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死亡笔记

更新时间:2020-07-28 06:35:14

死亡笔记 已完结

死亡笔记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王者鉴明 分类:其他 主角:小雯连 人气:

火爆新书《死亡笔记》是王者鉴明所创作的一本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小雯连,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女友是学法医的,那晚她被路边冲出来的疯子咬了一口,从此她凭吸食脑汁就能获取死者的记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0020章:老尸励志

师父握住扫帚,他回眸望了眼河中心的铁笼“小初,这边必须有人盯着,你想过去看看徐花妍还是我来?”

我头皮发麻,一边是凶神恶煞的老尸,一边是能让徐花妍痛叫的邪师,貌似这二位都很危险。徐花妍应对不了邪师,我去了也是送死,反倒老尸这边还能拖上一会儿。

师父催促的道:“再犹豫那小娘们就完了。”

我想留在这边盯老尸。”我心脏颤道,这一行还真是在刀尖上跳舞。

“好,拿住它。”师父把青铜古灯放在我手上,他扛着扫帚健步如飞的奔向东侧小树林。

我瞅了眼摇曳不定的灯芯,仿佛一股无形的力量注入心田。说来也怪,不安的心神渐渐平静,我看向在铁笼内外不停挣扎的老尸,现在水鬼跑了,他完全凭借不计其数的肥鱼托着呢。也许你觉得不可思议,虽然一条肥鱼的力量有限,可一大堆鱼聚在一块就不容小觑。

我脑海中灵光一闪,如果把肥鱼们吓跑,这老尸是不是就能连铁笼沉入河底?我决定试试,便将青铜灯放在地上,我四下环视,抱起一块脑袋大小的石头,抛向河中间。

奈何力量太小了,没到跟前就落入河水。

不能太贪心,我换了块拳头大的鹅卵石,狠狠地砸向铁笼。石头撞在了铁柱上发出“砰”的一声钝响!这一侧的肥鱼顿时被惊吓到,四散游开。

铁笼猛地往前一栽,老尸的脑袋浸入河水。

这些肥鱼不怕凶巴巴的老尸,却畏惧于石头撞击铁器的动静。我见有效果,再次捡起一块石头往铁笼的左侧砸。

万没想到正侧的肥鱼们又游了回来,把铁笼撑平衡了。

我也不知道别人给了肥鱼们多少好处,竟然如此的恪尽职守。

反正鹅卵石要多少有多少,我不停地投掷,把一侧砸偏了另一侧的肥鱼又归位。铁笼内的老尸可不好受了,东闪一下,西颠一下,他没有平衡感,连挣脱铁链的力气都小了不少。

拖延十分钟了,师父还没有回来。

这时,我眼角余光瞥见那跑掉的四只水鬼在不远处观望这边动静。

我手上动作不停,同时朝它们吼道:“你们生前都是跟我一个村的,老婆、孩子、父母都在村里,就忍心看着这家伙跑出来祸害咱的家人们?”

人死了即使沦为鬼类,也是有生前记忆的,希望我这番掏心窝子的话能唤醒它们的责任感。

老尸身上的红袍早被刮的零碎,小半边胯骨快出来了。

四只水鬼犹豫片刻,走了过来,它们停在我后方两米远,这也是青铜灯光照亮的最大范围,所以水鬼们不敢再上前。

“大徐叔,小时候您没少给我买好吃的,把我当自己小孩一样疼爱。”我说着说着就哽咽了,“现在您遭遇不测,我很痛心,来晚了一步,抱歉。我们要做的,就是守护这村子不被破坏。”

“初侄子,唉……我不怪旁人,太贪心了想多捞点鱼,结果把自己坑了。”大徐虚脱的鬼力十不存一,说话身体都在颤抖,“我知道你不简单了,之前我们鬼迷心窍,听信了邪师的话,没想到却险些被抽空了鬼力……为了赎罪,需要我们怎么做,直说吧。”

我试探性的道:“听说水鬼能上鱼的身。”

一旁的净子开口道:“嗯,邪师之前威胁老水鬼们控制过这堆肥鱼中的几只鱼霸。”

通常一个鱼群中存在几只有主导权的鱼,它们的体形比绝大多数要大,被称为鱼霸。

“那眼下你们能上鱼霸的身,控制肥鱼们散开吗?”我问道。

大徐摇了摇头,“我们四个的鬼力很弱,恐怕上身不成反落得鬼体消散的下场。”

“不,有一种方法可以上鱼霸们的身。”那对兄弟中的老二说道:“我让大哥把我同化,吸收了我的鬼力,他鬼力就够了。”

老大阻止道:“老二,说好的一起做对鬼兄弟呢?”

“村子里还有咱娘!”老二握住哥哥的双手,“那老尸马上就出来了,不能再拖了,哥,你现存的鬼力比我多,别犹豫了,赶快把我吸掉!”

