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一剑画江湖

更新时间:2020-09-15 09:20:54

一剑画江湖 连载中

一剑画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青天宁 分类:仙侠 主角:小爷洪赤羽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剑画江湖》的小说,是作者青天宁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柄木刀,一支竹剑,一壶浊酒,一个少年在神魔佛仙纷争不断的璀璨乱世中,抒写属于自己的江湖!一支竹剑,斩尽江湖不平事一柄木刀,专治世间不良人一壶浊酒,只敬天下英雄汉一个少年,刀剑做笔,画一座盛世江湖!Q群号564071312,喜欢的朋友可以入群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青林一笑,将引气入体的法门授于江三,详细概述其中要害,等确定他完全理解后,才道:

“你每日空暇之余,可以出刀修炼,等用尽全身气力,筋疲力尽之时,静下心来,用我教你的入气法门,感悟天地之间的气机流转,会事半功倍。”

江三拿着刀,迫不及待模仿青林刚才那道动作,无奈刀身太重,一刀挥出,人都险些向前倾倒。

青林用木刀又示范了一次,道:“不能心急,身体要稳,出刀要准,速度慢些不打紧,总会慢慢好起来的。”

江三铭记在心,开始笨拙的横刀、下劈、上挑、左拨、前刺,还没做几次,就已累的汗流浃背。

他盘膝坐地,运用刚学的入气之法,探索天地间的气机,却一无所获,但平息静气,全身舒畅,满身劳碌一扫而空,让人清爽无比。

不知什么时候,青林架起了一处篝火。

静静地盘膝坐地,伫刀闭目,林子间有不知名虫儿叫声,心随意动,意到之处,能看到一只蝉,在后方柳树上欢快鸣叫,一只飞蛾,正从不远处振翅而来,扑向那道篝火,小溪间有鱼儿跃出水面,似乎想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林子内,青林周身百步之内,一切细微事物,尽在脑海中刻下一幅幅画面。

当江三吐出一口浊气,慢慢睁眼时,青林早已收刀睁眼,笑吟吟的看着他。

江三有些心虚道:“他娘的是不是我天赋不行啊,你说的那种天地气机流转,我依法感悟,却连根毛都没有,是不是哪练错了?”

青林摇头,“一般人从修炼到感悟天地气机,都需要一定的时间,等你能察觉到天地气机与体内气穴产生共鸣时,才算刚刚踏入修行。”

江三有些欣欣然,“要那么久,有没有什么捷径可走,比如那种一吃就可以成为绝世高手的天材地宝什么的?”

青林语气加重:“绝世高手不是吃天材地宝就能练就的,想要境界攀升更快些,除了机缘,就得付出努力和汗水,一步一个脚印,才能走得更远。”

江三无言以对,起身又开始横刀、下劈、上挑…等一系列动作,直到再次筋疲力尽,打坐平稳心境…

青林看着江三,篝火将他的脸映的有些发红,但是很安详,欣慰道:“我们今天就在此休息,明天在赶路不迟,路途遥远,也不争这一日之功。”

长夜漫漫,青林就这样盘膝坐地,单手伫刀,闭目而休,江三打坐完又继续出刀,然后打坐,再出刀,直到最后实在支撑不住,打坐时直接抱着黑刀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阳光透过枝桠,星星点点洒在俩人身上,青林早已起身,埋好篝火,从小溪中捧了把水,清了清脸,背上竹剑,挎好木刀,带上斗笠,一缕微风拂过,吹起头上青丝带翩翩起舞。

他拍了拍抱着黑刀流口水的江三,道:“我们走了。”

江三揉了揉睡眼稀松的眼睛,一把抱起黑刀,跟青林踏向远处。

青阳镇位于清廷城以北,依然离清廷城主城有千里之遥,可想而知,清廷城的广阔无垠。

路上,江三边走边“出刀”,筋疲力尽之际,就会要求青林歇一会,原地打坐,呼吸吐纳。

一路行到中午,江三早已饥肠辘辘,俩人在一户好心的农家讨了些干粮和水,又一直走到了天黑。

一连三日,都是如此,渴了,饮那山泉水,饿了,抓那山中兽,有时也会采那林间野果,捉那水中鱼儿充饥。

一直到那第四日傍晚,天空闪过一道霹雳,突然下起了大雨,俩人行至荒无人烟的密林深处,在一颗大树底下避雨。

江三拧了拧湿透的衣裳,只觉一股寒意透体,俗话说,九月的风,吹倒老翁,在这样淋下去,经风一吹,身子骨可吃不消。

一旁的青林,带着斗笠,显得悠然自在,江三没好气道:“你有斗笠带,没淋着雨,我可就惨了,想个办法啊,再这样淋下去,我命休矣!”

