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阴婚有诡

更新时间:2021-07-15 04:32:29

阴婚有诡 连载中

阴婚有诡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南冥 分类:其他 主角:小姑姑白玉 人气:

《阴婚有诡》是南冥写的一本其他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阴婚有诡》精彩章节节选:我叫末辛,十八岁。在别人眼里,这是个如花似玉的年纪,但在我们家,女孩的出生却是中不幸。这并非是来自于老一辈思想下毒害观念,而是因为一张人鬼契约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该死的人

惊魂未定的回到家,我寻思起被留在草地上的魏杰,不仅感到内疚与歉意,也不知道他最后怎么样了。

老妈在客厅看电视,见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连忙站起身。“发生什么是了?宝贝,你不要吓妈妈,怎么弄得浑身都是血?”

“妈,他来了!他来找我了!”我扑进老妈的怀里,抑制不住的痛哭起来。

良久之后,我才抬起头说道:“我不知道玉佩是怎么进入我书包的,当时我真的很害怕,把它丢进了河里,我以为那样就会没事的。妈,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就死在我面前,全身都是血,睁着眼睛喊救命,我不知道怎么办?我真的不是有心的。我只是想扔掉那东西,我没想要人死啊,妈!”

听着我语无伦次的话,老妈跟着嚎啕大哭起来。“我上辈子作的什么孽哦,才会报怨在我女儿身上啊!”

一直坚强的老妈彻底崩塌了,我已经记不得上一次她哭泣的时候,她总是在我面前展现着她最温柔的笑脸,仿佛任何事都能被她的笑容化解,但事实上,她早已对末家女子世代与亡灵通婚深信不疑。

魏杰到底还是死了,他死亡的消息都上了新闻,网络上也传的沸沸扬扬,不过都是关于高考生因为压力大而跳楼的负面内容。

为此,老妈没在让我去学校,她几乎二十四小时的跟随在我身边,怕我出事。

看着那些满嘴跑火车的新闻,我不仅冷笑起来。没人比我更清楚事情的始末,谁真的愿意去死?脑海中,还清晰的回荡着他死不瞑目的眸子,他让我救他的,可我只是当他又一个令人厌恶的笑话。如果那时,我再多留意些,也许他就不会死!

但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也没有机会重来。

入夜后,我躺在床上了无睡意。温暖的光线将整个房间照的透亮,我怕黑,更怕一个人独处在这样的黑暗中,每晚开灯睡觉俨然不知从何时成为了我习惯的一部分。

换下了血衣,也洗了澡,但还是洗不掉一身的血腥味。稍稍闭上眼,暗红色的血液从魏杰的身体下蔓延到我的脚下,浓郁的血味染及全身。

呵呵,呵呵呵!

阵阵冷笑从四面八方袭来,我顿时睁开眼,静待几秒后,笑声依旧不断。我吓得坐起身惊恐的望着四周,几乎把房间里的每个角落都搜寻了一番,也没找到什么。

“你在找吾吗?吾的妻!”

一丝凉意从后背穿透到胸前,我下意识的哆嗦了下。来不及回应,有人从背后将我抱住,修长的手指扣在了我的手臂上,那丝丝冷意瞬间侵入骨髓。

我吞咽着口水,不敢动弹!越是恐惧的事越是来到突然,他来了!

手指肆无忌惮的游走在我裸露的肌肤上,我认得那琥珀之眼,就跟四年前那欺负我的男子指节上戴的一模一样。

此时,隔壁传来爸妈的争吵声,尽管老妈压着嗓音,但也盖不住她的歇斯底里的怒喝。四年前的那一晚早已埋入所有人的骨髓中,这不是想忘就能忘的。

“你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男人,如果当初你告诉我你们末家的秘密,我就不会嫁给你!你这混蛋,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告诉你,如果小辛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们末家陪葬。”

印象中,老爸从来不会对老妈生气,也许是亏欠,也许是爱,他小声的安抚着崩溃的老妈,希望她能冷静下来。“老婆,小声点,别吵到女儿,她已经”

“你还有脸说,她变成这样还不都是因为你们末家,我跟你没完。”

这样的争吵就像无休止的循环般发生着,吵到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徒增感情的缺口。我期望他们能来救我,但即便是救了,也无法掩盖我绝望的内心。

缠绕在我臂膀上的双手突然收紧,让我感到难以呼吸,他似乎在宣誓着他的存在般提醒着我。

“吾妻,可安好!”他的嗓音就像他的人一般阴冷,吐息在我耳畔,轻易的撩拨起从未消失过的印记。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想要求饶,可喉咙就像失声的病人发不出声音。下一秒,他的手指灵巧的挑开衣扣进入我睡衣中,迅速找到我的丰盈,有意无意的抚摸着。“四年了,长大了不少!”

