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伊人如婳似姽

更新时间:2021-06-09 12:08:48

伊人如婳似姽 已完结

伊人如婳似姽

来源:落初 作者:寻乾祎 分类:仙侠 主角:狐老夫 人气:

火爆新书《伊人如婳似姽》是寻乾祎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狐老夫,书中主要讲述了:白狐小姽为了增强灵力,踏遍三界十二洲寻觅双修有缘人。她作风大胆,言语直白,成功地惹了一身臭名声。赤目郎君对她嗤之以鼻,上仙纬衡更是避之不及,好在极魔倾曜慧眼识珠。小姽从此死皮赖脸“纠缠”倾曜,可她还没把他“修”够,那位赤目郎君又眼巴巴扑了过来,高冷的上仙也无端招惹她来,她总算明白了“双修”与“颠鸾”的区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9】

和魔殿内,只见首尊大掌一扬,光珠立刻变成一个虚弱的男子。

厉烊被炼丹炉折磨了这么久,若非释力丹护体,恐怕早已魂飞魄散。

这心胸狭窄的丹破老君,待他有朝一日突破修为,必要那老匹夫好看。

赤目信使老泪纵横地搀起厉烊,却是侧目望向首尊的方向:“赤目狼族多谢首尊救君上之恩。”

信使三言两语的解释,总算有些恢复些气力的厉烊明白了他被救一事的前因后果。

他当即痛快取下沉金匙,交与无魂。

“我赤目洲狼族毕生重信重诺,雪狼既承诺了以沉金匙为报恩之物,本君断不会反悔。还请魔侍转交少尊,待改日本君恢复法力,必定亲自登门致谢。”

一直在殿门外偷偷探头探脑的小姽这会儿总算是看清了“光珠”的真身。

眉眼如画,朱唇不点而赤,如此绝代芳华风情万种……咦?不就是那只落水狼厉烊?

她很想进去打个招呼,可又隐约觉得这么做只会惹倾曜不悦。

他就是嫉妒她见多识广。认识的人多又不是她的错,只怪他孤傲高冷,一个朋友也没有。

哎!

可她不找麻烦,麻烦却是来找她了。

两日后,厉烊往鸠生殿来道谢时正巧撞上在练字的小姽。

“敢问少尊可在……是你!”

没错,厉烊立即认出这只轻薄于他,还害他浪费逃走时间的无耻小白狐。

“厉烊你还记得我?”小姽大喜,“看来狼狗的记性不比我狐类差。”

“你说谁是狼狗?”

他阴森森地看着她,赤目欲裂。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今日绝不能放过这只挨千刀的狐狸。

“对不起对不起,口误口误,是狼非狗,嘿嘿嘿。”

厉烊扬起手掌,正欲废了小姽一身修为,将她打回原形。却忽又顿了顿,在对方单纯的眸子前止住了,厉烊心中存疑:她既出现在这里,必定与少尊关系匪浅。事情没搞清楚之前,绝不可鲁莽行事。

“本君问你,你为何在此?”

“我住在这儿啊。”

“你住在这儿?”厉烊难以置信瞪大血红双目,“你是少尊的……”

小妾?侍女?

“朋友。”

她想了想,觉得她与倾曜关系密切,姑且算得上是朋友了,嗯嗯,没错。

厉烊虽然半信半疑,却也庆幸方才自己没有鲁莽,若真伤了少尊的“朋友”,岂不是恩将仇报了?

“那你可知少尊此刻在何处?”

“倾曜正在活泉里修炼,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你若找他有急事,便去鸾凤殿吧。”

啧啧!这语态,这神色,分明是以女主人自居了。

厉烊隐下了眸中的不耻之色,越发轻视起这只狐狸精。

“既然少尊正在修炼,那本君也不便打扰了,改日来拜访吧。”

说罢,就要拂袖而去。

“喂,厉烊!”

“你……”竟敢直呼本君名讳?然而她连少尊名字也喊得心安理得,厉烊也没有立场再“高人一等”了,“唤本君何事?”

“那个、那个,”小姽纠结得很,这么久了,倾曜始终不同她双修,近日里更是厌恶她得很,虽然没有对她恶言恶语,却处处冷眼相待,为了避开自己,还成日住在鸾凤殿。

她委屈得很,也有些吃不消了,便想着不如离开魔域,“你……”

她那矫揉造作的小模样叫厉烊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难道这无耻狐狸精又要对他提出无耻要求了?

“难道你又想‘吃’本君了?”

突然,活泉里潜心修炼的倾曜怒火攻心,竟真气外泄。

显然,耳力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

倾曜以指凝力,飞快收回那些外泄的纯阳真气。

“不不不!”她连忙摆手,闻过了倾曜的香甜,她哪里还会垂涎厉烊,不过那九天的纬衡倒好像也还美味的样子。

只不过这些话是万万不能告诉厉烊的。

“我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厉烊耐着性子,一副“再不说老子掉头就走”的样子。

“我想离开魔域,不知你可晓得出去的路?”

她这几日见不到倾曜就算了,连心窍和无魂也避而不见,这偌大的魔域,竟让她觉得寂寞得很。

她很怀念凡间那热闹的几年时光,每每忆起从前她心里怪难受的,她想,或许是因为她耗尽心力却始终未炼得双修之法,也或许因为这魔域实在太过冷清了。

所以,她打算再去人世间游历一番,或许遇上更美味且容易“下手”的对象也尚未可知。

总之,魔域是决计待不下去了。

出去的路,厉烊自然知道,只是他为何要帮讨厌的人:“本君不知。”

本君偏不告诉你!

