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帝要辞职

更新时间:2020-05-16 09:42:35

仙帝要辞职 连载中

仙帝要辞职

来源:落初 作者:万华葬 分类:仙侠 主角:孟祥灵光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仙帝要辞职》的小说,是作者万华葬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仙帝被弹劾?不,老子是辞职的!孟祥就这样卷起铺盖,来到了一个多族林立的修真大陆。以无量仙帝的身份,混迹于修真者之间,阅尽人生百态!这里有搞笑吐槽,有热血激昂。有各族妹子百花齐放,又有市井小民辛酸苦辣孟祥看到的,是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做仙和做人,究竟哪个更好?…已有完本,从未断更。本书书友群【641011269】。让我们用爱,为孟祥发电!干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嘿!哈!嘿!”

阿丑在勤奋的打着木桩,纵然快要到中秋,天气不是很热,而且又是阴凉的室内,但他身上那身紫玄门发的弟子服却已经湿的像刚开过房小情侣的床单一样。

孟祥在旁边坐在小板凳上撑着脑袋,百般无聊的看着他打拳。

无聊。

阿丑打的是外门进门后给的第一本,也是唯一一本古武功法通背拳。

他说什么要给我看看他练了一通宵的成果,可一通宵能有什么成果?怀孕通常都要好几天才能验呢。

好端端的一套通背拳,被打的像王八划水一样,而且还是只一百八十岁的老王八,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跳广场舞呢。

“怎么样,孟大哥。”阿丑兴奋的喘着粗气,凑上来问。

这小子眼神好纯洁啊,期待感好重啊。

对着阿丑的眼神,孟祥觉得如果这会喷他打的烂,自己绝对会良心不安。

“嗯,还行。”孟祥昧着良心瞎说了一句。

“真的吗?哈哈,我终于是修真者了!”

看到阿丑这么兴奋的上蹦下跳,孟祥反而有些不忍心打击他了。

那套通背拳谱孟祥看过,其实不是什么太难的拳法,练个七八天就能大成,像他这样不眠不休练了一天一夜,换成普通人,怎么样都能有打出两分意境。

但这小子打的就像功夫里爆酱说自己是绝世高手时打的那套拳一样,可见阿丑的天赋不是一般的差。

不过,这小子打的不行其实也是好事。

通背拳每个位面都有,每个位面版本都不太一样,唯独这个位面比较特别。

其他位面的通背拳,虽说都是最初级的武技,但想要练成,少则一年,多则三五年是必须的。

像这里的通背拳只需要七八天是很不合常理的。

不光是这样,这个位面所有修炼项目孟祥看下来,好像都特别快。

俗话说十年金丹百年元婴,修真是漫长的过程,而这个位面,如果人人都有足够的资源,十个月就能凝聚出金丹来,哪怕是阿丑这种天赋,孟祥算下来最多十五个月就能出金丹。

大家修为低,仅仅是因为资源不够充分而已。

不不不,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位面的修真,功法,总感觉好像哪里出了问题,这感觉…就像所有东西都是催熟的鸭子一样,有着极快的成长速度,而缺点…孟祥也能看到一大堆。

感觉…就像是整个位面都生病了一样。

但愿是错觉吧。

孟祥没有多想下去。

“阿丑啊,你为什么这么想当修真者?”孟祥看着他蹦来蹦去的样子,恶心的抹了把脸上被他甩到的汗水,抛出了一直以来的疑惑。

阿丑一听,不再蹦哒,脸色由喜转忧,低下头嘟嘴犹豫了片刻。

“我…我父亲是一位伟大的修真者…听说当初是被人尊称为剑神的高手,但是我出生不久就失踪了,大当家的说我爹已经死了…我不信,所以我想进修真界找我爹…就算我爹真的已经死了,我也要继承他的名号。”

你在拍爸爸去哪了吗?这狗血的…都馊了啊。

孟祥看着这小子,实在无法把他那张像出了交通事故一样的脸和剑神的儿子这种称号联系起来。

“是嘛,那你努力。”不管怎么样,小孩子有梦想是好事,孟祥想了想,还是不打击他的积极性了,因为万一他成功了呢?

要知道,双色球还有三百四十三亿分之一的概率中大奖呢,不是吗?

阿丑继续练,孟祥继续无聊的发呆。

就这样,看了大概一个小时,不知不觉孟祥已经睡着了。

就在这时。

嘶!

