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四分江山

更新时间:2020-07-17 10:05:04

四分江山 连载中

四分江山

来源:落初 作者:做梦仙师 分类:武侠 主角:赵赵腾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四分江山》的小说,是作者做梦仙师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切一字缘,一字万般看。万番千计,本是缘,终为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北明先看了一眼没有一丝龙气的奏折,又看了看手中的出宫令牌心中不禁想道。

父皇你给我三道考验我已经完美通过两道了,至于这第三道考验不出三年我赵北明定当完成,但是我这身太子龙袍出宫太过于显眼,所以必须换成寻常百姓所穿之物,但是皇宫之中可没有寻常百姓之物。

想到这的赵北明被一声音打断思路。

“太子殿下宫外五王子求见。”

原来是一位负责传讯的小太监,此时跪在地上向赵北明禀报。

“不见,告诉五弟,就说我最近偶染风寒。”

赵北明看了小太监一眼便随口应付一声,便又陷入之前的沉思之中。

“是,那奴才告退。”

小太监听完赵北明的话回应一声,便要退出锦明宫。

“等等!”

刚想陷入沉思一秒的赵北明,之前好像从小太监身上看见了什么,便急忙命令小太监站住。

“太子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听见赵北明话的小太监,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又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向赵北明询问。

“把你这身太监服脱下来。”

赵北明看着小太监身上的太监服,虽然不是自己想要的寻常百姓之物,但是也应该可以,毕竟京城中的家族也不少仆人都穿的与此差不多。

“啊?太子殿下您要奴才的衣服?”

小太监是又惊讶又疑惑,毕竟一个太子为什么要个奴才的衣服,一瞬间小太监忘记自己的身份。

“对,快脱,再敢多言,要了你这奴才的狗命。”

赵北明看见小太监竟然没有听自己的话,而且还向自己提问,便对小太监的语气中充满威胁。

“是是是,奴才这就脱。”

此时小太监才想起来自己就是个奴才,还敢问主子的有什么想法,惶恐的脱下自己身上的太监服。

“你做的很好,你叫什么名字,我到时跟赵公公说说,让他多关照你。”

赵北明看了一眼地上的太监服,便笑呵呵的走到小太监身前。

“回太子,奴才叫朱小明。”

赵北明要跟赵公公说关照自己,瞬间让朱小明惊喜万分连忙抬起头,对着赵北明说出自己名字。

赵公公可是宫中的总管,所有太监的升职和派往,不过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如果赵北明让赵公公关照自己,在宫中最少也是个太监中的二把手。

“朱小明,好名字,那朱小明你先睡一会吧。”

就在朱小明刚刚抬起头,赵北明在他耳边说出三句话,就用一手刀把他劈晕。

赵北明捡起地上的太监服,但是看见太监胸前的刺绣,眉头一皱,这刺绣太显眼,毕竟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宫里的东西。

看到这赵北明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跑向里屋打开了一个箱子,在里面翻了一会。

“找到了。”

赵北明从箱子中拿出一把剑。

“清风剑果然被我放在这箱子里,传闻这清风剑吹毛断发锋利无比,不过自从到我手上我可一次没有用过,如果我再配上百段剑法是不是?”

这清风剑不愧是一把好剑,当被赵北明拔出那一刻便听见清脆的剑吟声。

铮!

“控龙手”

那身太监服转眼之间便从地上飞到空中。

“百段剑法!”

百道剑光在太监服上闪过,每一道剑光都精准无比切开刺绣的毛线。

二品剑技百段剑法,共有八八六十四路剑路,大成者可瞬斩百道剑光,每一剑都是攻其脆弱之处,绵绵不绝,对其内力也是消耗极小。

而我可瞬斩一百零六剑,这百段剑法也算是大成,也不过是用了区区百日,但是天子术我练了十五年也才区区小成,这就是术法和武功的区别吗?

