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幻三国

更新时间:2020-07-29 06:52:52

仙幻三国 已完结

仙幻三国

来源:落初 作者:闲游公子 分类:仙侠 主角:言语张开 人气:

主角叫言语张开的小说是《仙幻三国》,它的作者是闲游公子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当天威汉朝化身为旷世巨宗,遇灾劫,临患难,分崩在即。  当列等诸侯,具为宗内一方长老,执掌巨宗神土,手握大权。  当猛将领悟绝世将魂,谋士觉醒天地法相。  当神兵乱世,武智齐天。  这里是……不一样的三国。  ————因题材问题,年龄上有所误差,还请见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胖子与那妖娆男子心中愤懑,但自知今日有吕布坐镇,绝对找不回场子了。

连忙便是请身告退,匆匆离去,来去匆忙,真可谓是慌不择路,二人走起来的速度也是很快,还没来得及注意,这两人就已经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场上围观的众多百姓,看到这边的事态,被这名强大男子如此轻易地了结,都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经历过之前所引发的那一幕幕场景,这名仿若天神降世般的高大男子,他们皆是有些意犹未尽,用无比敬畏的目光看着这名威武护法——吕布。

在这个世界一切皆已实力为准,实力强大的人物,自然会受到无数人的敬畏。

但此处已经没有热闹可看,他们再这么在此处待下去,估计也都是毫无意义,随即各自散去。

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这片本是非常热闹的地方,人群潮流便是消散地干净,最后也就只剩下了那名少年,还有威风八面的吕布,以及那几位围绕在吕布身边的亲兵。

相互间对视两眼,气氛一下子就凝结了起来。

而那少年项岳,自从将那口袋交出去之后,面色顿时就有些抑郁了起来。

一边是在心痛着,自己都已经快要煮熟的鸭子飞了,一边又是在为自己的处境而感到担忧,面前站着的这个男子看上去非同常人,真不知道他事后会如何对付自己。

直到此刻,他还是没有认出吕布的身份,只觉得这个长得虎背熊腰的家伙,的确不好惹。

吕布转过脸来,看向脸色阴晴不定,怀有心事的项岳,捻了捻自己耳边发髻,淡然说道:“好了,你现在已经没事了,可以就此离开。”

项岳抬头,不解地看向眼前的男子。

他心里非常惊讶,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说话算话,真的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了自己,而且也没有询问稀奇古怪的问题,他却不知道,对方压根就没有将自己那点xiǎomì密放在眼里。

而后,那吕布便是再度开口,浑壮的声音传出道:“你最好给我记住了,若你还有下次想偷盗,眼睛最好放亮一点,可不是每一次都会有人保下你的!”

听到吕布说这话,本欲离开的少年项岳,不由得身形一颤,差点就没把嘴巴给气歪了。

你个混蛋,要不是你在这里多管闲事,还突然拦住已经甩掉他们的我,那我又岂会至于被你们给逮住了?可不是每次都有你这个变态拦路的!

但吕布并没未再去理会他的反应,更不会去猜测他心中的想法,面容不改,将话说完之后便是不再多言,昂头阔步,提着手中拿着的森森长戟,迈动着脚下步伐,顺势骑上了停靠在一旁的奇异怪兽。

项岳瞧见了之后,不由得眼前一亮,但见此兽狼头马身,壮硕雄健的身材,要比普通的马匹们要壮上一圈不止,身体下四爪狰狞张开,整体身上,就带有着一份凶狠戾气。

远远望去,显得神骏不凡。

这种外姿神异的异种马匹,项岳曾经听人说过,名曰狼骑,是并州的特有神驹。

据传闻,乃是并州马王运用特殊的方式,让月狼妖兽与纯血大宛马杂种交配而生,天生便力大无穷,可驮千斤之力,耐力更是强悍地不像话,乃是一等一的良驹。

不过,此番项岳却是猜错了。

在他眼前所立的这头异兽,虽然与他所猜测的狼骑是同种,但在个体的血脉上,却要超过那些普通狼骑少许,因为它是妖兽月狼王的后代,妖Xing更强,蛮力更大。

纵然是身无妖力,无法施展那极端异术,但光是靠着那一身蛮力,却也足以碾平一些低等级的妖兽。

那只狼骑马见主人上身,不由得咧开血盆大嘴,幽幽泛着绿光的眼眸扫向了一旁的项岳,低声一阵咆哮,惊得项岳一跳,差点就夺路而逃。

而后得意地打了个响鼻,便是在那吕布的Cao绳下,非常温顺地朝着城中心走去。

“好凶狠,好威风的坐骑,要是我能拿到一匹的话,那就真的帅呆了!啊……不对,那位大叔,等一下!”

