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福妻嫁到

更新时间:2019-09-26 04:18:13

福妻嫁到 已完结

福妻嫁到

来源:掌中云 作者:娇俏的熊大 分类:女生 主角:苏昭宁南怀信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娇俏的熊大的原创小说《福妻嫁到》,主角苏昭宁南怀信,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前有侯夫人嫡亲的大姑娘堪称典范, 后有继母生的四姑娘嚣张跋扈。 侯府外还来了个领着弟弟的美人三姑娘。 死了亲娘的二姑娘苏昭宁表示,我有一个小目标,斗倒一个是三个! 装逼版简介: 关于身份,男主说,我其实十分普通,只是家里祖宗稍微发愤了点,所以房子有些大,仆从有点多,钱,恩……当然也有点多。 关于老婆大人,男主说,我这个人对姻缘其实很随缘的。 男配们跳脚了:死缠烂打跟我们抢的人是谁! 作者:不要走不要走,看一章再走,要不给我投个票再走,就右边,那里那里,网文联赛的。咬帕子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黄氏进来的突然,苏昭宁手中的窗户撑杆还未来得及放下。因此她俯身的时候,撑杆正好压住了自己的手指。可苏昭宁却强忍着不适,没有做出其他动作。 面对盛怒之人,少做便能少错些。 侯夫人大黄氏此时确实看什么都不顺眼。她盯着苏昭宁的侧脸,半晌没有说话。 二房、死了亲娘的嫡长女。这是苏昭宁的身份。 换了几息呼吸,大黄氏终于平静了心境。她伸出手,亲自扶了苏昭宁起来,道:“宁儿受委屈了。” 苏昭宁手指一颤,将忐忑尽数吞入肚中。这可是从来不曾有过的客气。 大黄氏拉了苏昭宁的手,想往旁走。奈何这杂物间实在空间有限,两个人站在其中,转身都不宽足。 于是她收回视线,问苏昭宁道:“宁儿今年多大了?” 苏昭宁暂猜不透大黄氏的心事,每句话都答得斟酌谨慎:“回大伯母,宁儿十六了。” “都及笄一年了啊。”大黄氏目光重新聚集在苏昭宁的脸上,心中顿时就有了主意,她径直抛出利益的诱饵,“伯母现下有个烦心事,宁儿若是办好了……即便你母亲疏忽了,伯母也会替你做主,让你能风风光光嫁个好人家。” 大黄氏不认为长安侯府还有什么是值得苏昭宁留恋的。一个苛刻的继母,一个重男轻女的父亲。 嫁个好人家,这才是跳出火坑最彻底的方式。 “伯母待昭宁宽厚,为伯母解忧,是昭宁的本分。”苏昭宁极快地应承了下来。 她并不像大黄氏猜想的那样,期待尽早出嫁。她只想留在侯府,好好护着她的嫡妹苏颖颖。 可无论是外嫁还是留府,比小黄氏更不能得罪的,无疑就是面前的长安侯夫人大黄氏。 大黄氏面色稍霁,指点苏昭宁道:“你祖母疼惜后辈,想亲自教养三姑娘珍宜。可今日你也都听到了,珍宜才认祖归宗,我担心她侍奉不好你祖母。你觉得此事要如何解决呢?” “伯母孝顺祖母,又疼惜子女。珍宜妹妹若能留在伯母身边,自是最好的。”苏昭宁听大黄氏称呼对方为三姑娘,便知道这位新入府的长安侯嫡女是比自己小了。女儿家的年纪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那位兄弟,这恐怕才是侯夫人大黄氏的心病源头。 总之这两人一母同胞,苏珍宜被握到了大黄氏手中,大黄氏心病就能稍愈。 苏昭宁的话果然取悦了大黄氏。只听她立刻赞许道:“宁儿一贯就是个懂事的。若是你陪伴在老祖宗身边,我便不会有这般担心了。” 苏昭宁却并不相信,她恭顺地答道:“昭宁愚钝,不敢劳累祖母。大姐姐聪慧纯孝,若是大姐姐陪伴在祖母身边,想来祖母定是心宽情愉的。” 前一句话似乎说到了大黄氏的心里,她对苏昭宁的审视之色淡了一些。不过后一句,则未能让苏昭宁揣摩出喜好。大黄氏话锋一转,无意在亲生嫡女苏柔嘉身上有所逗留。 腊月二十三是送灶神的日子。往日的长安侯府除了张罗出一大桌的山珍海味,侯老夫人也会亲自下厨做个家乡小吃以献灶神。 桂花定胜糕是杭州的传统点心之一,上好的糯米夹杂晒干的桂花,做出花卉、虫鱼等各种形状。轻咬下去,软糯的糕点里有着桂花的香味,口齿留香。 苏昭宁准备就在这件事上下手。 “连嬷嬷,我来帮您吧。”苏昭宁走进主院侧厢房中,侯老夫人身边的连嬷嬷一如往年,正亲自在一大盘竹簸箕的干桂花中挑出变黑的扔掉。 苏昭宁目光从大竹簸箕旁的五个白底粉花陶瓷罐子上掠过,径直蹲在了刘嬷嬷的身边。 她把竹簸箕往自己这边挪了挪,伸手扶了连嬷嬷起来,说道:“连嬷嬷,您一年到头也没个歇息。这等我力所能及的事,就让我来做吧。您在旁看着,若有个什么不妥,您及时指点就是。” 双鬓微白的连嬷嬷捶了下后腰,虚扶着苏昭宁的手,坐回了椅子上。 她是侯老夫人的陪嫁丫鬟,在长安侯府熬到了老嬷嬷的位置。