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师父好甜

更新时间:2020-06-29 06:31:36

师父好甜 连载中

师父好甜

来源:落初 作者:时光曲 分类:仙侠 主角:慕染云连 人气:

经典小说《师父好甜》由时光曲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染云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慕染云回到自己的寝殿之中,总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好像这次的赏心赛让一切都物是人非了。皮滑无赖的小徒弟,突然变得懂事了;游手好闲的师弟,竟然会暗中助她百年功力;还有,桌上这朵向阳花也是仰慕之人送她的……从前的月儿,成了如今的华尊,没来由的生分了,不知是近乡情怯,还是真如野火之前说的那样,他只是一个长辈而已,待功成之日也许便是她离开之时。四年了,只是养在山上而已,哪里教过她什么?这个师父做的也委实敷衍了些。如今小徒弟靠着自己的努力有所建树,自己不但不知自省,还在这儿患得患失,慕染云啊!慕染云,什么“最厉害”的神仙,那丫头当初真是看错了你。还好,岁月流转,她依然志气未消,三条大路,她选中了最艰难的一条。听听她拿到任务时的获奖感言,竟是为了报答,报答自己这个不称职的师父。上古神器散落各处,既有强敌环伺,亦有巨兽死守,要想收复失地谈何容易,她对此一无所知,只因玉帝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经过一段日子的细心调理,知月身上大大小小的皮外伤总算都愈合了,只不过伤筋断骨的地方,短时间内无法完全恢复。

还有就是背上留了疤,听明珠说的,有几处实在伤的太深,皮肉虽然长好了,可那火龙一般的绯色印痕,却是去不掉了。

明珠说这话的时候梨花细雨的,都没敢正眼瞧她,其实明珠的心思她明白,无非是想着她一个未出格的女子,如今变成这副样子,恐怕今后姻缘的事就难了。

知月当然知道这些疤痕,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意味着什么,不过她根本不在乎,反正她自己又看不到,至于其它人的想法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早就决定这辈子要跟着师父,在这逍遥山上度过了,师父肯定不会在意,自己的徒弟背后披的是“豹纹”还是“虎皮”,再说又没伤在脸上,师父眼不见为净。

而且从前在家时候,她就听说书先生讲过,这叫身上有“料”,那些个行走江湖的高手们,哪个要不挂点儿彩,都不好意说自己是出来混的。

知月是个女子不假,可在有些事情上,她还真有点生冷不忌的楞劲,受了这么重的罚,她也没消停,这几天刚能下地,就在屋里关不住了。

奈何伤没好全,不能有什么大的动作,活动范围也只限于仰尊殿内而已。

忙碌多日的众人,看着知月一天比一天有精神,自然也都松了一口气。

于是,在知月的千恩万谢中,贤尊连双带着明珠回了修贵殿;清风、野火依旧每日轮流给她送饭,只是如今不用再守夜了。

知月每次看到她这两个师兄,心海就会在歉疚与甜蜜之间翻腾。

歉疚的是自己犯错被罚,弄得两位师兄也不得安生;甜蜜的是,被他们这样细心地呵护着,心里仿佛开满了小花,美滋滋的。

师父还在闭关,到现在一次也没来看过她,也不晓得师父他老人家到底消气了没,他老人家?对呀,师父今年多大了?

要说已是仙身的话,少说也得千八百岁了吧,可是看他那细皮嫩肉的样子,脸上一条皱纹也没有,头发也是漆黑一片,任谁看也过不去三十啊!

哈哈~会不会是什么老妖怪成精了呢?然后变成如花美男,专门诱惑咱们这些无知少女,然后……

要不然就是某某星君转世的取经人,在这人世间等待三个,能和自己同行的徒弟出现,一路降妖伏魔修成正果。

唉呀!不好,要是果真如此,那么现在三个徒弟都凑齐了,怎么还没动静呢?再说了,她可不能是那个长嘴大耳的丑鬼,最差她也得当个猴子。

估么着是前段日子不能起身,闲极无聊的某人,在屋子里看绘本看的实在太多入迷了,现在连师父都快成唐僧了……

知月的小脑袋里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手扶廊柱龟速前进,挪着挪着,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师父闭关的后殿。

唉!什么不知不觉啊!她都伤成这样了,从她的房间爬到这儿,她容易吗?还不是想来见师父。

来了也没用,师父在闭关是不准别人打扰的……

虽然不能进去,但来都来了,她总得想办法让师父知道吧,在门口留个字条怎么样?恩~~没带纸笔!

有点儿失望,突然瞧见地上的半截干树枝,有了,就用它。知月费老大的力气勉强蹲下身子,在门边最显眼的土地上工工整整地写到:

“师父,我是知月,我想你。”

拍了拍手上的土,知月琢磨着,还好这里有种花,要不然还真没地方写呢!恩~自己像蜗牛似的爬了大半天才到这儿,就这么回去了?有点儿不甘心啊!

这样吧,在门缝看一眼,哪怕是个背影也好,背影?知月觉得自己好像又开始发烧了。只看一眼,不打紧的,又不会打扰到师父闭关修行。

老天爷很可能是故意和她过不去,只听啪的一声,倚在门上正要向里偷看的某人,由于重心不稳,一个小狗抢食重重地趴在了地上。

唉!她都已经是有胸的人了,这么个摔法早晚得发育不良,师父也真是的,怎么总是不插门呢!害她想不被发现都难,幸亏她有伤在身,现在只能装晕了。

慕染云正在堂前打坐静修,听见身后这么大的动静,不用猜他也知道是谁,前几日,清风、野火就把知月能下床的事向他禀报了。

他是能够强迫自己不去见她的,可却不能阻止知月来见自己,这丫头也真是的,刚能勉强走动就到处乱跑。

闪到门边,把她抱坐在蒲团上,慕染云感觉到怀中一个轻颤,他马上意识到知月的伤处被自己碰着了,才想把她翻过来查看,却猛然想起了什么,没动。

他低头看着知月,好像能理解书上常说的那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

近在咫尺的粉嫩小脸,长长的睫毛忐忑地颤动着,额头儿上还有星星点点的汗珠,这个冒失鬼,定是刚才摔的疼了。

“既然伤还没好全,怎么不仔细养着,来这里做什么?”做师父的毫不留情地戳破小徒弟装晕的诡计。

“我…我,只是躺的太久,想出来走走,结果就……”,知月一只眼撬开一条小缝,瞄着慕染云的神情。

“其实我是有事情,想请教师父的”,见慕染云不睬她,知月只好没话找话。

“哦?那就说来听听吧”,慕染云见知月没睁眼,知道她一定是又想赖皮了。

“知月想问…问,师父……今年多大了?”知月感觉心虚的很,这个好像不是她该问的吧。

“为师已经……”,慕染云刚要脱口而出,可转念一想,他不会真的要告诉小丫头,自己的真实年岁吧,虽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但是怎么有些难以启齿了呢。

如果说了,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就是传说中的千年老妖,对他只有敬畏了呢?可是,除了敬畏难道他还想要些别的什么?

正在慕染云犹豫的时候,门外飘来一根传信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