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飘缈神咒

更新时间:2019-10-08 05:18:26

飘缈神咒 已完结

飘缈神咒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烟圈 分类:其他 主角:斯罗莉娜 人气:

主角是斯罗莉娜的小说《飘缈神咒》此文是烟圈原创的其他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在罗斯特克大陆上,亚瑟斯帝国和特尔帝国为了“魔晶石”争战已久。在剑拔弩张之中,亚瑟斯这方突然来了一个‘天降神兵’──自称来自外星球的‘梵天战将’风影狂,不但本身可以以一敌万,还运用战阵训练了一支敢死队,只待适当时机杀敌人于无形……‘我要你!’这是风影狂对亚瑟斯军团团长罗莉娜提出的交换条件,也就是他帮她战胜敌军后,她必须成为他的奴隶。罗莉娜一口答应,但不久她就发现自己做了个错误决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罗莉娜醉了,罗莉娜彻底的醉了。

为风影狂那傲人的身手,为他那让人拜服的勇气,为他那坚强的意志力,为他那绝对的感染力,为他那完美的指挥力,为他的一切,他就如同一个神一样的存在,让罗莉娜彻底的沉醉其中……

“所有人开始向中央集中!所有人开始向中央集中!准备布虎翼阵!准备布虎翼阵!”就算是在战场上,风影狂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狂之战队士兵的耳中。

指挥官的召唤,让他们舍弃了正在交手的敌人,开始慢慢向风影狂靠近。虽然有些不甘,但他们的指挥官、他们的训练者、他们的教官告诉过他们,在战场是没有个人存在的,胜利属于整个团队。如果不听从指挥官的命令,死亡会马上降临到你的头上。

随着狂之战队士兵的慢慢靠近,分散而布下的天擎阵马上开始崩散,而原本被保护在阵中的士兵则露出了身形,行动稍微慢一些的士兵马上就被特尔军夺去了生命。在敌人和自己人的惨叫声中,一个奇特的阵形形成了。

虎,百兽之王。有着迅捷的速度和猛烈的杀伤力,行动时灵动如风,扑杀时迅猛如雷。本就如此厉害的老虎,在拥有一对可以飞翔的翅膀后会是什么模样?

现实中也许没有人知道,但此时,狂之战队的士兵却用他们的生命、他们的热血,演绎出最佳的答案。

阵的最前端是一个呈现三角形的突击方阵,最顶端的战士是在狂之战队中被认为最勇猛强劲的士兵。延伸向后的是两条有四队士兵组成的直线,在直线的中央位置,剩余的战士被集中到这里,整个阵形就像是由一个三角形和一个没有封口的菱形组成的巨大组合图形。从空中看下去,整个战阵像极了一把奇形的尖刀狠狠的插在特尔军的方阵之中,只是这把尖刀的顶端对准的方向并不是特尔军帅旗所在,而是离战场不远处的贝克尔斯山。

巨大的魔法阵笼罩在这把尖刀的上空,阻挡着来自于特尔军的魔法攻击,而阻扰着阵形前进脚步的特尔军,则在虎翼阵强大的攻击力下纷纷崩溃。

起刀、出刀、收刀,然后向前奔出,完全不在意自己的敌人是否被杀死,因为虎翼阵中的每一个狂之战队的士兵都知道,他们身后的兄弟会完成自己没有完成的事。虎翼阵的强大攻击力会让所有阻挡在它面前的敌人支离破碎,也正是这种丝毫都不留恋纠缠的攻击方式,造就了虎翼阵迅捷的移动速度。

大阵渐渐的靠近贝克尔斯山脚,不论是亚瑟斯士兵还是特尔士兵都在为这只迅猛老虎的行为不解的时候,特尔军的主帅却清楚的知道他们的意图。看到狂之战队那骇人的攻击力和顽强的意志力后,这个被风影狂称为睿智合格的主帅很清楚的意识到,如果不击败他们,埋伏在一旁的四十万铁骑是很难取得最大战果的,甚至会因为这六千余人的阻挡而失去突击的效果。可他现在,却什么都不能做。

同样的,他心里很清楚,那个男人是在向自己展示他的实力……

罗莉娜率领着第十七军团剩余的战士慢慢向风影狂的方向靠近,她知道,那个让她迷醉的男人是不会做无用的举动,那么他现在的行动肯定是在预示什么。

“虎翼分离!刀盾手注意!长枪兵注意!准备,玄武大阵!”

