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通灵摄影师

更新时间:2020-07-19 08:08:03

通灵摄影师 已完结

通灵摄影师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细胞分裂 分类:其他 主角:老拓老旭 人气:

火爆新书《通灵摄影师》是细胞分裂所创作的一本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老拓老旭,书中主要讲述了:透过死亡的氤氲,让镜头记录层层迷局诡事,各种离奇诡异的囹圄深处究竟什么才是真相。真人秀灵异节目亲身体验,扑朔迷离的背后惊悚恐怖,跌宕起伏的情节超乎想象。旧院鬼影,湖中水魅,太平间呻吟,坟墓里打来电话,斑驳的上吊梁绳,阴湿的轱辘枯井,阴与阳一线之隔,生与死一念之差……灵异拍摄组竭力打造最真实的追灵日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三章: 鬼煮食

由于是意外窒息埋死了很多人,戾气极重,据当时的做法大师说,有很多亡者的尸骸一直被碾轧在地下,堆叠成一片,得不到超生,几十年后,潍济五和医院的兴建,在开工初期,挖地基的时候,施工人员也没有重视挖到的骸骨,而是随意地将这些骸骨碾轧,直接跟钢筋混泥土建成了地基,因此,病院建成后,一直是各种异闻不断,直到后来导致了火灾并烧死多人的悲剧。

据说,旧医院的地基钢筋混泥土里掺杂了不少骨骸呢!

听完老头和他老伴的叙述,我们都很吃惊,历史居然追溯到这么耸人听闻的往事,后辈得知无不长吁短叹,却也是无可奈何。此刻也是天色大亮了,前佘老街逐渐看到走动的身影,还有些来老头早点摊的熟客陆续走了过来,老头和他老伴也无暇顾及我们,招呼吃客去了。

两老一走,亦萱再也憋不住,跟我说道:“这老大娘和老大爷都有严重的口臭味!”

我笑了:“我一早就感觉出来了。”

烨磊不以为然道:“有什么,咱们一夜了也没有打牙祭,谁现在张嘴说话都是一口的臭味。”

亦萱争辩说:“可是他们嘴里散发的不是平常的口臭味……”

彦小晞这回发话了:“我没有感觉到什么,就是觉得刚才那豆汁好难喝啊,好像还有泥土掉进里面……”

老拓突然站起身来:“别说了,有什么回到车里再说!”

这时,不知什么时候发起的晨雾一下子笼罩到了买早点的摊子面前,我们都没再说话,只是我通过镜头里看到锅中热水徐徐腾起的白色蒸汽开始模糊两老的背景,最终好像两人和蒸汽及雾气兼容在一块了,我赶紧撇开相机一看,两老的后背还是能依稀可见。

编导老拓为了答谢老头的热忱,特意又打包了一大袋油条和豆浆,吃不完都搁到了车里。

烨磊提着几袋食物不亦说乎,吹着口哨回到了驾驶座上。我们也陆续上了车。老拓一上车口,立即一改常态,把打包来的所有东西一把都丢出了窗外,口气严厉地对烨磊说:“烨磊,快开车!”

烨磊听到老拓的语气颇为古怪,但也是快速启动挂档离开。我往车后一看,发起的晨雾愈发浓烈,很快将整个买早点的摊子迷糊掉,最后完全消失不见。刚走不远,老拓回头严肃对我们几人说道:“刚才你们咽了多少东西,现在都给我吐掉!”

彦小晞一听就傻眼了,慌忙问道:“怎么了,他们给我们吃的东西有毒吗?”

老拓一边拉着我们携来的行李袋的拉链,从里面找出了洗胃剂,分发给我们,自己也灌了一剂,边灌边说道:“现在什么都先别问,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出来再说。”

烨磊慌得直接踩了刹车,回头毛骨悚然地说道:“老拓,你倒是说个缘由啊,刚才我吃了那么多……”

亦萱有些幸灾乐祸地说:“叫你贪吃,这下活该了吧?”

烨磊的表情从扭曲转变成了哭丧:“编导,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拓也拿出一剂给烨磊服下,我们咽进去后不到三分钟,都分别出现了呕吐现象,幸好我刚才基本上没有吃喝,身体无大碍,亦萱跟我状况差不多,而烨磊和彦小晞就惨了,刚才两人毫无防备,一顿狼吞虎咽,酒足饭饱般,这顿吐,直吐得昏天暗地。

烨磊则把塑料袋涂满胃液和口水,又在车外喷了一阵,胃差点被他呕吐出来。

这两人服下了三支的洗胃剂,吐得苦胆都出来了,彦小晞是女孩子,吐过之后整个人瘫软成了一滩泥,倒在亦萱的怀里,亦萱担忧地捋着她的后背,轻拍她的脊梁。等我们状态都好些,老拓这才轻拢慢捻地说:“刚才一下车,我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在车上时我一直心有疑虑,知道吗,刚才我们见到的两个老人,他们不是活人……”

