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道起青莲

更新时间:2021-06-08 13:04:18

道起青莲 连载中

道起青莲

来源:落初 作者:南都校尉 分类:仙侠 主角:英俊尔 人气:

《道起青莲》是南都校尉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道起青莲》精彩章节节选:封神万年后,西游八百秋。东胜神洲,修行之士迎来天地杀劫;人间王朝也将改朝换代。乱世起,天道感,敕封神。连河,自幼渴慕仙道,因一面不知来历的青铜莲花镜,魂入此界。一张“封神榜上无我名,三界五行无我身”的万古不灭之画卷,自此铺开......异乡孤魂穿越来,玄门今始为君开。此心问道天河上,一剑一镜一莲台。PS:书友群243390570,欢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渐深,连河仍沉浸在顿悟那神秘断句的玄妙之中。

随着柴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轮带着暖意的灯笼,差点就要挨在他魂体上。

“出来!”一个管家模样的,发出阴狠之声。

“他就是连河?”有低沉男音,在一旁问。

连河醒神,见那小连河依旧侧躺在地,微微抽搐,面朝门外,却不知何时已醒来,通红小脸也恢复了重伤后苍白。

他艰难坐起,一个男人走进来,单跪在他身前,仔细端详他的容貌。

“生病了?”男人问。

小连河木呆呆望着眼前之人,没任何回应。

连河这才察觉,男人身上萦绕着浓重杀气。杀气,他只在前世那个特种兵出身的表哥身上见过,想不到这男人身上杀气,比之表哥,有过之而无不及。

眼前男人,捏着不知名药丸,喂进小连河嘴里,继而将他抱进怀中。

因魂体离不得小连河三尺,男人抱起小连河时,连河也被拉扯到男人身边,他甚至闻到男人身上气息,是一种能让人神魂都渐渐暖和起来的味道。

“?”

连河魂体的靠近,男人愣了一下,皱眉扫视四周,未发现任何异常后,抱着小连河大踏步走出柴房。

连河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想躲远些,却又不由自主随着男人脚步,紧跟在小连河身后。这才后知后觉发现,他现在居然能在小连河醒着,也能显化魂体,顿觉,云开月明,苦尽甘来。

心道,若这小孩真是自己的前世,能躲过了一场生死劫,两人祸福与共,自己能得这点好处也是合情合理。

小连河的旧夹袄破了个洞,袄内芦花沾满男人满身。

“恶毒的裁缝婆子,以芦花替棉絮。”连河暗骂。

暗寂长夜,灯火摇曳。

男人抱着小连河,穿过半是阴影、半是灯光的长廊,背后,一路扬起飘飞的芦花。

连河跟在他们身后,渐渐听到正堂内传来女孩子低低的笑声,和大雪的沙沙声,以及咿咿呀呀唱戏的声音,混在一起,自己一直倍感阴冷的魂体,竟也渐渐暖了起来,也有了光。

他感觉自己就这般从寒冬来到了暖Chun,从黑夜撑到了白昼。

忽的,就想起这里私塾里,老先生经常念叨的残句: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

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

男人怀中的小连河,神智逐渐清明,呼吸也变得粗重。

连府正厅,灯火辉煌,连老夫人慵懒地靠在榻前,手里捏着一个鼻烟壶,偶尔吸上一口。

“老夫人。”那男人开口。

老夫人脸上堆着笑,问:“你认得这小子?”

“不认得。”

男人始终紧抱着小连河。

身为魂体的连河已试探多次,如今没人能察觉他,就这样默默不语,站在男人与小连河身旁,一边感受那种令他渴慕不已地温暖,一边仔细注意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出生纸在这儿。”老夫人说着,递了个眼色给那一脸凶相的管家。

管家自袖中取出一张明黄色纸片,随手递过去。

男人见此,顺势放下怀中身材矮小的小连河,小连河不得不靠着他才站稳,连河也顺着小连河目光,打量起这个陌生男人。

他一身黑袍,腰间系着长剑,虽未出鞘,但仍散发幽蓝微光。

“是个侠客?”连河琢磨,“他和小连河什么关系?”

那男人这时又说:“老夫人请开个价罢!”

“本来呢,我连家是断然不会收下这孩子。”老夫人慢悠悠道,“当年,他娘怀着他投宿,冰天雪地,我那儿子起了慈悲心,允准住下,可竟没完没了...”

男人一声不吭,注视老夫人双眼,只待她说。

“罢了!”老夫人悠悠叹口气,又道,“你既有这慈悲心,我连家也养了他十多年,你看着办吧!”

