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邪神判官

更新时间:2020-10-11 09:17:38

邪神判官 连载中

邪神判官

来源:落初 作者:瘸腿书桌 分类:武侠 主角:周鹏陈金 人气:

瘸腿书桌新书《邪神判官》由瘸腿书桌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周鹏陈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是从死牢走出的男人,他心地善良却被总被误认为邪魔外道,他秉公执法,屡破奇案大案,深受皇上喜爱啊,渐渐赢得民心人称邪神判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待卢小姐走远后,周鹏悄悄退出去,急忙往回赶,他知道的这个消息太过重大,必须第一时间告之给梁正,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梁正不在死牢之内,上午安排前来审案的官员也早早离开了,周鹏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但却无可奈何,因为死牢里的人都不知道此时的梁正在什么地方。

周鹏只能将最紧急的消息告诉给了牢头,告诉他有人明天会来劫狱,而且人数庞大是一支战斗力极强的军队。牢头听了马上向上汇报,焦急的等待到晚上,才有人来传话,说是梁正梁大人要面见自己。

周鹏被带到了梁正的面前,梁正已经换下了官服穿着常服,身边点着一支蜡烛,捧着书在阅读,见周鹏带到只是抬眼瞟了一下“是你呀,我听到了死牢方面的反馈,说是已经掌握了很重要的讯息,有人明天会有人来劫狱!消息是从你这里传出去的,说说看,会是谁这么大胆不要命了去劫死牢啊!”

周鹏按礼数作揖行礼“大人,您的注意力全然在书本之上,只拿斜眼瞟了一下小子我,很显然梁大人不太相信我的话,毕竟我的身份只是一个小杂役,怎么可能掌握的了如此重要讯息,小小杂役的话不值得信,是吗?”

梁正一愣,将书翻转过来,把书覆在桌上,抬头盯着周鹏“现在我足够重视了,说吧,你掌握了什么重要讯息,为何断言明天会有人去劫狱!”

“大人,您可还记得昨夜行刺你的那两个凶手!”直接讲述梁正可能不信,周鹏决定循序善诱,让梁正相信自己所言非虚。

“记得,杀手是一男一女,他们深夜造访突然出现在我的屋顶上,恰好当时我在思索推敲案情尚未入睡,我便呼来了护院,护院力战最终将二人抓获,移交衙门关入死牢!今天我还专门派人前往死牢审问,昨夜交战中负伤的男杀手抗不住刑罚已经死亡,女杀手历经酷刑也誓死不招,严刑逼供也无济于事,至今未曾查明他们是受何人指使前来行刺于我。”

“大人可曾想过,他们既然已经出现在您的屋顶上,在您惊呼后,为何迟迟没有动手,简单与护院过招后就束手就擒?”

周鹏的问题让梁正一愣,仔细回想一下还真是那样,听到屋顶有脚步声自己连忙呼喊,从自己发出呼喊声到护院赶来,这中间可有较长的空白时间,他们完全可以趁此间隙杀掉自己,亦或是在暴露后仓皇逃窜,但两种情况都未发生。杀手一直等到护院赶来,才慌忙的从屋顶跃下与护院交手,简单的交手即被擒获。

“是他们功夫不到家?害怕从屋顶上跳下来会伤到自己?”梁正试探性的给了一个自己都不愿信服的回答。

“身为杀手,武功不到家是会丢掉性命的,杀手没有武功弱的!实际上他们的功夫极高,之所以选择束手就擒是因为他们别有目的。正如大人刚刚所言男的在关入死牢之前本就有伤在身,在死牢审问时简单用刑后就死了。可是真死假死,我想我这个负责收敛尸体的人更有话语权。大人可曾听说过龟息大法!”

“龟息大法?不曾听说,你就别问我了,江湖之事我一概不知。既然你说有重要讯息,还是说正事要紧!等等,你的意思是这人没死!”梁正突然反应过来。

“是!龟息大法会将人的呼吸脉搏都降到最低,进入一种休眠状态,若不仔细观察还以为他已没了脉搏和呼吸已经死掉了。这个男杀手恰巧就会这种功法。我也是胆大在发现他诈死后并没有当场戳穿,因为我知道若是不拆穿必定会有更多发现,于是我将他运出了死牢,运出城拉到乱葬岗,他也成功复活,我假意被他打晕,然后悄悄跟在他身后进行调查。”

“这么说,你知道这杀手的幕后指示者了?快说,这人是谁!”梁正有些迫不及待。

“大人请听我说完!事情没您想的那么简单,城外有一片窝棚区,那是南边水患逃难过来的难民搭建的,这人进了一栋茅屋,我在外面偷听,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这杀手是假装入狱的,之所以入狱是为了观察死牢地形,为第二次劫狱做好准备,他们准备明天动手。双方已经商议好行动方案,明天对方会扇动难民对粥铺和粮店进行攻击,以吸引衙役和城防的注意力,然后强攻死牢,劫狱救人!”