看到如此神骏凶戾的狼骑马后,项岳顿时就是非常眼馋,恨不得立刻就坐上去享受一下这般威风的快感,随后,他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急忙朝着那吕布跑了过去,口中急切喊道。

“大叔,大叔!你等一下!”

看到吕布就欲离开,少年项岳见此顿时急了,也不顾及之前差点被狼骑王吓退的经历,急忙喊着对方。

因为并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匆忙间他居然是对那人叫起了大叔。

同时又是甩开腿膀子,夺路狂奔。

那般敏锐速度,当真犹如那脱弦之箭,破风阵阵,好似锋利非常的刀片,直接划破了空气。

不过是奋力奔行,几个连续走动中的踏步,短短呼吸之间,就已经冲到了那只狼骑马之旁,眼角带着锐利,伸手拦住了那头狼骑马王的前行道路。

狼骑马见此人胆敢拦住自己的去路,不由得大怒,怒然咆哮了两声。

虽然它已经被身后的主人吕布驯服数年,但在它的那具身子骨内,还是隐藏着不少未曾消退过的凶Xing,凶Xing爆发,就欲纵身一踏,将眼前这个小不点踩成肉酱。

以它的一身蛮力,若是当真想要做到这一点,简直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

然而作为它的主人,吕布却是不可能会让它如此放肆。

手中一紧,缰绳一拉,脚下马镫则是略微一用力,几乎就在它暴起的下一个瞬间,便是运用强悍且精湛的马技,将那脾气突兀暴起的狼骑马王驯服,乖乖地憋屈止住。

然而在他那对本来平淡无味的眼眸中,还是生出了些许冷意,略带幽寒地看向马前的少年,有些不善道:“小子,你胆子倒是不小,本座乃是并州分盟护法,你还是第一个敢叫本座大叔的人,哼!”

听到吕布如此说话,项岳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脑袋,喏喏道:“不好意思啊,一时着急,叫岔口了!”

吕布闻言,差点被他的话给气乐了。

但他的面色却还是不改分毫,懒得与这厮搭话,傲然坐在狼骑马王上,询问道:“好了,废话少说,你叫本座停下干什么?还有何事,速速说出,不要耽搁本座的工夫!否则,你可担待不起。”

“知道了,大叔,我找你肯定是有事啦!”

似乎是听出了吕布并未生气,以项岳那聪慧伶俐的心思,自然是不会放弃这个打好关系的缝隙。

吕布一旁的几名亲兵,也未曾想到面前这个少年居然会是如此胆大,在听到他“左一个大叔,右一个大叔”地称呼着吕布时,顿时有种想要掩面而笑的冲动。

只可惜他们却没有这个胆子,必须要顾及到自家大人的面上,只能强憋着不敢出声。

细细地打量了周围人的表情一番后,项岳心中大概都有了定数,笑道:“今日大叔你救了我一条Xing命,我项岳身为男子汉大丈夫,自然是感恩在心,有恩必还,日后若大叔有所差遣的话,我项岳绝无二话,自当全力相助。”

闻言,场上顿时有亲兵嗤笑出声,戏谑地望着项岳,不屑说道:“小毛孩子,你知不知道吕护法的身份与地位有多么崇高?还敢在此处夸下海口,试图日后让吕护法有所求,真乃是天方夜谭,也不怕风大吹闪了舌头……”

见那亲兵还欲说出些更为讥讽的话来,吕布倒是抬手示意,让他不必再这么说下去,目光微微一转,不带任何感情地说道:“你是说,我今天救下了你,所以……你就要来报答我,我说得应该不错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