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风媚骨

更新时间:2019-10-08 05:33:07

仙风媚骨 已完结

仙风媚骨

来源:落初 作者:挽墨 分类:仙侠 主角:叶青叶青双 人气:

《仙风媚骨》是挽墨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仙风媚骨》精彩章节节选:修仙路上,别人弹指之间便能变昼为夜,撒豆成兵,挥剑成河,呼风唤雨。  而叶青双,为什么这一切都只能用拳头解决?  不用法术也行,反正别人也不能对她用。  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大不了咱不要优雅的姿态,做个暴力女修。  于是,她扛上了一把比自身还大上两三倍的斧头,开始了崭新的修仙生活。  诶诶,那边几个骚年,看什么看,没见过妩媚女子拿彪悍兵器吗?  ——————  书友交流群:191963217,暂时空无一人,期待你加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胡文山驾着马车日夜兼程,只用了十二天二人便已经来到了朔州的凤鸣县。

这日天气阴郁,下着蒙蒙小雨,两旁树木和野草的新芽翠色盎然,偶尔间杂着几朵小花在细雨中摇曳生姿。

叶青双背上背着个包袱,从马车上跳了下地,然后撑起了手中的一把油纸伞。

跟着,胡文山也从马车另一面走了过来,他并没有撑伞,用布条竖起的黑发上像是洒满了白砂糖一般。

胡文山手里拿了另一个包袱,走到了叶青双面前,拍了拍她的肩头:“妹子,从这边一直往里走,估计两日的脚程便到紫竹山庄了,这段路马车不能进,大哥就不送你进去了,一切只能靠你自己。你路上当心点,还有三日才到大选日期,应该来得及。”

叶青双顺着胡文山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是一片茫茫无尽的紫竹林,根本看不见路,似乎这紫竹山庄就隐藏在这一片紫竹林中,却不知在哪个方向。

“这里是一包干粮和一些必备物品,应该够支撑两三日。”胡文山继续说着,又从背后拿出了一把匕首,“还有,这个防身用,虽说是竹林,但里面也不乏一些野兽作怪,你可千万要小心。”

看胡文山考虑得这么周到,叶青双接过了包裹和匕首,呆住了片刻,眼眶里却泛起了晶莹的泪光。

说实话,胡文山也是拿钱办事,二人无亲无故,这一路上却对她照顾有加,关怀备至,更似是一见如故的亲人一般,这种温暖的关心,她自从祖母去世过后就没再感受到过了。

这十几天,一路上吃饱睡好,胡文山把她都养得脸色好了许多,以前是面黄肌瘦,如今看起来也算个正常的小丫头了。

现在就要分别了,叶青双自然暗下觉得舍不得。

“诶,丫头,你怎么哭啦,别哭别哭,这竹林并不可怕。”胡文山眼见一滴泪滑下了叶青双的脸颊,一时间手足无措,只好安慰道,“要不这样,咱别去修什么仙了,你就跟着大哥闯荡江湖算了。”

叶青双手撑的伞不知道何时早已经丢到了地上,她个子矮小,许久才仰起脑袋,看着魁梧的胡文山,蒙蒙细雨迎面落到她脸上,有些冰凉。

她问:“胡大哥,我们还会在见吗?”

胡文山一低头,就看到这小丫头可怜兮兮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心酸。他揉了揉叶青双的脑袋,说道:“一切随缘吧。”

话毕,胡文山不再言语,也不等叶青双再说话,转身便一跃上了马车,架着马车转向离去。

叶青双叹了口气,看着马车越走越远,最终消失在了马路的尽头,她才擦了眼泪,回望那一片紫竹林。

捡起地上的伞,叶青双朝着紫竹林走去。

细雨下了好些天了,头顶竹叶上聚集的水珠“啪嗒啪嗒”的朝地上打,地面潮湿,随处可见刚冒出头的Chun笋白嫩嫩的立在角落里,一股竹叶和泥土混合的清香浮在空气中。

叶青双查看了胡文山给她的包袱,包袱里有一些干粮和水,另外还有粗麻绳、打火石、细红绳等小物品。

竹林里并没有任何标记指示紫竹山庄在什么方向,这样一不小心就会在里面迷路。看到细红绳,叶青双立即眼前一亮,拿了出来。这细红绳只有针线般细,胡文山准备了拳头那么大两坨,估计便是给她用来做记号以防迷路的。

