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鬼夫养成记

更新时间:2020-07-28 06:26:02

鬼夫养成记 已完结

鬼夫养成记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猫妖 分类:其他 主角:诸葛夏炎君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鬼夫养成记》是猫妖最新写的一本其他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诸葛夏炎君,书中主要讲述了:不爱钱财忠于银子的诸葛草,在几大箱银子的诱惑下,接下多金雇主夏炎君的任务。 夜探险地,驱鬼降怪,失败而归,屡战屡败,被恶鬼惦记不说,还被多金雇主夏炎君骚扰。 “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诸葛草多次强调。夏炎君一笑而过,继续狗皮膏药似的粘着。 一次次险境逃生,她逐渐沦陷在他的温柔盅惑中。 “你是我的药。”夏炎君在她耳畔低语。 “什么药?”诸葛草反问。 邪魅一笑,夏炎君步步深探而下:“移动的情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老鬼罩再战败

一本破书,全是繁体字。

一把缺了口生锈没斧身的斧头。

一根有窟窿眼,似乎一用力就能捏碎的木棍。

一屁股坐在地上,诸葛草内流满面。

你这是在逗我玩的吧!

太寒碜了,寒碜到诸葛草压根儿拿不出手,没那个底气到他跟前拍着胸脯信誓旦旦。

惆怅,对月怅然。

爬上出租房的楼顶,诸葛草大字型的躺在水泥地上,一脚踹飞了叼着她脚磨牙的恶灵。

“姑娘,我观你面相,惊讶的发现你好似与我有夫妻相,不如我们……”

一道声音悠悠响起,诸葛草翻了翻白眼,手摸索到了一块石头,径直对着一个方向砸去。

“哎呦……说好不打脸的。你打坏我这吃饭的本钱可如何是好?”话音刚落,一道清瘦的身影显在诸葛草的身边。

周莫离,死了约莫两千多年,具体怎么死的连他本人也都不知道了。

一次巧缘下,诸葛草将被困锁魂阵的他给放了出来。

于是乎,就跟屁股黏了一块狗皮膏药似的,他三天两头便会出来,来个以身相许啥的。

周莫离的笑,带着几分流气,见诸葛草一副焉了吧唧的模样,也是惊讶。

“不对啊。”他掐指:“月事还有十一天,不该啊。”

“去哪儿风流回来?”诸葛草皱眉,闻见了他身上那淡淡的胭脂味,嫌弃。

“哎……娘子你可真敏感,这鼻子都跟狗有的一比。”周莫离伸出手掸了掸自己的锦袍:“我下回弄干净了再来见娘子。”

“周莫离,你要是在喊我娘子,我保证把你送回那个阵里去。”诸葛草的心情低落,并不想跟他开玩笑,瞪了他一眼,恶狠狠威胁:“没什么事就别烦我,烦着呢。”

周莫离知晓她的脾性,听了她的话也不恼,飘到了她跟前:“我跟你说,最近这阴间多了几个阳辰未到便死了的冤鬼,阎王派我去溜达溜达,看看是不是阳间出了什么事儿。”

不想看周莫离那张脸,诸葛草转过身没好气:“关我屁事。”

“哎?你不是没事也经常帮人改个风水收收鬼嘛。若是最近发现有不对头的,你跟我说说,没准就抓到线索了。”周莫离继续飘,换了个方向。

被他那么一说,诸葛草一寻思,断了的线像是被连上了。她嚯的坐起,一脸认真盯着周莫离那张欠扁的脸:“怎么,要是有线索,阴间能出点力?”

欣赏着自己长长的指甲,周莫离摇了摇头:“阴间素来没法插手阳间的事,那些个流窜在外的恶鬼还有千千万万,你指望他们出点力,怕是心有余而鬼不足。”

嘴角一抽,诸葛草啐:“要你们何用。”

“当鬼啊。”周莫离应得理所应当,差点没让诸葛草呕出一口血来。

“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周莫离扯了扯又躺回去的诸葛草,问的是肯定句。

他跟随着诸葛草已有一个多年头,论了解算不上蛔虫,却算得上一知半解。

诸葛草叹气,看了一眼周莫离:“我是有发现,只不过我意识到,你的色相无法发挥作用,我只能放弃了。”

“草草,你这算是对我美貌的肯定,夸赞我吗?”

“不,我是在嘲讽你。”

软磨硬泡之下,诸葛草还是告诉了周莫离,在MIG集团下面存着一个煞气冲天的恶鬼,最近也闹出了几条人命。

只不过她也不知道,是不是与周莫离说的那几条对得上。

捏着自己尖细的下巴,周莫离抬头看着诸葛草:“你莫不是对那个人类心动了?”

