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夫君莫跑,娘子在这儿呢

更新时间:2019-07-10 14:23:15

夫君莫跑,娘子在这儿呢 已完结

夫君莫跑,娘子在这儿呢

来源:掌中云 作者:飞奔的羔羊 分类:女生 主角:齐欢儿许言儒 人气:

《夫君莫跑,娘子在这儿呢》是飞奔的羔羊写的一本女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夫君莫跑,娘子在这儿呢》精彩章节节选:婚前: 齐欢儿:“心好累,我的未婚夫君据说是个草包混蛋,不想嫁怎么破?” 许言儒:“心好累,我的娘子据说是个母夜叉,又丑又凶悍,不想娶怎么破?” 婚后: 齐欢儿:“看不出来,夫君竟然还有如此一面,仔细想来,人还是不错的。” 许言儒:“没想到,刁蛮娘子竟也有温柔小意的一面。若是这样,那过一辈子的话也不勉强。” 最后的最后: 齐欢儿:“我这一生,最庆幸的就是遇见了你。” 许儒言:“你是我一生的劫,一生的缘,一生的羁绊,一生的爱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每天早晨是猪肉铺最忙碌的时候,欢儿昨晚睡得不太好,早晨起来也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欢儿一边想着怎么在搬猪肉的时候偷偷打盹,一边伸手推开了房门。 出乎意料的是,今天自己院子里却是很安静,安静的,有些诡异! 平常这个时候,欢儿看见的应该是她爹娘不停的从家里把猪肉搬到前头的铺子里才对,就算看不到爹娘,也能看见地上滴落的血水才是。 可今天的院子很干净,明明是昨晚打扫过后的模样。 欢儿拧着眉头,思考着是不是自己昨晚那件事情让爹娘吵架了?可是吵架也不会连生意都不做了吧,这么多年,她们家这样倒还真是第一次! 欢儿还没想明白,家里院子门已经吱呀一声被人推开,巷子口的虎子蹦跶哒的跑了进来。 “欢儿姐,欢儿姐,你可算是起来了,快跟我去看看吧,大家都等你呢!” 欢儿一路被拉着跑出来,从她家到巷子外的距离实在太短,她连问清楚的机会都没有等到,人就已经被虎子拉到了人群中间。 “欢儿姐来啦!” 虎子的声音欢快高亢,一声喊完就见着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突然让出一条道路来,欢儿这才看清里头的景象。 坐在中间的是她的阿爹阿娘。 站在她阿爹阿娘面前的是个不认识白胡子老爷爷,他身后跟着不少人,抬着十来个大箱子停在那里。 欢儿觉得,这景象似乎有些眼熟,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她甩了甩头,想着还是去问问阿爹。 人还没走过去,她阿娘已经笑着迎了上来,欢儿看着她阿娘那张笑脸,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欢儿,你同许家少爷有这样的姻缘,怎么不早点告诉阿爹阿娘,也省的阿爹阿娘为你的事情烦心了!” 许家少爷?姻缘? 欢儿一头雾水的听她娘在她身旁说着,再一看那地上的大箱子,灵台顿时一片清明,这景象,可不是上次城南糕点铺来跟她们家隔壁的王叔家提亲的景象么! “齐姑娘,我是许老爷家里的管家程实,我们家少爷承蒙齐姑娘搭救,老爷觉得这是莫大的缘分,特意让我一早过来。” 那白发老爷爷说着还顺手从兜里掏出一件东西来,欢儿定睛一看,居然是自己那枚绣着小鱼儿图案的荷包,荷包另一面,端端正正的绣着她齐欢儿的大名。 那枚荷包是她娘绣给她的,她一直戴在身上,昨天还掏出来过,今天怎么就到了别人手里呢? 欢儿拧着眉回想了下,突然想起自己昨天似乎确实救了个男人。 “你说的许少爷是昨天被我救起来又吓晕了的没骨气的男人?” 