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漂泊小白领

更新时间:2019-10-01 02:49:51

漂泊小白领 已完结

漂泊小白领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小小叶子 分类:女生 主角:孙冰言孙小姐 人气:

主角叫孙冰言孙小姐的小说是《漂泊小白领》,它的作者是小小叶子最新写的一本女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四处漂泊的小白领,被峰后的压力压得直不起腰来,看她如何凭借自己的本事和各钟手段,得到自己想要的,并且收获爱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方俊良尴尬地笑了一笑,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你可以说:‘很久不见!’或许‘没见这么久,你变得美了!’等等。”“没见这么久,你变了许多。”“变美了,还是变丑了?”“当然是变美了,愈来愈有女人味。不过,你还是爱说笑。”听毕,孙冰言报上微笑。“你别以为这样赞我,就可以逃过这笔维修费呢!”“我们没有打算不支付赔偿。”“那就行了。我如何联络你呢?”方俊良问:“你有没有纸和笔呢?”“有,请等等。”说毕孙冰言走回座驾上,从手袋中掏出纸和笔。方俊良在上面写下电话号码。“我转了手机号码,这是新的。如果你维修妥当了车子后,你致电给我,我会来付钱。”“好的。”“我有什么办法找你?”孙冰言打趣着说:“难道你怕我不追你赔偿吗?”“不。”孙冰言又笑了一笑,她又从手袋中掏出名片,交给方俊良。她指着说:“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原来你在北迪做的。”“我在十五分钟前还是的,不过现在已经不是。”孙冰言不想解释什么,立即说:“你要找我,就致电到我的手机吧!”“好的。”方俊良紧紧地把她的名片收起来。他见孙冰言想离开,便说:“你有没有空?不如我们找个地方饮东西吧!”“不,我赶时间。下次吧!”“好的,下次吧!”孙冰言走回座驾里,驾车离开。她也不禁回头一看,看了一眼方俊良,然后继续她的路。方俊良看着孙冰言的车离开,他有点失望,他老早预料到孙冰言会推掉他的约会。其实,自从他回港后,亦试图联络孙冰言;但他手中的旧联络方法已再找不到她。他没有预料到竟在这个情况下再遇上她。方俊良是孙冰言在大学时的同系师兄,亦是孙冰言的初恋男朋友,比她年长几岁。那时候,孙冰言刚刚入读一年级,而他已读三年级了。读书时候的方俊良能文能武,可算是学校里的活跃分子,迷倒许多学校师妹,孙冰言也有留意到他,但起初对他没有很大兴趣,只觉得他只装酷。然而,读书时候的孙冰言的样子虽然不算突出,在她的一届中也有很多比她漂亮的女学生,但是因为她爽朗的性格亦吸引了不少的追求者。或许,这是她向来特强的异性缘吧!某年,他们共同修读一个课程,而凑巧认识;认识后,各自被对方的优点吸引,继而开始了拍拖。可是,最后方俊良要到澳洲升学,二人的感情就无疾而终。这些年来,孙冰言一直都没有想过会再遇上他。这次的遇上,她觉得方俊良的转变很大,变得成熟了。之后,她驾着她破了的车子到车房维修。掉下车子,她要顺便检查车子,车子要待两星期才可以取回,这段日子,她只得靠公共交通工具罢了。