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匪少虐妻成瘾

更新时间:2019-07-10 13:50:32

匪少虐妻成瘾 连载中

匪少虐妻成瘾

来源:微小宝 作者:玉娇娇 分类:其他 主角:尹尧陈深 人气:

新书《匪少虐妻成瘾》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玉娇娇,主角尹尧陈深,是一本其他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那夜大雨滂沱,我拿枪抵着尹尧的额头,大声质问,“你以为我不敢开枪吗?”   他仍然不动声色,拿生命作为赌注,赌我情多于恨。   一场计谋,尹尧将我诱入深不可测、尔虞我诈的圈套之中,从此万劫不复。   “你终究躲不过”尹尧轻嗅着发丝,暧昧一笑。原本一次交易就可息事宁人,可事不由人,情不由己,一个又一个人的离去让我陷入迷茫,我究竟该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有些惊讶,双手放在我的肩上,“什么错又不能原谅呢?” “滔天大错!” 我注视着他眼眸,仔细入微地观察着他脸色的变化。 闪过一丝的犹豫不决后,他斩钉截铁地说,“什么都能原谅。” 我直接抱住他精瘦的腰,紧紧地贴着他,感受他的温度。 那一刻,我觉得值了,跟着陈深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我更千不该万不该再次做出对不起他的事。 y市的除夕夜不像g省那般暖和,夜晚寒气逼人,弥漫着整个房子,就连被子里也是冰冷的。 窗外吵吵闹闹缕缕行行,许多人在外面放烟火,点孔明灯,我已经过了那个疯狂且幼稚的年纪。 吃完午夜饭,大家都窝在沙发上看春晚玩手机。 陈玉下学期参加高考,她靠在我怀里,“姐,我明年考哪个大学?” 我思考了一会儿,“去北方吧,北方更有教育的氛围,来s市也行,反正我和你哥在那边,也好照应你。” 听到这句话,她很开心,“好,那我就去s市。” “到时候把奶奶也接去,举家移民,也好让奶奶享福。” 看春晚正入迷的奶奶一听,不高兴了,“别,我这把老骨头,还是在这里守着,这才是我根。” 我向奶奶撒娇,“奶奶,到时您还不是得听您孙子陈深的。深哥,你说是吧?” 陈深在发神,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急忙点头回应。 我确定,他有心事。 我用微信,群发了一条拜年祝福。 几秒后收到尹尧的一个小红包,我没想什么,直接领了,还好钱不多,只有八十八元。 他发来了一段视频,是s市绚烂璀璨烟火,十几秒钟的烟花满天飞,炸亮了半边的天空。 几秒后,他又发来了一句:没你的春节,多少有些空寂。 撩妹高手尹尧情话连篇,却没有一点儿真情实意。 我也回复了他:您的马子不计其数,把她们都聚在一起,就不觉得空寂了。 他秒回我:哪儿来的不计其数的马子,是你帮我找的吗?还是包括你呢? 我不甘示弱:早就听闻传言道,尹尧后宫佳丽三千,美女如云。您想要谁,那还不简单? 当我和他聊得热火朝天之时,陈玉悄无声息走到沙发后面,“嘿!王八蛋是谁呀?” 我在微信里给尹尧的备注是王八蛋,只有这三个字能体现他的流氓和种马。 这一声嘿,吓得我连手机都没拿稳,直接砰一声掉在地上。 我俯身小心翼翼地拿起手机,还好没摔碎。 轻抚着受到惊吓的胸口,抱怨喘息着说,“陈玉,你要吓死我啊。” 我瞥了一眼陈深,还好他在整理公司的资料,并没有留意我和陈玉的打闹。 “王八蛋,我的一个同学。” 我凑到陈玉耳边,“他还是个娘娘腔,而且喜欢男人,哈哈哈。” 我扯了一个又一谎言,陈玉才肯罢休。这才打消了她的疑虑,以为我谈恋爱了。 感觉自己太婊了,嘴上说不要再和尹尧联系,内心却无比渴望着和他藕断丝连。 真想狠狠抽自己一耳光,打醒这个贪得无厌水性杨花的我。 初一晚上,陈深主动提出洗碗。奶奶见一家人其乐融融,笑得合不拢嘴。 我估摸着陈深快要洗完了,悄悄地走到厨房门框边靠着观察他。 望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感叹着他的不易。他孤身一人,十八岁岁就撑起了这个家,撑起了我的一片天。 在我蜷缩在墙角,为父母意外之死痛不欲生之时,是他伸出了一双拯救的手,温暖我,爱护我。 他身上的刀疤,我仔仔细细数过。新旧一共三十六道,他经历过什么我不知道,也无法想象。 我忍不住不声不响地轻轻走进厨房,伸手环住他精窄的细腰,感受着他的呼吸和温度,“深哥,今晚?” 话还未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他制止了我乱摸的小手,严词拒绝,“最近很累,明早就要走。” 我有些懊恼不解,这是怎么了,他平时不会拒绝我的。但考虑到他最近事多,劳累奔波,无奈之下接受了,“好吧,你好好休息,明早我送你去机场。” 我心烦意乱地回到家,趴到床上,不想动弹。 陈深是不是知道了我和尹尧那晚的苟且,所以才如此嫌弃我。想着想着,越来越惶恐不安,我把头埋在枕头里,愧疚不已,如坐针毡。 门悄无声息地打开,灌进来几阵冷风,我光溜溜的脚丫冷得生疼。 我回头便看见陈深站在门口,“你来做什么,不是明天要走吗?” 他关掉门奔到我床上,握住我的脚丫,搓揉着传递温度,“都冷红了,怎么不穿袜子?” 我不想理他,蹬腿挣脱了他,狼狈地爬进被窝,“你走吧!回去早点儿休息。” 陈深看出我在埋怨他,但假装不知,精疲力竭地说,“帮我按按头和肩,很痛。” 我将被子卷了卷,又裹了严严实实的一层,但他实在太让我心疼了,黑眼圈特别重,额间又增加了几道深深的皱纹。 我无法拒绝这样的他,所以缓缓坐站起来,以命令的口吻令他坐下。 大一假期和徐薇儿报了按摩班,学了两手,陈深总说很舒服,他一直依赖着我的按摩。 最近在循环一首歌,离人。 情到深处人怎能不孤独,爱到浓时定会牵肠挂肚。 我和陈深亦是如此,孤独的两人碰撞在一起,彼此牵肠挂肚,但爱吗?或许曾经我会不假思索给肯定的回答。 想着明日一早陈深就得出发离开,我和他早早就入睡了。 第二日天还未亮,晨光微曦,窗户的玻璃外因为寒冷雾起了层层水珠,冷得我瑟瑟发抖。 强迫自己爬起床给陈深收拾好了行李,接着又沉默寡言地送他到机场。 站在送机口,他吻了吻我的脸颊作为告别。 我怕极了告别,我担心告别会成为永别,十年前和父母的告别亦是如此。 所以我几乎不去送人,这是第一次,但一路上都是郁郁寡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