拽拽地说完,厉烊哼着小曲欢欢喜喜离开了。

而活泉那处,倾曜面无表情睁开双眼,眸色渐深邃:她想离开了?

这只没心没肺的小白狐,究竟想染指多少男子?

是夜,消失多日的倾曜携着无魂、心窍一起回了鸠生殿。

可把小姽高兴坏了,想离开的念头瞬间被她忘得一干二净。膳间,她有说有笑,叽叽喳喳,心窍亦偶尔抬杠几句,此情此景,分明就是往日重现。

甚好!甚好!

用了膳,倾曜竟然主动关怀起小姽近日的情况,待听到她灵力未增半分时,还“自责”得很。

“我本以为屏退左右,让你清净修炼或许大有裨益,未曾想事倍功半了。如此,还是由我来亲自指导小姽修习法术吧。”

原来……最近大家不是在冷落自己,而是一片好心不打扰她潜心修炼……小姽热泪盈眶,双眸感激得几乎要迸射出闪耀的泪花。

待小姽看向心窍和无魂时,两人均心虚地别开眼:原谅他们没有少主会演!

“近几日,我也正好无事,不如再授小姽几个法术?”

真的吗?小姽点头如捣蒜,生怕答应晚了对方变卦。

“何时何时?”

瞧她那急不可耐的神色,倒让倾曜有些负罪了,然而他既然决定了,自然不会轻易更改。

“小姽这么急?”

“嗯嗯嗯!”学无止境嘛,“很急很急!”

“如此……”他眸色晦涩难辨,吐字暗哑起来,“便今夜吧!”

“甚好甚好!”

倾曜往日传授她的法术都不难,虽然对增强灵力作用不大,确是十分有用的。比如她上回变成一根狐狸毛偷偷潜入九天,可不就是活学活用吗?

“无魂、心窍。”

“属下在。”

“属下在。”

“这几日,本座与小姽会住在鸾凤殿,你二人守在殿外不许任何人打搅……还有,阴阳阁内的物什也跟着收拾出来吧,想必几日后便用上了。”

“……”

心窍与无魂震惊不已,顿时面面相觑。

阴阳阁里的东西可不都是操办……少主这是?

然而,身为下属,服从是唯一准则。

“遵命。”

“遵命。”

心窍惋惜地看着天下无双的少主:怕是要便宜了狐狸小鬼了。

而无魂则略带同情地望了望一脸不谙世事的小姽:恐怕真占便宜的是他家少主吧。

今夜一别,再见之时恐怕就要改口了。

鸾凤殿依旧寂静如岭。

此处静如禅院,却并不觉得偏僻。因为人烟稀少,反而是灵鸟们偏爱的“窝”。

知道小姽十分喜欢灵鸟,倾曜便未设结界。任那些叽叽喳喳的斑斓鸟儿飞来飞去,翅膀的声音顺便卷动了小姽的清脆笑声。

此番情景,令倾曜心动。

若方才他还有半分迟疑,现下却是庆幸于自己的先见之明。

“小姽,来……”

他不着寸缕,站在雾气腾腾的活泉里。蒸汽氤氲了他的双眸,黑瞳看起来湿漉漉的,十分惹人陶醉。

小姽情难自禁地咽了咽口水,不知何故,此刻的倾曜比任何时候都要香甜。

他叫她上前来,她哪有不从之理。于是立刻欢快地蹦进泉水里,溅了对方一脸水。

然他并未半点不悦,反而宠溺一笑,抬手拭去她颊边的水渍。

“怎未脱衣裳?”

“咦?”脱衣服?难道要那个了?

她近来懂事不少,也晓得不能轻易在男子面前脱衣服了。往年她在灵洲时,倒也光溜溜地跟几只童狐嬉闹过。

本来狐狸就是不穿衣服的,她沐浴时也十分喜欢那无束缚的感觉,可是近来她发现,只要她当着倾曜的面褪去衣裳,她的身体就会变得热热的。

似欲双修,又似乎比修炼更不单纯。

她有些蠢蠢欲动,又有些惶恐忐忑。

见小姽竟然迟疑了,倾曜面露不悦,他抬手一挥,她便不受控制地光不溜秋。

她变了!以往总是不厌其烦问他“何时双修”,如今已经好几日忘了问。

有些事,恐怕耽搁不得了。

若她有朝一日,失了等待的耐性,他又去哪里找来这样一只小白狐?就算找得到,也必不是她了。

大家都没了衣衫,小姽反而坦然起来。

“倾曜,今日我们炼什么?”

“今日啊……”

他直勾勾地注视着她,虽然雾气氤氲,可架不住他有双看穿一切的眸子,她的婀娜自然逃不开他的法眼。

自小,便有无数风姿绰约的环肥燕瘦扑向他,他一一拒绝,落了个为人正派的名声。倒不是他真那般不解风情,他只是没遇上自己喜欢的罢了。

按照大部分男人的审美来说,比起那些修炼已久的女妖女魔,小姽的姿色只算得上平平无奇,可不知缘何,他就是瞧她极为顺眼,百看不厌。

“今日我们双修可好?”

这句话素来都是她在说,今日风水轮流转,小姽简直喜极而泣。

“甚好甚好!”

她猛然将他抱住,手脚并用勾缠在一块儿,生怕他反悔似的。

“来吧来吧!”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