欢儿在这男人前头加了几个形容词,那老管家一时间也不知道是点头好还是摇头好,若是点头,就得承认他们家少爷是个没骨气的,要是摇头,怕又要叫人误会了。 思索再三,他还是点了点头。 “昨日小姐从水中救起的,确实是我们家少爷。” 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不是什么提亲,欢儿才算是放下心来,她舒了一口气摆摆手。 “我昨日不是已经说了么?我不需要答谢,救他不过是举手之劳,这些东西你们还是拿回去吧。” “齐姑娘,这些东西不是老爷用来答谢姑娘的,是老爷让我过来提亲用的。” “提亲,提什么亲?我不过是拉了你们家少爷一把,没必要以身相许啊,而且,我也不想要你们家那位......啊!” 欢儿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她娘狠狠的掐了一下胳膊。 “娘亲,你干嘛?” 欢儿娘并没有搭理她,只是笑着对程实说道: “管家您说的我和欢儿爹都知道了,但这嫁女儿毕竟是大事,我和欢儿爹也得商量商量,你看今天要不你就先回去吧。” 程实听着欢儿娘这样说,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这齐欢儿和他们家少爷也只有过一面之缘,老爷今天早上就直接叫他来提亲,他原本也觉得有些唐突。 “那就听齐夫人的,若是齐老爷齐夫人同意这桩婚事,我们家老爷和夫人过几日会一同过来拜访。夫人什么时候想好了,和许家钱庄的伙计说一声就是了。” 欢儿娘笑着点了点头,复又看了看地上的十几个大箱子。 “这些,还是劳烦管家你先抬回去了。” 程实摆摆手。 “夫人,这提亲的东西哪有拿来了还抬回去的道理,夫人尽管考虑,若是最后不能成事,这些东西放回钱庄便是。” 欢儿娘点了点头。 “那也行!” “哼!” 一直坐在那里的欢儿爹气呼呼的哼了一声,抬眼看了看自己媳妇,想到她昨晚说的那些话,又只好一个人转身走了。 唯一的救兵也不在了,欢儿顿时有种绝望的念头,她看了看还在和管家客套的阿娘,心中有些颓然。 拉着她娘亲的手松下来,转过身想要离开,一抬头却在人群中看见一个身影。 莫柏也看见了她,只是摇了摇头转身回到了巷子里,欢儿想叫住他,可那个单薄的影子很快就被人群挡住了。 …… 齐家的肉铺连着两天没有做生意了。 欢儿娘听说了许多关于镇子东边许家的事情,这尚遥镇里头八家钱庄,都是许家开的,许家老爷是个读书人,原本是可以去当官的,只是当年路过尚遥镇,被这里的美丽淳朴所吸引,就带着自己的爱妻定居下来。 许家除了会经商,也算是个书香门第了。 据说许家那位二少爷长得眉清目秀很是好看,今年堪堪十八岁,爱慕他的女子能从镇子东边排到镇子西边,但是他却至今没有娶妻,欢儿若是嫁过去,那就是正经的少夫人。 这些欢儿都是从她娘嘴里听说的,这两天她听许言儒的事情听许家的事情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欢儿也试图反抗过,她说她要她嫁给那个没骨气的许言儒,她宁可不吃不喝饿死自己,她娘当场一拍桌子说了一句好。 “你不吃不喝,我也你爹也不吃不喝,反正你嫁不出去,我们最后也没脸在尚遥镇待下去,干脆大家一起死好了!” 欢儿觉得她娘亲简直是石头打的,毫无破绽可寻,她要对抗她娘亲,简直就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不用卖猪肉的日子过得有些颓废,明明才下午的光景,欢儿却觉得有些困倦了,晒着太阳,靠着门廊,居然也能睡着了。 不过这里显然比不上自己的床铺,就连做的梦,也比在床上做的恐怖许多。 欢儿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个梦算是美梦还是噩梦,梦里她终于出嫁,娶她的人是她心心念念的莫柏,他和她都穿着大红色的喜袍,不知道是不是往常看他穿素白衣服看习惯了,咋一看他穿着鲜红色的喜袍,倒是觉得有些滑稽可笑。 