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盛唐星辰

更新时间:2019-07-10 15:15:42

盛唐星辰 已完结

盛唐星辰

来源:掌中云 作者:南海一浪 分类:女生 主角:乐城青蠡 人气:

《盛唐星辰》作者:南海一浪,女生类型小说,主角:乐城青蠡,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天宝年间长安城里乐城公主,一个闷骚逗比的小女孩,偶然间结识了诸多天宝年间的各个人物,展开了有趣而惊险的历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鱼娘总算有名字了,贵妃娘娘随后差了自己宫里的女官槐香去照顾教习小枳,安排她们入住在凤阳阁。 槐香本是个将门之女,只是因家里遭难,被罚为官奴,没入掖庭为差。可她怎么也不甘心在这掖庭宫里劳碌到死,还好因做事灵巧,为人聪颖,再加上长的也还端庄,被德阳姑姑提点,调入蓬莱殿侍候贵妃娘娘。 得知自己将被调去照看小公主,槐香盘算了一下,暗自一笑,心想以后不用成天提心吊胆地看着阿蛮姑娘的眼色做事,生怕出错被罚。到了凤阳阁自己可就是总管,只要照顾好小公主,就没其他的事了。 另外最让槐香欢喜的是,没几年,等到公主出嫁,自己就可以离开这宫里,到时请公主放自己回老家估计不是什么问题,想到这里,不禁心里暗暗欢喜。槐香从蓬莱殿出来,看看湛蓝而高远的天空,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仿佛看到了自己走出大明宫的那一天。 凤阳阁本就是公主们住的地方,可是如今公主们大都成年出嫁,所以显得空荡荡的。 槐香领着鱼娘进来查看,看着冷清的凤阳阁,再看看身边这个瘦小,满脸惊恐的小女孩,槐香摇摇头,苦笑一下,难道今后就这么陪着这个小女孩度过几年寂寞的日子?不过这样也好,落得清闲,不必成日在主子面前提心吊胆了。 因为有贵妃娘娘的过问,圣上很快给鱼娘拟定了公主的封号——乐城。贵妃娘娘还算满意,就等着和其他几个公主一起加封了。 接下来就是教习公主宫中礼仪和读书,槐香一一安排妥当,然后呈报给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在宫里没有子嗣,对鱼娘也就多了几分怜爱,有意教习她乐理和舞技;可惜鱼娘在这方面还不开窍,贵妃娘娘只得让槐香先领回去教习。 槐香收拾好凤阳阁,前往亭角接乐城正式入住。亭角是太液池边的一间小院,里面住着几个宫奴负责打扫清理太液池,丽娘之前就带着鱼娘一直住在这里。 槐香走进小院,见丽娘已经给鱼娘收拾好包裹,站在院子里候着。槐香走上前,宣读了贵妃娘娘的旨意,然后命随从红菱领着鱼娘准备离开。 丽娘默然地看着女儿被领走,似乎并没有太悲伤,也没显出多么的喜悦,这让槐香颇有些意外。在她看来,丽娘应该喜极而泣,对贵妃娘娘千恩万谢才对;可是丽娘好像一切如常般,这让槐香感到疑惑,觉得这个女人不同寻常。 就在槐香拉着鱼娘要走出院门时,丽娘才紧走几步,蹲下来对女儿说道:“鱼娘,以后娘不在你身边,你要乖乖的,要听姑姑的教导,不要忘了娘平日教你话,在外面一定不要乱讲话,知道吗?” 槐香在一旁说道:“圣上已经给公主赐名‘枳’,以后只能称呼公主‘枳’!”丽娘漠然地点点头,看着女儿默默地跟着姑姑走了。 