一天下午,无须上班的孙冰言十分悠闲,她已很久没有过这样的生活了。自从毕业后,她从未停步。难得辞职后可以偷得浮生半日闲,她就约会一班姐妹出来茶聚。她在咖啡店点了一杯咖啡,喝完了,她们还未来。她又点多一杯。终于,她的朋友──思萍和千珊──一起来了。“你们是不是约定了吗?”孙冰言说。她们一坐下便点了饮料。“不好意思。”思萍说。“宛央呢?”“她的上司要她赶快完成会议纪录,不能来了。”“太可怜了。”“你也亦曾当过人家的上司,你亦也有试过这样做。现在才说可怜一句,会不会是说风凉话呢?”千珊揶揄道。孙冰言笑而不答。她又问:“那你们又这么迟才来,我已喝了好几杯咖啡了。”千珊说:“小姐,我们要上班的,要完成手上的工作才可以离开。怎像你那么悠闲呢?”孙冰言说:“你们的说话似乎有弦外之音。”“是的。我们还要怕老板开除,怎像你可以反过来威胁上司,然后辞掉广告公司的工作呢?”思萍又说。“我发觉,只要我把事情向你们其中一人说后,你们就可以用极速来替我散播出去。”“我们都是关心你。”思萍辩解道。千珊说:“我们就真的不像你这样够胆识,竟然可以说一句不做,就炒老板魷鱼呢!”千珊、思萍、宛央和梅梅都是孙冰言的好朋友,只要其中一个知道一件事,她们就会极快的速度将过消息传到其余的耳中。“我真的猜不到,你竟然会愿意放弃这些年来争取得来东西。难道你不后悔吗?”思萍吃一口咖啡慨叹着说。“在我字典中没有‘后悔’二字。而且,我这辈子最讨厌别人威胁我,没有我替他做事,他只是自讨苦吃。”思萍说:“这种男人宜早早甩掉。”她们之间的确没有秘密,连孙冰言当上高权伍的情人也是一样。千珊如小朋友般嚷着说:“够了,你们别再谈吧!我已经饿得很,快快点食物,好吗?”她们三位女士围着餐桌边吃边聊。这时候,方俊良也走进这间咖啡店,打算外卖一杯咖啡。他坐在冲咖啡前的单座位等候,这个位置刚刚看到孙冰言的餐桌。他注视着孙冰言,好一会儿后,孙冰言才留意到他。他们其中一方也没有走上前问好,只是点点示好。思萍看到孙冰言吃着咖啡,嘴角微微向上翘起,视线不再在她们身上,便立即追踪着她的目标,发现了方俊良。不一会,方俊良就走了。“大小姐,你好像刚刚甩掉了个有妇之夫,这么快又有目标。”思萍问:“刚才的成熟男究竟是谁人来的?”“对了,他是谁?”千珊亦发现,她又问。“你们真八卦。”“你快快从实招来。”思萍竖起叉子,装出一脸恐吓的样子。“朋友。”孙冰言心怕思萍真的会在她脸上画一下,很快就吞出两个字。“普通朋友。”思萍和千珊半信半疑。她们知道,在孙冰言口中的所谓“普通朋友”一定不普通,她们异口同声地问:“朋友?”“他是方俊良。”孙冰言知道不能对眼前的两位姐妹有所隐瞒,她唯有老实招供。她继续说:“早两天才遇上的。”思萍想了一想,问:“方俊良?他是否你之前在大学时认识的男朋友呢?”“是。”“原来他就前天撞到你的车子的初恋男朋友。”千珊说。“是。”“你干什么不走前打招呼呢?”千珊问。孙冰言稀奇地问:“有什么好打?况且,我们刚才不是已经点头示好吗?”“你还有跟他联络吗?”千珊问。“没有、没有…我们只是上次在街上遇到,之后没有再联络。”孙冰言不禁趁着她们吃过脸时,她就乘机转头从咖啡店的落地玻璃窗看出去,看着方俊良驾车离开。是夜,孙冰言坐在睡床上,提着手提电脑漫无目的到处浏览。她又突然爬起来,拿出方俊良的新电话,在床上忐忑着。“致电给他好吗?”她自言自语。结果,她致电给方俊良。“喂,冰言。”“你怎知是我?”“我有你的来电显示。因为我怕掉了你的名片,早就输入了你的手机号码。”