指尖的触感和他吐出的气息与我记忆不断重叠,唯一不同的事,他的话变多了,也变得无耻起来。

不明不白就被人拿走了初夜,我觉得我有必要看清下当初欺凌我的男子到底长什么样,于是我努力仰起头,可忽然想到对方可是亡灵,要是长得太磕碜了,那我岂不是更冤枉!

哎!果然是好奇心害死猫,当眼底浮现出一张厉鬼的脸时,我急忙闭上眼。

青面獠牙,果然与众不同,吓死人不偿命啊!

“吾妻,不怕了?”眉心处被他指尖轻点,我似乎听到了他的浅笑声。“吾妻胆子不小,好奇为夫的样貌?”

右手被他握住抚向他的脸,硬硬的是张面具。呵呵,也是哦,人死了还是人,怎么可能会是青面獠牙,只是面具下,不会其丑无比吧!只有丑的人才会戴面具,自卑,怕见人嘛!

哎哎,要是

天哪,我到底在想什么!我是不是疯了居然回去好奇一个死人!不,这绝对不可以,只要我能活过今晚,必定要找个得道高人收了这个祸害,那样我就不用在担心以后了!

但凡一个道理,无论是多厉害的鬼魅亡灵,都不能在白天出来活动,阴阳两隔这是铁一般的定律,所以我现在只期盼着夜晚快点过去,等天一亮便可将计划付诸于行动。

温和的灯光闪烁了几下便熄了,我意识到即将会发生的事,脑子空白起来。

他的手熟练的剥掉我的睡衣,指尖灵活的在我肌肤上弹奏着跃起,一路欢悦的来到我的小腹,俏皮的玩弄着我的肚脐,那是我自己都不怎么会去研究的地方,被他骚刮的燥痒起来。

我不耐的扭动了下身子,他轻笑一声,指尖依依不舍的离开我的肚脐来到我双腿间,抵在我粉色内内外,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哪里的柔软。

控制不住的想要叫出声,我羞耻的咬住自己的手指,仿佛再次回到四年前的夜晚,又仿佛进入了梦境,一个再真实不过的梦。

他的手指既耐心又有力的磨蹭着我的柔软,每当他指尖轻轻按捏时,一股热潮就会朝着我心底深处的某个地方奔流而去,那时我就会更加迫切摆动起腰肢,这让我既羞愧又尴尬,身处在青春期的我,对情事俨然有了敏感的反应,压根经不起对方的挑逗,何况我早已失去了贞身,那种隐藏下的渴望早已

四年了,那时我还是个啥都不懂的农村小丫头,现在出落到,走到哪里都会被男人搭讪吹口哨的俏丽女孩。

挺拔的胸线下一手可握的细腰,加上翘臀大长腿,想要不惹男人注意都不行,所以我平日里总是穿着宽松的衣服来隐藏,却也因此而被学校的一些人排挤,说我脾气古怪也好,说我闷骚假清高也罢,我只是不想太惹人注意而已。

只是,事隔四年,这个人又跑来纠缠我做什么,难道只是为了跟我发生关系?难道在那边就没有合适的?

就在我神游之际,感到他的手指滑进了内内中,直导幽径。突然有异物进入体内,让我感到很不适应,但那种胀胀的感觉让我本能的抬起腰,抓住了他的手腕。这时我才发现我能动了,也能出声了。“别这样,我并不非死人!你就回你的世界去吧,别再缠着我了!”

“活物?呵呵,你的命是我给你的,没有我早在四年前你就是个死人了!你没有资格要求我,除非我愿意,这辈子你都休想摆脱我!你是吾妻,无论生死,你都是我的!”

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瞪着眸子凝视着那张青面獠牙的面具,那双冷眸刺透我心底,冷意迅速扩散到全身,我脑海中只有一句话,我早就是该死的人,他是来带我走的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