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祖先的咒怨

更新时间:2019-10-08 05:24:15

祖先的咒怨 连载中

祖先的咒怨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王子羽 分类:其他 主角:格式化承蒙 人气:

主角叫格式化承蒙的小说是《祖先的咒怨》,它的作者是王子羽最新写的一本其他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活埋未死的苏影,醒来后被送进精神病院,发现胸前被镶进了一块“会动”的铁疙瘩,奇特怪异的病友,木屋中关押的裸体女人,神秘的星空图,以及深井中冒出的一截截棺材,使他感觉到一个滔天的阴谋正在步步逼近。在一次偶然下得以逃出,带着四个精神病开始了逃亡之路,去寻找“会走的隐匿村落”。最后惶恐惊魂的他发现,自己是一个被“捏造”出来的人。且看一个精神病的逃亡日记,颤抖级的恐怖,友情提醒,不要在夜晚阅读。中国首部以百家姓为题材的大型悬疑巨作,一本姓氏百科辞典,探索炎黄神秘发源,揭示史前遗留之谜。一个横跨祖宗上下十八代,前后五百年的宏伟阴谋,正在悄然成形,刺激你敏感的好奇欲望。神秘姓氏法院,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 老祖宗

一具焦尸。

我不确定在我眼前的这具尸体是炎二伯还是“老祖宗”的,但应该是炎二伯的没错,那是一具被烧得漆黑的尸体,浑身上下没一处完整的皮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肉的味道。一张脸更是面目全非,下巴早已经烧化了,脸孔呈现出恐怖的龟裂状,里面红丝丝的血管清晰可见。

如果单是如此,我想我尚且能接受,可让人头皮发麻的是,焦尸浑身上下,但凡是有孔的地方,都被那些“眼珠子”给附着满了,仿佛是有生命力一般,正在卯着劲地往尸体的内部钻。

“醒尸虫!”天井的人群中乍地传来一声惊呼,将事态推入了无法控制的田地。

“炎二伯”大张着没了下巴的嘴,身体不由自主地朝门口走来,僵硬的步履没走几步,扑通的一声,恰巧被“停放”在门口的我绊倒在地,要人亲娘老命的是,这一下直接一股脑儿地趴到了我身上。

刹那间想死的心都有了,一股令人作呕的焦臭直冲脑门,那张恐怖的面孔更是差点没贴到我脸上,要是再近点没准都能亲上了。

胸口处却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像是有一块烙铁在烫,兹兹地冒起了一股青烟,疼得我眼泪都快出来了,身体却不能挪动分毫。炎二伯身上可能有什么铁片之类的物质,被火烧过。

好在这样并没有持续多久,身上突然一松,“炎二伯”被推到一旁,海叔赶了进来。

说来也奇了,“炎二伯”似乎是对能够动的东西异常敏感,这一下身板突然直愣愣地弹跳起来,腥风一闪,一只被火烧得只剩下骨爪的手霍的向海叔胸口插去!

海叔身手之矫捷,躲闪之及时也当真令人佩服,往后一个打滚,翻下门口的台阶,顺势躲开。

等站起来的时候,却变戏法般地背后掏出一只猎枪,只听见一声枪响,跌跌撞撞刚走到门外的炎二伯,脑袋被直接给轰开,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再也不动弹了。

这系列的动作完成得一气呵成,如果不是常年的猎人,决计不可能完成得这么漂亮。海叔解决了“炎二伯”之后,略一迟疑,就又重新冲进了祠堂,火势愈发的变大,不知道他去找寻什么,但明显是有着自己目的。

火势瞬间吞没了海叔那魁梧的身影,哪只他进去了十几秒的时间不到,突然从里面直接整个人摔了出来,嘴角竟渗出了血渍,显然是伤得不轻。

祠堂内多为木质结构,无一幸免的都在燃烧,浓烟滚滚之下,火墙之中透出来一个臃肿的“怪影”。

似乎是爬行,又像是在匍匐前进,渐渐等显现出来的时候,惊诧到令我脊柱发寒的程度绝不亚于刚才的“炎二伯”,我不敢确定我看到了什么,那是一个充满概念且抽象的物体,只能说,是一只光怪陆离的“异形”。

火墙之中透出来的怪影,实则是一只白色肉团状的东西,大体上很难分辨出是个人形的轮廓,就恰似把一个人肢解,然后掺在面粉里揉出来的一样。

“老……祖宗!”天井中的乡民开始躁动不安了。

在世的老祖宗,个把小时之前我是瞻仰过的,那是个身材有点发福的胖老头子。而后被炎二伯一行人,活生生放进石臼中捣得支离破碎,胳膊腿,手脚全都移了位。现在的这幅场景中,我甚至见到那“老祖宗”原本嘴巴的位置,竟然从中伸出来一只手,随着前进的动作晃晃悠悠的。

