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邪仙难得

更新时间:2021-09-10 07:50:26

邪仙难得 已完结

邪仙难得

来源:落初 作者:妄语安年 分类:仙侠 主角:修仙傅九书 人气:

妄语安年新书《邪仙难得》由妄语安年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修仙傅九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观音斋师门横祸,大仇难报,大师姐尤梓馨万般无奈去求那卑鄙上仙傅九书。白天躲暗算,夜晚守清白,偏他又不放过!“就算我休了你,你师父大仇未报,纵观天下,唯有我世尊坊,才能与噬魂府相抗,你不做我夫人,我又有什么名目去讨还?”“无耻!”“其实对你,我也没什么兴趣,脏。”尤梓馨闻听此言,瞬间顿觉五雷轰顶!就算拼了命不要,也非要在你傅九书身上多戳几个窟窿!她如何能信龌龊上仙之承诺,逆转修仙路?本书群:515991288,欢迎来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尤梓馨发了高烧。在第二日,就卧床不起。她身受重伤,偏又饮酒过量。

傅九尘在床榻前见她迷糊中胡言乱语,心里十分自责。

原本借酒提亲促使她与师兄成婚的,却不想连他都醉了。喝酒误事,真是一点不假。

“白虹社的酒,待我病好,一同去取吧。”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伸出手臂,抓住了面前的傅九尘。一张俏脸不知道是高烧所致,还是羞愧难当,弄得满脸通红。

傅九尘有些难以招架。尤梓馨也确实与自己相遇的名门闺秀、江湖女侠不同。

扭过眼神,点了点头。只是自己如何完成此约?

“师父......”李向晨一身道袍,站在殿门处唤道。

傅九尘见尤梓馨又迷糊睡去,呼了口气,走了出来。“何事?”

“冥...”李向晨朝着尤梓馨的木榻瞅了一眼,“噬魂府冥天仙君来了,现正在后殿和掌教一起......”

傅九尘一惊,忙伸手一拦,示意出殿门再说。

十五之期将至,噬魂府先灭了观音斋,此时到这世尊坊,又所为何事?难道是打听虚实?还是走漏了消息,知道尤梓馨在此?

他带上配剑,关了殿门,神色严肃的走向后殿。

冥天仙君心Xing多疑且残忍嗜血,他若到来,势必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傅九尘刚踏上后殿的汉白玉石阶,便听到冥天仙君狂妄恣意的笑声。

“傅掌教说的在下并不认同。”冥天仙君一张阴晦的灰脸此时发着笑意,紫色的衣袖在风中摇摆,看似孱弱的身影毫无预兆的跃上半空,一掌击在后殿的梧桐树上,一路急速坠下,如同一只紫色的大鸟落回原地,一身骷髅牵连着哗啦作响。

可怜一颗梧桐树,在他妖力之下,迅速落叶枯萎。

“佛说平等,故无分善恶,生死由命,轮回即佛理。倘若我不来世尊坊,这树便也没了劫数,观音斋之命数,本为天意造化。我不为,自有人为。此为兴衰之理。”他一番诡辩,让傅九尘紧紧皱了眉头。

“仙君说的极是。”一袭白袍的傅九书嘴角牵起一笑,眯着凤眼伸手取了一片落叶,“但人为万物之灵,兴衰荣辱乃人念所向,尤梓馨此时正在我世尊坊做客,不日将嫁我为妻。我自己的妻子,岂能容人带走!”

他口中说的阴寒,傅九尘不禁闪烁了几下眼睛。

“观音斋的伏魔咒无法与傅道兄的天师符法相抗,此为天下皆知,尤梓馨身为观音斋首徒,叫嚣跋扈,娶这样一个女子,于世尊坊颜面有损。傅道兄你......”冥天仙君顿了一下,“我闻世尊坊丹霞堂施恬雅出身名门,其貌美绝伦,温柔妩媚,从不伤人Xing命,与正邪高手名宿过招竟无败绩!这才是上上之选啊!”

“这不消你管,我独好此口。”傅九书冷冷回道。

“哼!傅九书,你不过一个小人,想是贪她观音斋的独门幻境的血Xue,想引以己用吧。加上你世尊坊的幻境血Xue,在三年后的点星观,好技压群雄!少以颜面何存这种借口唬我!”冥天仙君喝道。

“这都被你瞧出,我世尊坊焉能成为天下第一修仙大派?总之,让仙君失望,这个女人,我娶定了!”

