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剑华本纪

更新时间:2019-10-03 02:17:15

剑华本纪 已完结

剑华本纪

来源:落初 作者:第一种青年 分类:武侠 主角:韩啸李仲寓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剑华本纪》的小说,是作者第一种青年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赵匡胤在陈桥驿发动兵变,废掉后周皇帝柴宗训,自立为帝,改国号为宋。随即,派心腹大将赵准挥师南下,将后蜀咽喉要地江源城团团围住。本部小说以剑师许久让所著《剑华本纪》为线索,为您勾勒出北宋年初,上至天子、下至庶民,各门各派为争夺《剑华本纪》而展开的明争暗斗。这里有名门正派的龌龊勾当,这里有邪教势力的身不由己,这里有名将之后的腹黑堕落,这里有罪大恶极之徒的自我救赎。本部小说集军事、历史、武侠、志怪多元素于一体,真实的历史还原真实的武侠脉络。情节紧凑,视角宏观,新派武侠的写作风格愿带给你不一样的武侠体验。本部小说一天一更,力求每一个文字都完美呈现。希望我的用心可以让您开心,如果喜欢请默默收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龙九虽然身为匪首,在大义面前,毅然选择站在朝廷的一方。第一次参加正式的朝廷会议,出生入死几十年的龙九表现得十分谨慎。可即便如此,因为自己土匪的出身,依然被小将董元狠狠的一番奚落。龙九能忍,可宝贝女儿龙嫣在气恼之下,向董元飞出暗器,想要教训教训他。没想到,韩啸月竟然不计前嫌,扔出令牌,出手相救,使得董元免受皮肉之苦。

董元怀中抱着那枚插着暗器的木制令牌,惊魂未定。“韩啸月居然不计前嫌,救了我一命!这个恩情,恐怕我董元真的很难报答了!”董元心想着,不禁顿感十分自责,后悔自己太过心胸狭隘。低着头大踏步走到帅案前,将令牌放在了桌案之上。

齐元振赶忙站起身,向韩啸月深施一礼道:“韩将军,多谢搭救!否则,大战之前折损大将,可就真的是对我军不利啊!”董元见状,才意识到自己只把令牌放在桌案上,却未道救命之恩,实在太无礼,便向韩啸月单膝跪地,抱拳拱手道:“韩将军的救命之恩,董元没齿难忘!之前事,皆因鄙人心胸狭隘,嫉贤妒能。还望韩老将军与韩将军海涵!”说罢,干脆双膝跪地,以头抢地。

韩啸月本来是出于本能出手相救,从未想到董元会如此翻然悔过。如今以头抢地,更是赶忙走到董元面前,将他搀扶起道:“董将军!同朝为将,本应互相搭救。如此这般,太过客气了!”

“唉!”董元叹了一口气,“韩将军不计前嫌,鄙人实在佩服,董元愿听二位将军调遣!”说着,慢慢站起身来。韩涛站起身哈哈大笑道:“哈哈!众将万众一心,何愁敌军不退?”众将听罢,纷纷喊道:“愿听大人、将军调遣!”

齐元振站起身,高兴道:“好!看到诸位众志成城,本官便无忧矣!今日之事,请诸位回去再做考虑。如果有何想法,可以随时找本官或者韩将军。待敌退之时,本官亲自为诸位把盏欢庆!”说完,与韩涛互相道别,便离开了。

众将纷纷退去,大帐之中就只剩下韩涛父子。韩涛看了一眼韩啸月道:“啸月,方才青云寨一行人之中,可有你认识的人?”韩啸月心中一惊道,不知如何应答。韩涛见他表情尴尬,便笑道:“知子莫若父。我儿心中所想,我这个做父亲的又怎会不知道呢?”说完,话锋一转,语气严肃道“啸月啊!你是否知道,自古正邪不两立。你我都是朝廷大将,万万不能盗匪迷了心窍,明白吗?”

韩啸月心中纵有万般不愿,也无法与父亲争辩。因为,就这件事情上,父亲说的确实没有错。韩啸月点头道:“孩儿谨遵教诲!”

