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唯爱暖时光

更新时间:2020-09-07 06:54:13

唯爱暖时光 已完结

唯爱暖时光

来源:落初 作者:雨微醺 分类:其他 主角:楼歆季柏寒 人气:

主角叫楼歆季柏寒的小说是《唯爱暖时光》,它的作者是雨微醺最新写的一本其他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她以为自己捡到了宝,哪知却是个让人无比头疼的麻烦精。他那两张面孔,一张天真无邪,一张复杂难懂。双子座的典型楼歆也不知自己是幸还是不幸——替人跑个腿把自己跑进了警察局,吃个饭把自己吃上了餐厅的黑名单,就连参加个Party,家里都能凭空多出一个不速之客……哎,等等,这个人……不就是让自己倒了一串霉的“始作俑者”吗?!可是,怎么感觉他现在有点……蠢萌蠢萌的?“我是谁?你是谁?你认识我吗?我是干什么的?”“……”天哪,这个失忆了就变成话痨的“巨婴”到底是谁家的!快来人把他领走啊!不过,为什么当他主动提起要去寻找过去、甚至渐渐恢复记忆视她为仇敌时,自己的心那么疼、那么酸呢?楼歆,承认吧!承认你是个“受虐狂”,承认你的心已经被这个外表冷酷、内心温暖的双面总裁成功偷走了,承认你对他,在朝夕相处中,早已日久生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生,有时候就像是黑夜行船,蒙眼行路,你不会知道下一片天地,下一个路口将会遇见什么,发生什么,比如爱上一个人!

再一次回到季氏庄园,楼歆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一进门就直接倒进了沙发里打了个滚,季柏寒微笑着在旁边坐下,叫了佣人苏姨给她拿些喝的来。

“还是这里好,苏姨的手艺还是这么棒。”楼歆喝着苏姨拿来的银耳糖水感叹。

“既然好,那搬回来吧。”有人从楼上接话,随后是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男子从二楼的白色环形楼梯下来,脸上带着些许笑意,有一种棱角分明,十分英气的俊朗。

“大哥。”

“哥。”

季柏寒和楼歆都冲来人招呼,此人正是季柏寒大伯父的儿子季邦城,也是季氏传媒目前的运营总经理。

“我长大了嘛,总要多在外面锻炼锻炼。”楼歆起身,挽上季邦城的胳膊坐下。

“回来了就一起晚饭吧,正好柏寒也回来了,我请婶婶早点回来,一家人好聚聚。”

“哥,我还有事情,就不留了吧……”

季柏赛想推辞,但季邦城却是有帮手的,冲楼歆打他眼色,楼歆就又挽上季柏寒的胳膊,一口一个二哥地叫起来,直把他的心叫软了,笑着点了头答应留下与家人一起用餐。

三人聊些琐碎的事情,正在兴头上的时候,门铃被人按响,佣人去开了门,随后签了个快递拿来给季邦城。季邦城边陪众人聊着天边打开了快递,但在看到里面的东西后脸色有了变化,说自己离开一下,就上了楼上书房。

楼歆看季邦城脸色有些怪怪的,就有点担心,他好一阵儿都没下楼,就在季柏寒去洗手间的时候决定去看看,拿了碗糖水上楼。

“这件事情不能这么处理……”

“不行,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我们与华森电视台是老的合作方,它们的广告投放全经我们来中间接洽处理安排,现在楚新国际竞标,那也是电台那里的安排,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不能就确定是对方不正常竞争。”

“不许报警,我会处理,要是我处理不好,我就辞职。总之这件事情不能让外面的媒体知道,就算真的是楚新国际那边使这么下作的手段,我们也要有自己的立场。不能拿公司的利益冒险,公司的利益要保证……”

站在书房门外,楼歆听到了里面季邦城的声音,似乎在与人讲电话,语气是她从未有见过的愤怒和严厉。

“好了,明天到公司再说。”屋里的人挂断了电话,朝门口而来,拉开门直接就撞上了端着糖水的楼歆,糖水全洒倒在了季邦城的衣服上。

“对不起,对不起。”楼歆赶紧道歉。

“没关系,我去洗洗就好。”季邦城笑了笑。

“邦城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事,工作的小麻烦而已,你先下楼去吧,我换身衣服就下来。”季邦城笑着拍拍楼歆的头,转身进了隔壁卧室。

楼歆拿着碗打算离开,可又在转身后回过头来,看向书房桌上放着的快递盒,猜料就是刚才季邦城收到了这件东西才发怒的,似乎是说什么威胁之类的,一时好奇心上来,就轻步走了进去,顺手翻过来。