随着风影狂的呼喝,狂之战队的士兵马上行动了起来,一个半月形的防御阵形出现在战场的最边缘。

大阵最外层是刀盾手,他们半蹲着将盾举到头顶,手中的刀则倒插在身前大约一马远的地方。刀盾手的背后是二排长枪手,第一排的长枪手依然是将长枪倒插在地上,依托着前排刀盾手半蹲的姿势,把长枪微微倾斜的深插在他们背后。第二排的长枪手紧握住长枪的中端,让长枪的尾端从腋下穿出,并紧紧夹住。长枪的前端则从前面的长枪手肩头伸出,稳稳的搁置于其上。第一排此时已经空手的长枪手则伸出双手紧抓住从肩头伸出的长枪前端,防止当阵形受到快马冲击时长枪移位或是折断。

玄武大阵刚刚布置完毕,一种无形的压力马上从阵中散发出来。而此时,从贝克尔斯山脚下的树林里传出了一阵深沉悠长的号角声,这是特尔军精锐铁骑准备进行集团式密集冲锋时所特有的号角声。

特尔军的主帅皱了皱眉头,按照计划,这些埋伏的骑兵是应该在特尔军溃败而亚瑟斯军追击的那一瞬间,或是亚瑟斯军溃败而特尔军追击的途中出击的,也只有这两种时候才能达到最完美的突击效果。可他们此时的出现,只能解释为风影狂所布下的阵形给骑兵们带来了很大的压迫感,这也是他唯一能找来安慰自己的理由。

密密麻麻的身影慢慢的从树林中走了出来,在树林的边缘停住,更多的人影依然还在树林中晃动。随着他们的出现,一股铺天盖地的气势压了过来,首当其冲的就在最靠近山脚的玄武阵。这还是两国交战以来,特尔军方面第一次动用如此大规模的骑兵进行突击作战。

特尔骑兵动了起来,虽然只是小步的慢跑前进,但震天的马蹄声仍然让每个亚瑟斯士兵从心底感到恐惧,彷佛自己整颗心都要随着那马蹄的声响从喉咙里跳出来一样。

五百步,四百步,三八○步,三六○步,三四○步……特尔铁骑终于启动了,三百步的时候,满山遍野的特尔铁骑已经开始利用自己速度上的绝对优势,对亚瑟斯军进行集团式密集冲锋。他们最先要摧毁的就是亚瑟斯方阵前头那个奇怪的方阵,也正是因为这仅仅由六千余人组成的阵形,给他们的指挥官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法修瑞,到你上场了!所有士兵注意!所有士兵注意!敌骑在前方位置二八○步……听我口令!听我口令!二五○步……二百步……一五○步……一百步……玄武大阵启动!”

法修瑞·凯伦,这才是风影狂在保留自己实力时真正的王牌!

“当黑暗笼罩大地的时候,当邪恶遮住光明的时候……”随着法修瑞的吟唱声响起,天空突然暗了下来,火系魔法元素开始疯狂的向他聚集,巨大的气流在狂之战队上方的空中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漩涡,缓缓旋转摆动。

士兵的惨叫声伴随着马匹的嘶鸣在生命和热血的碰撞中响起,潮水般涌来的特尔铁骑在一瞬间就给狂之战队造成了巨大的伤亡。风影狂看着身边亲手训练出来的战士一个接一个倒下,他血红着眼睛飞快的冲出玄武大阵,冲进了特尔铁骑队中,疯狂的和特尔铁骑厮杀在一起……

看到眼前惨烈的情景,法修瑞不自觉的开始加快吟唱咒语的速度,额头上的汗滴像瀑布一样不停的顺着脸颊往下流淌,“用你那最灼热的火焰,驱逐所有的黑暗。用你那最耀眼的闪亮,唤醒世间的光明……让一切都在这炽热的炙焰中重生吧!炎灵启示录!”

火系的终极禁咒,在特尔骑兵冲锋阵的正中央,向世人展现出它恐怖的巨大威力……

天空暗了下来,天际高悬着的太阳暗了下来,战场上不时闪现的攻击魔法的闪光暗了下来,周围的一切都暗了下来。这天与地彷佛同样感受到了火系终极禁咒那震天地、惊鬼神的威力,无力的发出了阵阵颤抖,恐慌的将自己的躯体掩藏进这突如其来的无尽黑暗之中。

当人们的眼睛刚刚适应了眼前黑暗的时候,一抹暗红色的闪光像一把巨大的尖刀,猛烈的撕碎这布满天地之间的黑暗。然而,在此时显得极其罕见的光亮却像夜空中的流星一样突如其来的出现,突如其来的消失。然后,整个天地又陷入了让人窒息的寂静黑暗之中。