睡着的孟祥被这一声布料撕开的声音吵醒,抬头一看,只见阿丑这小子,衣服居然破了。

仔细一看,原来练功房器材年久失修,这木桩上不少钉子外露,阿丑一不小心,卷起的袖子突然松了,正好拌在一颗钉子上,整条袖子都被撕了下来。

衣服事小,但袖子撕开后,阿丑露出的胳膊却让孟祥好久没有波动的内心颤了一下。

纤细的胳膊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淤青紫块,甚至有些青块上,渗出的汗水都是带着血丝的粉红色。

这是…

孟祥不由心头一紧。

阿丑见状,连忙捡起了袖子,捂住胳膊,似乎是不想让孟祥看到,但想逃过孟祥的视线也未免有些太天真了。

“这是怎么回事?”孟祥起身走到阿丑身旁,一把拽出他掩藏的,满是淤青的胳膊。

阿丑顿时吓的脸色铁青,似乎是暴露了什么大事一样连连后腿,掩着胳膊摇着头:“没…没什么,孟大哥,真的没什么,你…你不要管了。”

“给我看看。”孟祥没了开玩笑的心情,伸手去抓他的衣服。

阿丑拼命挣扎着要逃,但哪里逃得过孟祥的身手?

哗啦!

一不做二不休,整件被汗水沾湿的衣服都被撕开,当这个瘦小的身形展露在眼前时,孟祥愣住了。

五十…不,可能是一百,小小的身躯像是被拔了一百多个大小各异的火罐一样,密密麻麻的全身青紫,甚至有些地方的肌肉都已坏死。

那小小的身躯上,几乎看不到一块属于他原本肤色的皮肤。

而且这些青块,很明显就是最近被打出来的。

难怪他打的这么烂,身上受了这么多伤,怎么可能练的好?虽然都是皮肉伤,但如此大的数量,也难保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这是怎么回事?”孟祥倒也没有情绪化,只是很平淡的问他。

阿丑一扫开朗天真的脸颊,脸上满是委屈和畏惧,眼中沁着泪花,抿着嘴不敢说。

他不说,不代表孟祥看不出来。

这些,全都是新伤,很明显是最近一天内才打出来的,这小子还有两根肋骨断了,却一直在忍耐着。

“你被人欺负了?”孟祥看这孩子不敢说,就换了种说法。

阿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用最小幅度的动作点了点头。

“是同门欺负的?”孟祥又问。

阿丑还是那样,如果不仔细看,都看不出他在点头,一滴眼泪和汗水混在一起掉了下来。

果然是这样。

新生嘛,被老生欺负是很正常的。

孟祥运气好,至今没人来找麻烦,但阿丑这么瘦小,那些喜欢耀武扬威的老生最喜欢欺负的就是他这样的小个子。

他委屈的憋着眼泪,至始至终没有发出哭的声音。

孟祥蹲下身子摸着他的脑袋,口气与其说是温和,倒不如说是不冷不热:“为什么被人欺负了不跟我说?如果你要帮忙的话,我可以替你报仇的。”

“不要啊,孟大哥。”

怎料孟祥这话一出口,阿丑激动的一把拽住了他的手,拼命的摇头:“孟大哥,他们人多势众,修为也高,你就算再厉害,也打不过那么多人的,而且…”

他话停滞了一下,抬起头,对孟祥露出了一个苦涩而又真诚的笑容,说出了下半句话:“我在被屠夫寨掳走前,妈妈教过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年轻人吃点小亏是应该的,睚眦必报是小人的行径。”

这孩子。

孟祥看着阿丑的眼神,那清澈见底,宛如剪水般的眸子里没有一丝虚伪,这番话,是他发自内心的想法。

“是嘛。”孟祥看了他很久,才默默的点了点头。

既然阿丑自己都说不想寻仇,那自然应该尊重阿丑的想法。

不过这伤嘛…

“你在这等着,不要练了,我去药房给你弄点药材来。”

“药材?孟大哥你还懂药材?”这话让阿丑眼睛一亮,对孟祥的崇拜又多了三分。

“总之你在这等着。”拍拍他的肩膀,孟祥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虽然不知道是谁欺负的他,但下手未免有些太重了。

小子,你要是没认识我的话,这辈子估计就得交代在这了。

你不想寻仇,那我就不寻仇,但你这伤必须得治。

很快摸到了药房的路,孟祥细心的为阿丑选金疮药必须的药材,却不知道,此刻练功房里,阿丑这边却发生了意外。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