我心大惊,果不出我所料,刚才我也一直觉得有问题,只是一时间说不上来而已。

烨磊脸色立马僵住,用惊悚的目光盯着老拓。

老拓继续道:“老头子端一碗豆汁上来时,我特意留神了一下碗底,碗底其实有个字,是一个‘奠’字,很显然,这些碗筷是用来祭祀死人用的,摊点的门口贴满了符篆,其实,这是一间凶宅,在村头为魁首,在街头则为阴宅,以前肯定有不少道士来这里驱鬼做法,凶宅大门面西,太阳落山色鬼魂萦绕,是鬼宿必选之地,刚才两老,二者皆是双目瞳仁溃散,这是人死后才有的现状,再者两人脊梁高隆,尖锐无比,我特意留意了他们的后脖子,在衣领处都有一小块黏土……”

老拓说:“知道吗?古书《民间奇异录》有过记载,在湖南两广等地有过这么种现象,有种人死后,还可以用自己的精神和魂魄控制自己的躯壳,有时候是人已经完全死亡了,瞳孔扩散,并且没有了呼吸,但是三天三夜后,接触到地气时残留在脑海中的有一种叫元神的东西被唤醒,就是要完全脱离身体的元素被激发出来,这时,元神就能控制整个躯壳,去做任何事情,有时候,元神能保存好些年不消散。而那块黏土就是保持着躯体和大地零星贯通的枢纽,能让元神间接在生与死之间,非生非死,如果要想元神和躯壳永久脱离,只要把他后脖子的那块黏土抠掉,那么这具遗体就彻底腐化了,魂魄也不再停驻。”

彦小晞面无血色:“我说豆汁怎么那么难喝,而且里面还有泥土……”说罢,又伏在亦萱怀里干呕。

亦萱说:“怪不得我说那两老讲话的时候,嘴巴总是散发出一种奇怪的味道,那分明就是死尸的味道啊,额……编导,据你刚才所说,那他们不就是行尸走肉吗?”

老拓摇摇头:“行尸走肉是毫无感情与人性的,这跟行尸走肉不同,其元神的操控是有目的性的,有逻辑的,那两老其实已经死亡多时,只是我不敢确定他们的遗体在哪里,但是他们的后脊梁骨那么高,一定是背部朝天而死的,人死后背部的皮肉开始下沉,后脊梁骨隆起,背部朝天死亡有种永不见天日的迷信说法,古代战争打扫战场时,胜利的一方在埋葬敌人尸体都是将其面向黄土背朝天的埋掉,就是让其魂魄也永不能见天日,无**回,也就不能化为厉鬼来复仇。但是含怨而死的人残存的元神会很强烈,退回来说,那两老一定是想让我们知道更多的一些事情,并且把谜底诸公于天下。”

烨磊彻底懵了,说:“难道刚才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我们在跟死人对话?”

老拓说:“不,除了那只狗,其他都是假象。”

“那只狗?”我们都不禁道。

“对,只有那条狗是真的。”老拓说道,“如果狗死了,它就不会再对鬼魂有忌讳了。”

亦萱问:“那么我们刚下车,那只狗就对我们吠,这又怎么解释?”

“很简单,我们刚到岗番郡的时候,车顶就攀附上了一位不速之客,而且一直搭乘着我们的便车来到这里。”

烨磊直接跳了起来“老拓那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们……”说罢又不住地呸呸呸往外吐口水,并且伸出手指拼命朝喉咙深处捅去。

老拓摇摇头:“我是刻意的。因为我知道刚入郡口的时候,就有不干净的东西攀附在我们的车顶上了,但是对方只是一直没有动静,我心想其并不想有害于我们,便没有告诉你们。而我们车顶上坐便车的人就是卖早点的老头子和他的老伴!”

“什么?!”我们都怔住了。烨磊则扭头摆弄着行车记录仪说道:“那糟了,咱们的行车记录仪又坏了……没报警啊……”

老拓说道:“现在不是纠结见鬼的事情,而是我们现在被鬼灵相求了。”

我稍为宽慰:“还好,鬼灵纠缠我们只是为了有求于我们而不是加害于我们,但是,既然鬼灵那么神通广大,还有什么要有求与活人的?”

“每个空间都有它的禁忌,生存在那个空间的生灵也就会受到那个禁忌的束缚,当空间里的所有生灵都无法摆脱这个束缚时,那么它们就会转向另一个空间来求助。”老拓说道,“如果找到两老的尸骸,我们给他们好好安葬就是了,不然,他们是永世不得安宁的。”

烨磊依旧不放心,说道:“都说了那么多了,老拓,你倒是说说为什么让我们喝洗胃剂啊,那些豆浆和油条到底是什么,我怎么吐了那么久都吐不出一点东西来,吐的反而都是我的胆汁……”

老拓一笑说道:“放心吧,鬼魅只会吸食香灰,也许他们只是用香炉里的香灰做了几份早点。所以你们吃进去的都是一些香灰罢了。”

“啊,我们吃进去的是香灰?”烨磊狐疑着用舌头舔舐自己的嘴唇,有些不敢相信,还想体验一下香灰的味道。

我回想了刚才咀嚼油条的时候,怎么有一股味同嚼蜡的感觉呢,幸好没有多吃,不然隔天能拉出一盘蚊香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