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恬咪加油吧

更新时间:2021-09-09 08:16:42

恬咪加油吧 已完结

恬咪加油吧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杰范 分类:女生 主角:白明宇万豪 人气:

主角是白明宇万豪的小说《恬咪加油吧》此文是杰范原创的女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是天之骄子,最年轻的博士,却因为朋友的嘱托,而到他隐藏身份成为保姆,一次造假事故,让她锋芒毕露,成为他的私人助理,意外出现的美丽女孩,情感纠缠,恩怨不断,渐渐靠拢的心,而就在此时,他对她的误会却不断加重,任凭她如何解释,他都毫不留情。你真的不爱我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恬咪有些尴尬的笑笑,虽然他并看不到她的笑意,不过她还是满是歉疚的说:执行长很抱歉,不过落下的工作我一定会加快工作速度补上,请不要担心。

补上?要知道,加班的话按照国家法律规定,我还得支付给你一笔可观的加吧费,这样我们到底是谁赚谁赔?他依然在看着她,只是眼神相比较之前的戏弄,此时竟有些不留痕迹的冷漠,尽管恬咪并没察觉到。

她还是在低着头,想要解释,却似乎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毕竟做错事的人是她,现在的任何解释听起来似乎都更像是在辩解。

尴尬的局面也不知维持了多久?他忽然转而大笑着说:逗你的啦,看你这副害怕样子,之前天不怕地不怕的恬咪哪去了?

逗?恬咪紧紧拧眉,似乎有些生气,却并没在说话,而是继续完成着秘书刚刚送来的资料。

安子皓自讨没趣,不过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忽然响起来,恬咪虽然不想听,但距离这么近,她还是不由自主的听到一些,似乎是温柔打来的,听起来语气并不太高兴。

挂断电话后,他不顾她还在工作,拉起她,边走边说:温柔现在人在酒吧,好像喝了不少的酒,我担心有什么危险,所以要过去看一下,万一有什么不方便,你也跟我一起去吧。

温柔喝醉酒?忽然响起昨晚白明宇离开前,说过要尽快解决完跟温柔的事,难道是因为他吗?恬咪愧疚的感觉越来越浓郁,她也不自觉跟上安子皓的步伐,小跑着坐上车。

按照温柔所说的位置,他们很快找到一间看起来规模不小的酒吧,可是酒吧一般都是晚上营业,白天时候人很少,所以他们不用费多少力气,就能在人数不多的人里面,找到温柔靓丽的身影。

从门口望去,似乎正有几个看样是混混样子的男人,正围绕在温柔身边说着什么,她似乎心情不好,不断地跟他们摇着头,可那几个混混哪里肯轻易放过这样美若天仙的女人?为首的一个混混,竟然大着胆子就摸上了温柔的肩膀。

温柔开始不断闪躲,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力气怎么会大的过这群男人?她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但那群混混却更加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手也开始更不规矩,就在危机关头,在他们的身边猛地出现一道熟悉的人影,一拳一个,很快就将刚才还嚣张的混混打趴在地上。

恬咪再看身边,哪里还有安子皓的影子?

将混混打跑后,恬咪也急忙赶到已经喝过不少酒的温柔身边,看到她因为过度惊恐而流下的眼泪,安子皓心疼的将她抱在怀里,亲生安慰着。

恬咪从来不知道安子皓竟然还有这样温柔的一面,一直以来他都用浪荡公子的形象在她面前打转,现在却竟然对一个女人这样用心,或许,他对温柔真的用情至深吧!