“原来如此。”“对了,这么晚你还致电来是不是有事?”“我有没有阻碍你休息呢?”“没有,我还在工作。”“你真勤力啊!”“什么勤力不勤力,我只是接了些小广告在家设计。你找我有什么事?”“我想告诉你我的车子已拿去维修,而且亦报了价钱。我电邮给你过目,你给我电邮地址吧!”听毕,方俊良就说出电邮地址。很快,孙冰言就转寄了报价单给他。孙冰言解释说:“我顺便替车子做检查,费不需你负责,你只需负责零件就行了。”“你做事还是这么清清楚楚。”“清楚一点不好吗?”“不是。那么,我改天把钱还给你。”“你不用了专程给我,你大可以自动转账给我。待会儿,挂线后,我电邮我的账户号码给你吧!”方俊良再一次被孙冰言拒绝了约会,他又再失望。他只好说:“那好。”“我也不阻你工作了,再见。”说毕,孙冰言就挂断了线。方俊良心想:“算了,这也别怪不到她吧!”他只是安慰着自己而已。其实,方俊良应该会接受孙冰言对自己的冷淡,始终当年是他亏欠了孙冰言,孙冰言还生他的气,这是情有可原的。孙冰言一个人在酒吧里出现,她一边喝着手中的啤酒,一边看着手表。她似在等着某人。可是,她等了又等。她只好拨着手机。“千珊,你在哪儿?”她约的是千珊。“我快来了。”“即是你还在忙吧!”“你得多等一会吧。”“等?我的啤酒快可养金鱼了。”“你饮多少,入我帐吧!”“我再饮,你就要前来送我回家了。”“总之不好意思,我很快就来。”“好吧!”挂线后,孙冰言继续独个儿坐在酒吧里。孙冰言喝光了酒,正向着酒保说:“麻烦你多给我一瓶。”这时,有一名男士走过来。“小姐,请你饮一杯饮酒,可以吗?”“那谢谢你。”男士微笑了一下,酒保就照他的说话送上冰冻的啤酒,放在孙冰言面前。“小姐,你一个人来?”“是。”“介不介意我坐下呢?”“随便,反正我的朋友还未来。”男的坐了下来,和孙冰言聊天。过了一会,孙冰言的手机响起来,她看一看来电显示,是千珊的来电。她接了听话我听。“千珊,你在哪儿?”“真对不起冰言,今晚我来不到,因为表演出了岔子,我的部份还未完呢!”“算了。”“真的抱歉。”“不紧要,你工作要紧,饮东西可以下次吧!”“我都知道你很大方的,下次我请你当赔罪。”“好,暂时接受。”“不说了,模特儿要转化妆了。我祝你待会儿找到个男人陪伴,再见。”“再见。”挂断线后,男的听到马上问:“你的朋友爽了约?”“是的。”孙冰言无奈地笑着回应。“既然你的朋友不会来,我们倒不如换过别的地方,好吗?”孙冰言知道他的意思,可是,他不是她的茶,而且今晚的孙冰言只想轻轻松松地饮东西。因此,她拒绝了他。男的没趣地离开。她没有立即结账离开,继续一个人独自喝酒。方俊良原来一早已在这酒吧里,更一直坐在孙冰言的对面,只是刚才孙冰言只顾看着手机和门口,甚至望着那男人,才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当她挂线后,孙冰言才注意到他,她报上微笑。方俊良举起酒瓶,向孙冰言示好,孙冰言亦然。不一会儿,方俊良离开了座位,提着酒瓶走到孙冰言的身边。“你好。”方俊良问:“你约了朋友?”“本应该是的,不过她放了我鸽子。”“那我坐下来可以吗?”“可以。”“我还以为刚才的男士是你的朋友呢!”“不,他只是搭讪罢了。不过,他达不到想要的目的就自自然然走开。”孙冰言毫不保留说出来。她笑着问:“别谈他!你也一个人来?”“你看到的。我工作后会到酒吧喝杯酒,松弛一番。”孙冰言点点头,表示同意。“上次见面也没有问你,你回港多久?”“才两个多月。”