成,就在李大成观察地势的时候,正在喘气的孙守业,看到了大院里的状况,斩将夺军靠的就是气势,气势没了容易啸营,下面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哦……先让他们乱一会儿,咱们歇歇脚再下山。”

眯着眼看了一下孙家大院的情形,李大憨、李大狗正在跟一群梅花拳的人对峙,看来是陈七那边出了状况,马师爷留下的东西惹人眼红呐!

梅花拳的人没什么家伙事儿,除了几把笤帚、扁担,再也没有能打人的东西了,反观李大憨等人,除了扁担之外,他们还有铡刀、锄头,除了挺头的陈七,其他梅花拳的人不敢乱来。

可能是听到了孙家大院的冲突,李诚有也在急急忙忙的上山报信,这小子还是太年轻了,缺经验、阅历呐!这点事儿乱什么乱?

“叔,陈七吆喝着要散伙,大憨叔他们快挡不住了。”

“歇歇脚、喘口气,待会儿咱们再下山。”

“叔……梅花拳人多!”

“大憨他们手里的家伙事儿也不是吃干饭的。”

“叔……陈七会把式!”

“大憨跟大狗也不差,一个陈七怕什么?”

“叔……再不下去,陈七就动手了。”

“现在下去,早了!等着!”

李诚有不明白李大成在想什么,但旁边还有个孙守业呢!抬头看了李大成这山东后生一眼,孙守业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军营,又遇到了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兵头儿,这是要杀一儆百的前兆啊!

喝退了李诚有,李大成也不着急,一边看着大院里的形势,一边揣摩着刚刚孙老头子教给他的实战经验,别说,将大刀片放在肩头与横在胸前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有了肩头这个支点,手腕子一翻,大刀片就轻松的挥了出去,以右手为支点左手一拨,大刀片就能在手里上下翻飞了。

“大成,我歇好了,咱们下去吧!”

看着大院中就要火并的两帮人,孙守业不敢怠慢,这是自己一家去天津卫的保镖,人越少路上越不安全,他的岁数大了耳朵不怎么好,大院里的骂战,他听不清楚,只觉得要打起来了。

“诚有,扶着孙大伯,咱们慢慢走。”

李大成等人站的位置可以看到前院,但前院中正在骂战的人却看不到他们,陈七虽说不知道李大成去了哪里,但他清楚只要李大成回来,自己就要倒霉了,只要他能跑出孙家大院,有了梅花拳的人牵制,李大成是不敢来追他,时间紧迫,再不走万一那煞星回来就不好了!

“让开!”

看着面前拦路的李大憨,陈七的心里还是多少有些忌惮的,这拦路的黄河拳跟李大成长得差不多,万一动手他就怕吃亏。

“东西留下!站到墙根儿等着大师兄回来发落,你们这些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刚刚收拾马师爷的行礼时,两口大木箱子太重,搬木箱的时候,李大憨这边一不小心,就让陈七从马师爷房中摸了一个包袱逃了出来,早知道就不该可怜这陈七,他哪是腰伤了这是心坏了。

“咱们都是义和团的人,天下拳民是一家,你让开!七爷不想跟你动手。”

陈七一挑扁担,以扁担作大枪对准了李大憨,这山东人再不让路,他就只能打出去了,这边的吵闹怕是已经惊动那煞星了。

“跟他废什么话,大憨,以后遇着这样的直接宰了就是!”

从山坡到中院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李大成的话音儿一响,陈七打了个哆嗦直接把手里的扁担给丢了,解下身上的包袱就要上前卖好。

“大师兄,我正想去找你呢!这是马师爷留下的宝贝。”

“甭来这套,捡起你的扁担,想着出坛口得有真本事!”

李大成不为所动,将手里的短朴刀扛在肩头,指了指地上的扁担,陈七这样的有一就有二,是祸害留不得。

“我去你的!打!”

陈七早有防备,见李大成上前一步,他直接就将手中的包袱打向了李大成的面门,脚尖一挑,刚刚还在地上横着的扁担就到了他的手里,陈七以扁担作枪,直愣愣的就扎向了李大成的心窝。

“杀!”

李大成一个侧身一声大喝,闪过了陈七扎向他心口的一扁担,脚下稍一用力,人就来到了陈七的身侧,没有犹豫也没有怜悯,双手挥起大刀片,干净利索的对着陈七的脖子就剁了下去。

肉长的脖子,即使有骨头撑着也挡不住大刀片,一刀下去,陈七带血的脑瓜子就变成了滚地的血葫芦,因为是第一次出手,李大成的刀口有些偏,陈七的大半个脖子都连在了脑袋上,不仔细看还真就像个葫芦。

这一刀,在孙守业的眼里不算高明,要不是李大成力气大、砍偏了,这一刀是砍不下脑袋的,但也正是偏了一下,让李大成的刀口避过了陈七的辫子,不然这一刀只能重伤陈七。

“看什么看,滚回去干活儿,大憨,把陈七拖出去找地儿埋了!”

威信威信,先有威而后有信,军中怎么立威?杀人立威!地上躺着的是陈七,手里拿着的是犹自带血的钢刀,不用李大成横眉冷对,黄河拳的弟子,一个个耷拉着脑袋,脚下麻利的就去干自己的活计了,陈七厉害可人死了!再不听话,谁知道大师兄会不会再杀人?

“大成哥,你这……”

李大成的一刀不仅吓住了原本梅花拳的弟子,他身边的李大憨也被吓了一跳,这是一条人命啊!以前的大成哥,没这么狠,最多只会将陈七打一顿。

“大憨,俺们走到这里不容易,山东现当下是回不去了,想要活下去就得闹拳,闹拳就得心狠手辣,不然咱们就得跟师父一样,死在官兵的围剿之中,埋了陈七好好浆洗浆洗,人心安顿下来,咱们就奔天津卫。”

温声安慰了一下李大憨,只要他和李大憨不退缩,下面的兄弟们就有了主心骨,陈七这样的以后还会遇着更多的,你不杀他,他就能带人回来杀你。

“嗯!知道了!”

李大憨闷闷的应了一声,招呼着几个兄弟,就将陈七的尸体拖了出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