黑暗中的人们突然感觉到一阵轻微的热气流从身上微微抚过,紧接着又是一阵热浪从身边快速的向后飞去。在人们纷纷感到诧异的时候,一股极其灼热的气浪像狂风一般迎面冲来,没有丝毫准备的人们被这股强劲的气浪吹得东倒西歪,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也传来阵阵刺心的疼痛,空气中开始飘散着一股异样的香味。

黑暗渐渐散去,光亮重新回到天地之间,战场上的双方士兵在惊讶于先前还在气势十足的进行冲锋的特尔铁骑为何突然停止下来时,火系终极禁咒炎灵启示录,才开始真正的向世人展现它那称之为恐怖的杀伤力和绚丽的魔法效果。

一抹暗红色的光柱从停止下来的特尔骑兵阵中冲天而起,笔直的升到了天空,将原本永远都分为两条线的天与地连接了起来。然后,整根光柱似乎承受不住天空沉重的压力,开始从上往下慢慢崩塌。掉落下来的光芒在空中越聚越多,扩散的范围越来越广,最后这些光点将已经冲出树林的特尔铁骑和树林边缘完全笼罩了进去。在极度的寂静中,在人们的期待和恐惧中,好似遍布天空的暗红色光点带着巨大的压迫感散落到地面上。

没有声音,没有能量冲击的波动,没有剧烈的动荡反应,所有的一切都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只是数万特尔骑兵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脸上有着绝望和不甘的神情,一动也不动的坐在马上,停留在原地。

战争,不论在什么时候都是极其残酷的。抓住敌人的任何失误,给予其最致命的打击,是每个将领都必须懂得的道理。当自己的敌人仍然疑惑于炎灵启示录的无用而分心时,抓住时机尽可能的杀伤敌人是双方将领同时想到的。于是,惨烈的厮杀又重新出现……

罗莉娜将指挥权交给了自己的副将,她知道,自己的老师,罗斯特克大陆十大贤者之一的法修瑞·凯伦所施放的魔法是不可能就这样失败的,而且在他身边的那个男人也不会允许这样的失败出现,那么肯定是某些方面的问题自己还没有发现。而且,此时的罗莉娜非常希望可以和那个将自己心房占满的男人一起并肩战斗。

不仅仅是罗莉娜在向着狂之战队的玄武大阵移动,惊恐过后恼怒难当的特尔骑兵指挥官也催动着树林中并没有受到多大波及的特尔骑兵向着狂之战队的所在地移动,而且这一次是一出树林就开始了全力冲锋。他很清楚,像刚才那样的超大型魔法,任何一个魔法师都不可能连续施放的,除非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存在。

但前面部队不正常的举动和刚才出现的诡异情景,都让他的心中充满了不安。也正是这种不安,促使了这个原本保守的将领命令手下的骑兵们绕过先前冲锋出去的部队,冒着可能被敌军大营中留守士兵狙击的危险,向着那个令他从一开始就感受到压力的敌人方阵侧面冲击而去。

“敌骑出现在东北方六百步处……所有人注意!敌骑出现在东北方五四○步处。玄武大阵变阵!所有人注意!玄武大阵变阵!方向东北!”

风影狂满意的看着自己的计划成功的被实施了出来。敌人四十万骑兵已经死亡了数万人,而且是全体阵亡,剩下的骑兵也被自己给逼了出来。一切都按照他预想中的步骤完美的进行着,冰冷的笑意在风影狂的脸上慢慢浮现出来。虽然这是他第一次指挥大规模的军团战,而且还是这种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可看样子,似乎并不难。

风影狂转头看了看身旁忙碌的士兵,他们正按照自己的要求,将训练时所吸收的部分发挥得淋漓尽致,他们是如此的优秀。可这一次攻击之后,还有多少人能活下来,这场战争之后,又能有多少人能活下来,这些都不是风影狂能预测的。虽然风影狂有些心疼,花费了他无数心血的成果仅仅只是一场战役就损失得如此惨重,但他们给整个亚瑟斯帝国带来的影响,给这场战争之外的东西带来的影响,同样是无法估计的。那么,自己的目标也就达到了。

至于他们……战争,原本就是这么残酷……

胡思乱想间,风影狂的心中突然出现了一种异样的情绪,一种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的情绪。

他突然非常想让所有的人都牢牢记住眼前的这些士兵,牢牢记住这些士兵的名字和他们的战绩。风影狂要让所有人知道,他们曾经辉煌的战斗,辉煌的死去。他要让所有人知道,这群战士曾经为了他们,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造就了这场战争的胜利。