“你这是什么话?”诸葛草比他还惊讶。

“你收鬼也有好些个年头了,我都从未见你对谁如此上过心。”周莫离沉吟道,一双眼眸多了几分正经,还蛮耐看:“我跟你说,你可千万不能爱上人类,你只能爱上鬼,比如我。”

眉角一跳,嘴角一抽,诸葛草感到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在蠢蠢欲动。

“你可别忘了你师傅说的,我跟你说,草草,你是不知道你这精血,心脏,三魂七魄多补。那好比你们人类的这个万年雪莲……不不,万年也比不上……总之很是金贵。”周莫离一脸认真,郑重其事:“但这补不能对人,阴气太重了,克夫克子克全家的。”

“哦。”诸葛草敷衍应到。

“你可别忘了,你可是从墓地捡回来的。”周莫离继续吧唧吧唧。

“哦。”诸葛草继续敷衍。

“那可不是普通的墓地啊!喂喂喂,你认真听我说话没有啊……哎,你别走啊……”

诸葛草的屋子,一般鬼进不去。

毕竟是她师傅待过的地方,这些个东西一般都进不来,当然,活了两千多年头的周莫离还算有点本事,他进来了。

“我每回进着屋子,都要损失一些法力,不值当不值当。草草,我们回楼顶谈谈那个MIG集团的事情如何?”周莫离进是进来了,蓬头垢面罢了。

诸葛草一屁股做到太阳椅子上,瞥见了书包侧边的那朵干瘪了的玫瑰花,悠悠一声长叹:“我本不想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只不过我若是不帮,这心里头总有些堵得慌。”

“咦,好多银子……”周莫离收拾收拾了自己,抬头发现了满屋子的亮闪闪,惊讶了下。这边听到了她说的话,飘到了她身边,瞅着她的小脸:“草草,你知道吗,我觉得你太善良了,特别容易心软,不谙人世,不食人间烟火……”

“没理解词语之前,别乱用。”白了某鬼一眼,诸葛草继续道:“他说的也没错,若是那恶鬼不除,必定也会祸害他人。师傅若是在的话,一定会出手,只不过我能力不足,最多过去打个平手,狼狈不堪回来。”

“带我去瞅瞅?”周莫离毛遂自荐:“怎么说我也活了两千年,低于两千年的鬼见着我还得绕道走。”

“那么久不去投胎,人不人鬼不鬼的,你图个啥?”诸葛草被他的话逗乐了。她一直都觉得周莫离有趣,起码能够跟她接的上几句。

“我图啥,图你呗。”嘴里不带正经儿的,周莫离笑:“别怂,带我去瞅瞅,万一碰见个厉害的,你先跑,我垫后,大家都是鬼,还能给个情面。”

翌日,夏炎君的办公室里。

坐在对面的夏炎君面上的笑,还是如此温和动人。

心不在焉的诸葛草拿起精致小巧的小汤匙,搅动着跟前的这杯咖啡,率先开口:“我还要去一回,试一试。”

“酬金……”

“你给我的足够了。”诸葛草放下小汤匙,抬头:“我不缺钱,你也是。只不过这回,我不希望你跟着了。”

夏炎君看着诸葛草的眼眸,一眨不眨,许久,带着几分失望:“好。”

五官好的有什么优点?

怎么看都顺眼,更别提他那注定不凡的身高与高贵的气质。

“长得高走在人流量大的地方,是不是都是黑压压的人头?”诸葛草站在他办公室的阳台,往下看了一眼川流不息的车辆人群,扭头问。

夏炎君脱去了西装外套,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的他,倚着栏杆,格外有味道。

“我没在人流量大的地方走过。”他如实答道,依旧笑的温柔看向诸葛草:“为什么你要叫做诸葛草?”

“额……我不知道,诸葛是我师傅起的姓,觉得贱命好养活,我得跟那草似的,就诸葛草了……”提到名字,诸葛草内心是崩溃的。那么好的姓就给糟践了!

“其实,初听说你是老子的关门弟子,我还以为是那些道士胡说八道。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怎的与这些打交道。何况,老子……也不知道是哪个老子。我就是报着试一试的心态。”夏炎君说,视线宽厚落在她身上,令人动人:“你让我刮目相看。”

这话,啧啧啧,多实在,多暖心窝。

诸葛草听得很舒坦,扭过头不禁多看了他两眼。她发觉自己似乎很喜欢看着他,最习惯的便是他嘴角那笑了。

很少有人会对她如此温柔的笑着,当然,周莫离是一只鬼,而且他笑的实在太流气。

“打小就接触这些,是不是很孤单,会不会很害怕?”不知不觉,夏炎君与她挨得很近。

像是被人戳中了内心最柔软的点,诸葛草徒生一种说不出的孤寂感,回想自己的生活,眼眶微湿。

这个繁华的世间,她连一个朋友也没有,连一个怀抱也没有。

站在MIG集团办公室外的阳台眺望A市的风景很赞,这个城市的灯火尽收眼底,只不过没有一盏灯是她而亮。

“喂,银子我还你,可以让我抱抱你吗?”诸葛草扭过头,望着夏炎君完美的无可挑剔的脸,口出惊语。

一愣,一怔,下一秒夏炎君张开双手。

“这个怀抱,真贵。”扑进他的怀里,贪婪的吸了两口,缓了缓自己突然起来的情绪,诸葛草半开玩笑说道。

抿唇一笑,夏炎君眼眸微闪:“你若是喜欢,可以天天抱,不要钱。”

听惯了周莫离那满嘴的撩妹话语,诸葛草以为自己早早免疫,不料他这一张口说的话,心跳猛地露了一拍。

“哈哈哈,这是什么话,我们就是单纯的抱抱,你可别想那么多。”招招手,诸葛草打着哈哈说着。

她转过身往办公室里走去,舍下身后的都市繁华与他,独自面对阴影。

抽了抽鼻子,看着电梯跳跃的数字,诸葛草觉得自己今天有点不对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