“嗯,这就对了!”韩涛欣慰的一笑,自语道,“不过,孩子大了,确实也要张罗着娶嫁之事。待此战结束,父亲定会为你寻一个贴心的贤内助!”韩啸月明白,父亲这是说给自己听的,要自己忘掉那个叫嫣儿的姑娘。韩啸月不敢违背韩涛意愿,只得点头称是。

韩涛看了看四下无人,突然神秘对韩啸月道:“啸月,今日一早,营中来了一位贵客。你猜猜看,是谁?”韩啸月摇摇头。韩涛看着他,微微一笑,冲着帐外叫道:“来人,有请李公子!”片刻后,有一人掀开帐帘进来。见此人身穿浅粉色华服,腰间环佩玲珑。身材匀称,一副贵气。腰间一柄粉色剑鞘的短剑,举止雍容。韩啸月上下打量着他,却并不熟识。而他却一副笑脸,眼神中似乎对自己十分了解。

“啸月兄,别来无恙啊?”男子进得帐中一抱拳道。韩啸月站起身,赶忙还礼道:“不敢不敢!敢问阁下是……”

“哈哈哈,啸月兄不认得我了吗?在下正是李仲寓!”说着,从袖口之中掏出一柄小木剑,“啸月兄可识得此剑?”韩啸月看到这柄小木剑,一下子便认了出来,眼前之人,正是自己孩童时期一起玩耍的唐国皇子,李煜的长子李仲寓。“仲寓,是你!”韩啸月说着紧抱他的双臂,上下打量。

韩李二人从小便在一起玩耍,这柄小木剑便是二人一起打造而成。唐王李煜无时不在想着将韩涛招入成为自己的战将,故而便准许他父子二人随意出入宫门。就在韩啸月十岁之时,唐国爆发叛乱,李煜亲征乱党。李仲寓被立为太子,以备随时可立其为帝。为躲避战乱,韩涛父子逃入蜀国,被蜀王孟昶招至麾下,终成蜀国股肱之将。

一晃十几年已过,两人容貌都已改变。李仲寓上下打量着韩啸月,心中万分喜悦道:“啸月兄,一别不见,已经十几年了。没想到,你还记得我这个小时候的玩伴啊!”韩啸月点点头道:“是啊!我当然记得你。我还记得你其他的兄弟姐妹,他们都好吗?”李仲寓点头道:“他们都好,尤其是我妹妹仲仪,她还记得你为她拳打恶霸的事情!”

韩啸月自嘲般的摇摇头道:“什么拳打恶霸,那分明就是跟我们差不多大的坏小子而已。真的很想再与大家团聚,我们好好的吃上一顿酒菜!”李仲寓听罢,一脸坏笑道:“怎么,你就不想和仲仪单独见上一面吗?哈哈!”说着,两人乐在一起。

韩涛笑着站起身,走到二人身边道:“啸月,李仲寓现在贵为唐国太子。如今身份不同,你们都是成年人了,也要学会尊卑有别。”

“韩伯伯,这帐中就我们三人,不要讲究那些繁文缛节了。如果细细算来,幼年时期我从您和啸月那里偷偷学来了一些枪法、剑法,那么我还要尊您为我的导师。”韩涛笑着摆摆手道:“那些都是闲来无事,逗孩子玩的,何来导师之说啊!”李仲寓摇摇头道:“韩伯伯,您有所不知。时至今日,我的武学还是以韩氏枪法为基础的。”说着,李仲寓单膝跪拜道,“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韩涛见状,赶忙搀扶起道:“好吧,好吧!既然如此,我们就都不要在意这些繁文缛节了。快快请坐吧!”说着,将李仲寓让到了座位上。

坐定之后,韩啸月问道:“仲寓兄,怎么会突然造访江源城呢?”李仲寓道:“其实,我是听到了江湖中的风言风语。实不相瞒,小弟我根本就没有心思做什么太子、王爷。自从父皇召我入宫,我便一直留恋外面的世界。隔三差五总要偷偷溜出宫去,在江湖之上结交了不少朋友。”说着,李仲寓从怀中掏出一本小册子,交到了韩啸月的手中,“啸月兄,你看看这是何物?”