青林抬眼看了看天色,雨越下越大,天也黑了,于是点头道:

“我看看这林子周围有没有人家,若是有,就去讨扰借宿一晚。”

说着,轻轻一纵,轻飘飘落在大树顶梢,巡视一圈后落回原地。

“右前方有点光亮,离着不远,不过这四周渺无人烟,孤零零一户人家坐落在那,倒是有些奇怪。”

江三受不了,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兴许是山下的猎户也说不定,秋季时节,总要打些猎物过冬的嘛。”

青林也不多疑,和江三往光亮的地方走去,大雨倾盆,俩人冒雨前行。

青林站在树梢看着光亮挺近,却走了好一段路程,就当江三埋怨青林是不是看花眼的时候,黑夜前方出现一座宅子,宅子上方,挂着俩个大红灯笼,在狂风骤雨的黑夜里,格外显眼。

江三欢呼出声:“他娘的,还真有人家,哈哈,风吹雨打那么些天,终于可以感受床的滋味了,要是再有一壶热酒,那就最好不过。”

江三迫不及待,一路小跑到宅子门前,敲响了大门。

青林看着孤零零的大宅,微微皱起了眉,俩个大红灯笼上似乎迷漫着一层薄雾,有些诡异。

很快,一名婀娜多姿,容貌秀丽的端庄妇人,撑着一把油纸伞,来到门前,诧异的看着门外俩人。

江三急忙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道:“这位夫人,我们途径此地,无奈突遇大雨,还请行个方便,借地避下风雨,天亮就走。”

妇人打量俩人几眼,点了点头,声音婉转道:“你们进来吧。”

俩人入了宅子,在一处偏房坐下,妇人端来一盆炉火,拿了些许吃食,对俩人道:“俩位公子暖下身子,吃些东西,宅内并无好酒美食,只能粗乱拿些吃食,还请见谅。”

青林看着在炉火映照下,身形有些飘忽不定的美貌妇人,道:“哪里,是我们深夜打搅了夫人一家才是,等明日天亮,定要向他们陪个不是。”

妇人轻叹口气:“家人早已不在,就我一人而已。”

青林脸色肃穆,对妇人抱拳道:“既然如此,外面雨大风寒,夫人早些回去休息,我们自行方便,就不叨扰您了。”

妇人点了点头,走了。

江三看着妇人身姿妙曼的背影,瞪大了眼睛,低低对青林道:“真俊呐,不光人长的漂亮,心也好,关键还是单身一人,啧啧…”

青林待那妇人完全消失后,轻轻道:“这荒野密林深处,渺无人烟,一个弱女子,又怎能独自生存。”

江三听出此话的言外之意,不禁打了个激灵,道:“我常听闻,在某些孤坟野冢,人迹罕至的地方,常有一些狐魅鬼怪,专勾男人的魂魄,看起来像是纯纯可人的柔弱女子,等现出原形,都会把人吓个半死,它们还会抓山上的蛤蟆青蛙蝎子蜈蚣,用障眼法迷惑别人,喂人吃下。”

说到这,江三惊恐的看着手中食物,道:“这不会就是蛤蟆变的吧!”

青林拿起一块糕点,放入嘴中:“不管她是什么,反正对我们并无恶意,反而以礼相待,我们自当以礼相还,不可胡乱言语。”

江三越听青林这样说,心里越瘆得慌,不由双手合十低喃道:“仙子大姐,我们并无恶意,刚刚就是看你长的漂亮,多看了几眼,流了点口水,并无非分之想,你可千万别半夜出来吓人啊!”

待身上暖和些,江三实在忍不住好奇,偷偷问青林,

“我越想越觉得可疑,这荒郊野岭的,哪会有妇人,这绝对是个啥东西变的,我们晚上可得堤防着点,万一她垂涎我的美色,那可怎么办?”

青林伫刀打坐,正色道:“背后不可嚼人舌根,那妇人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安心便是,等天一亮,我们就离开此处,井水不犯河水。”

江三只得闭口无言,正想着要不要练刀壮壮胆,突然,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江三脸色一变,“这么晚了,怎么可能还有人登门!”

青林睁开眼,示意江三不要出声,随即屏气凝神,注意外边的动静。

静寂了一会,门吱呀一声打开,传来一道清亮的男子声音:“这位姑娘,小生途径此地,突遇大雨,想借宿一晚,还望行个方便。”

江三此时脸都绿了,刚刚全神贯注,注意外面的动静,可光听见门开的声响,却没听到半点妇人的脚步声,要知道,他全力倾听,连外面滴滴雨声都细微入耳,却连一个活人的脚步声都听不到,那可不是活见鬼。

很快,妇人领着一个年轻公子,一袭白衣,身材修长,五官端正,眉宇间有一股书卷气,只是头发衣裳被雨淋湿,显得有些狼狈。

白衣男子见有火炉,也不客气,跟青林俩人微微点头致意后,脱下湿透的衣裳,在旁烤着火。

妇人又去拿了些吃食,递给白衣男子,对三人道:“宅子地小,就委屈三位公子拥挤着对付一晚了。”

青林和江三点头致谢,那白衣公子忽然道:“这荒郊野岭的,只有姑娘你一人住吗?”

那妇人皱了皱眉,显然对白衣公子称她“姑娘”,有些不喜,但还是答道:“家中父母早亡,我孤身一人而已,公子要是无其它事,就请早些休息吧。”

白衣公子连忙欠身道:“失礼失礼,提起姑娘的伤心事,不过,小生还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

接着,他就说出了让青林和江三目瞪口呆的一句话。

“不知姑娘尊姓大名,年龄几许,可曾婚配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