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桀骜医妃:冷血王爷别碰我

更新时间:2019-07-09 16:05:43

桀骜医妃:冷血王爷别碰我 已完结

桀骜医妃:冷血王爷别碰我

来源:掌中云 作者:千里雪 分类:女生 主角:战凝渊沐吟歌 人气:

《桀骜医妃:冷血王爷别碰我》是千里雪写的一本女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桀骜医妃:冷血王爷别碰我》精彩章节节选:从小目睹了母亲被奸人残害,为了报仇,她却不得不认贼做父,却不曾想会邂逅生命中的冤家,相爱相杀。 桀骜王妃,冷血王爷,却甘心为了她放弃整个天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沐吟歌静立院中,一夜未眠。 不知何时,雪已经停了。 伸出快冻僵手指算了一下日子,离冬月十五,还有五天。 沐吟歌眉目瞬冷,没有时间了,若不在五日内解决掉这两个奸夫淫妇,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小歌儿,不到万不得以千万不能动武,你的身子已无法再承受内力的负荷,否则……” 耳边忽然想起了外公的话,沐吟歌苦笑一声,低低念道。 “将撑不过三年。” 手刃仇人,三年已嫌长了。 沐吟歌手扣银针,心里已然有了定论。 正午时分,她紧了紧那件火红的披风,举步前往了水月阁。 丫鬟鼻孔朝天,语气不敬的说道。“夫人带小姐出去了,有事晚上再来吧。” 沐吟歌眉头微皱,忽然想起昨日自己刺了沐雨薇的笑穴,算起来还有一个时辰才能解除,若她猜的没错,朱翠云应该带着她求医去了。 “老爷呢?下朝了吗?” 丫鬟爱答不理的说道。“没有,想找老爷就去门口等着。” 沐吟歌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转身离开,就在她出门之时,丫鬟忽然大叫道。“啊,我的腿……好疼……” 沐吟歌冷冷一笑,径直出府,准备用这些银子给母亲买些祭品,看着飞飞扬扬的纸钱,沐吟歌的眼泪顿像决堤一般的涌了出来。 许久,她缓缓起身,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父亲的尸体,将他二人合葬。 回去路上忽然听见有人议论,说九皇子约了大臣在安和陵狩猎,怪不得都正午了还没回来,想是沐安也去了,沐吟歌心思略动,一个时辰之后,人已来到了安和陵的围场。 将艳红色的披风卷在了怀里,沐吟歌就以一身单薄的素衣趴在了不远处的山包上,头发恰巧被一株枯死的老树挡着,远远看去,几乎与雪地融成了一色。 几匹骏马在山下疾驰,为首者一身黑甲,外罩一件长长的狐裘大氅,身姿挺拔矫健,在人群中甚是显眼,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着张弓搭箭的银甲的男子,再往后则是几个身穿朝服的大臣,仔细一看,沐庭果然也在其中。 他若死,朱翠云与沐雨薇更是待宰的羔羊,沐吟歌眼光微冷,掌心瞬间便多了数枚寒光闪烁的银针。 全神贯注的计算着距离,沐吟歌完全没注意到一只疾驰而来的长箭,等她听到风声时,已经晚了。 只听噗的一声轻响,长箭已刺入了她的右肩,巨大的惯力将她掀了一跟头,藏身之地霎时便暴露出来。 “四哥,我好像射到了人。” “速去查看。” 黑甲之人猛地一夹马腹,朝山包冲了过来。 沐吟歌心头一沉,反身就往枯树里跑,她很清楚,私闯围场可是死罪。奈何伤口疼痛钻心,没走几步便栽倒在地,起身之时,马蹄已到了近前。 “大胆刁民,竟敢擅闯围场,来人,把他给我拿了。” 一声沉喝至耳边响起,沐吟歌条件反射的抬起了头,顿看到了一个俊美无匹,周身都散发着尊贵之气的男人,尤其让她注意的就是那狭长且深邃的眼睛,竟似……在哪里见过…… 来不及细想,人便失去了知觉。 是她? 惊鸿一瞥间,一张惨白且精致到无可挑剔的面孔,映入了男人的眼帘。 他眯起眼眸,目绽异芒,在沐吟歌倒地之前将她抄在了怀里,随后扯下大氅,将她连头带脸包裹住。 “四哥,何人这么大胆?”银甲男子的马紧追而来,见男人夹着一卷东西,不由一怔,对身后骂道。“没眼没和的东西,还不把人接下。” “不必。”男人掉转了马头,淡淡说道。“此人我带走了。” 说罢一夹马腹,朝官道疾驰而去。 “四哥,四哥?”男子一脸纳闷,这功夫身后的大臣也已先后赶到,见男子绝尘而去,不禁面面相觑。 “九爷,这……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银甲男子气恼的哼了一声道。“你们问我,我去问谁,都散了吧。” 不知过了多少光景,沐吟歌终于幽幽的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陌生摆设,不由猛地坐了起来。 右肩的剧痛让她发出了一声闷哼,急忙低头去看伤口,忽听一人冷冷说道。“若不想伤口裂开,便躺回去。” 沐吟歌迅速看向了发声之处,这才发现案几边坐着一个人。 对方面朝着窗外,一身玄色的袍服,中束一条墨色腰封,宽肩窄腰,挺拔的身躯犹如山岳一般的陡峭,单看这背影,便能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您是……九王爷?” 沐吟歌单手撑床,竟断定了他就是那个身穿墨甲的男人。 男人蓦地站起,高大的身影将她的身子笼的密不透风。 “你到打听的清楚。”他伸出了修长的手指,狠狠的捏住了她的下巴,只可惜,他并不是那个怜香惜玉的纨绔战君辰,而是他的四哥战凝渊。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去围场?”他冷冷发问。 沐吟歌被迫抬起头,只见男人剑眉星目,高鼻薄唇,一张脸生的线条立体,硬朗冷峻,一众人中唯他如此显眼。 “臣女,臣女想去看父亲,听下人说他今日会陪王爷狩猎,臣女一时好奇,这才跟了过去。”沐吟歌惊慌的别过脸,神情恰到好处。 “你父亲是哪个?” 战凝渊习惯性的眯起了狭长的眼眸,锋锐的目色中透出了一丝兴味,若非见过这女人的沉冷和狠绝,他差点就信了。 沐吟歌紧咬下唇,好半晌才说。“爹是……是朝中的直奉大夫沐庭。” 战凝渊不屑冷哼,手指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既是官家子,还敢知法犯法,本王便将你处以车裂之刑,来人,把她给我压下去。” 沐吟歌浑身一颤,她绝不能死在这里,要死也得先处死沐庭。 她猛地直起身,银针闪电而出,直抵男人的脖颈。 “王爷且慢,臣女有话要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