凤阳阁的日子是安静而冷清的,小枳除了跟着姑姑学习礼仪,也偶尔去长阁跟着那里的姑姑学习诗书;月初去贵妃娘娘的梨园学习乐理和舞蹈,只是小枳从未练过舞技,且不怎么专心,难免令贵妃娘娘恼火她没什么长进。 小枳偶尔也能回到母亲丽娘那里呆一天,帮着母亲去清理太液池上的枯枝败叶,捉几条小鱼或者蝌蚪带回去养着。时光在平静而寂寞中慢慢流逝,小枳一天天的长大,慢慢有了些公主的模样了。 冬去春来,当明媚的春晖照进小枳的小屋,凤阳阁的梨花又开满枝头时,小枳已经从一个野丫头长成小姑娘了,而且正式封为乐城公主。 这日清晨,乐城从睡梦中醒来,看到窗外满树的梨花盛开,不禁欣喜万分。她顾不上穿好衣服,直接光着脚跑到回廊里。 晨辉照耀中小院,在春风的轻拂中,万物复苏的时节,一切显得生机勃勃;仰望满树的梨花,在春风中如雪般簌簌落下,飘落在她稚嫩的脸庞,令她不禁兴奋的在空荡的回廊里上窜下跳。 正当她撒欢的起劲儿时,忽然发现院子门口站着两个人正惊异地看着自己;小枳吓了一跳,一溜烟儿地跑回屋里。等她穿戴好出来时,看见一位公公领着一个小太监站在廊下,正和姑姑说话。 “这是德阳姑姑的侄子,父母都不在了,德阳姑姑就托人弄到宫里来,可是年纪太小,做不了什么事,德阳姑姑吩咐先放到你这里,给小公主做个伴,你看可好?”这位公公说道。 “即是德阳姑姑吩咐的,槐香怎能不收,那就留下来吧,我们这里也没什么事,人又少,刚好跟小公主做个伴儿,也省的小公主寂寞。”槐香说完,拉着男孩的手问道:“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他叫青蠡,12岁了,刚进宫,还不怎么会做事,就麻烦姑姑教导了。”一旁的公公说道。又回头对青蠡说道:“还不快给姑姑磕头,以后就跟着槐香姑姑做事了。” 槐香扶起青蠡,见这个男孩虽然清瘦,倒也白白净净,眉清目秀,不禁心里喜欢。回头看见乐城正好奇的往这边看,就招手叫她过来,“小枳,这是新来的内监青蠡,以后就有人陪你玩了,高兴吗?” 小枳好奇的看看青蠡,微微点点头。 “红菱,香桂,给青蠡收拾个房间,以后他就在这里当差了。”槐香吩咐完,看着公主说道:“公主没事就领他到处看看吧,熟悉熟悉院子。” 小枳害羞的一笑,随后藏到帐子后面,红菱笑着过来领着青蠡出去,槐香也送公公出门。 看着红菱姐姐领着青蠡到偏屋收拾,乐城悄悄跟着后面,站在门口往里看;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跟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于是好奇的打量着青蠡。 过于白皙的面孔,嵌着两只乌黑发亮的大眼睛,直挺的鼻梁下抿着薄薄的嘴唇,看到乐城在打量自己,于是朝她挤了挤眼睛,做个鬼脸,乐城忍不住笑起来。红菱回头就给了青蠡一巴掌,“看什么看,快来自己收拾你的床榻。” 小青蠡的到来,给冷清的凤阳阁增添了一丝暖意;青蠡比乐城公主也就大个三四岁,机灵乖巧,活泼好动,可以陪着乐城在宫里到处走动玩耍,让槐香省了不少力气。 毕竟是同龄人,乐城和青蠡没几天就熟稔起来,两人很快从早到晚的形影不离。青蠡总是带着乐城院里院外的玩出各种花样,这让乐城感到新鲜而兴奋,以至于一天到晚地和青蠡黏在一起。 