“还好吗?”“还好。”“你现在在哪儿工作?”“我们上次通电时,我亦告诉过你。”“我没有做任何公司工作,只是接些工作回家做。”“对吗?”孙冰言难为情地笑着。她说:“蛮不错!工作时间十分弹性。”“不过这只是暂时性,因为我打算迟些搞别的东西。”孙冰言很有兴趣,好奇地问:“搞什么?”“都是关于广告的。”“广告?你也做广告?”孙冰言很诧异。“难道你忘记了我和你一样都是读广告出身吗?”“不是。你这几年过得如何?”“到澳洲进修了个广告课程,之后在当地的一间广告公司工作,和你一样当上了创作部部门主管。”“你应该发展得不错,为何又会回来?”“级数当然不及北迪,它只是一间二级公司呢!而且,不知是否因人长大了,始终觉得所以我想回来吉井发展。于是,我就辞掉了,然后回来了,再遇上你。”方俊良吃一口啤酒,然后问:“你呢?上次听你说你刚辞掉了工作,我看你的名片才知道你在北迪里当创作部主管。北迪是广告界的优秀公司,在那间有前途的公司工作,干什么会辞掉呢?”孙冰言豪气地说:“当不上总监一职,所以就不干了!”听毕,方俊良呆若木鸡,半信半疑。“你真的相信?”方俊良没有回答。孙冰言哈哈大笑着,轻描淡写地说:“只是跟上司不咬弦,就辞职。”她完全不觉可惜。“你真够胆量!不过这样做才算是孙冰言。”孙冰言听了,笑了起来。“我的朋友每一个也这样说。”“你之后打算如何?”“我才刚刚辞职呢!根据北迪的合约规定,我辞职后有半年不可以做涉及广告的工作,所以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好好地放我的假期。”“那你岂不是有许多点时间陪伴男朋友?”“什么陪不陪男朋友呢?我没有拍拖。”“你开玩笑吗?像你这样长得不错的女生,怎会没有男朋友?是你眼光高,还是你有太多选择呢?”“这几年,我每天都是工作,根本就忙得不可开交,只有谈一些短暂的恋爱,认真的真是很少。试问哪有一个男人可以接受自己的女朋友对着文件、见客的时间,比见他还要多呢?我免得害人啊!”孙冰言喝一大口啤酒说。“那你呢?你在澳洲有没有结识一些袋鼠小姐或是树熊少女呢?”“分开了。”方俊良说得带点失落。“不好意思。”“都已经过去了,没所谓了。你放假,打算如何过?”“我会去旅行,我已经有几年没有出埠。过去的日子都是为了公司才离开吉井,我要趁现在有假期好好玩乐一番,充一充电,好让我再战广告界。”“你会去哪儿?”“下星期我会先去X市,机票我亦已订购了。”“真凑巧!我过几天会在X市倾公事。”“那如果有缘就在X市见面。”他们在酒吧聊了许多,聊到深宵时才离开。他们离开酒吧,走到外面,孙冰言说:“我走了,再见。”她想道别而去,带着半点轻浮的脚步离开。方俊良说:“你要去哪儿?”“回家。”“我送你吧!”“我自己乘的士就行了。”“时候已这么晚,而且你也没有车,不如我送你吧!”孙冰言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方俊良。正人君子的方俊良心怕她误会,马上急急解释道:“你别误会,我不是想乘人之危,我真的怕你有危险才送你回去。”“傻瓜!我装出来的。”孙冰言笑着说:“好吧!就让你送。”于是,方俊良就载着孙冰言返家。他的确只是一心想送孙冰言回家,没有别的意图,他把孙冰言安全送到住所下,看着她步入大厦,才驾车离开。数天后,孙冰言便展开她的X市之旅,她一个人来到X市辉城,先到酒店登记,再到外面游览。踏入十一月份,这里的天气已经微微转凉了。