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神捕丹心

更新时间:2020-07-30 06:29:29

神捕丹心 连载中

神捕丹心

来源:落初 作者:沂蒙土特产 分类:武侠 主角:少侠王 人气:

经典小说《神捕丹心》由沂蒙土特产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少侠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一卷就要结束了,收藏和订阅很一般。我在考虑要不要放第二卷,如果你们想看,留个言告诉我,或者投个推荐票。谢谢了。明朝正德年间,江湖动荡,朝廷重组六扇门管辖江湖风云,四大神捕之一的刘奇屡接重案,竟慢慢牵引出了一桩桩江湖旧闻,也引出了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复仇之人——王拓羽,几十年前的一幢旧事,慢慢浮出水面,刘奇的命运也将随之改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人辞别了王府,快马加鞭的行了半日,刘奇怕月灵劳累,在一条小河前停下来,牵着马匹在河边漫步。白虎翻起肚皮懒洋洋的趴在月灵的马鞍上,伸着舌头舔着自己的鼻子,一脸的吃相。

“奇哥,”月灵的语气听起来有点沮丧:“刚刚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说错什么了?”

“我把杜元的事给说漏了。”

“不打紧的。”刘奇打了个哈欠,在河边找了块平滑的石头坐了下来道:“以我所见,荣王这人城府很深,我们拜访一定激起了他的好奇心,要是不从我们嘴里套出来些什么消息,想必也难以脱身,给他说些也好,其实也无关大局。倒是这荣王,两次谈话都被他牵着鼻子走,以后的小心提防。”

“哼,这个老狐狸!”月灵冲着刘奇撅起嘴,两个腮被撑的帮鼓鼓的:“一会这样,一会又那样,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刘奇笑道:“荣王被江湖人尊为贤王,可见他对于权术与机变之术的造诣之高,至于是否是好人,我还不能下定论。”

月灵哼道:“我听杜元说过,这些王侯大官只知道以权欺人,逼着世人去做狗,逼着良家去为娼,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哪还有什么好人可言!”

“其实做坏事不一定就是坏人,有些人也是身不由己。这件案子我感觉就很不简单,至少就现在来看,朝廷与江湖一样,都不算太平。月灵,祸从口出,我们是捕快,这不是我们现在该操心的事。”

“哼,身不由己就能强加于人吗?”

刘奇略做沉思,说道:“你说的不错,当然不能。”

“奇哥,我不明白。”月灵激动的说道:“你为什么要拿荣王的钱?荣王是敌是友还不明了,更何况我们身为六扇门神捕,你这样做坏了规矩!”月灵皱着眉头看着刘奇。

刘奇道:“这次我们任务开支不小,六扇门是个清水衙门,不带点银两恐怕难以维持,无论荣王是敌是友,是好是坏,只要我们秉公办事,就不算坏了规矩。既然他愿意给,我当然乐意收。更何况,你也说过,这些人的银两或许都不干净,我们拿他的钱去做有用的事,我觉得也算一件功业!”

月灵哼道:“歪理!听你这么一说我们收受银两还是行侠仗义喽?难道你还成了劫富济贫的大侠?你拿了人家的钱却不办人家的事,这便是道义了?”

刘奇笑道:“若是拿了恶人的钱却不为他办事,这怎么能算违背侠义?当然算是劫富济贫。若荣王光明坦荡,我们拿了钱,查了个水落石出,还了他的公道,不也算是收钱办事了么。当然,拿荣王的钱固然不对,但也不能算全错,这世间事,斗转星移间,一切都变化莫测,以恶制恶、以暴制暴,若不如此怎能行走江湖。所以,我收钱既可以安抚荣王,让我们便宜行事,又能将这些钱送给需要的人,这怎么能算错呢?我可以保证,这些钱我绝不藏私就是了。”

月灵说不过刘奇,只能消了火气,问道:“那若是荣王真的有问题,你收了钱反而将他下狱,就不怕得罪了他吗?”

“得罪吗......”月灵的话触动了刘奇,他沉默了一阵,忽有所感,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我自小出生草莽,吃百家饭长大,后流于市井干些鸡鸣狗盗之事,幸得飞圣收留,才得以重新做人,我生来就是一副臭皮囊,死了也是这副臭皮囊,又有什么怕不怕的呢?如果说怕,我只怕临死时我会后悔,后悔不能死得其所。”

月灵听完后,赶忙用小手捂住刘奇的嘴道:“好了,好了,千万不要说这个字,你啊,你啊,我说不过你,我们接下来去干什么?”

刘奇看着远方的河川,叹道:“去我们该去的地方,找我们该找的人,做我们该做的事。”

“奇哥,这是我从荣王府顺出来的一块芝麻酥,所谓见面分一半,我掰开分你一半吧!”

“好的呀!”

“怎么样,好吃么?”

“入嘴酥脆,香气浓郁,满口生津,真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没想到那王府里的庖山货还真有点本事。”

“好吃就好,只是奇哥别忘了我刚刚说的话。”

“什么话?”

“见面分一半啊!”

“分什么一半啊?”

“三千两啊!”

“用庖山货做的破饼就想分我的三千两?”

“这是破饼吗?你不是说好吃吗?”

“再好吃也不值一千五百两啊!”

“这不是破饼,这是传统,是见面分一半的传统!”

刘奇正色道:“这钱是我用来救济穷人的,分你了岂不是藏私?”

“我也可以帮你救济穷人啊。”

“不行!”

“为什么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

“饼都吃了,你是不是想耍赖?”

“我不耍赖,但这是原则问题,不能给。”

“那我现在就飞鸽传书回六扇门,让捕王给我评评理!”

“这是一千五百两,两京的汇通钱庄都能取,你拿好!”

刘奇二人坐地分了赃款,稍作休整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往关外的松石镇。烈日当空,两人又骑行了半天,路途中除了些杂草溪流之外再也见不到半点人烟,就连歇脚的地方都不曾见到半处,炙热的气流迎面扑来,像刀子一般在两人面颊上划的生疼,不出两个时辰就让月灵叫苦不迭,趴在月灵马鞍上的白虎饿的头昏脑涨,懒散的伸着舌头,肚子里发出的咕噜声甚至能盖过呼啸的风声。

两人又行了一阵,忽见前处两个山丘间突兀的摆出了一个茶铺摊。茶摊不大,周围三三两两的摆放着几张桌椅板凳,对着路的一侧支了个杆子,杆子上挂着条粗麻白布,白布上用毛笔书写“三碗不过岗”五个大字,其中“碗”错写成了“宛”,“岗”也写成了“冈”,于是条幅变成了“三宛不过冈”,看起来很工整,念出来却成了方言,看来老板是没请到明白的先生来写。在茶铺里边,有一些赶路人三三两两的坐着,两名店小二装模作样的来回忙活,好像生意真的很红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