寂寞的日子忽然热闹起来,然而让槐香郁闷的是,青蠡每次带着乐城出去玩,总是出状况;他们一起糊纸鸢,却弄得满身浆糊;跑到太液池边放风筝,却掉进了水洼里,弄脏了衣服;或者爬到树上掏鸟蛋,却不小心挂到树上下不来,还要到处找公公们把她弄下来;要么去太液池钓鱼或者捉一篓青蛙回来,放到凤阳阁的池塘里,结果晚上的蛙鸣吵的整个凤阳阁睡不了觉;要么晚饭后悄悄溜出去出去掏了许多的知了,结果第二天知了脱了壳,搞得满院子都是知了的叫声。总之,有了青蠡的凤阳阁喧闹起来,乐城的日子也丰富多彩,充满了欢乐。 槐香对于这两个凑到一起就闹腾出状况的小屁孩实在头疼,可是德阳姑姑的亲戚,也不能惩罚的过重,罚的轻了又没用,着实令槐香无奈,只好让香桂和红菱去收拾一下,让青蠡有所收敛。 红菱和香桂早就对这两个捣蛋鬼气不打一出来,每次出事都被连带着受罚,可是小枳是公主,她们只能甩脸色给她看,现在姑姑把青蠡交给她们收拾,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两人幸灾乐祸地打量着一脸惊恐的青蠡,再看看廊下被槐香罚站,一脸晦气的公主,相视一笑。虽然槐香吩咐了不能殴打,那就杀鸡给猴看! 两人让青蠡跪在洗衣板上,头顶着一盆水在院子里晒了一个时辰,才放他起来接着干洗衣擦地的活,到院子洒扫和清理。最后两人还是觉着不解气,按着青蠡给了一顿板子,震慑一下乐城。 天色渐晚,艰难的一日总算过去了,乐城在罚抄完《女书》后终于可以自由了。路过青蠡的房子,悄悄看看躺在床上呲牙咧嘴的青蠡,吐了吐舌头,回自己的房间了。 自打被收拾以后,乐城很快就注意到,青蠡就一直没精打采的,常常在吃过晚饭后独自一人坐在院子后面的小山坡上发呆,不再带她玩了。乐城很郁闷,这天晚上,看着青蠡干完活后,又独自出去,乐城忍不住在后面跟着他。 “你不要跟着我了,你是公主,我只是个小太监,我们不一样的。”青蠡幽幽的说道。 “那又怎么样?我们还是好朋友,我们还可以一起玩,最多以后不要玩出事,让姑姑发现就好了。”乐城笑着挨着青蠡坐下来。 青蠡伤感的说道:“姑母把我放到这里不过是给我口饭吃,我只能在宫里听话好好干活,跟其他太监一样,一辈子呆在宫里干活,直到干不动了,才被遣出宫。” 青蠡看看乐城,忽然说道:“我不想当太监了!公主,你知道吗?我爹娘是被人杀害的,可我却不知道是谁杀了他们,我想出宫,我要为我的父母报仇!” 乐城吃惊地看着青蠡,良久才说道:“可是我听姑姑说,进了宫就不能出去了,我都没出去过。” 青蠡看着乐城说道:“公主你出嫁就可以出去了。你知道吗,长安城很大很大,非常繁华热闹;宫外有很多人,街上到处都是人。” 青蠡的话令乐城十分向往宫外,可是她从小就没出去过,也知道出不去,只得叹口气说道:“可是我们现在出不去啊!有什么用呢?还是别胡思乱想了。” 青蠡看看乐城,接着说道:“你是公主,你爹是圣上,你娘虽然身份低微,但终究还在,你还可以过去看她,她还可以给你做好吃的,可我却再也见不到我爹娘了。” 在乐城的记忆中从来就没父亲这个概念,只有母亲,听青蠡这么一说,忽然觉得自己还是挺幸福的。 她看看青蠡,慢慢说道:“其实我跟你差不多,圣上从来没跟我说过话,母亲也没工夫照顾我,我一个人不也一样长大了。人总是要长大的,以后我们就算是兄妹,互相作伴,就不会觉着孤苦寂寞了。” 青蠡笑起来,他也许该庆幸自己遇到这样快乐的小公主,在这死气沉沉,冷漠阴森的宫里,还能有这样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和他结伴成长。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