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师兄师傅又把我变成猫了

更新时间:2020-06-28 06:12:42

师兄师傅又把我变成猫了 连载中

师兄师傅又把我变成猫了

来源:落初 作者:赞旦生 分类:仙侠 主角:修仙雷劫 人气:

《师兄师傅又把我变成猫了》为赞旦生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铁打的师傅,流水的师兄,好好的天界第一闲仙别的爱好没有,就喜欢把最小的徒弟变猫玩,虽然她本体的确是只白猫,而他正好喜欢撸猫,那也不能成为三五不时把她打回原形的理由吧,不行!她要祭出绝杀才成!师兄!师傅又把我变成猫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趟出门回来,京墨不仅带回来成袋的粮食,甚至还带回来两身新衣服,他一身,夭夭一身,而君迁子自然是哪里凉快滚哪里去,为此,大早上的,君迁子连早饭都不吃了,捡了根棍子就蹲在墙角画圈圈去了。

京墨却像是没看见一样,把新衣服推到夭夭的面前,催促她赶紧进屋换上试试。

夭夭还是第一次收到新衣服,她身上的衣服还是本身的皮毛幻化,除了是简易的人类服装以外,颜色还是一成不变的月牙白。

看着京墨带回来的红色袄裙,她是开心的,当即抱着衣服进了房间。

看着夭夭欢快的进了房间,京墨这才走到君迁子的身边,拿脚踢了踢他的屁股。

“很臭。”

虽然他比预计的晚回来一天,但是君迁子身上的味道还是很明显,那种异样的臭味,他一下就想到了可能自己不在的时候,有客人光顾了他们的小屋。

“放心,就是个小角色而已。”

君迁子摇着棍子,一脸轻松的回答道。

“小角色?”

京墨皱了皱眉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一脸的不相信。

“要真的是小角色而已,那为什么你会弄得这么臭!”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是京墨还是不得不面对君迁子其实实力很强的现实,最起码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没有见过斗法之时有人能占得君迁子一丝便宜,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任劳任怨的养着这个白吃货,只为了他能在自己出门的时候照顾好夭夭的安危。

提起臭,别说京墨嫌弃了,君迁子都想大呼自己冤枉,他不过就是一时大意而已,要是搁在平日,他怎么会着了这种道,说到底都是夭夭的错,要不是那日抱着夭夭,他心神不稳,才让贼人钻了空子,嗯,一定是这样的。

他一本正经的跟京墨解释,却只换来京墨后背一脚。

“不要把你自己的过错归结到别人的身上!”

甩下这句话以后,京墨头也不回的去门口等换好衣服的夭夭出来,君迁子趴在地上,屁股朝天,欲哭无泪。

这是夭夭第一次穿衣服,更何况还是女子比较复杂的袄裙,但是那裙她就折腾了半天才好不容易穿上,那袄子更是草草的往身上一罩便完事儿,等到她出门的时候,京墨看见她潦草的模样,忍不住笑了。

“夭夭,以后师兄还要给你做好多新衣服的,你得快点学会自己穿衣服才可以啊。”

京墨一边笑着,一边上手帮她把错乱的部位全部穿戴整齐,还手把手的教会她怎样扣那盘云似的扣子,等到一切都穿戴妥当了,京墨才退后两步,好好的欣赏自己的杰作。

阳光下红色的袄子衬得夭夭本就白皙的肌肤通透胜雪,一双眼眸干净清澈,犹如一泓清水,神态天真,娇憨顽皮,花瓣似的唇角微微勾起,漾出一抹甜甜的笑容。

“师兄,不好看吗?”

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哪怕夭夭只是一只猫,她也是爱美的,看见京墨那么愣愣的看着自己,她还以为是自己不够漂亮,遮了这袄裙的芳华,当下眉眼低垂,有些失落。

刚刚还趴在地上哭泣的君迁子已经一步蹿了过来,一手摁在京墨的肩头,一边摸着下巴,发自内心的赞美。

“真是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

短短数字道出了夭夭豆蔻华年的娇俏,虽然此诗是他借鉴的杜牧之作,但是用来赞美此时的夭夭却是极为合适的。

夭夭不太懂这深奥的词语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所学习的知识还只是涉及到基本的生活而已,这种诗词歌赋,君迁子一开始就没打算要教她,毕竟他觉得诗词什么的欣赏一下就可以了,没必要在上面耗费太多的时间,要知道他们现在是混修仙界的,诗词有屁用,又不是越会写诗实力就越强,还是保命要紧啊!

但是君迁子赞赏的目光她还是看的懂的,娇羞的女儿家心思让她不好意思起来。

“真的好看吗?”

她低头看着身上的衣裙,家中没有镜子,她并不知道自己穿着这身衣服是否真的好看,只是刚才把衣服铺在床上的时候,她看着那样式是喜欢的。

“好看,很好看。”

回过神来的京墨走上前来,摸着她的头发,任由那青丝在自己的指间滑过,跌落在那红艳之中,突然,他的眼前浮现出幻影般的影像来,阵阵头疼如潮水般袭来。

他瞬间狰狞了表情,痛苦的抱住了脑袋,蹲下身来,发出痛彻心扉的哀嚎。

“啊——”

“师兄!”

刚刚还沉浸在穿新衣欢喜里的夭夭看见他脸色一变,赶紧伸手扶住他,可是还是被他下蹲的力道带得差点摔倒,好在君迁子伸手扶了她一下,她才勉强稳住了身形,蹲在了京墨的旁边。

“师父!”

抬头看向君迁子时,夭夭的眼中已经水光泛滥,眼看着泪珠就要夺眶而出,君迁子突然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另一只手从身后抱住了她。

“乖,睡吧。”

随着他蛊惑般的魅言出口,一滴泪从他掌中滑落,夭夭那欲哭的唇突然僵住了,瞬间软化下来,身体也跟着软了下来,瘫倒在他的怀里。

来不及念法言,君迁子伸手打了个响指,刚刚还穿在夭夭身上的袄裙突然跌落在地上,而夭夭幻化为原型,团在了那袄裙之中。

看了一眼夭夭,确定她已经沉睡过去,君迁子这才扭头看着京墨。

此时的京墨抱着脑袋,面红耳赤,额角青筋直跳,目呲欲裂,哀嚎的口中不住的流出涎水,那涎水滴落到地上却溅点火光来。

“真是的,明明当初都已经抹掉的,为什么要在这时候被唤醒。”

无奈的叹了口气,君迁子伸手摁在了他的头上,并指立于唇边,那薄如柳叶的两片唇瓣飞快的翻动着,点点金光自那唇中流泻而出,紧紧的缠绕在京墨的身上,最后钻进了他的耳朵之间消失不见。

随着金光的缠绕,京墨狰狞的表情点点松懈,最后在那些金光都消失在他耳朵中的时候,他突然失了力,像是被人抽去了主心骨一般瘫软了下来,君迁子一把接住了他,长长的叹了口气。

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