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花月斋奇谈》(主角青玉国童子)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更新时间:2019-08-11 00:39:59

《花月斋奇谈》(主角青玉国童子)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已完结

《花月斋奇谈》(主角青玉国童子)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来源:网络 作者:白絮168 分类:女生 主角:青玉国童子 人气:

《花月斋奇谈》作者:白絮168,玄幻类型小说,主角:青玉国童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从此我就住在了这里。

毫无疑问,打扫庭院是个一点都不困难的活儿,所以,白天往往我打扫完庭院,就闲着没事干了。

起初我也曾想过帮易娘做饭,我以为她是做饭的,但是奇怪的是我发现这里并没有厨房,每当开饭的时候,她就走进东边属于她自己的卧房里,关上门不知道在做什么,一会儿打开门来,就有几个穿绿衣服的女子端着各种美味佳肴走出来,送到客厅。等我们吃完了,那些女子就会收拾走碗筷,走进易娘的房子直到下一顿饭再出来。

这期间她们一声不吭,云阳公子他们也从不和这些女子说话,这让我很奇怪。

难道易娘关着这些女子,只让她们做饭刷碗?

可是看易娘的房间,和我的也差不多大呀,住一两个人还凑合,这么多人怎么挤得开呀!还要在里面做饭?

所以,我曾故意曾开饭的时候,偷偷跑到她的窗户前往里头张望。

但是我却没发现什么姑娘,里面的摆设几乎和我屋子里的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她墙上还多了一副画,画着几个绿衣女子围着一张长桌子在做饭,那些女子画的栩栩如生,很像给我们送饭的那些女子。

玉棉,你在做什么?

易娘刚关上门,就马上注意到了趴在窗户前偷看的我,生气的走过来,开打窗子问道。

我,我想看看你屋子里的那些女孩们都住在哪里。

我有些惊慌,低下头来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你就是为了这个吗?

易娘见我说了实话,语气也缓和了许多,她们住在她们的地方,我这里不过是她们的大门罢了。你还小呢,又些事情给你说了你也难以理解。乖乖的,不要那么好奇。一边玩去吧。一会儿她们就会给你送好吃的来了。

易娘说着,关上了窗户,然后拉上了窗帘。

我就看不见里面了。

好奇怪呀,为什么易娘弄得这么神秘呢?

我眨眨眼,索性等那些姑娘们出来后我去问问她们。

不一会儿,果然门开了,那些送饭的绿衣姑娘一个个手捧着美味佳肴陆续走出来了。

哎,几位大姐姐,你们好。

我走上前去,对她们作了一辑,但是这些女子们只是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依旧一言不发的往前走。

哎,几位大姐姐,请问你们住在哪里呀?易娘的房间你们这么多人一起住,住的开吗?

我不死心,快步跟上她们,一边问道。

啊?

那些姑娘们听了,停下脚步,面面相觑,片刻,却都嘻嘻一笑,然后还是一言不发的继续往大厅里送饭。

玉棉姐姐,你在干什么?

这时候,绿竹刚从前面回来,绕过照壁,问我道。

我想知道这些姑娘们都住在哪里,可是她们好像都不愿意回答我。

我指着那些走进大厅里的绿衣姑娘,问绿竹道:哎,绿竹弟弟,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她们好神秘呀。

这样呀?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绿竹看了看四周,见易娘没有出来,那些女子都进了客厅了,便走过来,神神秘秘的拉着我走到旁边的松树下,压低声音对我说:那我就告诉你为什么吧,但是你不要出去对人乱说。

恩,我发誓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我惊喜的点点头。

她们

绿竹指着那个大厅,意思是那些绿衣女子,她们其实都是易娘房里挂着的一幅画上的,根本不是人,除了易娘和云阳公子能给她们说话,命令她们下来给我们送饭,普通人这些女子是不会搭理的。

啊?