温柔?恬咪将外套脱下来,帮温柔披上,担忧地问:你怎么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喝酒啊?明宇人呢?这里的环境这么混乱,如果不是刚才执行长恰巧赶到的话,那后果可就真的不堪设想了。

听见她说话,温柔已经哭的红肿的眼睛才看她一眼,不过随后便把她披在她身上的外套扯掉,冰狠狠的推了恬咪一把,恶狠狠的哭着说:明宇?明宇早就被那个狐狸精勾跑了。

恬咪被她这样一推,完全没有防备,后被直接撞上桌角,刺痛的感觉让她脸色变得苍白,她咬牙,强忍住剧痛的感觉,不过敏锐的直觉让她察觉到,她此时后背肯定出血了。

不过安子皓一心只顾担心温柔,并没有察觉到她的不妥。

朝恬咪吼完,温柔这才重新趴会到安子皓的怀里,继续抽泣着说:子皓你知道吗?明宇昨晚去找那个小狐狸精回来之后,竟然跟我说要分手,还说订婚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呜呜,子皓我该怎么办啊?我不能没有明宇,如果没有他,我会死的。

他竟然这么跟你说出这么残忍的话?安子皓心疼的将温柔更紧的揽在怀里,另一只手掏出手机,他在给白明宇打电话,可不管他打几遍,电话都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明宇,明宇现在肯定在跟那个小狐狸精在一起,根本就不会关心我的死活,他竟然对我这么狠心,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残忍的对待我?

怀里的温柔似乎也察觉到,她不禁开始哭得更凶了,安子皓安抚着,眼睛瞥见正紧紧皱眉的恬咪,神态竟一瞬间变得恶毒。

再到后来,温柔闹够了,哭够了,才肯慢慢睡去,安子皓直接将她公主抱在怀里,盖上恬咪的外套,走出酒吧。

她被小心翼翼的放在后座上,恬咪则是在一旁守着,任凭她的头枕在她的腿上,每次红路灯刹车的时候,她的脑袋都会很自然的撞到她的小腹上,却没有人知道,这小小的举动却能让她痛的快要窒息。

我现在要送温柔回家去,如果你没事的话就先下班吧。

不知是背对着她的缘故?或者是太过担心温柔?安子皓此时跟她说话的语气难得的冷漠,可是她的后背实在太痛,痛的她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就被安子皓赶下了车。

看着车子离开的背影,她一直故意伸手拖住后背的手,才终于敢慢慢松开,而此时手掌上却早已经被腥红的血液沾染满。

她大脑感到一阵阵晕厥,甚至都忘记是如何回到家里的?只是她每沉重的走一步,周围擦肩而过的人就会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看着她,毕竟一个看起来娇弱的女人,应该很少有伤成这样还不赶紧就医的吧?

可她来不及到医院去,这两年的时间,让她很了解白明宇,如果他执意不接电话的话,那大概就是在她家里了,他们有着相同的习惯,悲伤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找个地方藏起来,只让最熟悉的人找到。

拿钥匙开门,刚一推开门,她果然闻到一股很呛人的酒味,挨个房间找去,最后竟然是在她小小的办公室找到了他,他强壮的身体正蜷缩在沙发里,早已经醉的不省人事,却还是在机械式的往嘴里灌酒。

她冲上前去,用尽浑身力气夺过他手里的酒瓶,无奈他的力气太大,她争夺期间,后背再次撞到墙上,伤口被撕裂的更大,可她却来不及去管。

明宇,你这样做会让我有失望你知道吗?将酒瓶放在一旁,她蹲在他面前,看他喝的烂醉如泥,她心里很不舒服,却又不知道说什么能让他对温柔,重新回心转意?

似乎是听到她说话,白明宇这才不耐烦的睁开眼睛,忽然伸手一把将她抱住,下巴搁在她精致的锁骨上,她温热的皮肤觉得忽然有些冰凉,难道是白明宇在哭吗?她下意识想转身去看,可看出她意向的他,却语气强硬的说:

不要转过头来,咪子,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现在这样颓废的模样。

到底怎么样你才会觉得心里舒服些呢?她叹口气,嗅着他浑身浓烈的酒气,伸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

他将她搂的更紧些,哽咽的断断续续说:咪子,你说我怎么就忘不掉你呢?分明你昨晚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心里明明知道接受了你的想法,可看到温柔,我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你,跟她在一起我真的很痛苦,你知道吗?