“死牢固若金汤防守何其严密,他们想要强攻又怎么攻的进去?那你可知道他们想要营救的人是谁!”

“如果像这此劫牢的那些苦力一样他们当然是无法攻破死牢,但如果是一支规模不小纪律严明英勇善战的军队呢?”

“军队?”

“是的,军队!”

“可是帝都周围并没用出现军队,这周边也没有换防的军队调动。而且任何军队没有虎符的调动,根本无法离开其驻扎地!守军只会随令而动不会认人。”

“如果他们不听从虎符号令呢!那个杀手实际应该是镇南关的某个将领,他们要营救的人正是被关押在死牢长达一年之久的原镇南关守将蒋永奎!他们早有预谋,安排了人手混迹在北上的逃难的难民中,已经到了帝都,数量有数百人之多,精兵强将,这时一支不容小觑的力量。死牢固然固若金汤,但死牢负责看守的狱卒只有二十多人,面对数百人的围攻,毫无胜算可言。”

梁正思索片刻“不应该吧!虽然个别江湖侠士带刀剑剑入城不受限制,可是几百人携带武器大量涌入帝都,城防不可能不上前盘查啊!我们也一直没有接到相关的报告啊!若这有这样的人城防早已内阁报道才是,我们得到的报告是在南郊,难民用茅草树枝破布等搭建了不少窝棚,白天进城乞讨,晚上回去住宿。为了解决这些人的温饱问题,我特地向皇上申请,在城中开设了粥棚,每天中午和下午会向这些难民免费施粥。”

“粥棚每天给上万难民施粥,这一点被他们利用了,明天他们将会扇动难民攻击粥棚,这粥棚是朝廷所开,若是被攻击,必定会报官。数万人的集体暴动势必会惊动城防部队。这是一招调虎离山,让城防和衙役无法抽身,他们好肆无忌惮的攻击死牢。大人可还疑惑为什么之前劫死牢的人会是些码头的苦力吗?那是因为死牢里还关着另外一个身份特殊的人!”

“你是说卢乐?这个我已经想到了,我已经在着手调查这件事了,但目前还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是漕帮参与此事,漕帮虽然控制了码头,但这些搬运的苦力却和漕帮没有半点关系!”梁正已经猜到了可能是卢乐。

“对,没错,为了能够营救出卢乐,她的女儿伙同对方策划了此次劫狱,当初劫狱一是为了救出卢乐,另外也是为了救出牢中镇南关原守将蒋勇奎。卢乐的漕帮控制着帝都的所有码头,就连码头搬运工都在卢乐女儿按照控制之下,既然漕帮也参与了此案,很显然这些的人武器已经在他们到达之前运抵了帝都。”

“当初听那些苦力说,他们的老大应该是个男的才对,怎么是个女的?”

“没错是女的,我听她亲口所说,说自己带着面具以男性身份示人,为的就是事发之后不会被识破。大人也可还记得那些苦力所描绘的细节,他们的老大喜欢穿白衣,且身挂香囊,说话声音很尖锐像极了太监说话的声音。这些细节就可以判断他是个女的。身挂香囊是为了掩盖体香,声音尖锐是因无法改变女性高音的特点。”

梁正点了点头“也就是说之前的劫狱不过是一招借刀杀人,这些人正在想救的人是蒋永奎,只是恰好漕帮帮主卢乐在死牢之内,他们就找到漕帮让漕帮来冒这个头,卢乐的女儿不想漕帮受到牵连,于是找了自己控制的苦力来做这事。由于这些人从未见过所为的镇南关守将,于是有了驴拉磨鬼推磨,磨了面来做馍馍的这个接头暗语。”在周鹏的诱导下梁正将之前的劫狱案大致理清楚了。

“看来,这群人是真要再劫死牢,那我马上安排,我们来个瓮中捉鳖!”梁正相信了周鹏的话,准备马上做安排,先对付一步,来个反将一军。

“梁大人,您先不急,等我把话说完,真正重要的信息不在他们要劫死牢,而是在于他们要谋反!这才是头等大事!”

“谋反?你说的可是真的!可有凭证?单凭调动镇南关守军劫狱,这一点是不能定罪谋反的,谋反可是重罪,当诛九族的!劫狱虽是死罪但罪不及亲属,定性完全不同。”

“凭证我一时还拿不出来,但我听到的消息确实将问题引导到了谋反层面。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蒋勇奎的手下忠心,不想看他枉死才精心策划了这个劫狱计划。但随着卢乐女儿卢小姐的出现我才发现事情的严重程度早已超乎了我的预期!听了卢小姐与那人的对话,我再仔细推敲这件事情,我发现最近发生的大事都是可以串联起来的,聂鹏贪污赈灾款是这个事件的开始,一切事件的起因都源于这一次的南方的大水!”

“谋反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他们必定制定了详细的计划,你专门偷听一番,现在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