说完这话,老夫人竟突兀地朝小连河一笑,带着打探、思虑的目光,仔细盯着他。小连河在老夫人目光下,竟下意识退了半步,迅疾躲到男人身后,紧紧攥着男人腰间袍带。

“哎!”老夫人叹气后,讪讪道,“这孩子,与我连家生分得紧。”

“那般虐待,不生分那可真奇了怪!”连河再次撇嘴、吐槽。

“一千二百两!”男人终于开口,“十二年,百两一年。”

老夫人:“……”

男人再次陷入了沉默,老夫人也垂眼思量。

“这侠客要买下小连河?”连河不由嘀咕,“买去做甚?”

一时弄不清情况,只有静观其变。反正暂时无人能发现他,只希望这侠客是个侠义之悲,能善待小连河。

好一会儿,老夫人查探男人脸色,见他已伸手入怀,掏出数张花花绿绿银票。

“一千五百两。”老夫人也终于开价。

男人皱眉,只是一瞬,就手指挟出三张银票,递过去。

不料,躲在男人身后的小连河,脸色大变,目露惊恐。

“我不走!”他大声呼喊,“不!不要!”

转身就要跑,让没有防备的连河差点一个趔撅,扑倒在地。

小连河刚跑出一步,却被男人大手一挥,将他揽入怀中,不似之前的抱,而是夹着他,转身大步往外走:“老夫人,告辞!”

小连河:“我不走!我不走——”

小连河声嘶力竭地惨叫,男人紧皱眉头,步却不停,连河也不得不跟在他们身后。

“你怎么了?”出了院落,男人才开口问道。

“我不去喂妖怪,别卖了我!别——”小连河双眼通红,可怜兮兮。

见他这般神情,连河也有些忍俊不禁,心道:到底还是个孩子。

“不必害怕。”男人这时已将小连河从夹变抱,低沉地声音答道,“我不会将你送去喂妖怪。”

黑夜里,冷风如刀,卷着雪扑面而来,小连河听此,又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叫楚跃。”男人的声音道,“记住了,楚跃。”

男人虽然只是在对小连河通报姓名,却也让连河下意识点点头,刚想开口说话,不由想到自己目前状况,不由讪讪一笑。

“糖饼——喽。”

路过一简陋的食肆铺子,饥肠辘辘的小连河肚子不争气地发出咕噜声,顿时面色大囧。

楚跃却停下脚步,沉吟片刻,把他放下,叮嘱一句:“站着别动!”

径直往食肆而去,留下些许镇定的小连河,神情好几茬变换,连河站在一旁,自然清楚这小连河心里在想什么,小半年朝夕相处,也让他知道这孩子虽反应有些迟钝,但绝对不笨,反而很聪明。

他定是在琢磨楚跃来历,以及要带他去哪里?

这些问题,连河也很想弄明白,毕竟他清楚,当下小连河的安危就是他的安危,他们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眨眼间,楚跃兜着几个热乎乎糖饼,抽出一个递过来。

小连河埋头狼香虎咽,饥饿感已战胜了他的恐惧,甚至被糖饼中的糖汁烫破嘴皮也不觉疼,三口两口吃完一个大饼时,一袭狐裘披在了他身上。

他被噎得半死不活,瞪大眼看着楚跃。

“这男人,还挺细心!”连河低声嘀咕,再次不由自主去看他。

男人肤色如麦,犹如画中人一般,鼻梁很高,两眼深邃,瞳孔里倒映着食肆灯光,与这世间漫天飞雪。

一身衣裳衬得他身材笔挺,黑袍让他显得有些神秘,手指很长,很漂亮。腰间那把宝剑,明晃晃地,很是扎眼。

战乱已息,青微城常有骑着高头大马的富家子弟,连河跟着小连河,也曾缩在人群里看风光。

可是,他们统统都没这人好看,至于好看在哪儿,活了两世的连河竟一时也说不出,但他至少知道一点,这个杀气深重的男人,肯定出身行伍。

“吃饱了?”楚跃说着,递过来水囊,“喝点水,压压!”

小连河不敢答话,接过那带着温热的水囊,灌了两口带着温热的水,心里却又在不动声色盘算,连河能猜出他在寻思逃跑。

不由扶额感慨:真是傻小孩,这时候逃跑可非明智之举,要先想法问出男人接下来要干什么,才是关键。

“吃饱了就走罢。”楚跃又说,伸出手要牵小连河,小连河只朝后缩,楚跃却一翻手,将他的手握住,小连河不敢挣,乖乖跟着。

小年夜,风雪中,青微城万家灯火。

连河这般跟着被楚跃带着的小连河,离开青微城,这是他穿越小半年来第一次出城,虽然夜色昏黑,但他却试图看清城外的模样。

但映入眼帘的,却只有漫天的飞雪,连绵的群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