就算在痛苦,你也不该对温柔说那么残忍的话啊。恬咪安慰着说:你知道吗?我跟安子皓刚刚把温柔从酒吧里面接出来,她喝得不省人事,还差点被坏人欺负,她真的很可怜。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她不是你,我没办法继续跟一个我根本就不爱的女人在一起!

白明宇将她紧紧抱着,甚至都能够听到彼此的心跳,他被酒精控制着,呼吸渐渐变得沉重,抱着她的动作也慢慢变得不规矩,就在他冰凉的嘴唇吻上她脖子的时候,她猛地一把将他推开。

啪!她一巴掌打在他还不清醒的脸上,有些生气的皱眉,明宇你清醒些,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她的责怪,真的唤醒了白明宇,他酒醒了一大半,感受着脸颊火辣辣的感觉,他这才想起刚才那一幕,带着满满的愧疚,他紧紧低下头,不断道歉说:咪子你别生气,刚才是我喝醉了,我其实真的不想伤害你的。

我以后不希望你在不经过我的同意,私自进来我家。说完,恬咪强忍住眼泪快要留出眼眶的冲动,指了指门口的方向,示意他离开。

白明宇还想说什么,但恬咪正在气头上,他在多做解释也是无用,只能在心里盘算着以后有机会解释,便垂头丧气的朝门口走去。

明宇?就在门快要关上的刹那,她叫他的名字,白明宇关门的动作下意识停下来,只听屋里的恬咪说:温柔是个好女孩,就算你不喜欢她也不该伤害她,她现在真的很痛苦,你去看看她吧。

白明宇点点头,温柔的嘴角忽然浮现出一丝苦涩的微笑,原来一直到最后,她还是不想把他留在身边,而是向另外一个女人的怀里推去。

白明宇走后,恬咪忽然觉得浑身都没有了力气,她干脆坐到地上,背后一阵阵剧烈的疼痛传来,让她痛的不能呼吸。

随手将口罩扯下来,镜子里,她的脸已经基本恢复,不再红肿不堪,可在看看放在一边的那只口罩,虽然她自认为并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竟觉得只有戴上它,才能让他稍微有些安全感。

简单的将伤口处理好,她实在太过疲倦,躺在床上不久后便睡着了,一直到第二天闹钟铃声响起,她从床上坐起来,可身体的皮肤每动一小下,都有种钻心的痛苦,她脸色因为昨晚失血而显得有些苍白。

为了不被人看出端倪,她带上口罩之前还特意花了个简单的妆,多擦了些腮红,甚至大热的天还在白色连衣裙上批了个外套,这才出门。

安子皓今早并没在大厅等她,可周围遇到的同事却很是热情的跟她打招呼,她礼貌性的回应着,可身体的不舒服,让她实在没有太多的精力。

乘坐电梯上了楼,她刚准备推开安子皓办公室的门,却忽然听到里面传出一种怪怪的声音,如果判断没错的话,应该是女人娇笑的声音,难道才上班这么短时间,安子皓就迫不及待的将女人带进办公室了吗?

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烦躁,她很多次都想狠狠的推开门,给屋里面的狗男女一点颜色瞧瞧,可她最终还是忍住了,不知道在门口守了多久?一个打扮妖艳,衣服却有些凌乱的女人终于打开门走出来,当她看到恬咪的时候,先是一愣,不过随后便带着炫耀的笑,高调离开。

恬咪这才走进去,闻着那曾经在安子皓别墅的房间里也曾经嗅到的糜烂气息,她感觉胸口闷闷地很不舒服,便直接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准备透透气。

安子皓就坐在她对面的位置上,丝毫不掩饰先前发生的一切,而是在摆弄着歪掉的领带,见她坐回到助理位置上后,他随手将刚才弄脏的西装扔到她面前,在她发火前,坏笑着说:身为助理,就应该在老板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不管是做什么,这点就算不用我提醒你应该也知道吧?

