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

更新时间:2019-07-09 16:40:25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 已完结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小透明 分类:女生 主角:冥若凡乾木木 人气: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由网络作家小透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冥若凡乾木木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乾木木把算盘打的劈啪作响,随即悠然走到男人面前“王爷,我做了你一百多天的王妃,好歹给点酬劳吧?一百万两应该不多吧?陪吃陪睡陪玩,每天才收一万两……”男人咬牙切齿的扔出一叠银票和一张休书,冷冷地从牙缝挤出一个字“滚!”她嫣然一笑捡起地上的休书和银票,转身与他擦肩而过时却是泪眼婆娑。再见时,她站在常胜将军身侧,朝堂之上以女将军之名接受着皇上的嘉奖,完全无视男人捉摸不透的眼神,战争爆发,她随军出征,被北国皇帝俘虏制造假死之后,他站在她的面前,全身血污,对她伸手“我的王妃,我来接你回家。”看着男人深爱的眼神,她凄然一笑,含泪的眼眸看着北国的帝皇,拥进他的怀中,“我的王,我认识他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红喜服着身,红烛泪落,静坐在床上的人一动不动,艳红盖头下眼睛眨动着,睫毛随之颤动,今日是她大喜的日子,从乞丐变成公主,从公主变成今日的王妃,乾木木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话语来形容现在的心情,冥若凡,楚国冥王,皇上亲弟太后亲子,冷情俊美,有太多的传言,那日御花园中她确实远远的见了一眼,很是让人移不开目光。 “砰!”来不及多想,门便被粗鲁的推开,屋里的丫鬟被遣散了,脚步声渐渐接近,乾木木有些紧张,但却只能让自己稳下呼吸,他心有所属,所以……应该不会碰自己的。 “乾木木?”略带低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盖头都还没有揭下,他的声音很好听,这是乾木木第一意识。 “来人,送王妃去她该去的地方。”乾木木不知道要怎样应了冥若凡的声音,他的声音很冷,盖头就这样阻隔着自己的视线,听到他吩咐的一句话,动了动嘴唇还是没有说话,她该去的地方?她该去哪里? 本想着在这王府里先看下情况再做打算的,没想到第一天连盖头都没掀就被请出了新房,乾木木此刻心里说不出的复杂,肩膀被人用手腕扣紧,她下意识的想要挣扎,但下一刻一个推拒让她身子一个踉跄,粗鲁的动作让她眉头微皱着,看不清眼前的光景,前面有人拽着后面有人推着,就这样一步步迎着寒冷刺骨的风走着,之后停顿了下来。 “到了吗?”停顿下来有一会时间,乾木木见肩膀上的手放开,却依然没有声音,不由得问了一句,只是等了半晌也没人回答她的问题,想了一下还是自己动手扯下了阻碍视线的盖头,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色,月光下的翠竹成排直立,四周看了一下,这算是一个小小的翠竹林吧?至少现在看不到边际,这里是王府的哪里?她敢肯定这里绝对没有出冥王府的势力范围,冷风吹过,乾木木环抱着肩膀,她今天要在这里站一夜? “有人吗?”乾木木再一次对着月夜下的空气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话,只是没有人回答她,回头看去,迈动脚步冲着长廊走去,却不想刚一抬脚还没来得及落地,眼前一个东西过来,飞镖闪着银光在月色下看着有些诡异,乾木木下意识的收回了脚,这是警告。 她不能回去,周围有双眼睛在盯着她,想到这里,突然觉得更冷了,总不能站在这里一夜吧?转过身,走向竹林小路,总要避避风,这还没到深夜,晚一些时间会更冷的。 “喂,有人吗?出来一个人,告诉我该去哪里?”乾木木本想着自己被突然塞给冥若凡做王妃,那个心有所属的人一定会迁怒在自己的身上,早就做好了在洞房花烛的时候迎接暴怒的,却不想等来的是这样一个冷处理,寒秋时节,穿的并不算厚实就这样站在这里吹上一夜的风,明日一定风寒。 话音刚落,一颗石子打在了前方的一块石头路上,乾木木四周望了望依然没有人的身影,真是诡异!不过那颗石子应该是引路的吧?回头看看脚后面的飞镖,想了想还是弯腰拔了下来放在腰侧,之后又朝着石子引路的那块地方走去,果然没有飞镖过来,接着下一刻又有石子,周而复始到第五颗的时候停止了,她刚好抬头看着前方,是一个石屋,眉头微皱。 “他到底要干什么?”乾木木嘴里嘟哝着,看着那石室在竹子参天的枝叶覆盖下,略显阴影,乾木木并没有上前,太怪异了,凭借她自己的直觉,总觉得那里有什么危险。 “嗷……”突然一声狼嚎,让乾木木全身僵硬,血液有种倒流的感觉,是狼,没错,真的是狼嚎,只是这明明是王府怎么会有狼嚎的声音,而且虽然王府位居城区,后面还有一片后山,但那里应该也算是冥王府的地盘,再怎么说也是京城地下,怎么会出现狼?! 声音不大,却足以让乾木木全身汗毛挺立了,以前乞讨的时候,并未听说过城里有狼的,只是那声音分明是从石室后面穿过来的,想到这里乾木木后退了两步,手下意识的放在腰侧,刚刚拾起的飞镖上,嘴角紧抿,僵持在竹林石屋外,就这样一直在冷风中站立着。 “王爷。”新婚喜房中,冥若凡手中转着琉璃酒杯,透明的液体剩下半杯在杯中不断的波动着,冥若凡面无表情的看着满屋刺目的红色,对于皇兄和母后他是没有办法拒绝的,尤其是他们得知千香楼的花魁白绾音跟随自己三年,最近传出自己要娶她过府的消息之后,更加强制性的让自己娶了那个女人,若换做平时他也无所谓,反正女人嘛,放在这里不理会就是了,顶多算是王府里多一张嘴吃饭罢了,只是关键时刻这个女人的出现破坏了自己的计划,想到这里冥若凡握着手中的杯子越发的紧了,像是下一刻要把杯子捏碎了一样。 “嗯,进去了吗?”冥若凡对着身旁突然出现的黑影,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回王爷,并未进去幽室,刚才阿大嚎叫了一声,她站在竹园外,并未敢踏进去。” 冥若凡墨黑眸子微微转动着,“下去吧。”头也不抬的吩咐着,瞬间一阵风带过,房间里只剩下蜡烛燃着的咝咝声。 “哼,胆小如鼠的女人。”许久之后,冥若凡一杯酒饮尽,烛光下面带嘲讽。 冥若凡站起身看着满目的红色,突然觉得有些厌恶,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之后大红衣袖甩过,烛火双双熄灭,再一闪身整个人躺在了床上,闭目休憩。 后花园竹园处,乾木木抓紧衣袖,冷风顺着脖领钻入,她找了一块干净的石板,自己坐在地上,身子趴在石头上,头上的凤冠有些沉重,白皙的小手小心翼翼的娶下,摘掉一个个珠钗,最后选了一个稍微看起来简单的珠钗,直接将散乱的发挽起来束在一起,寒风吹过,垂下的墨黑发丝涌进脖间,乾木木垂着眼皮,一点点合上,头微微点着,之后一阵冷风吹过,猛然惊醒,再昏昏欲睡,反复几次下来终于忍到了天亮。 听到一声鸡鸣,乾木木瞬间惊醒,扭动了一下麻痹的四肢,还有僵硬的脖子,站起身活动了几下,突然觉得有些鼻塞,果然吹了一夜的冷风是会着凉的,以前乞讨的时候虽然过着的生活不如意,但是刮风下雨总有一些破庙的地方可以避一避点个火堆取取暖,而现在……穿着不抵寒风的大红喜服在身,又在石头上趴了一夜,回头看看那间石屋,细下看去才发现石门一处竟然是一个狼头,结合昨夜听到的那一声狼嚎,瘦弱的身子抖了抖,心里有些庆幸没有走进那间屋子,太诡异了。 “喂,我可以离开这里吗?”乾木木清了清喉咙对着空气喊着,虽然不太确定过了一夜会不会有人在这里,但是总要问过才知道。 “喂,有人吗?不说话我就往前走了?”乾木木再一次问了一句,没有飞镖,没有石子,脚步往前试探了一下,果然没什么反应,再走几步,见还是没有反应,乾木木大胆的往前走了几步到了长廊处,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王妃跟我来。”突兀的在右边长廊拐角出现了一个丫鬟装扮的小丫头,在寂静的早晨,天刚蒙蒙亮就出现这样的声音,而且脚步清的她根本没有察觉,乾木木微微眯起眼睛,快速的将这个出现的小丫头打量了一个遍,之后移开目光微微笑了一下。 “有劳了。”乾木木心里不断的盘算着,这个丫鬟不太简单,王府更诡异,从昨天根本察觉不到人的气息就有人监视自己到今天这个丫头,莫名其妙的就出现了。 “你是不是昨天的那个人?”乾木木有了想法便提了出来,前边的丫头脚下微微一顿,回头看着乾木木笑的和蔼可亲。 “王妃您说什么?”态度谦和有礼,只是乾木木却总觉得自己才是那个丫鬟,就连她这样说话用您来称呼,都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有点……像昨天那个王爷说话的语气,不自觉形成的傲气,乾木木摇摇头微笑,示意她继续往前带路,随即低下头的时候,嘴角轻抿。 来到的是一处宅院,眼前的屋子让乾木木觉得这里似乎已经出了冥王府一样,但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不过眼前这个潦倒破旧的地方,真的是冥王府里该存在的吗? “这是?”乾木木看着眼前破旧的地方,有种不详的预感,眼皮跳了跳。 果然下一刻印证了她的猜想,小丫头一回头又是微笑着,“王妃,王爷吩咐了,以后这里是您的居所。”小丫头一说完,乾木木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沉默了一会。 “有吃的吗?”不管怎么说,总比失贞要好的多,至少放在这里经过昨天的冷处理,再到现在的流放状态,这样平静一下再想办法或许也是好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