他们,就像自己曾经的战友一样……

战友?的确是战友,唯一能让风影狂真正在内心深处出现情绪波动的字眼。

震天的马蹄声和漫天飞扬的尘土提醒着风影狂此时的情景,他收起了飘散的思绪,将自己的注意力重新投入前方的特尔铁骑上,指挥着玄武大阵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冲击。可奇怪的是,原本应该被送回大营休息的法修瑞,依然拖着疲惫的身体站在风影狂的身旁。看他专注的神色,似乎是在准备着什么魔法……

二百步……一五○步……一百步……

从侧面冲击而来的特尔骑兵紧贴着停留在原地的那些同僚的身边飞驰而过,他们甚至可以在飞奔的马匹上读出同僚们脸上那共同的绝望和不甘的神情。正在他们疑惑不解的时候,让他们无比惊恐和惊慌的一幕就在他们身边开始上演。

原本静立不动的特尔骑兵的方阵中,传出了一阵极为难听的“哢嚓”声,然后那些静立的骑兵身上的铠甲竟然在同一时间出现裂痕。裂痕开始向下蔓延,最后一直布满整个身体,以及身体下面的马匹。紧接着,马匹连同它背上的骑士开始像石像一样碎落,掉落到空中的碎块又重新出现裂痕,分裂成很小的碎块,如此周而复始,最终掉落到地上的已经是肉眼难辨的细尘……

奔跑中的战马似乎感受到主人此时极度恐惧不安的心情,原本整齐的队伍中出现了骚乱。骚乱越来越大,最后波及到整个方阵,原本密集的冲锋阵已经散乱不堪。特尔骑兵的指挥官愤怒的大声喝斥着自己的手下,但重新出现的魔法咒语吟唱,却让整个特尔骑兵队彻底陷入了崩溃。

“如同母亲的怀抱般沉润,如同夜空的星光般闪耀,将这无尽广袤的大地紧握在手中。从九幽深渊而来的闪电,将劈开眼前一切的阻挡,让自己最纯洁的光华照亮我眼前的世界,让在这人间所有的黑暗,都在你那绚烂的光辉中散去吧!震裂极光!”

艰难移动中的罗莉娜又听到了老师吟唱咒语的声音,当她抬头向狂之战队的方向望去时,惊讶的发现那些原本静立在那儿的特尔骑兵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原先整齐有序的冲锋阵现在也变得有些散乱。可当她还没从惊讶里回过神来的时候,一阵熟悉到骨髓里的特异魔法波动在吟唱结束时突然出现。紧接着,无数的白色光柱伴随着剧烈颤抖的大地冲天而起,巨大的气浪将距离较近的士兵揎飞到空中。

罗莉娜迅速的激发出斗气,但这股气浪的强劲程度大大的超过了她的想像。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然后罗莉娜感觉到自己也被高高的抛了起来……

“我就这么死了吗……也许,我当初真的该好好向老师学习魔法的……我死了他会伤心吗?应该……不会吧,我只是一个他不喜欢的奴隶……”

就在罗莉娜心中充满绝望和悲伤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一双强而有力的手紧紧的将自己抓住,将自己固定在一个宽大而温暖的怀里。当她激动而兴奋的抬起头来睁开紧闭的双眼时,一张她绝对想像不到却又无比熟悉的面容,出现在她眼前。

战争结束了,有些人永远的倒了下去,有些人依然还坚强的活着。或许,这些活着的人在下一次的战斗里又会有一些人永远的倒下去。但此时,他们却是快乐的,为自己依旧还活着快乐,为他们赢得了这场战斗而快乐。

有人快乐,就有人悲伤。

雷格·德瑞的儿子路西安·德瑞,就是其中的一员。

他不能不悲伤,因为他属下的军队伤亡惨重。这些伤亡,大多数都来自于那惊天动地的最后一击。然而更让他悲伤的,却是他的父亲雷格·德瑞已经和雷格的直属军团,亚瑟斯帝国第九军团一起魂归故里。雷格·德瑞已经失去了头颅的尸体现在安放在冰棺中,准备送回亚瑟斯帝国的首都库伦。可路西安心里明白,回去后等着他父亲的,绝对不是那象征着权位和荣耀的国葬。

除了路西安这个本应该悲伤的人在悲伤,在亚瑟斯欢庆的大营之中,还有一个不应该悲伤的人在悲伤。

罗莉娜已经在主帐门前站了许久,她的目光一直都没离开过不远处狂之战队独立的小木栏。那里,和整个喧闹的大营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即使是在此时,狂之战队依然没有放弃训练,依旧如同平时一样保持着警惕。木栏前值勤的士兵,也没有因为大战的胜利而放松,仍然是用他们那锐利的目光扫视着从眼前经过的每一个人。