果然天下武功分九品,并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武功以一品最佳九品最次,我这百段剑法也算是上乘武功,但是百日时间根本连术法的门槛都看不到,算了时间紧迫还是先出宫再做打算。

想到这赵北明换上那没有刺绣的太监服,而此时换上太监服的赵北明虽然没有黄袍加身,但是也挡不住与生俱来的霸气。

赵北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无意间流露出的霸气,眼睛一眯,嘴角一翘。片刻间赵北明就与平常人无异而身体透漏出的霸气也消失不见。

“果然这无品武技隐气决没有白练。”

赵北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身上的霸道气息已经全部消失,脸上也露出满意的微笑。

“不过父皇您给我出宫令牌我就一定会听您的话吗?您今天把我赵北明放出来,我赵北明也不会再做一条被限制的龙,而是做一条归海的龙。”

赵北明看了一眼手中的出宫令牌便把它捏成了金饼,把清风剑放在腰间,看着昏到在地上的朱小明,赵北明把脱下的太子服披在朱小明身上。

赵北明在最后离开锦明宫时,看了一眼园中的梨花树,便没有一丝迟疑的施展轻功离开了,这个自己住了十八年的锦明宫,赵北明看了一眼天空,东门侍卫更值时间应该快到。

赵北明趁着东门侍卫短暂更值时间,施展轻功穿过东门逃出皇宫,宫外的样子让赵北明耳目一新。

大街上行人不断商贩和行人争吵不断,这对于从小没有出过皇宫的赵北明感觉特别新奇,赵北明虽然感觉新奇但是十多年的沉淀让他初若平常。

看着街上卖刀、剪、茶叶、衣布、野果、看相算命,赵北明虽然感觉新奇,但是他没有忘记出宫的初衷。

赵北明停留在果摊前,没等赵北明开口询问,果摊老板便抢先一步。

“少侠,请问您来点什么?这是今年新下的春果,个个保甜。”

果摊老板搓着双手看着自己眼前的赵北明,脸上也流出商贩标准的笑容。

“不是,我不是来买春果的,我想向老板打听点消息。”

面对热情的果摊老板,赵北明可是第一次接触,以前的奴才虽然也讨好自己,但是也没有像这热情的果摊老板,不断逼近自己都快贴上了。

“走走走,不买春果,耽误我时间。”

那果摊老板一听赵北明不买果,一瞬间脸上的神色一时间便从笑容就变成不耐烦,用左手摆了摆手示意赵北明走开。

“那老板你这春果如何卖?”

赵北明也看出如果不买点老板的春果,也问不出来自己想知道的事,便右手指向春果,双眼看向果摊老板。

“春果二个铜币一个,买不买,不买就闪一边去,别打搅我做生意。”

大概是因为赵北明之前问自己路,现在买也会多买,虽然语气没有有些缓和,但是已经没有第一次的热情。

完了!赵北明习惯性摸向腰间钱袋,但是手摸到一半突然停下了,这时赵北明才想起,这不是自己的衣服,所以自己出宫竟然忘记带钱!赵北明尴尬笑了笑,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

“哎,看你穿的不错没有想到你竟然就个穷光蛋,也罢,这街道尽头有一家当铺叫王家当铺,我看你这剑应该值得点钱。”

看见赵北明脸上尴尬的笑容还是那停住的动作,果摊老板长叹一声便无奈的给赵北明指了一条的路。

听着果贩的话也并无道理,自己现在身份可不是什么大明太子,而是一个刚入江湖的无名小辈,衣食住行都是要钱的,算了,还是先去看看吧。

赵北明走过几家店铺便发现果贩所说的王家当铺,这王家当铺看起来跟附近的当铺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木质的大门,门口都有二樽石狮子,唯一的区别就是牌匾和门联不一样。

“出入惟凭票,往来不因人,有趣?有趣!只认凭票,不认人?”

赵北明看着王家当铺的对联,比起这字面意思,赵北明更在意这字里面透漏出的意境,最少是只有抱丹内境的高手才能写出。

吱嘎!

赵北明缓缓推开木门,但是推开木门时,所发出的吱嘎声让赵北明眉头一皱,因为一般能发出这种吱嘎声的原因只能有二种,一种是没有人居住的老屋,不过这王家当铺也算是附近比较出名的当铺,那只能是想到这赵北明眉头一挑脸上浮出淡淡的微笑,这王家当铺果然有问题。

这王家当铺倒是朴素,墙壁的颜色都是白色,在典当的柜台上有一株山茶花,而负责典当的伙计此时正趴在柜台上呼呼大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