叶青双全然不知道浮生门选弟子的状况,所以什么也没准备,好在这一切早有人准备好了。

据她猜想,这些应该也是莫离今吩咐的吧。

莫离今这个人,还真是外冷内热。

之后,叶青双走一段路便扯一截红绳栓在竹节上,以免走着走着迷失了方向。走着走着,雨越下越小,她嫌打伞太麻烦,便把伞扔下了。

凤鸣镇的另一面,一条小河边正立着两个人影。

便是莫离今一身白衣,脚下清澈的河水中映出他的身影,白衣与倒影交相呼应,更显英姿卓越。

他翩然立在细雨之中,可这雨却都绕开了他,从来不从他头顶落下,

背后的胡文山已经换了一身锦袍,身材壮硕的他看起来还有几分器宇轩昂。

“莫师弟,你怎么不自己去送她,偏让我去。”胡文山一头雾水,不懂这个师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莫离今一脸呆滞,看不出想想什么,却反问道:“师兄觉得她如何?”

瞄了一眼莫离今,胡文山失笑:“师弟,她小丫头一个,你该不会对她有意思吧?难不Cheng人家救了你,你就想以身相许?不过倒也无碍,我们修行之人年岁长远,你大她个几十岁也无所谓,大不了等她几年你们就可以双宿双栖了……”

胡文山直接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才被莫离今打断。

莫离今脸色一冷,眸子暗沉,低声道:“胡说什么,我是问你觉得她能否进浮生门。”

胡文山撇了撇嘴,才说回了正题:“这个嘛……那便要看她能不能走出这紫竹林了,紫竹林乃是浮生门设下的奇门阵法,里面另有乾坤,愚笨之人走十天也走不出来,资质一般便就五天能走出,资质尚佳三天可走出,天资聪颖不用一天便能走出。若是到了三月十九她还没走出去,那紫竹山庄的门便关闭了,她也会被送出紫竹林,如此就算被淘汰。”

莫离今凝神看着水里,似乎水中的鱼儿有什么极为吸引她的地方。

“这些我都知道。”莫离今淡然回应。

胡文山咧嘴一笑:“呵呵……师弟,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花招。你是故意让我在还有三日的时候把她送达,而且也不告诉她这紫竹林的蹊跷,是想看她到底资质如何是吧?”

莫离今面色依旧平淡如水,丝毫没有波澜。

“不过,即便走出了紫竹林,若是她不具灵根也进不了浮生门,那一辈子都别想来镜湖了。”胡文山上前两步,手掌拍了拍莫离今的肩头,补充道,“我倒是挺想这丫头能来镜湖的……”

意味深长的说完,胡文山转了身,化作一道青光,便消失在了河边。

莫离今还在盯着水中的鱼儿出神……

直到午时,紫竹林里的雨才渐渐停了下来,大概半个时辰过后,阳光破出了云层,照到竹林上空,透过层层叠叠的竹叶,如星星点点一般撒在地面上,将潮湿的地面渐渐蒸干。

叶青双还在竹林里前行,迄今为止她还没有发现迷路的迹象,只是一直朝前走。

不过这竹林也怪异,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都是一模一样,密密麻麻的竹子随风而摇动,看得人眼花缭乱。

一路不曾歇息,直到傍晚叶青双才找了一块青石坐在上面,然后拿出了一块饼子吃着,喝了几口水。

可这饼子她才刚咬了两口,突听竹林中一阵呐喊的声音由远及近。

“快跑,快跑……”

叶青双背起包袱,站起身朝着声音传来的那片竹林方向看过去。

茫茫竹林中,只见一个粉衣的少女正神色仓皇,飞快的朝她的方向跑过来,似是在被什么东西追赶。

从叶青双的角度,只能看到粉衣少女焦急的朝她挥手,然后嘴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说的内容就听不清楚了。

叶青双在原地疑惑了一会儿,等到那少女跑近,才听清她说的是:“快跑,后面有群蟒蛇追过来了……”

蟒蛇!

叶青双头皮一麻,歪着身子看了一眼少女的背后。

果然,竹林的尽头如同汹涌的波涛一般一大群青色巨蟒铺天盖地而来,在地上扭曲着,时而撞上竹子,竹身摇晃,竹叶如遇一般飘落,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绝于耳。

见这架势,要是被蟒蛇群追到,岂不是尸骨无存了!

来不及多想,叶青双转身就跑,脚步飞快。

忽听后面的少女又急忙喊道:“喂,你跑那么快干嘛,等等我啊!”随后还伴着娇嗔。

明明是她让人跑的,现在却又让人等着她。

叶青双无奈,只好等着她一起,并排跑去,还问道:“哪里来的这么多蛇啊!”