冥天仙君脸色一横,鬼爪掀起一阵腥风,朝着傅九书面门袭来。

傅九尘知他噬魂鬼爪的厉害,只见随他漆黑的双手,空中浮现出数只扭曲的妖灵,一并扑上!他提气出剑,一招世尊坊月蚀剑的“剑声破空”,带着寒光弧线,挡在了傅九书的面前。

无数剑气从他周身扩散,强劲的灵气与冥天仙君的浊气相触,碰的一声,竟让冥天仙君退了半步!那随着鬼爪出现的鬼灵,纷纷遁去!

他身子潇洒跃起,双腿在空中划了一个半圆,右手将剑投掷插入地下,在傅九书的四周布下圆形的八卦天师阵,一抽腰间折扇,瞬移即至到冥天仙君的面前。

哗!折扇一点,抵住冥天仙君的额头,“想打,我奉陪!”

傅九书哼了一声,松开了右手紧握的剑柄,傅九尘一番出手,在他眼里皆是故意卖弄,难道自己的无为幻指和流魂剑、天师符挡不住么?

“仙君心有残疾意无尽,迫切的想得到观音斋的幻境血Xue吸收灵气,这番心情在下明了,不过,想要与本尊动手,还需时日。如同仙君所言,命数本为天意造化。”

冥天仙君自幼遭父母遗弃,以此为耻,听傅九书出言讥讽,一张灰脸登时气得紫红一片,一双三角眼与塌鼻梁更是拧到了一起。

“傅九书!你借着雪恨之由霸占尤梓馨,比起我光明正大与怜行一较高下,不知差了多少,你个卑鄙小人。”冥天仙君怒道,这番来寻,只怕是白走一趟了。

傅九书哈哈一笑,身子微侧作势要走,忽地停住,扭过一张轻蔑的脸庞,“若是你要娶那尤梓馨,我让你便是,不过,得人家姑娘乐意才行。”

“仙君,我师兄已经有言在先,这尤梓馨,呃,已经是我世尊坊的掌教夫人,你...还是下山吧。”傅九尘不敢放松,仍是小心戒备。

“傅九书,如若不是我白幡被人劈断,岂能让你小人得志。到了三年后的点星观,我们再一决高低!”冥天仙君阴着脸庞,冷哼一声,朝着前殿走去。

他心中另有计较,观音斋已毁,只要派人守住此地,傅九书就算知晓幻境血Xue的进入方法,想要进去,也非易事。

傅九书低垂着凤眼,向李向晨一摆手,“送仙君下山。”自己朝着傅九尘慢慢走了过来,“师弟,可曾将为兄之意转告尤师妹?”

“呃,师兄,我虽提及,但尤师妹重伤未愈,一场酒醉,现下重病在身......”傅九尘闪烁着回答。

“嗯。”傅九书观他神色,心里发笑,正是盼望如此。“既然重病,我也去探望一下,若是能运功治疗,我就替她医治罢。”他存心要师弟心生愧疚,自行离去,见目的已达,也就乐不可支。

傅九尘长叹了一口气,内心再度纠结了起来。两人各怀心事,一喜一愁,朝着定星堂走了过去。

定星堂中,弥漫着一股胭脂花香和扑鼻酒气,傅九书不禁皱起眉头。

朝着内堂床榻上瞟了一眼,只见被褥掀开,床上空无一人。

“人呢?”傅九尘心中一惊!

“来人!”傅九书喝道。

傅九尘的小厮走了出来,低头回道:“公子。”

“我问你,这榻上的人呢?去了何处?”傅九书眼见自己妙计得售,却生出无端变故,一时又怒了起来。

“她适才醒来,就出了殿门下山去了。”小厮回道。

“她身负重伤,又有重病,能走多远,若是被冥天仙君掳走,只怕凶多吉少。九尘,看你喝酒喝出来的好事!你立即下山,给我找回来!”傅九书冷哼一声,转身出了殿门。

傅九尘只觉头大如斗,这尤梓馨怎地一点不让人歇喘?现下有Xing命之忧,又要跑到哪里去?又能到何处去寻。

望着通往山门的石阶,心思转念,难道!他身子猛地一震!

二十年窖藏太和酒的白虹社!她一个女人,难道真的去偷酒了么!

尤姐姐,您还真是说风即雨啊!

“为何不加阻拦?”他怒斥小厮。

“那姐姐会飞啊,我哪里拦得住?”小厮抱怨的说道。

他站在堂中,眼光飘到了面前的荷花池,望着一池的荷花,忖量其中之意,一股久违的愁绪涌上心头......

傅九书怒气冲冲的回到自己的托月殿,只觉木桌碍眼,一脚将它踢翻!

好好的计策,只消这尤梓馨与傅九尘再多交会几次,便可大功告成,结果,人算不如天算,这夜叉居然逃了,若是落在冥天仙君手中,岂不是逼着自己和噬魂府结下恩怨?

偷鸡不成蚀把米,居然把自己都牵连进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