一身便服的孙冰言出外时也要穿上外套和披上围巾。女人天生爱购物,面对各式各样的美丽服装,谁可以忍手呢?孙冰言亦不例外。她走到大街小巷各间的百货公司她都走进去,买了一手袋又一袋东西。买东西的时候她不觉得累,离开了百货公司后,她才意识到走了一整天也没有吃过东西。晚上,她提着大袋小袋走进一间餐厅吃晚饭。她坐在单人的座位上,点了一碗拉面,厨房在面前为她泡制,再送到她的面前。她打算快点吃然后回酒店休息。有人说着一句日文:“谢谢。”一把熟识的声音传进耳内。孙冰言被一把熟识的声音说着X市吸引了,她抬头一看,竟然是方俊良。她放下筷子,看着他,等待着方俊良的发现。方俊良正与一名X市男人在聊着,握着手,好像谈成了一宗生意似的。他慢慢送走客人。孙冰言见他的客人走了,就大声叫道:“方俊良。”她微笑着。“冰言?”方俊良他想不到在X市也遇上孙冰言,他既诧异,更开心。方俊良走到孙冰言身边,他说:“真是凑巧!”“是的。如果我不是见着你送你的客人离开,我真是会以为你跟纵我来到X市呢!”方俊良有点脸红。“你干什么会脸红呢?我只是随便说笑罢了。”“没有。”方俊良摸着发热的脸,辩称谓:“我只是喝了一点酒才脸红。”“我真的怕你答我:‘是’呢!”方俊良看到地上放满了购物袋。他扯开着话题说:“你好像是今天才到步,看来你今天已经大出血了。”“X市永远都是女性大出血的地方。”“你一个人可以拿回酒店吗?”“遇到你,不知是你的不幸,还是我的幸运,我决定了你要替我把东西拿回酒店了。”方俊良报上一个乐意之志的笑容。自从重遇方俊良以来,孙冰言对他仍是有点保护意识,始终当天他不理孙冰言会等待他读书回来,而强行要和她分手。或多或少,孙冰言也有点生他的气。可是,自从这些日子和他的不断遇上,孙冰言发现他成熟了许多;再加上X市之旅后,她渐渐放下对方俊良的抗拒。之后的日子,方俊良继续约会她,她也有答应,她也开始和方俊良交往,虽然从前他们做不成情侣,现在他们却可以做回朋友。三个月后。这晚,方俊良约会了孙冰言,在她到来之前,方俊良更约见了在银行工作的老同学,打算查询借贷的事项。其实,他这次回来原来有一个目的,是他想开公司,所以在这阵子他一直都在为自己的事而四出接洽生意。孙冰言在约定的时间前已来到了,她在附近致电给方俊良。“喂,俊良,我到了,你在哪儿?”“在凯撒餐厅里,不如你进来。”“好。”于是孙冰言就走进了餐厅,她找到了方俊良。“俊良。”方俊良的老同学还未离开,但他们也谈得七七八八,他识趣地说:“既然你的女朋友来了,那我就先行。”方俊良还未来得及解释,孙冰言就已直接地说:“我不是他的女朋友。”“对不起。”他尴尬地笑了一笑。他说:“俊良,你迟点来银行找我,签妥了文件后,你的贷款一经批核就会很快到手。”他走后,只剩下方俊良和孙冰言。方俊良很有绅士风度,替孙冰言拉开椅子。孙冰言一坐下,才放上外套在耳背上。她不知道方俊良为何会向银行借贷,好奇地问:“刚才的人是银行职员,是吗?”“是,他也是我的老同学。”“你干什么会找银行借贷呢?”“没什么。”“一场朋友,你是不是现金周转上有困难?”“不,我只是借贷开公司而已。”“开公司?我也没有听过你提及过的呢!”方俊良解释道:“我这次回来其实是想自己开公司,这几个月来我也四周接洽生意,为公司开张安排。”“好,这个决定蛮不错!现在什么也讲包装和宣传,所以我觉得做广告很有前途的。”“对啊!我也有同感,所以就放下澳洲的东西回来。不过……”方俊良欲言又止,似乎有些东西难以启齿。“不过资金上是不是有问题?”方俊良点点回应了。