粉衣少女看起来同叶青双年纪也差不多,衣着华丽似是大户人家的孩子,粉嘟嘟的脸蛋上满是汗珠,浓眉大眼的长得极为可人,她也提了个包袱,肩上还蹲着只火红火红的鸟儿。

粉衣少女还没开口回答,就见她肩上那只手掌大的小鸟扇动翅膀,脑袋左右张望,嘶哑的声音牙牙学语:“好多蛇,好多蛇……”它似乎也被吓得不轻,拍着翅膀飞了起来。

叶青双盯了一眼那只红鸟,正在逃路,也来不及再多疑惑。

粉衣少女愁眉苦脸的,一边费力的跑着,一边嘟着嘴解释:“我刚才拔了根竹笋,不知道从哪里就跑出来那么多蛇,先逃吧,等下再说。”

随后两个少女便向前方冲刺,不知跑了多久,后面才渐渐没了动静,似乎蛇爬行速度过慢,追不上他们二人的脚步。

叶青双确定了后面蟒蛇不见了,才靠着一颗竹子停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气,粉衣少女也跟着停在了她旁边。

二人逃过了蟒蛇群,天已经黑了,阴森森的竹林里泛起了雾气,并且越来越浓,月光暗淡,所以只能看到几丈之外的一块地方。

“它们还在追么?”粉衣少女一边张口喘气,一边擦汗,累得坐到了地上。

“我也看不见,周围那么安静,应该没追了吧。”叶青双口干舌燥,从包袱里拿出个水袋,往嘴里咕噜咕噜灌了两口水。

她环视了四周,这突然变浓密的雾气颇显诡异,使她每一次呼吸都夹杂着湿气。

随后,叶青双埋头看了几眼坐在地上的粉衣少女,她也口中干涩难耐,但好像没有准备水。

叶青双索然把水袋递了过去:“喝吧。”

粉衣少女愣了一下,随后抿嘴一笑,毫无顾虑的接过了水袋,道一声“谢谢”,然后咕噜灌了好几大口水进吼中,想来是有一段时间没喝水了。

“我叫谢菲辞。它叫小火。”一边喝水,谢菲辞一边指着她肩膀上的红鸟介绍。

“我叫叶青双。”

趁着空隙,叶青双就地找了些已经晾干的竹叶和已经枯掉的竹子,在他们面前不远的地方升了火堆。

谢菲辞也跟着叶青双在一边帮忙捡柴:“你也是来参加浮生门大选的吧,你进来几天了?”

“今天刚进来啊。”叶青双回答。

谢菲辞坐到地上,捏着一片竹叶丢进火堆里,本就因为潮湿夹杂着浓烟的火堆冒出了几点火星。

她叹了口气:“唉,我进来三天了,带的干粮和水的吃完了,现在也要赶在三天之内走出这里才行。”

她说着,肚子还“咕咕”的叫了两声。由于叫声过响,周围都听到了,谢菲辞脸上一热,尴尬的笑了笑。

饿的滋味叶青双感受得太多了,知道其中的痛苦,现在明显知道谢菲辞饿了,虽然萍水相逢,她也不想置之不理。

叶青双想也没想,这便打开包袱,拿了两个麻饼子递了过去:“先吃吧,我干粮也不多,只够三天的,水的话,等下我们找找哪有水源吧。”

看似风平浪静,可叶青双心里有些担忧了,胡文山说这竹林两天就能走出去的,她还以为只不过是一条普通的路,但现在看来,似乎竹林之中另有蹊跷,说不定是浮生门故意为之。

她不由得怀疑,是要凭借自己力量走出这紫竹林,才能参加大选么?

看到饼子,谢菲辞嘴角溢出一滴可疑的液体,毫不客气一把就接到手里,一口一个塞进了嘴里:“谢谢,遇到你太好了,我找了一天都没找到可以吃的,所以方才才想去拔那个竹笋的,没想到惹到那一群蛇。”

虽然饼子又粗又硬,但对于饿坏的谢菲辞来说,已经算是人间美味了。

“它要吃么?”叶青双示意了一下她肩膀上的那只鸟。

谢菲辞嘴里包得满满的,连连摇头:“不用了,让它自己抓虫子,这竹林里不缺青虫。”

“嗯。”叶青双自己也拿了个饼放进嘴里,提议道:“天黑了这竹林里不安全,雾这么大也不能再往前走了,看来我们只能在这里歇息一夜,等天亮了再作打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