我大吃一惊,但是绿竹赶紧捂住我的嘴,竖起一根中指放在自己嘴边说;嘘,你小声点。易娘不喜欢我乱给人说这些。

易娘是什么人呀,怎么还有这么神奇的画?那云阳公子也知道这些?他是什么来历?

我又惊又奇,十分震撼:难道我这位主人和那位亲切的易娘,都会法术?他们是道士还是仙人?

你不要害怕,他们都不是坏人,他们其实是

绿竹!你在那里做什么呢!

突然一声严厉的呵斥打断了我们的对话,吓得我们俩都同时哆嗦了一下子。

抬眼望去,原来是外出的云阳公子回来吃饭了。

公子,我没说什么。

绿竹见了云阳公子,马上跑过去,笑呵呵的说:玉棉问我要不要洗手呢,她刚打上来一桶井水。

是这样吗?

云阳公子抄着手抱在胸前,低头含笑,仿佛一个看穿了小孩子谎言的家长,一副笃定的笑意。

但是他却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对绿竹说;绿竹呀,你刚来的时候,我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我最讨厌不守诺言胡乱对人言说他人私事的人。太过多舌对你没什么好处。你还记得吗?

公子,绿竹知错了,绿竹下车再也不敢胡言乱语了。

绿竹愧疚的低下头去,那云阳公子倒也不再责怪他,而是对我招手道:玉棉站在那里做什么呢?该吃中午饭了,快过来吧。

我看看云阳公子,觉得既然他都已经知道绿竹对我说了什么了,索性鼓起勇气走过去问道:公子,我现在都是你的丫鬟了,你能否告诉我,那些绿衣女子们是怎么回事吗?

啊,那个啊。该告诉你的,绿竹都已经对你说过了。剩下的,以后日子久了你自然就会知道。

云阳公子莞尔一笑,转身往大厅走去。这时候,易娘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招呼我们道:玉棉、绿竹,你们站在那里做什么?来吃饭了。

我知道再追问下去也是没有效果,只得自我思索道:反正怎么看,易娘和公子都不像是什么坏人,绿竹也对我说他们都不是坏人。那么他们会不会法术,管我什么事呢?公子既然都已经说了,以后日子久了我自然明白了,那也就是暗示我他早晚会告诉我,我急什么呢?说不定哪天他们还要教我几招法术呢。

想到这里,我有点莫名的兴奋和期待,连晚上伺候公子在前院点灯读书的时候,都有些心不在焉了,满脑子里都是以后我突然会了法术,要如何在人前显摆逞能,扬眉吐气的幻想。

玉棉呀,你今天一天都显得很兴奋。

当我第三次次忘记剪灯花结果差点弄灭了蜡烛的时候,云阳公子不得不放下手里的书籍,随手拿过剪刀,亲自剪起了灯花,同时问我道:难道有什么心事吗?

啊,对不住了,公子。

我终于收回思绪的野马,惭愧的夺过他手中的剪刀,把剩下那几支满堂红上的蜡烛都小心的剪了一遍回答说:我幻想我突然会了法术,然后像个神仙似的到处行侠仗义,让人们都在传颂我的故事。

哦?

云阳公子不但不怪我,反而笑了,问道:在你看来,神仙就是要行侠仗义的吗?