楼歆翻开信封,看到上面用红色的墨打印着几句话,非常刺目,意在警告季邦城他们有U盘作为证据在手上,如果他不现在收手,就要让他身败名裂。

这是威胁信,楼歆瞬间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不由睁大了眼睛。

“小歆……”季邦城换了衣服来关书房的门,看到楼歆站在桌前,不由有些愣住。

“邦城哥,这是威胁信,你应该报警的。”楼歆说。

季邦城伸手,从楼歆手里取过纸张放下,笑着安慰她,说:“没事,我会处理的,快下去吧。”

楼下季太太回来了,唤楼上的二人下来用餐,季邦城就拉了楼歆的胳膊示意她下楼,并要她不要将事情讲出去,以免楼下二人担心,楼歆只得点点头。

季太太回了家,见到自己儿子和楼歆都在,颇为高兴。但是,不出意料的,在餐桌之上,才聊了没多几句,季柏寒与季太太的矛盾就出来了,季太太不喜欢自己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在外面居住,而且总跑着写生风餐露宿,但季柏寒有自己的理想,虽不至于说在餐桌上来场唇舌之战,但最后气氛也有些僵硬。

楼歆看季邦城的眼色行事,寻了个忽然犯困的借口,想回去休息,季柏寒也顺势接口,与楼歆一起离开了季氏庄园。

“二哥,谢谢你今天去保释我,也谢谢你替我保守秘密。”挽着季柏寒的胳膊走在路上时楼歆向季柏寒致谢。

“客气什么,我是你二哥,再说,我从小到大不都是一直替你收拾闯下的祸,再替你保密的吗。”

“那是,还是二哥你最好。”

两人聊着的时候,后面有辆黑色奔驰跟上来,开车的是季邦城。季邦城要送两人,季柏寒表示了婉拒,让他送楼歆就好,三人聊了几句,楼歆上了季邦城的车,季柏寒则自己拦了出租车离开。

“柏寒难得回趟家,还是托你的福了,谢谢你。”

“跟我客气什么,今天本来也是我有事请二哥帮忙,又想到哥你说他好久没回过家,就拉着他回来了。”

“你快毕业了,如果想到电视台,或者想拍电视剧,只要跟我讲一声就好。”

“不用不用,这些事情我自己能打理好,我想凭自己的实力去努力工作,当上记者,然后当主播。”

“嗯,好。还有就是,今天那个威胁信的事情,你一定要保守秘密,我不想让婶婶和柏寒替我担心。”

“可是大哥,那你岂不是很辛苦,你就是太心好了,这种人就应该报警处理。”楼歆不忍地说。

“没事的,傻丫头。”季邦城笑着一语带着,拍拍楼歆的肩,又换了个话题,说:“明天晚上如果没事的话随我一起去我晚宴吧,是传媒界的一个活动,既然想当女主播,也要多见见世面。”

“好。”

楼歆与季邦城闲聊着些事情,车子经过学院附近的湖边时,季邦城的手机忽然就来了电话,似乎是临时公司有急事,楼歆表示自己可以在这里下车走回学校。

送走季邦城的车,楼歆沿着路走,走着走着,就见到前面有个背影竟然朝着学校旁边的湖岸边去了,她就感觉有点怪怪的,难道是想不开要跳湖?现在是毕业季,找不到实习工作是很悲剧,但也总不至于想不开吧。

眼看那个背影就到了湖岸边了,楼歆顾不得其他,麻利地冲上去,一把扯住对方的袖子,大叫:“别,别想不开呀。”

“放手。”是个男声在低吼。

“毕业找不到工作而已,不至于要自杀的吧,真是没用……”

“你放手。”

楼歆嚷嚷着拉扯,而被拉的人也摇晃着想要扯开她,一来二去的结果就是,两人重心不稳,一齐掉进了湖里。

咕咕的水泡响不停,楼歆不会游水就朝下沉,在感觉要昏过去的时候,自己的胳膊被人扯住,腰身被人环抱住拉出水面。

灯亮了,岸上有几个人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钓具,旁边放着小水筒,再随后岸上有车灯接连亮起来,停着几辆吉普和跑车,车灯一下子将这一片湖面全部照亮,也把水里两个泡得狼狈不堪的人照清楚。

“我们这是钓鱼呢,有人一来就钓了条美人鱼。”有人在岸上笑着调侃。

楚修远伸手将湿掉的头发全部抹到后面,露出光洁的额头和英俊的面容,瞥一眼旁边自己环抱着的人,随后不禁皱眉。

“怎么又是你!”

