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荒域帝仙录

更新时间:2019-10-08 05:29:34

荒域帝仙录 已完结

荒域帝仙录

来源:落初 作者:仙机A 分类:仙侠 主角:修修改改帝仙录 人气:

火爆新书《荒域帝仙录》是仙机A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修修改改帝仙录,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少年一个故事,落命逃亡,逆转苍天,敢问鼎荒域至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原本应该归于寂静的深夜彻底被城外战马的奔腾声给打破了。

西郊第一城。

漆黑的夜在战火的焚烧之下,变的一片通明……

玄武身披战甲手提炎月青刀伫立在乱军之中,城门边上火阳族的士兵不断来回穿梭,伤的亡的乱成一片;头顶上空中,敌人的火箭依然在猛烈的进攻……

就从几天前玄武突然收到主城传来的密令开始,他就开始彻夜难眛,不但是担心,或许还有那么的一丝期待,期待这一日的早日到来,有时候等待死亡比直接面对死亡更可怕,现在玄武就已经有所体会。

在玄武的对面不远处,则是一名坐骑蜚兽的壮汉,手握方天画戟,浑身染满了鲜血,还呲牙咧嘴的带着一种残酷的笑意。

壮汉之后则是一名身着红袍的女子,女子面容端庄秀丽,肤色微白,一双玉手中各握一把十几寸长的金色短剑,不时的目视整个战局。

在昴月族数万士兵的强攻之下,火阳族不到上万人驻守的西一城勉强抵抗了两个时辰,就已死伤过半,剩余之人虽奋力抵抗,但明显败象已现。

红袍女子冷眼瞅了身前壮汉一眼,厉声道:“三将军可已经过足了瘾?别忘了天亮之前我军必须攻下第二城!”

壮汉回首望了一眼女子,嘿嘿一笑,说道:“大祭师尽管出手,只需把此人交给我就行。”说完壮汉方天画戟一指玄武,脚下一发力,坐骑蜚兽就“噌”的一下冲上前去,只见壮汉画戟一挥,一股劲风直接扫向对面之人,玄武一惊,顿时怒道:“秦舍小儿,莫要目中无人!”

话语刚落,手中青刀毫不含糊的一迎而上,旦见火光一闪,刀戟相撞又各自分开,二人均感手臂虎口一麻。

红袍女子见状,口吐一声“无趣”,便一拍座下白马,双手挥动手中金剑冲向乱军之中,同时只闻女子口中微念咒语,也不知何故,其身上骤然泛起一圈圈烈烈火焰,女子袖手一挥,火焰顿时起了变化,犹如被挤压了似的,往前一窜,化为一团火球冲入敌军,霎时间哀嚎声一片,一个个火人满地乱滚,哭声叫声顿时响彻了整个天空。

玄武正与秦舍战的兴起,猛一回头正巧看到红袍女子施法的一瞬间,暗骂一声“不好”,只觉背上一痛,却是被秦舍的方天画戟给刺了一下。

秦舍哈哈一阵狂笑,方天画戟手中一阵狂舞,玄武略一分神,只得使劲全力乱刀抵挡。

且说红袍女子身披红色火焰,军中乱闯,火乘风势,女子所过之处无一不是火光剑影乱成一片,不肖一顿饭工夫,火阳族士兵又损失近半。玄武见状,不禁萌生退意,吆喝一声,使劲全身力气,青刀一阵狂劈,边劈边策战马往城门退去,待到城门之际,一声大喊:“速速撤退!”

秦舍闻言大骂:“无种小儿,快与爷爷大战三百回合!”说完就是一阵狂追。

玄武“呸”的一声,手中青刀一拍马背,那马儿一个惊吓,就直奔城中而去。

秦舍一看,冷笑一声也不追赶,调转兽身,回去接应红袍女子。

火阳族兵一见玄武发出了撤退的讯号,便纷纷没了战意,也都边战边退的往城内收缩,没过了一会儿,就听的城内一支响箭“啾”的一声鸣叫,刹那间整个西一城内一片火光,熊熊烈火彻底照亮了整个城市上空。

红袍女子看着火光目光一滞,方才醒悟,敌人焚城了。

不肖多时,女子重新整肃了一番军队,见并无过多伤亡方才放下心来,便浩浩荡荡的率军进城,进城之后,看着已被彻底毁坏的没了模样的城市面貌,不禁一阵揪心,但奇怪的是城内除了尚剩余一些老的掉牙的行动不便的火阳族老人外,青壮年及幼儿均都不见了踪影。女子无奈,只得派人把这些老人收押下去,充当奴隶,并派秦舍去清点。

看着那些老的都快不能动的火阳族老人,秦舍又是一阵叫骂……

此时玄武已退出城外,略一清点剩余尚不足两千人的兵马,哀叹一声,便带军向西二城退去。

就在秦舍与红袍女子进攻西一城的同时,魅灵与乌灵同时率军抵达北一城与东一城。

东一城以乌灵为首,秦光为先锋,率军五万,黑夜中犹如火神一般直冲东一城的城门,箭如密雨般不断从城墙上面一射而下,下方昴月族士兵则迅速的用防御盾牌组成防御墙,如此反复,不肖两个时辰,昴月族兵终于撬开了东一城的城门,数万人马一拥而入,如洪水决堤般冲进城内。霎时间刀剑碰撞声,哭喊声混成一片,又一个时辰过去,整个东一城彻底变成了人间地狱,火光冲天。