罗莉娜不得不承认,这些人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亚瑟斯帝国任何一支军队。甚至,那个被称之为“斩天军团”的特殊队伍,都会在他们面前俯首称臣。

然而,罗莉娜的心思并没有停留在他们身上,她所想的,是在帐中的那个男人,那个救过自己一命的男人。

以五十万人的代价击溃一一○万特尔大军,使特尔帝国在这片并不太大的边境土地上葬送了四十七万步兵和近二十五万骑兵,这种让人难以想像的战果,很大一部分都是风影狂的功劳。而且,罗莉娜和所有还活着的亚瑟斯将领心里都很清楚,这场战争真正的指挥者是那个叫作风影狂的男人。他不仅仅指挥着亚瑟斯军,很多时候他同样指挥着特尔军。可更让人难以接受的却是他带领着仅一万人的狂之战队,杀伤敌人的数目竟然高达六万之多。到最后,他甚至带领着已经不足五千人的狂之战队,用他所说的“战阵”守住了十余万特尔铁骑的猛烈冲击。虽然这场战斗下来,狂之战队的人数已经不足千人,但这支队伍所创造的奇迹却被每个亚瑟斯人、每个特尔人牢牢的记在心中。

但是,在特尔军溃败的时候,他却并没有追击的意图,甚至他还让法修瑞老师出面阻止了几个想要追击的将领。这个问题一直都让罗莉娜感到疑惑,可她现在,想得更多的却是应该如何去面对那个男人,如何让他接受自己……

整理了一下心情,罗莉娜转身走入帐中。许久之后,脱去了盔甲、穿着一身便服的罗莉娜重新走了出来。此时的她看起来多了一分妩媚,少了一分英气,多了一分娇羞,少了一分豪爽。但此时的罗莉娜却比战场上显得更加有女人味,更加吸引人们的目光。

毫不理会身旁亲卫队姐妹们的嘻笑和营中战士有些诧异而惊艳的目光,深吸一口气后,罗莉娜终于下定决心的走向营中那道独立的木栏。

“是你?嗯……找我有什么事吗?”风影狂在看到穿着便服出现的罗莉娜时微微一愣,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另一种样子的罗莉娜。虽然仍然和他心中审美观点里的完美有些区别,但却让他有了一丝对异域风情的好奇和吸引。

“嗯……我来……我是来……”原本一直都和风影狂对目直视的罗莉娜突然低下了头,脸上也浮现一丝诱人的红晕,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出现了轻微的颤抖。“我是来……来……履行交易……来履行承诺的。”

“承诺?交易?哦哦……”风影狂好像刚刚才想起这件事一样,重复着罗莉娜的话,最后才醒悟过来。他一直都带着玩味和垂涎神情的脸上忽然出现一抹尴尬。风影狂努力的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又看了看眼前的罗莉娜,“我知道了。你要是没别的事就出去吧,我还有一些问题需要思考。”

听到风影狂的话,罗莉娜绯红的脸蛋顿时变得苍白无比,猛地抬起低垂的头,浑身颤抖地用极其激动的声音说道:“你……我……这……我不是……主人……”

罗莉娜一连串混乱的话语让风影狂有些莫名其妙,看到情绪激动的她,风影狂的心中突然涌现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有些苦涩,有些冲动,有些迷惘,有些疼痛,有些不知所措。

沉浸在这种奇异莫名情绪中的风影狂完全忽略了外界的一切,他没有发现罗莉娜看到他沉默后更加苍白如雪的脸庞,没有看到罗莉娜咬破了的嘴唇,也没有发觉罗莉娜正快步走向他,拉起他的左手,张开嘴狠狠的向他左手的无名指咬去。

微微的刺痛让风影狂从那种奇妙的情绪中解脱,茫然的看着罗莉娜将自己流血的手指拉近她的额头,用自己的鲜血在上面画了一个奇特的符号。

“我,罗莉娜·卡尔兹在此向众神立誓。从现在起,我罗莉娜·卡尔兹将我的肉体、我的生命、我的灵魂献给我眼前的男人。从此刻起,他,风影狂将成为我的主人,我的一切,以他的信仰为信仰,以他的意志为意志,以他的愿望为愿望,以他的喜好为喜好,以他的厌恶为厌恶;如果他从善我则从善,如果他行恶我则行恶。无论今后发生任何情况,我罗莉娜·卡尔兹都将遵守今天的誓言,永生永世,生生世世!契约成立!”

在风影狂错愕的表情下,罗莉娜恭敬的匍匐在他的面前,由此正式宣告着她对风影狂的臣服,宣告着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臣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