楼歆怕沉下去,不停在水扑腾,吐了口水,抬眼看旁边的人,觉得有点眼熟,再仔细一看,确认自己没看错。

“修理工!”

两人面面相觑,渐渐地楼歆感觉出对方的眼神有变化了,环着自己腰的手开始松下来,她在意识到对方要做什么后开始感觉害怕。

下一秒,楼歆先发制人,一把抓住了楚修远的胳膊,说:“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虽然我也很抱歉今天牵连了你,但是你不能把我淹死的。”

“别……别松开呀,我不会游泳……”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么,我道歉呀……”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看我这真诚的双眼,我知道错了……”

感觉对方的手渐渐抽离,越来越怕,最后直接放下架子求饶,但楚修远却最终还是看着她的眼睛,无视她的乞求,将手臂完全抽离了出去。

“啊,我要淹死了。”

离开楚修远的胳膊,楼歆开始在水里扑腾起来,大叫着自己要淹死了,楚修远就那么立在水里淡淡地看着他,任由她叫着,直到半分钟后,她才慢慢平静下来,意识到原来自己早已经在刚才被楚修远拉到了浅处,其实只要她自己站直身子,水才只到她的腰部。

岸上的人大笑,楚修远立在那里,似笑非笑地看着旁边的楼歆,确认她立在那里安静下来,没有危险后,自己踩着水一步步上岸。

丢人呀,真是丢死人了!楼歆自己此时无比想化成一滴水溶在这湖里,但显然这也只能想想,她还是得上岸,就把头埋的低低的,用手挡住自己的脸迎着灯光走趟水过去。

上岸的时候,扶着木制板台要上去,本来还想高抬着下巴装出姿态,却不想脚一滑,摔扑倒了岸上男子的脚下。

旁边钓鱼的人们又一阵笑声,楼歆却是又委屈又羞愤,一撅嘴,抬手撑地想要爬起来,发现面前多了一只手,她顺着手看上去,是刚才把自己丢在手里的人,就气不过,没打算理。

不过,也没多由楼歆闹别扭,楚修远伸手将她的肩膀抓住,像拎小鸡一样将她从手里拉上了岸。

冲旁边的几人挥了下手算是作别,男子径直拿起旁边椅背上搭着的一件西装外套打算离开,看旁边楼歆全身湿透,身上的衣服全贴上曲线,实在有些尴尬,就又顺手把西装外套丢给了楼歆。

这个时节的晚上本来就冷,经水一泡更是冷,楼歆麻利地将西装外套包在自己身上,看那人朝后面去上了车,就又小跑着跟上去。

“喂,那个谁,等等我。”

“什么事?”楚修远回头。

“那个……我住学校宿舍,我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就这样回去,好丢人的……要不你好人做到底,帮我……”

楼歆还在说着自己的想法,男子已经没兴趣听了,拉开车门坐车了车里。

“你……”楼歆又跟到车前,刚想要说话,却在看到车里的人正在脱衣服的时候呀的叫了一声,麻利的捂住眼睛背过身子去。

“流氓。”

楚修远看了一眼车外的人,似笑非笑地勾了下唇际,没理会,继续脱掉湿外套,取了一件干净的体恤套上,然后驱车离开。

“诶……”楼歆听到背后车子离开的声音赶紧转过身,发现已经晚了。

全身湿透的她被夜风一吹,更是冷了,心知对方是真不打算帮自己了,只得讪讪地拉紧了身上的西装外套朝前走一路过去,身上的水滴滴答答跟了一路。

楚修远驱车离开,心里觉得楼歆真是自己的灾星,先是早上害得自己进警局,现在又害自己掉进湖里,对这种只有张漂亮脸蛋的女生他向来不喜欢,不过从车子后视镜着看她就那么一路瑟瑟发抖地走着,有经过的一群男人冲她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他到底还是有点心软了,觉得不妥当。

楚修远的车子去而复返,在楼歆面前停下,楚修远推开车门勾了勾手指,楼歆立马一脸笑容,麻利地上车。

“外面冷死了。”

楚修远看了楼歆一眼,没说话,见她的全身上下在滴水,就又将暖气打高了些。

“你住哪。”楚修远问。

“学校宿舍,不过我这个样子回去好像丢人呀,你把我送到附近的酒店吧。”

听到提及酒店,楚修远的眉头微动,楼歆也立马想到了今天早上的事情,不由尴尬地嘿嘿一笑,说:“你看你长的这么帅,肯定不是小气的人,一定不会因为早上的小误会记仇的吧。”

“我送你去酒店,你把嘴闭上。”楚修远开口。

楼歆把嘴掘起闭上,左右打量车子,感叹说:“想不到,你一个修理工,竟然能开这么好的车,看来现在果然是劳动人民的天下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你大晚上的干嘛要来钓鱼?”