韩啸月接过册子定睛看去,并未发现有何端倪。这本册子只有薄薄数十页,书中图文并茂,似乎在讲述着什么深奥的武功心法。灰色的封面上只写着四个大字“剑华本纪”,倒比其他书籍更显得质朴些。“《剑华本纪》,这是什么书?”韩啸月左翻右看,不知此书到底有何作用。

李仲寓哈哈一笑道:“啸月兄,你可有所不知。这《剑华本纪》可是剑学宗师许久让所著写,江湖中无人不知。早在先唐时期,许久让就结合了本家剑法与哥舒翰的枪法、剑法,写就了这本书。许久让剑法出众,哥舒翰枪法名满盛唐。如今这本书被分编了十二卷,流落各地。你手上拿到的,只是其中一卷。”

见韩啸月一脸疑惑,李仲寓笑着继续道:“啸月兄,看你好像对我所言略有迟疑。可别小看这本书。父皇所有藏书中,就数这本最为珍贵。因为整整十二卷的《剑华本纪》并未标明顺序,而且流散多年,近二百年来都无人可以集齐这十二本。所以时至今日,根本没有人了解此剑谱中的奥秘。我也正是为了帮助韩伯伯和啸月兄,才奉父皇之命将此书带来至此。”

韩啸月听罢,更为不解道:“我不明白,这本书能对我们有何帮助呢?”李仲寓站起身,在帐中边走边说道:“宋军此次前来取蜀国,并非为了什么攻城略地,实际上是为了蜀国皇帝手中的另一卷《剑华本纪》而来。”

“哦?竟有此事?”韩啸月睁大了眼睛听着。他不敢相信,一场战争的起源,竟会仅仅是一本书。李仲寓继续道:“我江湖中朋友遍布天下,有什么事情是我李仲寓不知道的?”李仲寓得意道,“赵匡胤登上皇位,全靠了清水门的帮助。他年轻时,就拜入清水门灵源泉师的门下。而他之所以当上了皇帝,是灵源泉师暗中协助。作为条件,赵匡胤答应他会助他收集全天下散落的《剑华本纪》。于是,这才刚刚当上了皇帝,便出兵伐蜀。”

韩涛点点头道:“啸月啊,李公子所言若属实,我们只需奏请陛下献出《剑华本纪》,便可以让蜀国少一些战事。”韩啸月将《剑华本纪》交还到李仲寓的手上,一脸的狐疑道:“仲寓兄,若此书如此珍贵,陛下怎么会放心你单独将此书带到这里来?”

李仲寓哈哈大笑道:“哈哈!没想到,多年不见,你对我多少也起了戒备之心。不过,人之常情,我也能理解。其实,父皇的意思是,如果蜀国被灭,那么我唐国岂可独存?赵匡胤灭掉蜀国,下一步便会向我大唐而来。”

“所以,陛下的意思是,蜀国交上一卷,陛下交上一卷,我们两国便可逃过这一战?”

“不错!不仅如此,我们两国还可以联手。如此一来,便可以与宋军对抗了。”

韩啸月面对这本《剑华本纪》,不禁有了一些心动。从小到大,韩啸月便对枪法、剑法情有独钟。今日看到李仲寓对这本《剑华本纪》如此推崇,便萌生了想要探究一下的想法,反而并不舍得将它献给皇帝。韩啸月思考片刻道:“可是,即便是把这剑谱送给了宋国皇帝,将来还是会有战争的威胁,我们两国还是要联手,那样的话,不就赔了夫人又折兵吗?不如两国现在就此联手,共同抗宋,岂不更好?”

李仲寓摇摇头道:“以我们两国现在的实力,即便联起手来也不是宋军的对手。如果这本剑谱可以为我们争取一些时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韩涛叹了一口气道:“没想到,这次无妄之战竟然是因为这本书而引起,简直荒唐至极!”说着,便回到帅位上吩咐道:“来人,取纸笔来!”

韩涛手执毛笔,在纸上洋洋洒洒写下一段奏折。文中阐述利害,希望皇帝孟昶可以以江山社稷为重,将那一卷《剑华本纪》献给宋国,以避免战事。奏折快马加鞭从韩涛的军营出发,直奔都城皇宫。韩涛满怀期待的等待着奏折的批复,希望可以凭借这一本书避免一场无妄之战。

李仲寓本就不急着回去复命,在营中与韩啸月叙旧,一直逗留到了第二日清晨。韩啸月心中却惦记着那十二卷的《剑华本纪》,久久不能释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