他们拜过天地,有人牵着她进了新房。 晚上的时候有人推开门进来,欢儿头上盖着红盖头,看不见来人,却能从下面的空隙中看见一双黑色的靴子,和靴子上方火红的衣摆。 她的盖头被掀起来,欢儿有些害羞,红着脸缓缓的抬起头,可站在面前的人,却不是莫柏,而是她那天救起来的许言儒! 她尖叫着醒来,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竟是出了许多的汗。 天色暗下来,她娘亲做好了饭,欢儿坐在桌上,发觉今日居然多出一碗饭来,果然没一会,就见着已经几顿没出来吃饭的阿爹过来了。 欢儿心中叹了口气,看来阿爹也被阿娘劝服了,她要嫁给许言儒这件事情,怕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无精打采的吃了几口饭,欢儿就放下碗筷回房了。 今晚的夜幕格外低沉,没有月亮,甚至连一颗星星都没有,欢儿坐在水井边,抬头看着漆黑的夜幕,脑海里突然萌生出一个疯狂的念头。 说书爷爷讲过的故事里,不能在一起的男女,也可以用另一种方式获得美满结局。 私奔!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再也无法停止,欢儿站起来在院子里焦躁的走了几圈,抬眼看了看她爹娘的屋子,灯已经熄了,他们估计已经睡了。 欢儿一时有些动容,朝着她爹娘的房间跪下来,磕了三个头,轻声道了句。 “爹娘,女儿不孝。” 欢儿提着自己的小包袱走到巷子深处,一路都是漆黑的,她只能凭着白日的印象走过来。 莫柏家里的灯还亮着,欢儿鼓足了勇气抬手敲了敲门,没过一会,就见披着一件粗布衫子的莫柏过来开门。 见着是欢儿,他似乎也有些惊讶。 欢儿也不管他,只自顾自的进了屋子,她眼睛红红的,含着眼泪盯着跟着走进来的莫柏。 “你带我走吧,莫柏哥哥。” “啪。” 是莫柏手里的书本落地的声音,欢儿转过身帮他拾起来,声音轻轻地。 “我不想嫁给许少爷,莫柏哥哥,你带我走吧。” 欢儿将书放下,本想向前走两步靠近他一些,可她才一抬脚,莫柏已经惊得后退了两步。 欢儿睁着一双大眼看着他,漆黑的眸子里有些失望。 “莫柏哥哥,你记不记得你说过,让我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你。” 欢儿的眼泪终于落下来,从家里一直走到这里,憋了一眶的眼泪尽数流出来,像是冬日里的雨滴,落在身上有些凉凉的。 “你是不是忘了?是不是都忘了......” 欢儿声音很轻,明明是质问莫柏的话,说出来却像是在问自己。 “欢儿,我不能带你走的。” “为什么?” “我们能去哪里呀?尚遥镇这个地方,我们能躲到哪里去?” “那我们就不在尚遥镇啊,我们出去,去别的地方也好。” “哎。”莫柏叹了一口气,“欢儿,我不会离开的,我在这里生活的很好,我不想走,外头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危险,况且我和你都没有钱,又能走到哪里呢?你走吧,别来找我了,那些话不过是小时候说着玩的,你也不要对别人说了,我不想你爹娘或是许家的人以后来找我麻烦。” 欢儿愣愣的听他说着,愣愣的看着他把房门打开让她出去。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莫柏,许是隔着眼泪,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她突然觉得,这么些年,好多事情都变了,大家的容貌性格都不再是小时候了,可她齐欢儿,却还是一直以为是小时候那样无忧无虑的时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