在主仆身份上,连嬷嬷并不像下面的丫鬟小厮那样糊涂。但苏昭宁这样恭敬的态度,她依然受了下来。 堂堂二房的嫡小姐,活得连三房的庶女也不如。嫡亲的父亲都不心疼,她们这些下人们又能怎么样呢。 更何况受了这尊敬,自己也总归在侯老夫人面前偶提及二姑娘。连嬷嬷自认已是仁至义尽了。 此时的她,坐在扇形扶手椅子上,看着苏昭宁坐在她先前坐的小矮墩上仔细挑选着干桂花。 五罐干桂花,四房姑娘不按人数,而是按照院子一房一罐。最好的那一罐自然是送到老夫人院中的。前几年四老爷没有返京,四房的干桂花便没有单独捡出来。 今年,其实依旧只有三房人在京中,只不过长房的珍宜姑娘却养在了老夫人跟前。 这多出来的一罐,便是给珍宜姑娘的。 连嬷嬷望向认真挑选干桂花的苏昭宁。即便是多出了一个瓷罐,也不见她出声询问。 倒是个心性沉稳的。连嬷嬷心中评价道。 再沉稳,命却有些不好。就连外面来的三姑娘也不如。 这话,连嬷嬷不敢说出口,心里却不忌惮地想。长安侯府上下,谁又不是这样想的呢? “连嬷嬷,您瞧瞧,就这样分开装进罐子里如何?”苏昭宁已经把干桂花均匀地分为了五份放在竹簸箕中。 乍看之下,似乎只有最左边的这一堆干桂花成色最好。但连嬷嬷细细瞧去,便发现了端倪。 做桂花定胜糕是长安侯府老侯爷在世时就有的惯例。因此连嬷嬷也替侯老夫人挑选了这好几十年的干桂花。她不过是稍用心些一看,就发现了居中的两沓干桂花成色虽逊于最左这沓,却好过右边的另两沓。 二夫人亲生的四姑娘事事都喜模仿着侯夫人所生的大姑娘。这干桂花长房、二房的成色同样好,也就免了选干桂花的二姑娘被四姑娘为难。只是如今府上却还有一位地位也不轻的三姑娘。 也罢,自己不提,谁又能知道这干桂花好坏呢?连嬷嬷想着苏昭宁对自己的恭敬态度,便决定卖了这个面子。 她说道:“二姑娘等下就直接捧了第三罐回去吧。大姑娘那和五姑娘那,我分别遣人送过去。” 一罐罐的干桂花分开送了,三姑娘也不至于再找齐去对比成色。 苏昭宁没有想到连嬷嬷误会了自己的想法,忙答道:“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是想要第几罐?”连嬷嬷品出苏昭宁话中的拒绝之意来。 莫非她还想选第二罐?第二罐和第三罐成色上,似乎没有差别。 连嬷嬷又仔细望了眼已经装好的前三罐,除了第一罐明显完美无缺,第二、三罐真是不相伯仲。 再要仔细对比,也就是第二罐似乎比第三罐略微多了一些…… 连嬷嬷正想着,苏昭宁解释的话却从耳畔传来。 “嬷嬷要是方便,就让我捧了第五罐回去如何?”苏昭宁此时已经装好了第四罐干桂花,第五罐也装了一半。 连嬷嬷看向那白瓷罐中已装好一半的干桂花,花朵半残半缺,实在不是上品。 再看向仍在竹簸箕中的另一半,虽比垫底的这些略好些,但比前三罐,实在差了太远。 “二姑娘想好了?”连嬷嬷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 苏昭宁一边把剩下的干桂花尽数装入瓷罐中,一边点头答道:“就是这罐。我想带这罐回去。” 将第五罐装好后,苏昭宁又捧了它到连嬷嬷面前,主动说道:“嬷嬷你看。” 连嬷嬷此时已经瞧出第五罐干桂花的可取之处了。 唯有第五罐分量最多。 但她方才瞧得清楚,这第五罐也就上面的干桂花堪堪能看,下面的简直是留之无用、弃之可惜的鸡肋。 “颖颖已经六岁了,我想让她也做盘桂花定胜糕奉给祖母。”苏昭宁并不避忌连嬷嬷,将自己的想法说给对方听。 连嬷嬷却并不认为这点可取之处适用于苏昭宁。她道:“府上规矩,除了老祖宗亲做的,姑娘们无论几个,都只取一盘同奉于灶前。七姑娘年纪太小……” 连嬷嬷话没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为了这根本不可能得到的胜率,而选了一罐明显要开罪四姑娘的干桂花回去,二姑娘这是得不偿失。 以连嬷嬷的身份,话能提点到这样已是十分不容易。 苏昭宁眼角微湿,感激地答道:“我也明白颖颖做的不可能被挑中到灶前。只是今年寒冬格外漫长,她身子又素来不好。我只求那分慈爱能庇佑颖颖安稳度过这个冬天。” 连嬷嬷叹了一口气,不再相劝。十六岁的二姑娘在二夫人手下都过得十分艰难,更何况才六岁的七姑娘。 不过上了年纪的人总有些心软。因了这分心软,故而亲自捧干桂花给侯老夫人的时候,连嬷嬷就刻意提了一句。 “今年七姑娘也在学着做定胜糕呢,说是要帮着老祖宗一起在灶王爷面前讨福。” 侯老夫人笑着看了眼面前的三罐干桂花,赞道:“都是懂事的孩子。把柔嘉的送过去吧,珍宜的就留在我这。我亲自教她。” “祖母要教我什么?”内间和外间的珠帘被掀起,侯府新归来的三姑娘苏珍宜满面笑容地走了进来。她的目光从长案几上的三罐干桂花上扫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