是啊。所以民间关于纯阳子吕洞宾、活佛济公那种仙人们帮助百姓的故事才会那么多呀,好的仙人都是他们那样的吧。

我满怀期待的说,公子,我知道你和易娘娘都是有来历的人,我就想着有一天我也能像你们那样会点什么神秘的技能,做个半吊子假神仙,就心满意足了。

玉棉,你的想象力真是丰富呀。

云阳公子摇摇头,却还是笑着对我说;我知道你这些天对我们很好奇,但是我只能告诉你,我们就是个普通的开铺子的人。我们的来历并不重要。只不过是收的货物不太普通罢了。

公子,我听不明白,能详细说点吗?你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

我见他松口了,赶紧放下剪刀,满怀期待的望着他问道。

其实我一开始就已经都告诉你了。我就是个做生意的,和天底下所有的店铺子都一样,买进卖出啊。至于是什么货物,以后你自然知道。

云阳公子神秘一笑,却并不想告诉我他到底买进卖出的是什么东西。

算了,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还是不问了。

我失望的在心里猜测:到底是什么呢?难道他是做非法勾当的?还是专门替杀人越货的强盗们销账的黑店?还是

你别胡乱猜测了,我只能告诉你我做的生意不是违法的。

云阳公子似乎看出了我的腹诽,居然意外的说,现在去把门打开吧,有生意要上门了。你马上就会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生意的了。只是,请你不要大惊小怪。

嗯?这大晚上的我们不是已经关门打样了吗?

我有些奇怪:谁会在这种时候来我们店里买东西?而且,云阳公子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他事先约好了的?

不过虽然想不通,但是我知道问也没用,所以只好先去打开门了。

但是门外静悄悄的,只有我们门口高挂的红灯笼照的地面上红亮亮的。

一个人影都没有。

起风了,风把不远处路边上的一棵大槐树的叶子吹得哗哗作响,好像无数的人在轻轻拍手。左邻右舍的窗户里,零星几家还透着淡黄色的烛光,更多的人家早已黑灯瞎火的入睡了。

公子,外面什么都没有呀。

我返身对云阳公子说,但是却惊讶的发现,不知何时,云阳公子的柜台前站了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老人!

这位老爹,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大吃一惊,怎么我刚从就在门口一点感觉都没有?

但是那老人并不搭理我,仿佛没有听见我的说话声。坐在他对面的云阳公子却对我摆摆手,示意我不要多嘴。

然后只见他问道:你是来卖东西呢,还是来买东西呢?

掌柜的,我不买也不卖,我来是请求你帮我收走我家里的某个东西的。

那老头看起来十分的焦虑和无奈,对云阳公子衲头便拜:我家小犬,最近被个破扫把迷的死去活来,每日里不思进取,也不想娶媳妇,全都指望着那个妖精!眼看着好好的一个男儿就这么被毁了,这该死的妖精!公子啊!我知道能够收住那种东西的只有公子你。还请公子救小犬一命!

破扫把?什么破扫把?

云阳公子问道:可否详细对我说说,令郎的事情?

哎,这件事,说来惭愧那!

老人把头转向一边,沉重的叹息一声,回答道:前段日子,我家小犬偶尔听人说,把鼻血抹在不用的老扫把上,过七七四十九天,那扫把就会成精,在没人的时候给主人洗衣煮饭。这个小畜生居然当真了,说这比娶个媳妇还合适,真的弄了这么一个扫把成精给他料理家务

哇,还有这种好事?

我在一旁听了,忍不住插嘴道,心里暗自想:要是如此,那改天我也找个破扫把来抹抹鼻血,以后连庭院都不用打扫了。

玉棉无礼。

云阳公子不满的看了我一眼,意思是我不该胡乱插嘴。

好,好什么啊,姑娘!

这回老人终于搭理我了,只见他满腹怨恨的瞟了我一眼,回答说;这天底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哟!你以为那个妖精会毫无所求的帮你做事情吗?代价是要你的精气神的!

什么?

我有些听不懂,精气神?那种东西要怎么要?妖精要这些东西做什么呢?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给我你家地址。明晚你来此,我亲自把此物押来见你。

一旁的云阳公子点点头,对那老人许诺道。

那就多谢公子了。

老人一听,重新把目光移到云阳公子身上,然后问道:不知公子此番需要老汉付些什么东西呢?

什么都不用。有你的父爱就足够了。

云阳公子说着,拿出一张白纸,也不知在上面写了什么东西,递给老人说:如果你愿意,那就在这上面按个手印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