“我真想不到要开一间公司原来有许多琐碎的事情我没有预算在内,所以和预算出了差岔子。”他又说:“我已向银行商量过,应该可以借到一笔贷款。”“银行的利息蛮高,你要不要我帮你手?”方俊良的大男人性格爆发,觉得不可以用女人钱,所以他断言拒绝道:“不,我怎可以向你借款呢?”“我不是想你向我借钱。反正我也有自组公司的想法,可是都因为资金问题而搁置了。既然现在你和我志同道合,你大可以当我是入股你的公司帮吧!”“入股?”“反正在我的假期后,我也想试试自己在外闯天下。”“我的公司只是一间小型公司,并不是什么大集团。”方俊良生怕孙冰言误会了自己的公司,更怕到最后是空欢喜一场。“我相信我自己有实力。”“你不怕要由做低起吗?”“低?难道我会做不来吗?况且,当老板又怎算低呢?”“虽然我们会是合伙人,同是老板,但是我们要一手一脚把所有事情弄好。”“没问题,你知道我向来都大胆。即使这回输了,都只是输掉了钱,我还年轻,我相信我可以很快从头来过。”“到时真的亏本就连累了你。”“我也不怕,你就少替我担心。”“冰言,我只是不想连累无辜。况且,以你的才干根本不用陪我捱,你大可以找一间一级公司,坐更高的职位。”“方俊良,你何时变得这样婆妈呢?”“你知道我的性格如此。”“你当年要与我分手却很决断。”孙冰言冲口而出说出多年来憋在心中的话。顿时间,他们再没有出声。方俊良终于知道,孙冰言仍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你很清楚我的为人,说一不二,我要做的事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孙冰言率先打破僵局。“而且,你觉得我有才干,不是应该好好的把握着我,别让我流到别人手中。难道你想我成为你将来的敌人吗?”方俊良不想再推辞,他真的清楚孙冰言的性格,他是阻不到她的决定。他再也想不到推说的理由,最后,他答应了。他们要组成的公司名字叫“艺”,意思是要他们做出来的广告如艺术品一样好。由于公司的规模不大,所以任何东西也要亲力亲为,小至看办公室,大找生意,事无大小,都是由他们做。下午,他们又约了地产经纪看办公室。他们已经看了好几个,但是他们还是没有心水。地产经纪蹲在地上把钥匙插进门锁,露出招牌笑容说:“方先生、孙小姐,这个单位一定合你们的心意。”“我们已经看了很多间。”方俊良说。孙冰言一边看着周围的环境,一边附和着说:“你每次都这样说的。”他们二人一唱一和,听着都不禁互相看了一眼,笑了出来。“我保证这次你们会满意。”地产经纪终于开了门。他们走进去,办公室的落地玻璃窗半拉上了窗帘,地产经纪就走上去拉开所有窗帘。外面的阳光透进来。“你们随便看吧!”经纪说。“这真是个超值的单位,我有几个客人都对这单位虎视眈眈。”“这里是西斜的。”方俊良说。“不打紧,只要你们拉上窗帘,开着空调就不怕呢!”孙冰言没有说什么,就走进两间房间看。这两间房都是用落地玻璃窗的,外面就正正是看着一个海景,虽然对比起她昔日在北迪的办公室一点,并不是正正看着维多利亚港,但是总是教她喜欢。她知道,她看了这么多的办公室,她就是要找这间。“租金如何?”方俊良随便看了一看,他对办公室的要求不算太高,只要租金不太贵就行了。“方先生,这里的租金十分商议了。”“三万元还是贵了一点,可不可以减一点?”“不,业主已出手很低了,而且还有几个客想租。”“如果业主不肯减租,那你就租给别的客人吧!”孙冰言说。“孙小姐,你别为难我了。”