负责镇守东一城的玄烈则负伤逃亡东二城,这也是他见机跑的快,不然被乌灵大祭师盯上了,就只有送死的份了,不过也好在乌灵大祭师心不在此,对他是跑是留也未太过在意。如此,昴月族兵迅速占领了东一城。

同时,北一城城墙之外,秦灿则与一满脸长髯男子打的不可开交,秦灿手挑方天画戟,或挑或刺,呼呼生风,长髯男子则手提一杆红缨长枪,不断的在招架。

“玄肆,不要再抵抗了,乖乖的顺从我军为仆,还可有一条生路,否则,待我军屠城之时,就是你等亡族之日。”秦灿一边进攻一边喊道,满脸的戏虐之意。

玄肆闻言,一脸怒气,骂道:“我等誓死悍城,死有何惧,秦灿小儿休得在此胡言乱语。”说完回手就是一枪,直指秦灿胸口,秦灿急忙搁戟挡开,座下英蜚前面两肢一抬,却从其口中喷出一股绿色酸液,溅向玄肆的人与白马坐骑,玄肆见状慌忙躲闪,怎奈人与马匹体型过大,一个旋转不灵,液体已经溅到了手臂与马脸之上,玄肆只听得“嗞嗞”声一响,手臂上的青铜盔甲就快速溶解起来,玄肆大惊,慌忙卸甲,座下白马只是嚎叫一声,脸部顿时被溶解了小半,半只眼睛几乎消失不见,只留下深深的一个挖坑,还在冒着青烟。

这白马毕竟是只畜生,哪受得了这等疼痛,一阵乱串,背上的玄肆一个不慎,就连人带甲跌下马来,后面秦灿一个急追,方天画戟一拍下去,玄肆只觉眼前一黑,顿时不省人事了。另外一边,带军的魅灵大祭师则整个不见了人形,只见黑袍之下黑气一团,不时闪动,每到一处近侧的火阳族士兵则如中了邪似的全部晕倒在地……

如此,待一个时辰一过,魅灵所带领的昴月族大军轻松夺得北一城,俘获敌军近千,城中尚未来得及撤退的百姓千人,魅灵下令把所有俘获士兵百姓关押地牢,命人专门看守以待发落。

魅灵带领秦灿来到北一城府大堂之上,正位坐下,倒没有急着攻打下一城的意思,秦灿一脸疑惑,尚未开口,魅灵便道:“大将军派人把玄肆小儿带上来!”

秦灿诺了一声,不过片刻,仍处于昏迷状态的玄肆就被几个大汉连捆带绑的压了上来,魅灵一招手,禀退下人,对秦灿说到:“劳烦将军护法,待我施法探个究竟!”

秦灿一惊,道:“莫非大祭师要施展读心术?”

魅灵道:“不错,玄肆也算得上是火阳族的重要人物,也许从他身上能得到关于那件宝物的下落。”

秦灿略一犹豫,便也不再开口,就站到了门口处。这边魅灵大祭师从怀中取出一个黑色葫芦,空中一抛,葫芦口朝下顿时洒下一道银粉,魅灵双手一掐诀,银粉便呈弧状绕着地上昏迷的玄肆绕了一圈,完毕魅灵一招手,黑色葫芦又重新回到了其手中。

魅灵走进圈内,盘腿坐下,双目微闭,默念几声奇怪的言语,就见银圈内层层黑气泛出,片刻黑气就把二人淹没。

一盏茶过后,黑气方才慢慢散去,魅灵一脸大汗,显然施法过程并不如他想的那般轻松。

魅灵眼睛一睁而开,自语了一声“想不到此人意念之力如此强大,对此人施法还真是耗神,不过也幸亏此人不是祭师身份,不然就凭借这份念力倒真能修成一名上位祭师。”说完便站起身来,重新在主位上坐下。

秦灿见机走近问道:“大祭师可有发现?”

魅灵眉头一皱,疑惑道:“此事颇为奇怪,从此人身上所得信息来看,他们似乎不知道我两族是为何而来,难道此事别有隐情?”

秦灿听的一知半解,与魅灵相处甚久,他深知魅灵的脾气,也不敢去深问,便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魅灵思虑片刻,道:“把此人拖下去斩首示众,休整队伍,明天天一亮就向北二城进军!”

秦灿诺了一声,领命而去。

话分两边说,天还未蒙蒙亮,银月公主在有狼谒、紫彤两位大祭师的协助下,不费吹灰之力,一举攻下南一城,镇守南一城的玄良等人几乎没有抵抗的陆续阵亡。与其他三支军队不同的是,银月公主并未下令继续前进,而是就地安扎下来,这让狼谒、紫彤等人颇为疑惑了一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