整个躯体,犹如一只长满肿瘤的蜡状怪物,手脚全都畸形地分布在不该出现的位置,腹部更是大得出奇,高高地隆起。

尽管如此,但“老祖宗”移动的速度却是极快,三两下就往门口这边过来了。我把眼一闭,心一横,想这下又在劫难逃,却只感觉到身边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待我睁眼之后,“老祖宗”已经出现在天井里了,顿时人群中炸开了锅,场面一片混乱。

海叔一箭步奔过去,绕到“老祖宗”身后,刚抬起猎枪对准打算开枪,却突然迟疑了下,似乎是有所顾忌,感觉不妥。

乡民中一个痴膊汉子,这时候见“老祖宗”临近跟前,恐生异端,大感不妙,抡起手中的柴刀,就朝“老祖宗”身上劈过去,发生的一切,都太过突然,海叔也在分神之际,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慢!”海叔发声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柄柴刀磨得十分锋利,这一刀霍霍下去,老祖宗直接给来了个开膛,刀身斜着从胸膛的位置划过腹部。仿佛是一只被刺破外囊的饺子,老祖宗肚子里的五脏六腑包括一大堆圆滚滚的球状物体,咕噜噜一股脑儿地全流淌在了地上,好大一滩。

那痴膊汉子此举之下,完全傻眼了,估计也没想到“老祖宗”居然是豆腐做的,这么不经砍,就在他愣神之际,着道了。

地上那一滩乌青色的肠子中,不断地有东西在里面蠕动,远观恰似一条条乌梢蛇团在一起,让人发自心底的不舒服。

“个背时砍脑壳的!那虫子要钻出来,不好……”人群中一阵骚动,忽然我就看见赤膊汉子突然捂住自己的嘴,面部表情十分狰狞,五官都挤成一堆,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缓缓地蹲下身去。

而地上那一堆肠子,却忽地腾空而起,像是一条条被瞬间注满水的消防管,左右飞舞。四下里传来一阵急射的声音,人群中有几个一心只想着看热闹,一时忘记把嘴巴闭上的大意麻痹者,同样中招了。

虫卵可能对人并无伤害,但是当在尸体腹中依托其温度,孵化出来的醒尸虫,可能就没这么简单了。

被中招的几人,此刻传来撕心裂肺般的嚎叫,腹痛不已,海叔忙着挨一救治,却失望地摇头,他们已经出现了眼球打上翻的情况,说明虫子已经开始沿着脊髓往脑袋里面钻了,不消片刻的功夫,这些人全都会变成一具具“行尸走肉”。

而被“开膛”躺在地上的老祖宗,此刻正艰难地爬行着,在地板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痕迹,连带着肠子拉出好远,让人不忍多视。众人拿来绳子把“老祖宗”捆住,海叔用一根长竹竿挑起,几人抬着放入了天井中那口黄铜棺椁内,立时传来一股烤肉的味道,连和着几声怪叫,没一会儿便没动静了。

海叔又差人去西北方的寝殿寻棺盖,自己则极力安抚乡民们的情绪。情形很不乐观,有五个人都“吃”进去了醒尸虫,这时候已经开始出现精神错乱,逮谁咬谁的迹象。村民们已经把祠堂大门打开,一个个惶惶不安,做好脚底抹油的准备。

终于,有一人已经开始出现“醒尸”的迹象,四五个大汉竟按他不住,一下被拱翻开来。人群中已经乱成一锅粥,乡民们此刻也顾不上许多了,四散逃去,场面陡转急下,开始出现失控的局面。

而整座祠堂已经是火光冲天,乡民们个个自顾不暇,压根忘记了我这么一个“外来客”的存在,在我身边早已是一片火的海洋。豆大的汗珠从我额头上冒出来,情急之中,却没能像在活埋的时候出现奇迹,身体还是僵化了一般,死活动不了。

嗓子烤得快冒烟,脸上就像是有把刀子在割,几欲眩晕的感觉让我意识逐渐迷离……

模模糊糊中,祠堂的后堂内,出现了一个抱孩子的女人,披着一张血淋淋的人皮,渐行渐近。

萦绕在耳畔的,是婴儿的啼哭声。

■■■■■■■■■■■■■■■■■■■■

PS:第一更奉上,小羽接着去码,喜欢的话可以把祖先加入书架哦,收藏和点击,就是我的鸡血啊,快快来上一剂吧。谢谢!~~~^_^~~~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