“你真的是个修理工吗?”

“下去。”楼歆问个不停,楚修远就在路边把车一停,说了两个字。

“好吧,我再不问了。”楼歆把嘴捂住,垂起眉毛扮可怜,楚修远这才重新开车。

车子向前行驶,楼歆忍着不说话,车内安静到极点,直到有来电声,楼歆立马像是找到了可以干的事情,主动去帮楚修远按了接听键,然后换来楚修远一记眼刀。

“和对方谈的怎么样了?”是个女声从车载电话里传来,温柔动听。

“差不多了,基本他已经接受我的合作条件,就余下些细节问题。”

“嗯,那需要我叫人去接你吗。”

“不用,我已经在开车回去的路上了。”

“这是你太太?”楼歆好奇地小声询问。

楚修远侧眸又是一记眼刀赏了楼歆,同时电话里的人也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说:“是有朋友在车上吗,那就明天再谈。”

“好的。”楚修远也没多解释,挂断了电话。

“是不是你女朋友,你怎么不解释一下我只是你搭救的路人,万一她误会怎么办。”楼歆问。

“你不是才当过小三吗,这么害怕再来一次?”

“谁是小三了,早上的事情全是误会,我可是伸张正义,结果还被无辜牵连。”

“无辜牵连?你也真好意思用这个词。”

“呃,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是牵连了你,但……但那也不能全怪我,我也是受害者。”

楼歆还在为自己解释着,不过楚修远却没多少兴趣听,车子停在一处酒店外,楚修远伸手推开车门,将楼歆推下去。

刚一下车,楼歆立马打了个冷颤,外加一个喷嚏。楚修远看着她摇了摇头,一脸嫌弃地伸手从后排座上拿了条毯子丢给她,然后倒车后退,打算调转车头离开。

但是,才退回马路上开出小段距离,楚修远就又从后视镜上看到,楼歆披着毯子在后面追自己的车了。

楚修远停车,楼歆跑上来,拍着示意他摇下车窗,苦着张脸爬在窗户上,说:“你不能不再帮我一个忙。”

“你怎么这么麻烦,说。”

“我……我的钱包好像丢了,没钱。”

楚修远已经极度不耐烦了,不想理她就要走,但楼歆却还死死拽着车窗不放,那意思是不帮到底就不松手。

“松开。”

“不松。”

楚修远拿过钱包发现现金只有一些零钱,就全抽出给她,楼歆看了看数目又苦着脸摇头,说:“不够。”

两分钟后,楚修远带着楼歆去酒店开房间,刷卡的时候,前台小姐看两个像是落汤鸡一样的男女,都露出暧昧的笑意。

“我们不是情侣,我们也不是因为好玩才下水的,那是意外……”楼歆冲着前台解释,楚修远感觉自己的脸都要掉在地上了,不由抬腕扶额,麻利地一伸手捂住楼歆的嘴,拎小鸡仔一样把她带手,拿着房卡就去了电梯。

“她们应该能明白的,肯定是意外落水的,这个季节的水这么冷,准会自己下去呀,你说是不是……”

楼歆在电梯口前还叨念着询问楚修远,又忽然想起些什么,跑去旁边的桌上取了纸笔,写下自己的手机号,将便笺塞进他的外套口袋。

“这是我的手机号,你拿着,我会还你钱的。”

楚修远只是兀自抬头望着电梯的楼层数的减少始终不语,心里只是觉得今天自己一定是个大大的坏日子。

电梯在一楼停下,楚修远将房卡塞进楼歆手里,再伸手将她推进电梯,如把一只爱吱吱叫个不停的老鼠推进了笼子,终于完成任务了,然后迅速转身离开。

“除了长得再帅,怎么看都讨厌,哼!”对着离开的人,电梯里的楼歆也愤愤撇嘴。

这是楼歆遇到楚修远的第一天,那么具有戏剧性,让人哭笑不得的开场,当时的她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她讨厌的男子在她今后的生活里将再度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而楚修远也不会想到,这个她都懒得正眼看的女生,又会给她带来怎么样的喜悲起伏。

人生,有时候就像是黑夜行船,蒙眼行路,你不会知道下一片天地,下一个路口将会遇见什么,发生什么,比如爱上一个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