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江湖一声吼

更新时间:2020-08-26 08:49:04

江湖一声吼 连载中

江湖一声吼

来源:落初 作者:大姜子 分类:武侠 主角:穆春凤凰 人气:

《江湖一声吼》是大姜子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江湖一声吼》精彩章节节选:何谓江湖?人心角逐之地,权谋倾乱之修罗道场。人心之变幻莫测,纷争之风云迭起。江湖,人心不静,而江湖不宁。纵使红颜真绝色,看人间沧桑百态,再回首已是枯骨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可忍孰不可忍,这客栈是不能再待了。穆春潦草地吃了早饭,这就结了账去牵马准备离开客栈。

可这也就一转眼的功夫,等穆春来到马房的时候,他里里外外找了一通,却没有看到自己的马。

等到跑到前堂,却被店小二郑重地告知:昨天晚上客栈里丢了一匹马。

店小二的眼睛少有的亮晶晶的看着穆春:“客官,您的马若是不见了,那丢的——八成就是你的马。”

呵,他那匹老马又被偷了!

穆春咋一听闻这个事实,他这已经气的说不出更多的话,只能在心中骂娘:怎么见天的偷他老马,来个小娘子将他一并偷去了多好。

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贼人,放着这么多骏马良驹不偷,竟只偷那匹又瘦又弱的老马。

穆春离开客栈的心情是异常沉重的,他与客栈老板小二讲不通道理,少不得只能自认倒霉。客栈也没补偿他几个银钱,还道损了的房顶要修,就不另多收他的赔偿。

真他娘的奸商,黑店!

穆春自离了客栈,首要就是破解眼下单凭双足行千里的局面。可惜此地方圆几里,都不曾有驿站集市。

有道是天无绝人之路,正当穆春一筹莫展之际,便听闻身后传来的马队之声。他如获大赦一般,猛的回身看去。只见马队有骑者二三十人,其中又有马车五六辆,这可真是不小的阵仗。

穆春道是老天爷发了善心,不忍心他徒步前行。

马队走近了的时候,穆春更是喜出望外。他看到这马队前方领头的那个骑大马锦袍戴冠,手持长枪的男人,正是他从前的结义兄弟——断魂枪魏三,魏琳琅。

两人已经有几年未见,甫一碰面魏琳琅还是从前贵公子的模样,而穆春已经落魄至此。以至于魏琳琅没能一眼将穆春给认出来,他看见穆春还道是那个二流的刀客。

“三哥。”

穆春此话甫一出口,魏琳琅这才认出穆春。他为此自愧不如,少不得从马上下来对穆春嘘寒问暖。

从前的事情,两人都极有默契的不再提起。魏琳琅得知穆春此行乃是去往胜州找宋伯成,当下便邀他同行。

魏琳琅唯恐穆春拒绝,他断然说道:“魏某能再与大哥四弟聚上一聚,实是人生一大快事。不瞒四弟,我这回是奔着凤凰城去。”

魏琳琅是穆春的结义兄弟,当着他穆春也不避讳自己退隐江湖的事情,便问道:“三哥也是冲着昆仑玉?”

只见魏琳琅点了点头,他看了看后头的马车,转而与穆春无奈说道:“四弟,三哥有三哥的苦衷。这些事情,说来话长,回头我再与你说道。

现在,听三哥的,跟我一块赶路。等到了胜州,我也不管你是留下,还是去凤凰城。”

魏琳琅这么说,正解了穆春的困境,他自然没有推诿的道理,欣然答应。

穆春便加入了魏琳琅的马队。两人骑马并列行在马队的前头,魏琳琅顺道问了穆春近来的境遇。

魏琳琅听穆春说起在漠北遇到了二哥,他亦是分外感慨:结义兄弟四人,如今各自沦落天涯,见一面竟是比登天还难。

穆春没想到魏琳琅从前那般潇洒的一个人,如今却长吁短叹,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他心里也好奇,他们分别的这几年魏琳琅身上又有哪些故事。

他想着找机会再问一问魏琳琅,眼下却是将漠北的事情草草带过,转而将自己三番两次将老马丢失的事情与魏琳琅道来。

魏琳琅听后,果然大笑不已,还揶揄穆春说道:“老四,你的红鸾星这回怕是终于动了。让我说,这就是月老给你两绑的红线,你们有缘的很。”

“呸,还月老。”穆春不以为然,嘲讽道:“三哥,你个大男人怎么还相信这些。”

魏琳琅听他这么说,神色黯然。

“以前自是不信,可经过那么多事,却由不得我不信。”他长叹一声,话语之间带着些懊悔,“若不是我强求,阿棠也不会这样。”魏琳琅觉得他和棠华本就不是月老红线两端的人,是他强行绑住了阿棠,才有了如今的报应。

穆春略知道一些棠华的事情,他们四人各奔东西之后,魏琳琅遇到了棠华,后来两人又在西夏成的婚。穆春在婚宴上见过棠华,那是个美丽大方的姑娘。

“三嫂怎么了,你此行去凤凰城也是为了她?”

魏琳琅闻此言眼中顿时又有了些希望,他点头说道:“正是,昆仑玉的传言虽说的离奇,但或许就是阿棠的机缘。今年以来,她的身体每况愈下,也不知道我还能陪她多久……”

魏琳琅说到动容处,他这个顶天立地的男子竟是哽咽,泪湿了眼眶。

穆春与魏琳琅认识有十多年,从前魏琳琅是什么性子,穆春清楚。他们昔日一同把酒言欢,更是有凌云之志的兄弟。他绝不是眼前这个只叹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的人!

世道多变,他自己也已经退出江湖,此时又如何能够指责魏琳琅。他只说劝解着说道:“天下明医何其多,纵使昆仑玉无用,这天底下必定有治的好棠华的人。”

你无需忧心。这一句话穆春却再也说不出来,能让魏琳琅如此忧心忡忡的病症,只怕天下没有几个人能解。

穆春最近一次见到他们还是年初在江南的时候,那会儿恰值春日冰雪消融,大概是江南的水土养人,他记得那会儿棠华的气色还行,莫非这几个月间又徒然生了什么变故。

思及此处,穆春转头看向魏琳琅,不解问道:“前些时候,我们江南分别后,你们是出了什么变故,怎的到如今这么严重的地步?”

魏琳琅策马只看着前方,他闷声说道:“你见到那次,是我带着她到云龙镇找神医,治了些日子刚有了些起色,入了夏她的病却愈发严重,只短短几日就……”

怕又说到了魏琳琅的伤心处,穆春便识相的不再多问。

马队又约莫行了一个时辰,大约还不到午时的时候,马队停下来原地休息。

魏琳琅的随从很快在中间架起了大锅,开始生火准备午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