“这间办公室西斜,我想会租这里的不会太多人。如果业主不肯减租,我最多找别的地产经纪。”“孙小姐……”地产经纪还未说完,孙冰言已抢着再说:“不过我告诉,这阵子的地产市道不算太好,如果我要找一间比这里更便宜的,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那么……”“你问还不是不问业主?”地产经纪为了做成这宗生意,他只好致电给业主。其实,不是业主不想减租金,只是他不想收少佣金罢了。孙冰言和方俊良最后租下这个办公室。办公室有两间房间,其中一间已有办公桌,可是,别的一间的就已经破了,已外面的椅桌也有的破了,于是,他们便要合力为新公司四出看椅桌,又要弄装修。一天的旁晚,他们经过公司附近的一间售卖办公室椅桌店铺。孙冰言提议着道:“俊良,这里有间家俱店,我们进去看看。”他们就走进去逛逛。当孙冰言走到一个办公室的赵列室时,她停了下来,看着这张办公桌。“麻烦你。”她扬声说。店员立即走到她的身边,说:“小姐,有什么可以帮得上你?”“请问这张桌子多少钱?”“折实是一千二百。”“你替我包起它吧!”“不过,这是最后一张赵列品,我们不切送货。”“那么……”孙冰言有所保留。此时,方俊良一边逛慢慢的走到去。“你干什么停了下来?”“我们的公司不是缺一张桌子吗?这张办公桌很便宜,我想买下它。可是,他们说不切送货。”孙冰言想了一想,灵机一动。她便说:“不如我们合力把它搬回去,好吗?”“搬?”“不用想了,就这样决定吧!”于是,孙冰言和方俊良就二人合力搬这张桌子回去。方俊良和孙冰言一前一后合力搬着这张桌子走回去,虽然路程不远,但是他们都搬得满头大汗,走在半路上,方俊良热得连外套也脱下,孙冰言连手袖也卷上,手提袋也掉到桌面上。“还有一段路,我们停一停。”方俊良喘着气,用手抹一抹汗。孙冰言递上纸巾给他。“拿去吧!”“谢。”孙冰言累得坐在上面休息。“我想我这么大也是如此坐在街上呢!”方俊良说。孙冰言笑着说:“那你就要试一试了。”在晚上宁静无人的商业中心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一对搬到累了停下来休息的傻瓜。一个月后。“为什么你要加入我们公司?”孙冰言问。在已装修好的会议室里,方俊良和孙冰言坐在一边,应征者就坐在另一边。从今早开始,他们一直接见着应征者,他们都是应征创作主任一职,到了下午,绝大部份的应征者都等消息的,没有一个是立即聘请。方俊良捧着两杯咖啡,走到会议室,一杯交给孙冰言,一杯留给自己喝。“谢。”孙冰言接过杯子礼貌地说。她连一口也没有吃,又埋首于应征者的履历表上。他吃一口咖啡问:“冰言,我们已经见了许多个应征者,难道真的没有一个合你心意吗?”“不。”孙冰言摇摇头,她还未找到想要的人物。“早上的一个男的不错,在大公司做过。”“不。他好吗?做广告是讲脑筋转得有多快;但是,我刚才给他一道问题,他都不能立即想到一点点子。”“那刚才的一个女呢?”“她?”孙冰言诧异地问。“是的。”“她是想到一个构思,但是这个构思早在两、三年前我已经听过,而且我也曾在外国的广告中看过差不多的。”“你真的挑剔啊!”“当然的,不然怎可以选到好人才呢?”方俊良打趣说:“幸好你不是在选丈夫,否则全世界的男人都被你贬得一文不值了。”“我选丈夫的资格会更严。”其实,在她心中已有一个人选。另一边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