是。强忍住随时都会喷射出来的火焰,恬咪从一叠叠厚重的资料上将外套拿下来,转身便去了集团特设的干洗店,而安子皓却一直都在背后看着她,漂亮的脸蛋带着报复后的快感,却一言不发。

交代好取衣服的时间之后,她重新回到办公室,不过刚一进去,却看见一个美艳的女人正好坐在安子皓的腿上,娇滴滴的撒娇,见状,她准备转身出去,可身后却传来安子皓的声音:

她正好要走,你不用出去了。

说着,他朝还坐在他腿上,不断磨蹭的女人说:乖,晚上下班之后我再去找你,现在我要工作,你先走吧。

女人虽然不情愿,可是担心再继续赖在这里的话,会在安子皓面前失宠,于是只能故作可怜的点点头,在恬咪面前火辣的吻一下安子皓的性感的嘴唇,叮嘱说:安执行长,你下班后可一定要记得来找我哦,人家一定会洗的香喷喷呢。

再清晰不过的暗示,恐怕就算小学生都听得出她话里的意思,恬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到桌上正好放着一个最新限量版的蛇皮包包,她想都不想,就直接递给刚好走到她身边的美艳女人。

见到恬咪的那一刻,美艳女人似乎有些惊讶,毕竟身为助理却带着口罩,这应该是很难被别人理解的吧?

恬咪并没往心里去,只是语气淡淡的说:这位小姐,这个包包应该是你的吧?

哇,你竟然一下子就猜到这个包包是我的啊?真不愧是安执行长的助理,偷偷告诉你哦,这个包包可是安执行长派人从国外带回来的,这可是国际限量版哦。

说是偷偷告诉,美艳女人说话的声音恐怕连办公室外面的人都听得到,这样堂而皇之的炫耀,或许是故意想引起同为女人的恬咪的嫉妒,可她却始终保持着一种不以为然,淡淡而有礼貌的神态。

自讨没趣,美艳女人虽然觉得很没面子,却不敢在安子皓面前撒泼,忽然,她打开包包,从里面掏出几张百元面值的钞票,丢在恬咪面前,趾高气昂的说:这算是我们的见面礼了,不过以后如果有除了我之外的女人来找安执行长的话,你可要偷偷告诉我哦。

就用刚才你一样大的声音,偷偷告诉你?恬咪终于忍无可忍,愣着声音反驳问。

听完她的话,对面刚才还笑靥如花的女人,瞬间变得目光犀利,她瞪着她,突然推了她一把,冷哼一声,却还不往回头,朝一直都保持着微笑的安子皓说:呀!安执行长真是不好意思,人家刚才手滑了一下,不过相信你这位助理应该不会记恨的吧?

当然。安子皓不动声色的摆摆手,漂亮的脸蛋上,眼睛深邃的让人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不过得到他的肯定回答后,美艳女人这才踩着十寸高跟鞋,优雅的走出了办公室。

恬咪后背上的伤原本经过昨晚的处理之后,已经不再流血,可被刚才的女人那样一推,她的后背上口的位置又再一次撞到桌角上,她疼的叫出声来,可安子皓却讥讽着说:

连我都看得出来,她刚才不过是轻轻推了你一把,真的有这么疼吗?竟然还装的这么像,真没看出来,我们恬助理还是个演技派啊?

虽然不知道白明宇对她的态度,为什么会忽然又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可是疼痛占据了她的大脑,她没心情想太多,只能扶着桌沿,慢慢坐在椅子上,希望这样能缓解些痛楚。

见她没说话,安子皓还以为她是故意的,气不过,也不知哪里来的醋意,竟然口不对心的说:我身为你的上司,又是这间集团的执行长,应该不用跟你汇报我每天会跟一些什么人接触,更不用跟你解释为什么会有女人出现在我的办公室里吧?

随便你高兴。

恬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气,是看到他跟别的女人用那么暧昧的方式在一起?得到这个结论,恬咪惊讶的难以置信,她在心里不断的反复逼问着自己:他跟谁在一起?做些什么事?跟自己半毛钱都没有!他是老板,她只是他手下的一名员工,两人的关系仅此而已,不可能有别的任何改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