老大哑然。

净子也说道:“大徐,你把我吸了吧。跟老大控制两只鱼霸,至少能解散三分之二的肥鱼。”

我百感交集的望着这四只水鬼迅速变为了两只,只剩下大徐和老大。它们平复了下新吸收的鬼力,一步步下了河,没入湍急的水流。

我蹲在青铜古灯旁等待,过了五分钟,肥鱼们像是受到某种召唤,“噗啦啦”水花四溅,纷纷拍动尾巴散开,剩下的肥鱼们难以支撑铁笼的重量,仅坚持了片刻,沉重的铁笼沉向河水。

老尸不甘心的弯身拿牙齿咬住铁柱。

他弯身时,我总算明白了徐花妍那句可男可女的意思,这老尸的脑袋后方不是脑勺,而是另一张老妪的脸,后背还有两个干瘪的峰峦,双性同体?

疯狂状态的老尸随着铁笼的沉没……

我心头松了口气,这边消停了,我耳朵一动,隐约听见东侧树林传来的打斗声。要不要过去瞧瞧?很快我打消了这念头,自己没有战斗力,去了只能添乱。

愣神的功夫,我总觉得河水里不太对劲,仿佛有危险正在接近。

“噗!”一只枯干的手探出我眼前的河水,我一下子就辨认了出来,是那只双性老尸的手!

他……他不是跟铁笼一块沉入河底了吗?

紧接着那只手落下,另一只枯手又出现,这两只手循环的起、落了数次,每次离开水面都离水边更近一分!

铁笼的轮廓也显现了出来,还有双性老尸的脑袋!

观察了片刻,我搞懂了状况,这玩意竟然凭借半个身子,再水底拖着沉重的铁笼爬向了岸边!不仅如此,他马上就上岸了!低智力果然有低智力的好处,他离不开铁笼,就只能干这种费力的事,偏偏还有了奇效!

两个字,励志。

我托起青铜古灯往后退了一丈远,话说这只双性老尸得有多大的力量?

双性老尸的脑袋露出来,他拖着铁笼,匍匐的爬了上来,爪子把湿地抠的满是抓痕,他一边动,一边朝我张开嘴,摆明了不吃掉我誓不罢休!

他有铁笼的牵制,移动速度挺慢的,何况上了岸之后就没有了浮力,铁笼的作用更重了。我并不担心,就静静看着双性老尸的动作。

意料之中的,他又难以寸进了,因为随着推进式的移动,铁笼前积压了厚厚的泥土,他也不懂得及时清理。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挑大的硬石头砸向双性老尸的脑袋,尤其是那张老妪的脸,看着就欠扁。

“砰、砰、砰!”

我可没有手下留情,双性老尸的脑袋够硬的,我掌心都震的生疼,对方竟然只流下了几道腥臭焦黑的血液,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脑子里装了石油呢。

师父教导过我说“费力不讨好的事少干”,我扔掉石头,重新拿起青铜古灯,试探的往双性老尸身前靠近,他被灯光刺的不敢睁眼,嗷嗷低吼,这架势就像分明被制住了却不愿臣服的凶兽。

东侧树林忽然安静了,正与邪的较量似乎已经结束。

师父打来了电话,他疲惫的道:“小初,还活着没有?”

“有!”我回应道。

“为师累的不轻,你过来把这小娘们抱走。”

“好叻。”我挂了电话,托起青铜古灯跑向树林,临走不忘踹了双性老尸一脚,使得他下边的男人脸啃入泥土。

我在小树林的中间看见师父倚在一棵树前,徐花妍横着躺倒在地,她身上的血色衣裙被撕开好几条口子,破到堪堪能遮住关键部位的程度,她好像陷入了昏迷状态。

我环视着七倒八歪的树木,难以想像这里之前发生了怎样的战斗,师父的扫帚也快散了架。

毫无疑问,那个我素未谋面的邪师很强大,对方胜过徐花妍,但弱于师父,最终被其打跑。

经此,我心里对师父的实力也有了一番新的评估,自己跟对人了!

我走到徐花妍身前,她约有九十来斤,酥软的身体柔若无骨般,奈何我把力气都使在砸那双性老尸了,无福消受啊,我只能粗鲁把她当作大桶水一样的扛在肩头。

师父一边心疼的扎紧扫帚,一边问道:“老尸呢?”

我把一波三折的情况说了遍,他乐了,提议一块返回岸边瞅瞅。我们走到河边时,懵住了,只剩下空荡荡的变形铁笼,那只双性老尸早已没了踪影!

泥土上的抓痕跟鬼画符似得。

我第一反应不是深思对方的动迹,而是扭过头冲长草地里焦急的喊道:“爸,你在吗?”

静了数秒,老爸这才说道:“小初,我可以抬头了?”

还好,那只老尸逃脱了铁笼没有对他下毒手。

老爸忙不迭的跑了过来,看着我肩膀上的徐花妍,他讶异道:“这小姑娘……真俊。”

我翻了个白眼,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

师父低下头,观察着河边遗留的痕迹,他走走停停的道:“小初,这情形不太妙啊,双性老尸很可能冲着你们的村子入侵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